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情敌

被删掉的帖子,正是讨论得最火热的那几个。许白又等了十分钟,见没有新的帖子冒出来,就明白这是管理员出手镇压了。

会是傅先生授意的吗?

许白这样想着,想要跟傅西棠求证,可去了也不好说啊。

每天无所事事趴在围墙上聊八卦的爬山虎兄弟倒是很好奇地来跟许白求证,哥哥弟弟一通比划,问——影妖说你跟先生是一对儿,是不是真的啊?

许白尴尬而不失礼貌地摇摇头,这俩兄弟比划个爱心就够了,怎么还搞亲亲呢?太不正经了。

随后白藤也发来了慰问信息,许白都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跑到自己好友列表里来的。

妙手黑心白医生:【永结同心.jpg】

克斯维尔的明天:……

妙手黑心白医生:你们碰到祛黎那混世魔王了?你不知道吗,影妖的消息传得比微博还快,现在全城的妖怪大概都知道你吹对象了。

妙手黑心白医生:祛黎发了朋友圈,说你俩搂搂抱抱的不知羞耻,没有□□他就去跳昆仑山自杀。各路大妖都给他点了赞。

克斯维尔的明天:…………

许白扶额仰倒在沙发上,过了一会儿,他又翻了个身,趴在靠枕上又回了一句。

克斯维尔的明天:至于吗?至于吗?

妙手黑心白医生:那可是傅先生,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摘他这朵花吗?恭喜你现在你有了一个新的外号,叫“采花大盗”。

盗你妹。

许白把手机丢到一边,彻底不想看了。

傅西棠从楼上下来时,便又看到许白像没骨头似地瘫在沙发上看剧本,衬衫下摆掀起了一个小角,恰好露出一个肚脐。

小朋友有一个不羁的肚脐眼,每次都大剌剌地露在外面。

傅西棠忍不住走过去,将那下摆扯好。

看剧本正看得入神的许白,忽然感觉有人碰到了肚子上的皮肤,蓦地抬头,就撞见了傅西棠那双藏在镜片后的深邃眼睛,还有那荡啊荡的银链子。

“小心着凉。”傅西棠自然地收回手,只是在许白看不到的角度,摩挲了一下手指。

许白连忙坐端正了,扯着衬衫下摆往下拉了拉,实在不大好意思,“傅先生还没睡啊?”

“嗯。”傅西棠扫了一眼他的剧本,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学生字体,不予置评。

许白趴在沙发背上,目光追随着傅西棠的背影一直进入厨房,见他似乎要泡咖啡,他就穿好拖鞋跑过去,说:“我来泡吧。”

傅西棠看了他一眼,让开来。

许白麻利地泡起了咖啡,傅西棠便倚在门口看他。他似乎有些累了,摘下眼镜,伸手捏了捏鼻梁。

许白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回想起这几天的情形,大概知道傅西棠很忙。可他整日不是在书房,就是在露台上看书,去花园浇浇水,究竟在忙什么,许白也不知道。

许白思索着,将泡好的咖啡递给傅西棠,正要端起自己那杯喝一口,却被傅西棠叫住。

“等等。”傅西棠走上前来,在许白疑惑的目光中,抬手在他的咖啡中洒了两片花瓣,说:“这个能安神,早点睡吧。”

许白低头看着咖啡中的花瓣,问:“这是什么法术吗?”

“你不是知道我是花妖?”傅西棠反问。

“可这不是海棠花瓣啊。”许白说。

傅西棠却像是完全不想多提,只说:“你只要知道我能开不同的花就是了。”

说罢,傅西棠端起咖啡就走,许白愣了愣,连忙追上去跟他一起。

“傅先生,我想起来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说。”

“我演的那个角色不是加入了一个诗社么?我记得北海先生在书里写过,他也曾经加入过那些社团,你能不能跟我科普一下,那个时候的诗社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两人一同上楼,肩并肩,步伐同调。

正想下楼觅食于是从房门里探出头来的阿烟看到他们的背影,抓了把头发,一脸沧桑。沧桑得雀斑都要从脸上掉下来。

这两个人,大晚上的,干什么呢这是?

两人去了露台,吹着风,喝着咖啡,答疑解惑。

许白觉得自己就像是在作弊,别的演员要靠想象,他却能直接在傅西棠这里看到最直观的答案。虽然说他也不一定能直接拿满分,可至少少走许多弯路。

妖怪这个物种,在娱乐圈是很占便宜的。

老得慢,会法术,不怕狗仔。

有了傅西棠的解惑,许白对角色和剧情的理解更上一层楼,第二天的表现可谓是顺风顺水,连ng都很少有。

许白觉得自己终于彻底入戏了,戏感前所未有的好。

可是许白也有自己的烦恼。

今天的片场多了许多像影妖一样的小妖怪,当然,最多的还是影妖。它们躲在各个角落里,甚至吊在天花板上,目的都只有一个——看许白。

这个问许白:“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呀?”

那个又问许白:“论坛上说的是不是真的啊?”

