83.出柜

第83章 出柜
许白拉着傅西棠,许爸爸拉着老婆,一边一个把俩人分开了。许爸爸黑着脸瞪着自己的老婆,说:“搂搂抱抱像什么样子,稳重点。”
许妈妈一点都不把老公的话放在心上,一双漂亮的杏眼笑眯眯地打量着傅西棠,而后又笑着问儿子,“儿子你快给妈妈介绍呀。”
“妈,这是我朋友,傅西棠。”许白只好发挥自己影帝级的演技,迅速摆出笑脸,“傅先生,这是我妈,还有我爸。”
傅西棠很配合,礼貌颔首,“你们好,我是傅西棠。”
“好,好。”许妈妈是个重度颜控,当然是对方说什么都好。许白唯恐她又去抱人家,赶紧把人请到客厅里。
“你好好陪陪他们,我去做菜。”傅西棠拉着许白的胳膊,小声叮嘱。
许白忙不迭点头,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许妈妈却从傅西棠的美颜震撼中回过神来,拉着儿子小声说:“你怎么让人家傅先生给我们做菜呢?多不好意思啊。”
许白微怔,忙想解释,却被许爸爸瞪了一眼,“我教你的待客之道你又丢哪儿去了?”
许爸爸恨铁不成钢,持续发动瞪眼攻击。
许白在心里腹诽:你又不是金鱼咯,几十年不会换一个新花样。
不过想是这么想,许白还是乖乖地站起来,说:“那我去厨房帮忙,我刚才还在剥蒜呢。”
许爸爸又瞪他一眼,“剥什么大头蒜,好好陪你妈说话,我去。”
说罢,许爸爸脱下外套,头也不回地走向厨房,准备大展身手。许白看着他的背影,在心里默默地为傅先生加油鼓劲。
傅先生啊,不是我不帮你,是我爸一意孤行。
许妈妈则拉着许白开始打听傅西棠,看那双眼放光、容光焕发的样子,让许白忍不住提醒她:“妈,你已经结婚了,你儿子我也已经很大了。”
许妈妈使劲揉了把许白的头发,“臭崽儿说什么呢,我替你妹妹打听打听啊。”
“我哪儿来的妹妹?”
“你干妈家的啊。”
许白想到那个小姑娘,心想傅先生都可以当他祖宗了,于是赶紧劝道:“妈你可别乱点鸳鸯啊,傅先生已经有对象了。”
“真的啊,那太可惜了。不然来我们家也好啊,长得那么帅呢,肥水不流外人田。”
“……妈你认真的吗?”
“我开玩笑的呀,我的崽儿。”
浪里白条,今天依旧被妈妈玩弄于鼓掌之中。
许妈妈姓白,真名并不叫白素贞,但也是一条漂亮的白蛇。她比许爸爸大了一百多岁,属于典型的老牛吃嫩草,而且因为她的基因太过强大,儿子的品种随她,就连长相也随她。
许爸爸浑身黑色鳞片,混在一家人里面,看起来就像个可怜的外人。
“妈,你们怎么突然来了?也不提前打个电话给我,我好去机场接你们啊。”许白说。
“那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许妈妈跟老公是刚刚从国外度假回来的,想着很久没有见到儿子了,就干脆来了北京,省得他工作那么忙,还得回杭州。
许白知道妈妈虽然不太着调,可心里还是很疼他的,于是体贴地给她揉肩,并积极化身傅吹,给傅西棠刷好感度。
“傅先生也是妖怪,大妖呢,可厉害了。”
“其实他还是我老板,但是非常平易近人,帮了我很多忙。”
“他做菜也特别好吃……”
夸着夸着,就开饭了。许妈妈全程笑呵呵,也不知道把许白的话听进去没有。倒是许爸,从厨房出来的时候竟然也是一幅和颜悦色的模样,让许白差点以为他被调包了。
他假借帮忙端菜的机会跑进厨房,小声问傅西棠:“你给我爸施什么法术了?”
傅西棠答:“投其所好。”
闻言,许白仔细一想就明白了。傅先生无疑是许爸爸最欣赏的那一类人,厨艺好、有教养,大方得体、进退得宜,气质出众。得知傅西棠也是妖怪后,他就更欣赏他了。
饭桌上,一派和乐融融。
许妈妈吃过傅西棠做的菜之后,也对他赞不绝口,夫妻俩三句话不离傅西棠,仿佛坐在他们旁边的许白是个假儿子。
吃过饭后,傅西棠起身告辞。他原本肯定是要留下来跟许白一起睡的,可现在许白爸妈来了,他们还没有过过明路,便只好暂时分开了。
许爸爸亲自把人送到门口,还把国外带回来的伴手礼送了一份给傅西棠,因为许爸爸的待客之道就是——礼数一定要周全。
但是把人送走后,许爸爸又坐在沙发上,面露沉思。
许白心里咯噔一下,以为他发现了什么,于是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爸,你在想什么呢?”
许爸爸心不在焉的,“我怎么觉得傅西棠这个名字,听着那么耳熟呢?”
耳熟?许白诧异,“难不成你以前听说过他?”
许爸爸摇摇头,又有些不确信,摸着下巴冥思苦想。
就在这时,一直笑呵呵的宛如一个傻白甜的许妈妈靠在沙发的软垫上,优雅地欣赏着自己新做的指甲,说:“傅先生呀,不就是那个北街的傅先生么,北海先生的哥哥,林老先生的朋啊。”
许家父子俩,二脸懵逼。
“你、你你说他就是那个傅先生?!”许爸爸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激动地看着自己的老婆。
“我骗你干嘛,你呀,就是记不住事儿。林老先生那里不是有照片吗。”许妈妈作为一个掌握着一切真相的女人,又似笑非笑地看向自己的儿子,说:“我的崽儿,你要听听别的事吗?”
许白一个机灵,“妈你累了吧,我帮你去放点热水泡个澡吧。前几天我让人从国外给我带回来一瓶面膜,美白效果特别好。”
许妈妈这才放过了儿子,跟着他上楼去了,留下许爸爸一个人还沉浸在这个傅先生就是那个傅先生的惊讶里,久久不能自拔。
许白担忧地回头看了他一眼,说:“爸他没事吧?”
“没事儿。”许妈妈非常不在意,“就跟粉丝见了偶像差不多,过一会儿就好了。”
