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忍辱负重的深情师叔

祁霄跌跌撞撞的跑了回去,他猛地推开门,快步冲到了床边,他要亲口问这个人。

事情一定不会是这样的……

不可能是这样的……

男人安安静静躺在那里,他侧着头,发丝落下来遮住了半张脸,苍白清冷的面容,眉心困倦的微微蹙起,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祁霄死死看着面前的人。

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闭了闭眼睛,里面仿佛是一触即碎的脆弱,过了许久,似乎终于下定决心般,轻轻推了推面前的人。

然而男人毫无反应,依然睡的深沉。

祁霄心头蓦地升起不妙的预感……他霍然转身,厉声道:“让太医过来!”

太医一直留在幽兰境,得到消息立刻赶了过来,一看祁霄脸色十分可怕,顿时紧张的道:“祁公子,可是有什么问题?”

经过这段时间调养,兰君河身体已无大碍,虽然……虽然祁霄确实对他有些过分,但那些行为,按理说应该不会伤及性命才是啊?

太医十分忐忑。

祁霄的手死死的握紧,他甚至来不及去分辨,自己心底恐惧从何而来,深呼吸一口气,声音低哑:“你去看看他,为何醒不过来……”

太医上前握着男人的手腕,片刻之后露出疑惑之色,拿出银针-刺向他的穴位,折腾了半晌,男人却始终一副睡着的模样……

祁霄眼看太医试了数种方法,却依然没能唤醒兰君河,心口不住的下坠,不安如洪水铺天盖地而来。

不会的……

他不相信……

祁霄声音隐隐发颤,道,“他到底怎么了?”

太医算是见多识广,可是兰君河的情形,却是从未见过,兰君河明明没有任何问题,为何会昏睡不醒呢?

他擦了擦额头冷汗:“老,老夫才疏学浅,一时间也想不明白……”

祁霄下颌紧绷着,死死看着他,双目泛红带着戾气。

太医被看的背脊生寒,连忙小心翼翼开口劝慰:“不如先观察一番,说不定过会儿就醒了……”

他这话说的极没底气,祁霄如何听不出来?

魂蛊,魂蛊。

控人心神,吞噬魂魄……

既和身体无碍,自然看不出来。

祁霄已然是信了,但是他不甘心,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

许久,祁霄缓缓吐出一口气,声音嘶哑:“你走吧。”

太医匆忙拎着箱子离开,他是真的有些害怕祁霄,这少年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性格偏执喜怒无常,偏生又是个绝顶高手,若是当真一怒之下杀了自己,自己也只能认命,殿下是绝不会为自己得罪祁霄的……

太医出去的时候,恰好遇到迎面而来的凤濯。

凤濯问道:“兰君河如何?”

太医羞愧道:“兰君河昏迷不醒,然而身体无碍,臣无能看不出原因来……”

凤濯点点头,若有所思,道:“你走吧,这事儿不必再管,我心中有数。”

有了凤濯这句话,太医如蒙大赦,千恩万谢的离开。

总算可以不用管着烫手山芋了!

凤濯缓步来到院内,便看到祁霄形影孤立,定定站在兰君河床前……不由得心情复杂感慨。

他一开始得到消息的时候,心中也是震惊且难以置信的。

但是涂岐之没有必要在这事儿上面糊弄自己,说谎也没有好处,他之所以全然说了毫无隐瞒,无非是想讨好自己,以示诚意,寻得一线生机罢了。

凤濯看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有上前,而是转身离开。

祁霄需要一些时间,去接受事实。

这时候,留他一人最好。

………………

林子然最近很容易疲乏,虽然祁霄离开并不久,但他没多久就昏昏沉沉睡过去了,总感觉有睡不完的觉似得……

这一觉好似睡了很长时间,直到饿的受不了了,才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一睁眼……便看到祁霄跪坐在床边,伏在那里似乎是睡了,他一只手还紧紧抓着他的手腕……

林子然有些疑惑,祁霄为什么要这样守着他……

不过不管了。

他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但不知是否睡太久了,身子不太利索,明明是想要直接抽回的,谁知只是微微动了动,没能一下子抽开,身子便的不太听使唤……

这感觉十分熟悉,当初幽池控制他的时候,便像是这样,但那时候他是完全无法控制身体,只能看着自己动,现在是他可以控制自己,但又好像隔着什么,像是身体这具机器接触不良,反应不灵敏般……

林子然立刻想到。

难道幽池死了,但魂蛊对自己的影响还在?

