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萝卜

第55章 萝卜
阿烟其实不大愿意回想起往事,因为他一直坚信活得没心没肺一点,才最开心。只是最近他只要一走神,或是做梦的时候,脑海中就会浮现起从前的事儿。
这个北街9号里,真的藏了太多的回忆,让人躲都躲不掉。
他忍不住又望了一眼阁楼处,说:“其实先生也不是总在怀念北海先生的,过去那么多年了,如果总在想那件事,老早把自己折磨的得抑郁症了。”
许白点头,跟阿烟一起坐在台阶上,支着下巴听着。仔细想想,他印象中的傅先生是个兼具古韵和现代色彩的人,第一眼看到他时,觉得他好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优雅绅士,可后来接触了才发现,他对于现代的、年轻人的东西也很熟悉。
就比如他反对阿烟吃外卖,仅仅只是因为很多外卖不健康,以及觉得阿烟浪费。
他仍然恪守着许多现代人不再放在心上的规矩,却从不会对许白多加苛责。
“先生啊,已经很努力想要跟上时间了。人类真的很厉害,又能折腾,才短短几十年,就把世界变了个样。”阿烟说着,啧啧摇头,“所以你们这群小妖怪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那法力估计就比影妖强一点,磕碜。”
“这是为了社会的稳定,宇宙的和谐。”许白说。
“你这么一说我还想起来了,前段时间有人想请傅先生出山来着。”
“出山?”
“书斋里的四爷强归强,可他喜怒无常,又不爱管事儿,这是大家伙儿都知道的。我们家先生的名声比他好多了,要不然那会儿能有那么多人来投靠他?”
“管理局的人也不靠谱,上次居然让我去给他们主持什么相亲大会。我是个演员,又不是居委会大妈。”
“啧,大龄男妖多如狗。”
许白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阿烟你几岁了?”
阿烟顿住,而后一本正经地看着许白,说:“你怎么可以问一个男妖这种问题!”
这时,外卖到了,许白看着气鼓鼓的阿烟,很识趣的自己开门去拿。因为只是拿一下外卖,所以他也没给自己使障眼法,只是让快递员把东西放在门口,等人走了,他就开门拿一下。
许白直接扣下了一半的东西,在阿烟控诉的目光中,迤迤然的去找傅先生。
傅先生正在修一列玩具火车,纯金属的车身,做工精细,看着很像是傅先生的手笔。
许白忍不住问:“这火车是你做的?”
傅西棠:“嗯。”
说着,傅西棠又解释了一句:“我们虽说是孪生兄弟,可北海化形的时间比我晚多了。我同你一般大的时候,他才不过是个小娃娃。”
许白点点头,看着傅西棠把一个个零件拆出来,拿起一个土豆饼递到他嘴边,“尝尝?”
傅西棠真的尝了,转过头来,就着许白的手咬了一口。
许白的心里顿时炸开了烟花,乐此不疲的给傅西棠喂东西。
傅西棠顺着他的心思,吃了好几口,而后无奈地摇摇头,“你吃吧。”
许白也不在意,把最后剩下那小半块饼往嘴里一塞,吃得腮帮子都鼓起来了,还吮了吮手指。
一下午的时光,就这么慢慢地被消磨光了。接下去的两天,北街9号和10号的院墙里,也是一派轻松安宁的气氛,葫芦兄弟漂在大大的水盆中,悠闲得快要睡着。
直到姜生发信息过来,这种平静才被打破。
姜是新的鲜:许哥哥哥哥哥哥哥哥!你上热搜了!
克斯维尔的明天:哦,百达给我买热搜了?
姜是新的鲜:不是啊!这次是人民群众的力量!你快去看啊!
克斯维尔的明天:到底什么事?
姜是新的鲜:不好说不好说,许哥你还是自己去看吧……
到底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的?
许白疑惑着打开了微博,扫了一眼,发现了一个叫#拔萝卜#的可疑热搜。点进去一看,原本坐着的许白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他被人偷拍了。
准确的说,是他梳着丸子头扎着粉红头绳鬼鬼祟祟探出头去拿外卖的蠢样被偷拍了,并且经过了无数吃瓜群众的手,像病毒一样散播开来。
许白:“…………”
他随即就问姜生要了粉丝群的号,潜进去偷偷瞧了一下。他的粉丝正热火朝天地“哈哈哈”以及给他P图做表情包,就是抓着他的丸子头像拔萝卜一样把他从门里往外拔的那种。
他就知道,他早该知道的,她们从前只是没有找到机会罢了。
看看这都在说什么。
汪汪小小酥:哈哈哈哈哈我们许阿仙怎么会那么别致!
任性泰坦:哈哈哈哈平时那么酷哥难道都是伪装吗!是我们哥哥拼死抑制住了本性吗!
香水有毒:许阿仙: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头上的丸子只是我联系我母星的装置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
一颗有毒的丸子:粉色头绳!好像暴露了什么啊!
匪人:不要试图了解我的内心——许·阿仙·少女·萝卜·白。
我被青春撞了腰:怎么办我要变成亲妈粉了,我儿子怎么那么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儿子的六块腹肌一定也是软的!
