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斩字诀

纪云沉和花掌柜对视了一眼,全都是一脸震惊。

只有周翡感觉自己将脖子以上落在了三春客栈,还在纳闷地想:“山川剑不是死了吗?怎么交?”

殷沛被花掌柜卡着喉咙,眼珠瞪得都快要从眼眶里离家出走,目光化成锥子,仇恨地钉向谢允。

谢允笑了笑,说道:“你先是说,那九龙叟不过二流,连你都要巴结,他带来的一帮手下更是喽啰,又说你骗出九龙叟,一不小心弄死了他,所以青龙主要追杀你——少年,你自己听听,这前后的说法哪一句对得上?劳驾编瞎话也费点心,都不过脑子。”

听瞎话也没过脑子的周翡飞快的眨了一下眼。

她方才就觉出有点不对劲,只是没细想,这会听谢允说出来,才明白不对劲在何处,周翡心道:“哦,闹了半天追杀他是因为他偷了青龙主的东西,还糊弄九龙叟那大傻子给他保驾护航。”

殷沛一瞬间有些慌乱。

谢允又说道:“要不是猜出那把山川剑可能在你手上,你真以为花言巧语几句,就能让本王捞你一回?你是觉得我傻呢,还是断袖呢?”

殷沛气得脸红脖子粗,很想呸他一脸,然而一时想不出词——他不可能在青龙主面前自曝自己的出身,哪怕骂起大街来都要斟词酌句、谨防说漏嘴,好生不爽快。

青龙主慎重地问道:“我说南朝大将为什么会无端出现在此地,不知阁下是哪一位贵人?”

谢允笑了一下,没吭声。

一般这种情况,他仙气飘渺的一笑完,就应该有个有眼色的手下人站出来,替他宣布“我家王爷是谁谁”。

可是谢允笑完,再放眼四周——发现身边没有配备这个角色。

纪云沉和花掌柜全都不明所以。

谢允只好隐晦地给周翡使了个眼色,周翡莫名其妙地看了回去,跟他大眼瞪小眼,全然没有接收到端王殿下的排场——谢允好不胸闷,敌人来得突然,友方阵营里没有一个能接住他的戏的!

就在他头皮发麻地琢磨着怎么把形象圆回来的时候,终于有人出面救场了。

只见吴楚楚一拢云鬓,走上前去,冲那青龙主盈盈一个万福,轻声细语道:“我家王爷封号为‘端’。”

谢允“啪”一下将扇子打开,表面上可有可无地点了个头,其实在风度翩翩地扇自己身上往外冒的冷汗。

吴楚楚大家出身,举手投足间的气质同一干江湖泥腿子天差地别,一开口就好像有清风飘过,恰如乱葬岗中长出了一朵娇贵的名品兰花,因为太过赏心悦目,反而格格不入地让人有些恐惧……尤其是青龙主这种多疑的人。

吴楚楚说完,低头抿嘴一笑,便又回转到谢允身后。心跳得快从嗓子眼滚出去了,要不是之前跟着周翡,一路从两个北斗包围的华容城中闯出来,也算见过了风浪,方才她腿哆嗦得能不能站稳都不一定。

青龙主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他这恶贯满盈的四大魔头之首,有朝一日能让个俩手抱不动半桶水的小丫头给糊弄了。

正这当,也不知怎么的那么巧,山间又来了一阵风,簌簌的风刷过林间,好似有人窃窃私语似的,青龙主心里有鬼,便觉得哪里都有鬼,颇有些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周翡虽然当不好报名的丫鬟,但当个打手还是十分兢兢业业的,她背在身后的手缓缓推开刀鞘,“呛”一声在山间回荡出老远,竟无端有种肃杀感,居高临下地朝着青龙主一笑。

谢允笑道:“这东西是不是你的,你心知肚明,世上只有苦主讨还自己东西的道理,其他人都名不正言不顺,如今,那苦主骨头渣子都烂没了,咱俩争抢山川剑,都只能算贼,青龙主这样的前辈,想必不会干出‘贼喊捉贼’的龌龊事吧?”

青龙主的脸色不太好看。

谢允说完,看也不看青龙主和他那一大帮神神叨叨的狗腿子,转身就要往山上走。

此时,他整个人的气势简直难以形容,单是这一个拽得二五八万的背影,周翡感觉他拿出去逼宫造反都够用了。

青龙主在闻煜手下吃了大亏,幸好飞卿将军中途不知有什么事,走得很匆忙。

越往南,南朝后昭的势力越大,闻煜他们这些个“朝廷鹰犬“自然也就能越猖狂,青龙主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匆忙带出来的几个人,一时底气不足,迟疑着愣是没敢往上追。

青龙主不是没怀疑过那自称“端王”的小白脸是故弄玄虚玩空城计,可闻煜其人,他亲眼见了,还亲自吃了一顿亏,那飞卿将军当时就言明,三春客栈中住了“贵人”,这么看来应该就是端王。

按照当时的情景,是闻煜放了他一马,而不是他把朝廷大军击退了,那闻煜有什么理由不跟在他家主人身边,乃至于跟他玩“空城计”?

