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北国

许白还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就刷了次脸,为剧组省了一笔钱。而私房菜馆院墙内,老板和厨师长正透过院墙上的菱形窗口,偷偷看着渐行渐远的许白,窃窃私语。

“你说我们这样做,傅先生会不会高兴?”

“肯定高兴!”

“那他会夸奖我们吗?”

“要不要让他给你颁一朵大红花啊?”

“好啊好啊!”

“美得你!”

“……”

彼时许白正独自走在北街并不算宽阔的栽满榕树的路上,脚边还有两只小影妖在打打闹闹。

也许是喝了点酒的缘故,许白的脑子转得有些慢。他一边走一边看手机,脑回路还没绕过一圈,信息已经发出去了。

克斯维尔的明天:傅先生,你吃晚饭了吗?

咻,脑回路转完一圈,又回来了。

许白看着这条消息,挠了挠头有点后悔。现在都晚上九点多了,谁还没有吃晚饭啊。都怪这酒,朱子毅说过,他酒品很好,但只要稍微有点醉意,就会问别人吃没吃饭。

搞的好像他要请客一样。

许白想要把消息撤回,可还没等他按下去,傅西棠的信息就来了。

傅先生:你还没吃?

克斯维尔的明天:吃了啊。我想你可能在路上,耽误了吃饭的时间。

许白为自己找了个完美的理由,没想到很快傅西棠就发来一张照片。那照片里的桌子上不说摆着满汉全席,但也琳琅满目,应有尽有。那精致的云纹瓷盘、装饰的花瓣,以及菜品里明显不属于人类的食物,无一不说明这些菜品的不凡。

不过这张照片里还有傅西棠的一双手,所以照片显然是阿烟拍的。

克斯维尔的明天:傅先生,你在哪儿啊?

傅先生:北国专列。

克斯维尔的明天:就是那趟妖怪专列?

傅先生:嗯。

许白想起从前在论坛上看到过的介绍,北国专列是三年前新增的一趟列车,专供妖怪乘坐。这趟列车从北京西直门出发,一直开到青海,终点站在青海湖的中央。

据说那里有座岛,美如世外桃源一般。刻了阵法的绿皮火车在人妖两届穿梭着,领略过北国风光,又从海中过,最终来到这座与世隔绝的岛上,又把岛上的风光带回人间。

这趟列车据说是大妖们合力搞出来的,送到上面审批的理由是“开发新型旅游”。吸引国外的妖怪们前来买买买,拉动GDP增长,鸿扬国威,所以这趟列车上的东西都死贵死贵的。

也有小道消息说,最初提案的那位大佬,也就是妖界如今最厉害的那一位,他的初衷只是为了讨他家那位的欢心。

不过不管初衷如何,这趟列车确实很吸引人。许白就曾想着什么时候有空的时候,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谁知道一直到现在都没去成。

此时此刻看着傅西棠发过来的照片,许白有点羡慕。

他不知不觉就停了下来,靠在一处挂着花藤的墙边,认真地跟傅西棠发着信息。两只小影妖在他脚边蹦蹦跳跳的,非常执着地想要蹦到他挽起的裤脚管里。

克斯维尔的明天:其实我一直想去坐一次,可是都没有时间。据说这趟列车会经过一段特殊的铁轨,铁轨两边有篱笆,篱笆上爬满了白色和粉色的蔷薇,就像一个天然的隧道。穿过这个隧道,列车就从人间到了妖界,四周都是光怪陆离的景象。

克斯维尔的明天:据说到了昆仑山,从车窗里往外看,就能看到横亘在雪山上的巨大龙骨。

一段如诗般唯美的铁轨。

一条逝于昆仑山顶的巨龙。

那个光怪陆离的妖界,其实对许白这样的小妖怪来说,很遥远。他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是新社会了,除了身份的不同,他与普通人类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傅西棠看着许白发过来的信息,脑海中忽然又浮现出那晚在警局看到他时的情景。许白听着歌,发现自己来了的时候,眼睛里泛出一丝惊喜。

如果他看到了他描述的这些画面,或许,也会是那样子的。

这样想着,傅西棠继续打字。

对面的阿烟一边吃着豆糕一边偷偷看他,看到惊讶处,嘴巴张着,豆糕却差点塞到鼻孔里去。

刚刚先生是笑了吧?虽然笑得很不明显但是他笑了吧!