许白一口老血,恨不能喷死她们。切换到微博页面,看着蹭蹭上涨的粉丝数,和评论里从各处赶来的观光团,他的内心很复杂。
如果这个时候拍一张帅帅的自拍,是不是有点欲盖弥彰。
他又给朱子毅发了一条信息。
克斯维尔的明天:我说,我不是走文艺知性男神路线的吗?
朱子毅:谁给你的错觉。
克斯维尔的明天:全世界。
朱子毅:好好当你的萝卜头吧。
克斯维尔的明天:你们不能公关一下吗,好歹我也是老板的男朋友,四海都不要形象了吗?
朱子毅:若为钱财故,形象皆可抛。
朱子毅:明天记得还有活动,我让姜生准时接你。
许白沉默了片刻,又发过去一条。
克斯维尔的明天:真不能挽救一下?
朱子毅:放心吧,已经公关了,你忘了那是在哪里?
许白后知后觉,他被拍到的地点是在北街9号的大门口。戏都已经拍完了,他是不应该在那里出现的。
朱子毅:已经传出去的照片是没办法删了,传播得太广。好在放出来的照片都没有门牌号,后续你就不用担心了。
朱子毅:还有,恕我直言,你那个造型真的别致到可以名垂青史。
克斯维尔的明天:这是傅先生给我扎的头发,你信不信我打你小报告?
朱子毅:……
朱子毅:其实挺好看的,真的。
朱子毅:我真诚地赞美你。
朱子毅:给加工资吗?
许白要气死了,这直接表现为晚饭的时候,他说要去剪个板寸,做一个阳刚的男人。面朝大海,手劈华山。
阿烟:“你不怕你经纪人拿刀追杀你吗?”
许白:“他又打不过我。”
阿烟:“……”
“好了,是我的错,明天我陪你去剪。”傅西棠说。
“真的?”许白凑过去问。
傅西棠点头,给他夹了一块胡萝卜。
许白看着胡萝卜眯起了眼,万分怀疑傅先生是不是已经看到了他的新外号。
翌日下午,许白回绝了姜生,直接坐着傅西棠的车出门。这也是两人从北海公园回来之后,第一次离开北街。
今晚许白要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所以要去约好的工作室做造型。
坐在车上,许白专注地看着傅西棠,说:“傅先生,现在大家都挺八卦的,你跟我一起去,没关系吧?”
“没事。”说着,工作室已经到了。
许白习惯了傅西棠这样近乎于瞬移的能力,正想解开安全带,傅西棠的手就先伸了过来,“咔嗒”一声把安全带解开了。
许白抬头,就见傅西棠看着他,说:“许白,从今以后,我就只是傅西棠。”
许白愣了愣,才明白傅西棠的意思。
北街的傅先生,是一个神秘的、被时光包裹着的传说。无论世界如何改变,正如阿烟所感受到的那样,那两栋小楼还停留在光阴里,处处都是当年的痕迹。
傅西棠想走出来,正如他这些年从未停止过追逐时间的脚步一样,从那些过往中走出来。不是以北街傅先生的名义,而是他自己。
“傅先生,你这样让身为男朋友的我很没有成就感。”许白忽然笑了笑,说:“我还在想怎么安慰你,哄你开心呢。”
“是吗。”傅西棠微微挑眉。
这时,有人敲了敲车窗,许白把车窗降下,就见造型师Tony站在外边跟他打招呼,“怎么到了都不下车啊许哥?”
Tony笑着,眼神一拐看到了傅西棠,立刻愣住,两眼放光,“这位又是谁啊?”
许白毫不客气地把他的大脸从车窗边推开,探出头去,说:“这可是我刚抱的大腿,生人勿近啊。”
Tony全当他是开玩笑,笑着让许白赶快带人进来。
两人下了车,许白悄悄地拉了拉傅西棠的衣袖,小声警告道:“傅先生,牛鬼蛇神需警惕,不要轻易对别人笑,知道吗?”
傅西棠神色平静,不置可否。
许白看着他这身高腿长、清俊雍容的样子,心里忽然生出一丝后悔。Tony那帮家伙,可都是看见美人两眼放光的,这要把傅先生带进去,那还得了?
可事已至此,他又不能把傅先生塞回车里,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分享到:
赞(127)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不知道要发什么了

    蜗牛慢慢爬2020/09/04 15:52:17回复 举报
  2. 牛鬼蛇神需警惕,不要轻易对别人笑,知道吗?哈哈哈

    扶桑2020/09/08 17:30:15回复 举报
  3. ʕ•̫͡•ʕ•̫͡•ʔ•̫͡•ʔ•̫͡•ʕ•̫͡•ʔ•̫͡•ʕ•̫͡•ʕ•̫͡•ʔ•̫͡•ʔ•̫͡•ʕ•̫͡•ʔ•̫͡•ʔ

    2021/03/17 11:49:30回复 举报
  4. 没人了?!呵呵哈哈哈,都是我的天下了!咳咳,哪位爱妃愿与朕赏这锦绣山河啊?

    雨总在我怀里吖2021/04/21 17:04:04回复 举报
  5. 许阿仙真可爱

    西湖里的小王八2021/05/21 21:09:44回复 举报
  6. 哈哈哈牛鬼蛇神!!

    雨燕观忻州2021/09/04 03:05:48回复 举报
  7. 一二三四占个坑2021/11/21 23:42:47回复 举报
  8. 萝卜哈哈哈哈哈

    糯米 我不快!2022/01/08 14:25:27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