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批注

很遗憾,许白的阅读理解满分。

他惊讶地微微瞪大了眼睛看着傅西棠,实在想不通他啥也没干,怎么就变成大老板的人了。就因为他住在这里吗?不会吧?

他连对方的手机号码都不知道呢,卧室都没有进去过。

傅西棠道:“你们常逛的妖怪论坛上,有一个不对外开放的板块。那些老妖怪活得太久了,不插科打诨大概会得老年痴呆。不过他们聊的对象都是我,这次是我牵连了你。”

妖怪论坛就是上次举办选美比赛的那个论坛,只有妖怪才登陆得进去的特殊网站。许白是个明星,一直混迹于人类之中,其实很少去论坛上看八卦,也不知道还有一个秘密板块。

那大概就相当于武侠小说里的长老堂什么的,许白想。

那岂不是说,他这么一个小妖怪,已经在长老们心里挂上号了?

妖生如此跌宕起伏,真是太有意思了。

傅西棠看着他“视死如归”的表情,语气难得地放和缓了一些,说:“不用担心,不会有人来找你的麻烦。”

许白当然只能微笑,说:“我知道了。”

“《芝麻图鉴》你可以带回去看,只需记得还我。”傅西棠说。

“谢谢傅先生。”许白的心终于又回暖了一点。

随后他起身告辞,走出门口时忽然又想到什么,回过头问:“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傅西棠:“什么?”

许白犹豫了一下,问:“您跟北海先生……认识吗?”

听到这个名字,傅西棠的目光里似有怀念,声音也带上了一丝淡淡地怅惘,说:“他是我弟弟。”

闻言,许白愣住了。这之后的事情他就没有再问,问不下去了。如果北海先生真是大老板的弟弟,那隔壁那栋楼岂不就是……

为何两处房子的摆设布局一模一样,好像也有了解释。可隔壁已经空了,那位北海先生也……去世了吧。

许白既诧异,又有点难过。

诧异的是没想到会那么巧,他来这里拍戏,又把那本书带给了傅西棠。难过的是许白还挺喜欢那本《一朵花》的,要不然也不会保存到现在,可忽然得知对方的死讯,让他有点伤怀。

毕竟傅西棠还活得好好的,那他的亲弟弟本该也能活那么长才对。

可是小小的伤怀并不能阻挡许白的步伐,他一向是个大心脏选手。

回到客房躺到床上,许白把图鉴郑重地放在床头,然后打开了那本《一朵花》。他想再瞻仰一下北海先生的遗作,然后一打开,就看到了崭新的批注。

那字迹……看着有点眼熟。

等等,这些话都是什么意思啊?

在这一页上,许白原先的批注是:今天下雨了,什么时候我也能看看北平的雨啊,以后等我长大了,我就从东海游过去。

傅西棠:北平不靠海。

我现在已经知道了!什刹海、北海、前海、后海都不是海,但都是你们要取那么迷惑人的名字来骗我,我一个长在西湖的外地妖,能怪我吗?西湖它就是个湖啊!

继续往下翻。

许白:豆汁儿到底什么味道啊?跟豆jian一样吗?

傅西棠:g

不要改我的拼音!

许白:精卫填海真是太有yi力了,我也要去填西湖,这样我就不用再跟隔bi那只王八在水里打架还被误认为是水鬼了。妈妈说,打架不好。

傅西棠:古人常说的水鬼,在大多数情况下,就是水怪。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对,本水怪要气死了。

许白:北海先生,妈妈说挑食是不对的。

傅西棠:你也不吃胡萝卜、大蒜、姜、葱、菌菇……

“啪!”许白把书合上了。

他感觉自己所有的黑历史都被大老板挖出来了,放在阳光下曝晒。所以他为什么脑子一抽要送这本书呢?哦,他是忘了还有批注这回事了。

谁还能记起来小时候做过的那些蠢事?就好像你的大脑已经自动遗忘了留在□□空间里的各种葬爱宣言。

他想他需要开窗吹吹风。

窗外有爬山虎在睡觉。

许白吹着晚风,挠了挠它的叶子,有一搭没一搭地问:“傅先生的记性应该不大好吧?到明天他就会忘了我写在书上的东西了,对不对?”

爬山虎摇了摇芽尖——不会哦。

许白摸摸鼻子,好吧,船到桥头自然直。

另一边,傅西棠悠闲地坐在窗边,手里端着杯咖啡。他的腿上放着一个iPad,上面显示的正是许白看不到的那个秘密板块。

一群老妖怪在里面聊天说八卦,大概不说八卦身上就该长虱子了。大家真的都很无聊,无聊到一个个去搜许白的电影看,美名其曰欣赏欣赏北街傅先生的品味。

西山大王:嗯,长得很符合傅西棠那厮的审美。

花旗参:我看过他的电影,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帅气,为我许仙哥哥爆灯!

玉面小飞龙:隔壁那只狐狸你都活了多少岁了,叫一个建国后才破壳的小妖怪哥哥,要不要脸?要不要脸?