傅先生:其实并没有什么妖界,人与妖自古都生活在一片土地上。你们所谓的妖界,只不过是最初的神和大妖们开辟出的结界,或天地间的特殊缝隙,譬如都广之野。

傅先生:北国专列穿梭于各个结界与缝隙之间,每一个停泊处都有妖怪开办的集市。你如果想去看看,只要在订票的时候填北街10号的地址,全程免费。

许白还是第一次看到傅西棠一次性发这么多字,更惊讶于“免费”两个字。

克斯维尔的明天:免费???

傅先生:这台列车是我设计的。

克斯维尔的明天:………………

克斯维尔的明天:傅先生你还有什么是不会的?

傅先生:我以为你看到那些飞机模型,就应该知道我的本职工作是什么。

克斯维尔的明天:我不知道!

傅西棠看着那激烈又铿锵的四个字,莞尔。

傅先生:我是一个匠师,专门制作法器。

克斯维尔的明天:那些飞机模型也是法器?

傅先生:消遣。

克斯维尔的明天:……

许白在路边蹲了下来,伸手在屏幕上一戳一戳,暗自想着他到底饭了个什么偶像?

克斯维尔的明天:傅先生,您能造像哆啦A梦那样的记忆面包吗?

克斯维尔的明天:我忽然发现明天的台词还没背。

傅先生:你在外面。

傅西棠忽然用了一个肯定句。

傅先生:门禁10点。

许白下意识地看了眼时间,十点一刻,糟了。可他转念一想,傅先生都不在家啊,为啥还要有门禁?

可那是傅先生啊,许白并不介意被他管一下,尤其是现在这样被他的偶像光环笼罩的时刻。作为一个合格的迷弟,这个时候乖乖认错就好了。

于是许白一边发消息承认错误一边往回走,快走到10号的门口时,却听到了熟悉的狗叫声。

是将军!

它叫得这么急,家里估计遭贼了!

许白连忙跑回去,顺手还从墙角下顺了一块板砖。法力包裹在板砖上,也算是一件蹩脚法器。

结果他匆匆推门进去,就见那贼人大剌剌地站在院中,正与他家将军对峙。

将军是姜生临走时拴在小楼前的柱子上的,此刻它看到主人回来,狗眼里迸发出光亮,叫得更欢了——主人!就是他!这个坏人!打他!

“你再叫信不信我弄死我?”那贼人恶声恶气地威胁着,而后转过头来,看向了全身皆备的许白。

“回来了?”他很镇定地问了一句,完全没有半点心虚。

许白起疑,借着月光仔细打量着他,很快便惊讶地发现眼前这个浑身名牌骚包到炸天的男人,就是大影妖祛黎。

“你来做什么?傅先生不在家。”许白握紧了手里的板砖,面色却渐趋平静。

祛黎看着镇定自若的许白,挑眉,问:“他去哪儿了?”

许白摇头,“我不知道。”

“你跟他是一对,你不知道?”

祛黎不信,许白也没有办法。

“汪!汪!”将军在祛黎身后怒刷存在感。

“闭嘴!”祛黎最讨厌狗了,他跟狗简直有十八辈子的不共戴天之仇。就算山无棱、天地合,他跟狗都不会和解。

“汪!”将军百战不屈,如果不是绳子拴着,它此刻就要扑上去咬祛黎的屁股。

祛黎整张俊脸都黑了,就连左耳上的那颗黑色耳钉都开始散发黑气,衬得他邪气得像是哪儿来的魔头。

这时,许白趁着他为了将军分神的当口,快速给傅西棠发了一条信息。

傅西棠回得很快,而且只有四个字——关门,放狗。

许白的脑子里蹦出三个大大的问号,可这时祛黎已经回过神来了,他没有时间再问,于是随手就把板砖扔出去,正中拴狗的绳子!

被法力包裹的板砖直接把绳子砸断,将军重获自由,兴奋得如脱缰的野马,“汪汪汪”地冲祛黎的屁股咬去。

祛黎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身形一晃,立刻化作黑雾散去。

将军扑了个空,整只狗都有点懵,急吼吼地朝四周张望。

说时迟那时快,许白一个箭步跑到了楼里。

此时祛黎的身影就在原先将军被拴住的地方显现出来,看到许白进屋,只一步,便从那边跨到了门口。

许白头皮发麻,脑袋却依旧灵活。

他迅速吹了声口哨,将军闻哨而动,又瞧见了祛黎,狗眼一亮,如同离弦之箭向他扑去。霎那间,祛黎再度化雾而散,将军矫健的身影便穿过黑雾扑进了许白的怀里。

“汪?”将军甩着尾巴看着被他扑倒在地的主人,而后转过狗头看向屋外。

那个坏人呢?咋又不见了?