谢允装得实在太像,再加上前因后果,青龙主不由自主先信了三分。

谢允让吴楚楚走在最前面,中间是紧绷的纪云沉和掐着殷沛不让他乱说话的花掌柜,周翡作为除了“身有残疾者”与“还不如残疾人”的唯一一位,别无选择,只好提刀断后。

谢允其实方才一扫青龙主的站姿,就知道他受了伤。闻煜本人不见得斗得过这臭名昭著的大魔头,但架不住他手下兵多,而且个个令行禁止——倘若不是青龙主先有伤在身,哪怕他今天唱的不是空城计,是真有后援,也不见得唬得住人家。

如今这山间乍看平静一片,他越是表现得有恃无恐,青龙主就越是得好好掂量。

谢允不相信那大鲶鱼会不贪生怕死——真正的狂徒,几十年如一日的专门干坏事,实在很难经久不衰。

他们一步一步往前走,青龙主神色莫测地站在原地,目光有如实质,连周翡都感觉到了如芒在背,此时,他们这些人的小命全然在青龙主的一念之间。

她拼命竖着耳朵留神背后的动静,走出老远去仍然不敢放松,音乐听见背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周翡的手在刀柄上按了两下,不敢回头,只好静静地数着自己的心跳,想道:“走了吗?”

青龙主阴沉地盯着殷沛逐渐走远的背影,终于决定今日人手不足,暂时放弃,他一甩袖子,身边的白衣教众们训练有素地准备回撤。

就在这时,寻香鼠突然从他肩头溜了下去。

这小畜生领会不到人们之间的暗潮汹涌与相互猜忌,见那需要追踪的味道逐渐飘远,以为自己的事还没完,灵巧地在原地蹦跶了几下,撒开四肢便顺着小路追了上去。

青龙主身边一个随从见了,忙要伸手去抓,被青龙主一抬手挡住了。

寻香鼠晃荡着细长的尾巴,步履十分轻快,连跑带颠地循着山路往上蹿。

青龙主若有所思地看了大灰耗子片刻,忽然咧开那张装得下一个天圆地方的大嘴,说道:“好哇,居然差点被一帮小崽子骗过去了。”

寻香鼠虽然颇有特长,但本质依然是鼠类,生性敏感,遇到人多的地方都会东躲西藏,然而它眼下这么放心大胆地顺着山路往上跑,只能说明这条山路上根本没有人!

周翡手心突然无端一阵发凉,就在这时,方才被他们甩开的青龙主突然发出一声长啸,整一片青山都给他惊动了,走兽惊惶,群鸟乱飞,而草木依然是草木,后面并没有露出埋伏的大队人马来。

穿帮了!

周翡想也不想道:“跑!”

话音没落,谢允已经两步赶上去,一拎吴楚楚的后脊,整个人离弦之箭一样,率先飞了出去。

纪云沉和花掌柜继方才那声“本王”之后,又再一次震惊于他这神鬼莫测的轻功,不过震惊归震惊,老江湖们靠谱,喜怒哀乐再盛,不耽误正经事。花掌柜一掌将殷沛磕晕,像扛麻袋一样把人往胳肢窝底下一夹,然后用那只剩下一条光杆缺了手的残臂勾住了纪云沉的衣带,也跟着健步如飞而去。

周翡落后一步,回头看了一眼,见一干青龙众人追来得好快,还有一条灰色的小影子一闪而过。

对了,差点忘了那该死的耗子!

周翡停下脚步,眼看寻香鼠先追了上来,她长刀一卷,便听“叽”一声,将那大灰耗子一刀两断,随后,她以一只脚为轴,猛地旋身斩向一侧的山岩。

这一下用了十成的力道,之前还有些运转不灵的枯荣真气将她的经脉撑到了极致,不过二尺长的刀锋不管不顾地挥向南岳大山,刀刃与巨石接触的一瞬间,周翡竟隐约摸到了“山”一式的内核——以极薄撬动极坚,以极幽微斩向极厚重!