花旗参:@玉面小飞龙,一条蜥蜴也敢自称小飞龙,你鳞片长全了吗?信不信老娘剁了你扒皮做个包?放到店里还能卖个二百五。

水月:【截图】这后生挺嫩的,小脸儿一看就能掐出水来。

花旗参:是吧,整天看这群老家伙,我的眼睛都要瞎掉了。

水月:还是年轻小伙子好啊。

鹿十:你们到底在说啥?什么许仙许白?哪个傅先生啊,以前那个梨园行的傅先生吗?有没有人理一下我啊,山里信号不太好啊!

鹿十:还开始打雷了,是不是哪个混蛋在渡劫啊我说!

大和尚:我说雷怎么没直接把你劈死,叨叨叨比我念经还烦。

……

老妖怪们的聊天速度快得惊人,每隔三分钟几乎就要吵一次架,十分钟后就要你死我活。过了一会儿大家消停了,注意力就又转移到了许白身上。

大和尚:【截图】哟哟哟有吻戏啊,阿弥陀佛。

鹿十:你们等等我我还在下载呢!一起看啊!

水月:【截图】啧啧这出浴的样子深得我心,小蛇妖啊,那腰应该够软啊。

玉面小飞龙:也就比我差那么一点点!

……

话题跑得越来越偏,傅西棠终于看不下去了。他放下杯子,十指放在软键盘上飞快敲下一行字。

傅西棠:你们如果觉得活着太无聊,西岭墓园还有好几个空位。

大和尚:傅先生你在啊哈哈哈,我们这不是开玩笑呢嘛。

水月:什么时候出来喝杯茶啊,傅先生,当年你可拒绝了我好多次了【吻】

一众妖怪打着哈哈,傅西棠在妖界虽算不上武力值最高的,也不是活得最长久的,但地位却不低。

妖界尚武,可凡事总有例外,比如傅西棠。

有的大妖热爱打架,脾气暴躁,坐镇的地盘天天都有人闹事。傅西棠不爱动手,深居简出,也鲜少发火,因为很少有人能真正挑起他的怒火,可北街一带、甚至整个梨园行,很少出事。

附近的妖怪们都发自内心地尊敬他,甚至整个四九城里,都没人敢不给傅先生几分薄面——无论是妖怪,还是人类。

只是傅西棠几十年前远走海外,如今的年轻妖怪们,很少有人知道他了。

第二天,晚饭。

阿烟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然后一脸好奇地盯着许白。许白盯着盘里的胡萝卜丝已经盯了超过一分钟了,表情苦大仇深的,好像下一秒就要去英勇就义。

一分半钟后,他终于动了。目光坚决地夹了一根胡萝卜丝放进嘴里,匆匆嚼了一下就咽了下去,而后转头去看傅西棠。

傅西棠放下筷子,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而后看向阿烟,问:“昨天我跟你说的那个词是什么?”

阿烟眨眨眼,仔细回想了一下,“欲盖弥彰?”

“咳!”许白差点没被胡萝卜丝呛死。

这之后,果然如傅西棠所说的那样,尽管仍有妖怪会上门拜访,可再没有谁对许白显露出过分的关注,这让许白轻松了许多。

更让他庆幸的是朱子毅一向关注的是人类世界的新闻,所以暂且还没有听到老妖怪们的风言风语,这让许白安然逃过了一劫。

而纵观全局的阿烟表示,像他们家先生那样冷淡疏离的人,会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动心吗?

除非六月飞雪冬雷阵阵。

作为一个妖界的前辈,为了许白好,还是不要跟他说多什么。以免他一不小心陷了进去,那就糟了。

小伙子啊,谈恋爱,不能着急。

几天之后,许白断断续续地把书上的批注都看完了。

他不得不承认,傅西棠的很多批注都很一针见血。有一些许白小时候没有想通、甚至到现在也没有答案的疑惑,他都解答了。那种疑惑终于解开的感觉,真的很爽。

许白觉得自己不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于是某天收工早的时候,他就主动去找傅西棠。可是他找遍了楼上楼上,都没见到他的身影,就连阿烟都不在。

奇了怪了,那两人跑哪儿去了?

许白疑惑地回到楼下,走到桌旁倒了杯水,这才看到了被压在桌上的纸——我与先生有事外出,晚饭会有人送过来,不用等我们。你烟哥。

原来是出去了啊。

许白百无聊赖地坐到了屋外走廊上,等晚饭送来。结果晚饭还没等来,就等到了顾知的电话。

“我回来了,有没有空出来喝一杯?”顾知的声音听起来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你不是说要去采风吗?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许白诧异。

“半道上碰见了蒋固北那个大傻逼,我现在只想为他高唱一曲《傻逼之歌》,还能有什么灵感?我能全须全尾的回来就已经感恩上苍了,哎甭提了,你现在在哪儿啊?”