许白点点头,不说话了。他千算万算,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有这样的展开。刚才妈妈提到的那个林老爷子,是他爸的老师。
也就是说,傅先生是他老师的朋友,而现在又变成了他女婿。
不对,是儿媳。
也不对,反正就是跟他儿子搞到一起了。
那厢许妈妈款款上楼,目光扫过许白若有所思的脸,径自进了他的卧室。许白后知后觉地想要去拦,可已经拦不住了。
许妈妈的目光扫过桌上摆着的傅西棠的钢笔,转身打开衣橱,看到了傅西棠留在这儿的衣服。然后她迤迤然走进浴室,拿起相同款式不同颜色的两只牙刷,靠在梳洗台上,回头对儿子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许白讪讪,讨好地看着她,“妈……”
许妈妈把牙刷放回杯子里,挑眉,“傅白is real?”
“妈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你当你妈一点都不关心你的八卦新闻吗?早几个月前我就知道了,也就你爸,除了做学问什么都不管。”
许白知道瞒不过去,也不打算瞒了,一鼓作气直接出柜,“别生气啊妈,我知道你最疼我了,我坦白好不好?”
随后他就把这一年多来的事情如实相告,许妈妈听完,忍不住双手抱着儿子的脑袋使劲儿地揉,最后捏着他的脸说:“你啊,也就傅先生能受得了你。”
许白:妈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但是许妈妈不想再搭理她这假儿子了,挥挥手让他自己玩儿,就转身去客房泡澡,临了还不忘叮嘱,“把那面膜给我拿来。”
“知道了。”许白答应着,心里却仍有点懵。
出柜……就这么出完了?
许白给他妈送完面膜,又下楼去看他爸。他爸正负手站在窗前,一脸严肃地望着窗外的夜空,思考妖生。
“爸?”许白走过去。
许爸爸回过头来,犹豫了一会儿,紧簇眉头,问:“刚才我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吗?”
许白摇摇头,“没有啊。”
许爸爸不信,“真的没有?”
许白哭笑不得,“真没有。”
“哦。”许爸爸看起来放心多了,但神情似乎还有些恍惚,问:“刚才真的是那个傅先生在给我做饭?”
“真的。”
“他给我敬酒了?”
“真的。”许白再三肯定。但是看着爸爸这个样子,他还是先不把“那个傅先生在跟您儿子谈恋爱”这样的事实告诉他了,否则爸爸要跪。
这么困难的事情,就交给老妈来吧。
许爸爸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许白望着他独自上楼的背影,觉得他走路还是有点飘。
客厅里终于只剩下许白一个人了,他像刚刚打了一场仗累得慌,整个人没骨头似的往沙发上一倒,拿出手机找罪魁祸首问话。
克斯维尔的明天:傅先生,你跟林老先生认识?
傅先生:哪位林老先生?
克斯维尔的明天:国画院的那位。
傅先生:点头之交。
傅先生:托北海的福,他们那个圈子里的大多数人,我都认识。
许白看到这句话,忍不住坐直了身子,飞快地打字回道——
克斯维尔的明天:不要告诉我爸爸,他会把亲儿子卖给你的。
傅先生:却之不恭。
许白忍不住“啧啧”两声,傅先生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不过北海先生真是他俩当之无愧的媒人啊,一本《一朵花》让他们逐渐靠近,现在又无形之间替他哥搞定了老丈人,很厉害了。
翌日,许白恰好有一天时间空闲,但是他要陪爸妈,不能陪傅西棠。于是傅西棠非常干脆请他们一家三口一起去北街10号做客。
许妈妈已经知道了全部的真相,当然要去好好侦查一番。
唯一一个还被蒙在鼓里的许爸爸,又激动又纠结,一早起来刮了胡子,拿着许白的定型水把自己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还非要许白开车带他买礼物,教育他在傅先生面前一定要懂礼数,不要没大没小的。
许白憋得很辛苦,悄悄问妈妈:“妈,你还没把我们的事情告诉他啊?”
许妈妈穿着旗袍笑靥如花,看着老公故作镇静的紧张模样,说:“你不觉得他这样很可爱吗?”
许白:“……”
妈妈说什么都是对的,许白决定不想那么多了,大大方方地带着爸妈上门拜访。
结果当天晚上,#许白见父母#空降热搜,红透半边天。

分享到:
赞(103)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鼓掌见家长了

    蜗牛慢慢爬2020/09/04 17:15:59回复 举报
  2. 许白见父母?也对,是傅西棠见岳父岳母……公公婆婆??

    野鹿子2020/09/29 01:21:29回复 举报
  3. (⁎⁍̴̛ᴗ⁍̴̛⁎)

    2021/03/17 19:01:22回复 举报
  4. (・ิω・ิ)✧

    雨燕观忻州2021/09/04 16:28:04回复 举报
  5. 其实许爸爸那样正经严肃的人因为要见老师的朋友而紧张真的挺可爱的

    夏日里故意不上钩的景柒梅217锅2021/11/02 14:42:28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