甚至于许白上厕所的时候,刚关上门,回头就看到一排小妖怪站在他面前。一个个不过巴掌大,毛绒绒的、独眼的、一团黑的,丑萌丑萌,想打都下不了手。

“谁让你们来的?”许白蹲下来,问。他知道许多大妖们身边都会养一两个小妖怪,这么多小妖怪同时出现,能是因为八卦吗?

小妖怪们七嘴八舌地说着,它们惧怕大妖,但并不怕许白,瞬间将他团团围住。其中有个特别紧跟潮流的,还拿出手机来拍。

可怜它还没手机大,扛着手机东倒西歪。

“我说,你们先让我上个厕所好不好?”许白无奈。

小妖怪们这才退开了点,但仍排排站仰着头看他。

许白,憋回去了。

最后,还是匆匆赶到剧组的朱子毅解救了许白。

许白一看到他那堪比包公的脸就知道他一定知道论坛上的事情了,恰巧姚章在找他,于是他把小妖怪推向朱子毅,脚底抹油一般溜走了。

朱子毅没办法,只好帮他摆平了那群小妖怪,而后等他拍完。

许白全程沐浴在经纪人“爱的圣光凝视”中,拍得格外带劲。

拍完后朱子毅抓着许白在围墙角落里说话,许白又抓了姜生。

朱子毅冷冷地问:“论坛上的事是怎么回事?我就睡了一觉而已,你怎么突然火了?”

许白便转头瞪着姜生,“是不是你告的密?”

姜生摊手,我冤枉啊。

“别扯开话题,你跟大老板究竟怎么回事?怎么人家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朱子毅问。

“我们真没什么,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傅先生是我偶像。”许白说。

“真的?”

“你再怀疑我,假的就要成真的了。”

朱子毅看着许白的脸,只觉得上面写着明晃晃的两个大字——搞事。

望天长叹一口气,朱子毅说:“四海没有硬性规定旗下艺人不准谈恋爱,但假戏真做的话,就代表你不光搞基,还搞了大老板。叶大少真的要拉我一起去跳楼了,亲。”

“如果我跟傅先生在一起,我就是他叶大少的舅老爷的男朋友,他跳楼还要经过我同意呢。”

朱子毅:“……”

许白眨巴眨巴眼睛,觉得这逻辑毫无破绽。

朱子毅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你是gay吗?”

许白想了想,说:“我不是gay,我只是欣赏一切美的事物。”

朱子毅又问:“大老板美吗?”

许白不假思索:“美啊。”

朱子毅侧目而视。

许白被他带沟里了,老忽悠翻船,很不开心。

“你怎么跟我妈似的?”许白说。

“你妈给你介绍的相亲对象有男的吗?”

“我哪知道,她天天催着我找对象,可其实一次都没有带我去相过亲。”

“那你现在可以给她一个惊喜了。”

许白听着听着,觉得不大对劲,“你不反对我跟男人谈恋爱吗?我可是个明星,你是我的经纪人。”

“我只是忽然觉得你当叶大少舅姥姥的提议很靠谱,还能给我涨工资。况且,大老板不光是大老板,我打听了一下,北街的傅先生,在妖界的地位可不低。你说如果我要是拦在你们中间搞事,不是自己作死吗?”

许白挑眉,“道理我都懂,可为什么是舅姥姥?”

一直旁听的姜生热心地解释道:“因为大老板不可能在下面啊。”

“扣你工资。”许白说。

姜生顿时悔不当初,这时,朱子毅的神情忽然凝重,拉着许白转身道:“看,你有情敌出现了。”

“什么鬼?”许白觉得自己快倒在沟里爬不起来了,朱子毅还在往里面一锹一锹地填土。他顺着朱子毅的视线望出去,透过那扇开着的小铁门,就看到了一双高跟鞋和细长笔直的腿。

那是一个穿着红色无袖长裙,戴着太阳帽和大墨镜的女人。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红唇魅惑,一身打扮像是刚从海边度假回来。

她被阿烟领着从门口走进来,两人有说有笑,看起来很熟悉。

许白还是头一次看到阿烟对某个人露出那样亲切友好的笑容,甚至还有点狗腿,还亲自帮她开门。

看样子,她是来找傅先生的。

看着再度关上的门,许白微微蹙眉。

分享到:
赞(131)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厨子?

    弹钢琴的林然2020/09/04 14:34:40回复 举报
  2. 盲猜是那个喜欢上海妖的厨子

    蓁蓁2020/09/05 00:24:33回复 举报
  3. 遥遥无期的补评……我到底从哪里开始评论的

    补评论的蜗牛慢慢爬2020/09/05 16:05:19回复 举报
  4. 好像是影妖老婆?

    隔壁老王前来松土2020/09/10 12:40:24回复 举报
  5. 美女:我是來打牌的,想得美,要是能勾到博先生我還用跟那個傻瓜影妖結婚嗎

    2021/04/27 14:10:43回复 举报
  6. 那个论坛上的水仙?

    雨燕观忻州2021/09/03 23:46:05回复 举报
  7. 破案了,俩方块是奸情

    艾草护眼贴2022/01/09 21:20:15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