“汪!汪!”将军又叫了几声,可这次,祛黎没再出现了。

许白揉了揉肩膀从地上坐起来,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能让傅先生出手的敌人,竟然被一只狗赶跑了?

难道他的狗是啸天犬转世不成?

许白又张望了一眼,发现祛黎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院墙上。凉风习习,夜幕低垂,他黑色的衣摆在风中猎猎作响,整个人似与夜色融为一体。

他的脚边,有黑雾翻滚。

将军感觉到了一丝不安,冲院墙上的身影不停叫着。

这时,傅西棠的解释来了。

傅先生:祛黎还是一只小影妖的时候,曾经被一群土狗追了长城三里路。

许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对祛黎表示人道主义的同情。总之当他再抬眼看向院墙上的祛黎时,就不觉得他有多么恐怖了。

“你再过来我就放狗咬你了!”他大喊一声。

“汪!”将军很配合地为他助威。

祛黎气得跳脚,“你们有病啊!”

许白便再次重申,说:“傅先生真的出远门了,不在这儿。”

谁料祛黎却说:“谁说我是来找他的?那个又乖僻又没品位的老妖怪去哪里了关我屁事啊!”

许白:“……”

说的好像几天前半路劫道的不是你一样。

许白理了理思绪,不大相信地问:“难不成你是来找我的?”

祛黎一个闪身就又到了许白面前,微抬着下巴,双手抱臂看着他,“呵。”

许白也在心里“呵”了一声,拍了拍将军的头。

将军立刻英勇无畏地大叫一声,吓得祛黎以光速后退三步,全身的毛都要炸了。而后他自觉没面子,怒瞪着许白脚边,说:“还不给我下来,回家了!”

闻言,许白疑惑地看着自己脚边——什么都没有啊。

不对,怎么那两只小影妖还扒着他裤腿呢?

他连忙抖了抖裤腿,把它们抖了下去。

只见两个小影妖吧唧一声掉在地上,然后就像影分、身一样,凭空裂成了好几个。许白数了数,正好七个。

那厢祛黎隔着狗瞪着许白,“你摔我儿子做什么!”

许白:“……”

分享到:
赞(113)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被狗追了长城三里路可还行哈哈哈哈哈说起来狐狸也是犬科的啊哈哈哈

    尽在不言中2020/09/04 21:48:19回复 举报
  2. 葫芦娃~葫芦娃~

    补评论的蜗牛慢慢爬2020/09/05 16:08:21回复 举报
  3. 一根藤上七朵花

    苏晴2020/09/05 18:15:27回复 举报
  4. 风吹雨打~都不怕~

    柑树子2020/09/05 22:10:29回复 举报
  5. 啊~啊~啊~啊~~

    闹闹2020/09/06 00:16:42回复 举报
  6. 伏笔回收:许白很受小妖怪小动物(比如小麻雀小影妖)欢迎(前面提过,许白腿受伤那一阵子,给小影妖危了面包屑那一章)
    祛黎一不留神自己儿子们都自己粘到敌人(bu)腿上了哈哈哈哈

    阿闲2020/09/21 20:03:26回复 举报
  7. 叮当当咚咚当当~~

    拢龙家的小可奈2020/09/23 19:19:33回复 举报
  8. 葫~~芦~娃~~

    棠棠2020/10/05 02:19:36回复 举报
  9. 叮当咚咚当当~

    枍兮2020/10/13 20:44:53回复 举报
  10. 葫~~~,芦~~~娃~~~.

    姨母笑2020/11/20 16:21:09回复 举报
  11. 啦啦啦啦,葫芦娃,葫芦娃,本领大
    哈哈哈哈hhhh

    北冥2020/11/24 15:16:24回复 举报
  12. 爷爷~ 爷爷~
    哎~ 乖孩子们~ 爷爷在哪~

    白某某2021/02/15 07:17:05回复 举报
  13. 我觉得楼上好像在占我便宜

    雨燕观忻州2021/09/04 00:03:1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