灌注了枯荣真气的刀尖一下滑入石缝之间,周翡猛地再提一口气,用手腕一带,手腕被震得发麻,一块巨大的山石就这么生生被她撬了下来,当空摇晃了几下,轰然往下滚去。

此时,为首的几个青龙喽啰已经追得很近了,不妨遇上个从天而降的“石将军”,跑得最快的最倒霉,那人情急之下,居然伸手去拽自己的同伴,险些把别人也带下去,白衣人们短暂地混乱了片刻。

青龙主大骂道:“废物!臭丫头!”

他一抬手拽开一个碍事的货,当空拍向那滚落的山石,只听一声巨响,大石竟然在他手中分崩离析,溅得到处都是。

此时情形可谓极其危机,可是周翡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对自家破雪刀的领悟又深了一层。

这“四十八寨第一胆”心里那点微不足道的畏惧立刻就给欢欣冲淡了,并且骤然突发了一个奇想,周翡寻思道:“破雪刀九式平时都是排好队的,有没有可能两招罗在一起用?”

简单来说,使单刀的时候,往左砍就没法同时往右劈,因此“两招并作一招”基本不能实现,非得是融会贯通的大家才能改良招式。

周翡的想法却更加异想天开一点,她发现枯荣真气又霸道又微妙,一方面好似能拔山撼海、唯我独尊,另一方面,每次辅以不同的刀法,它都会发生微妙的变化,似乎在提点她刀中之意。

周翡顺着山路飞快地往最浓密的林中跑去,将方才领悟到的“山”一式中的枯荣真气强行用在了“不周风”的招数上,本来就快如烟云的刀法一下变得暴虐起来,成了呼啸而来的旋风。一息之内,周翡连出了七刀,乍一看光与影都不分,悍然直取青龙主面门。

青龙主和她交过手,当时只走了几招就被闻煜拦下了,并没有感觉到这小丫头有多大能耐,此时猝不及防地直面二十年前名震江湖的破雪刀,陡然大吃一惊,胸口内伤处被刀锋所逼,竟在这时发作起来。

青龙主蓦地后退,他手下一干人等上行下效,都十分贪生怕死,眼看老大都退了下来,自然别无二话,一起如临大敌地定住脚步。

“大敌”周翡这会却不大好过,她的丹田气海都被那七刀给抽空了,这会要是有人扑过来给她一下,她大概连刀都举不起来,虽然不太明白那油皮都没蹭破的青龙主退什么退,但好歹算是给了她片刻的喘息余地。

周翡学着谢允那装腔作势的模样,将钢刀倒提,轻轻一歪头,大言不惭道:“活人死人山?不过如此啊,我看你还不如木小乔呢。”

青龙主听她提起木小乔的名号,当即更慎重了几分,沉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周翡来不及临时给自己编个名号,又做不到像谢允那样厚颜无耻地开口自称“本什么”,于是她浓密的眼睫忽闪了一下,要笑不笑道:“你猜。”

青龙主:“……”

就在这时,山上突然传来一声长哨,谢允徒手爬洗墨江的轻功真不是闹着玩的,周翡都没料到这片刻的功夫,他竟能爬这么高。

接着,一根不知从哪摸来的极长的藤条垂了下来,周翡一把捞起来缠在手腕上,整个人腾空而起,与此同时,她这一悠一荡间,用方才说话间攒的一点力气横刀斩向青龙主。

破雪刀“斩”字诀,据说有横断天河之威。

青龙主自然知道厉害,然而刀在上,他人在下,山路细窄,旁边还有一帮碍手碍脚的,青龙主别无他法,只好大喝一声,出手硬接。

一时间,他双掌泛起金属的光泽,上下一合,竟牢牢地将周翡的刀锋夹住了。

周翡早就力竭了,别说“天河”,小溪她也斩不动,这一刀声势浩大,其实压根就是虚的,见对方出手,她干脆大大方方地一撒手,将长刀送给了青龙主,同时借着他这一掌之力,猛地悠开数丈之高,上面人再一拽,转瞬,她便不见了踪影。

分享到:
赞(25)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周大侠又失一刀。

    匿名2019/03/29 18:04:32回复
  2. 楼上你是魔鬼吗?

    匿名2019/06/21 19:08:33回复
  3. 败家啊……

    匿名2019/06/23 11:25:57回复
  4. 翡姐太帅了吧 我爱了

    匿名2019/09/05 16:28:02回复
  5. 有哪位大哥算过翡哥换了多少把兵器了

    匿名2019/10/03 13:47:01回复
  6. 嗯,又失一刀,这1234567了吧

    匿名2019/10/11 15:12:14回复
  7. 反正都是不差钱的主儿,咱贫民就别了吧……

    冥洺2019/10/12 18:11:2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