“我在家呢。”话说出口,许白觉着不对来,于是又改口说:“我脚崴了,最近一直借住在片场隔壁。不过那是我大老板家,我也不能拿来招待客人。”

顾知的重点却在“大老板”三个字,“你老板?叶远心?”

许白笑了笑,“你没看新闻啊,四海还有个幕后大老板。我就借住几天,等脚好了就搬走了。”

“那行,等你搬出来再说吧。”如果这事儿发生在别人身上,顾知或许还会俗套地思考一下别的可能性,可对方是许白,那么就只可能是崴了脚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许白就等来了送饭的人,没想到竟然是叶远心。

叶远心不光拎着饭菜还端着一个大纸箱子,从大门口走到里面走得气喘吁吁的,热汗直流。许白上前帮忙,却被他以“残障人士好好坐着”的理由拒绝了,于是只好看着他忙。

叶远心忙前忙后,一共搬来了三个大箱子。

完事后他往椅子上一座,咕咚咕咚灌了几口水,看着许白说:“发什么愣,快吃啊。我就是来送点东西,顺道给你带个晚饭,不用感激我。”

“叶总吃了吗?”许白还是礼貌地问了一句,得到对方的肯定回答后,这才坐下来填饱肚子。

叶远心觉得无聊就在旁边拆箱子,这些都是从国外寄回来的他舅老爷的东西。上面专门贴了条说要“小心轻放”,他就亲自送过来了,也不知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宝贝。

叶远心与许白不一样,作为一个好奇心膨胀求知欲旺盛,且家财万贯可以随时作死的主,他一向很手欠。

拆开来看到里面装的是什么之后,手就更欠了。

“不愧是我舅老爷,竟然收藏了那么多飞机模型。”叶远心一边啧啧惊奇,一边把一架架模型从箱子里搬出来,不一会儿,就摆满了脚边的地板。

对于大部分男孩子来说,飞机模型大概具有永恒的吸引力。许白也被吸引了目光,饭都顾不上吃了,直勾勾地看着那一地模型,然后发现——他一架飞机都认不出来。

这些飞机每一架都是蒸汽飞机,很强烈的朋克风格,夸张、瑰丽、天马行空,根本就不是现实中会有的款式。

但是超酷啊!

而且每一架都是绝对的百分百纯手工制作,超酷的!

许白和叶远心就像偶然间发现了宝藏的两个中二少年,在这一瞬间,惊叹和喜悦溢于言表。然后叶远心一个激动,一脚下去——咔嚓。

舅老爷的模型裂了!散架了!

叶远心如遭雷劈般地张大了嘴巴,跟许白两个人面面相觑,安静如鸡。

良久,叶远心一脸懊丧地问:“怎么办?”

许白只是个残障人士啊,他能怎么办。可对方是老板啊,许白只好硬着头皮说:“要不我们先拼拼看?或许零件没坏,还能拼起来呢。”

闻言,叶远心急忙蹲下去仔细看了看,果然发现那模型只是散了。金属的零件并不容易坏,只有一块金属片被踩得稍稍弯了,没关系,掰回来就是了。

于是两人同心协力,花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终于把模型又给拼了回来。

只是叶远心看着地上多出来的那两个零件,一脸沉思地说道:“你说,如果少了两个零件,我舅老爷应该不会发现吧?即使发现了也不会生气的对吧?因为我们没有用这两个零件都拼完了,说明这两个零件本身就是多余的,对不对?”

你舅老爷不把你打死都算是轻的。

叶远心见许白不回答,就算他默认了,于是积极地问:“你说我们该把它藏哪儿?我觉得放你那儿比较安全,舅老爷不会去搜客人屋的。”

背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回答,“你说要藏什么?”

叶远心心里咯噔一下,这下可尼玛完了。

分享到:
赞(130)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危·叶远心·危

    尽在不言中2020/09/04 20:59:21回复 举报
  2. 怎么越来越少人了……

    补评论的蜗牛慢慢爬2020/09/05 15:54:58回复 举报
  3. 抓包现场哈哈哈

    扶桑2020/09/08 12:41:18回复 举报
  4. 人来啦人来啦!

    拢龙家的小可奈2020/09/20 22:55:33回复 举报
  5. 有人,评论好难递……

    上林苑2020/09/21 13:39:13回复 举报
  6. 手·叶远心·欠
    逗·叶远心·逼

    叫我许三岁2020/11/26 10:37:36回复 举报
  7. 评论太难提交成功了,十次能有一次成功就不错。。。就基本不评论了

    匿名2020/11/30 11:18:25回复 举报
  8. 我收回上一章的猜测,打脸 嘶

    平平无奇的NPC2021/01/10 15:17:54回复 举报
  9. 哈哈哈哈,是我笑点低?我每次看着篇都觉得很好笑

    匿名2021/07/09 21:55:24回复 举报
  10. 葉大少:危.ing

    在線等某某2021/07/10 02:25:56回复 举报
  11. 呵呵,完 蛋 !

    雨燕观忻州2021/09/03 22:49:2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