手没抽出来,却把祁霄惊醒了。

少年蓦地抬起头,双目通红,眼下是青色的,仿佛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一般。

而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如此的复杂幽暗,又像是濒临崩溃疯狂的边缘……

林子然心头一惊,他之前拿祁霄父母之死来刺-激他,祁霄都没有这副模样,虽然怒极了还是稳住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祁霄露出这般表情来?

祁霄定定看着面前的人,甚至不敢眨眼睛,他已经守了两天一夜了,他很害怕,很害怕这个人就那样一睡不醒,因此一刻都不敢离开……

还好,还好你醒过来了……

祁霄看着面前的人,视线眷恋又脆弱,悲哀又难过,许久,他缓缓开口,一个字一个字的道:“我都知道了,你和我娘的事……还有魂蛊的事……”

少年嘴唇微动,声音低哑中,仿佛有一丝微不可闻的颤音,又像是在哀求:“你告诉我,这些都是不是真的,对不对?”

求求你告诉我,这些都不是真的。

告诉我啊……

【林子然:……】

【系统:怎么了?】

【林子然惊了:你还问我怎么了,你怎么这么淡定?他都知道了啊,我该怎么办啊啊啊!】

【系统:反正剧情也崩了,凉拌?】

【林子然:……】他就不该找系统吐槽的!

林子然顿时非常的着急,他都要准备退出游戏了,怎么又闹这么一出呢?这不应该啊,幽池都死了,还有谁会告诉祁霄这些……

等等……涂岐之!

那小样儿假装是兰君河的朋友,其实是幽池的人,一直帮幽池看着兰君河,是个不要脸的奸细!两面派!

涂岐之对他的事情了如指掌,剩下的再脑补一下,基本就能知道全貌了……可是原剧情里面,涂岐之根本没有被捉住,也没有说出这些,而祁霄干掉幽池之后很快就杀了自己……

这段剧情根本不曾发生。

可这次祁霄迟迟不肯杀自己,难道时间拖久了,竟生出了这样的变数来吗?

林子然终于急了。

他是要走的人,死就死了呗,何必还让祁霄知道真相呢?孩子肯定接受不了啊!

林子然当即就要否认,张嘴就急切的叭叭叭:你知道什么?事情根本不是那样的,不要随便信别人的话!

他有一大堆的话想要说,还准备冷嘲热讽祁霄一番,结果张开嘴,却发出咿咿呀呀,断断续续的声音:“你……啊,不……哈呵……”

林子然越急,越说不利索,顿时懵了。

【林子然急道:我特么怎么了?哑巴还结巴了?魂蛊还有这作用?】

【系统:不是哑巴,是痴傻。】

【林子然:???】

【系统:魂蛊的主人是幽池,一旦幽池死亡,魂蛊就会开始吞噬宿主的三魂七魄,直到宿主死亡,但这个过程需要十几天时间,前期不甚明显,到后期宿主会产生痴傻的症状……为了帮助玩家更好的表演,尽管你其实是清醒的,但是你的身体会表现出症状来,比如行动迟缓,动作不协调,说话不清楚等等……】

【林子然:……靠。】这是老年痴呆吧?!

祁霄看着男人醒来,原本心中是庆幸的,怀着一丝微末的希望……可是此刻,那一丝刚刚升起的庆幸,在短短的时间里,被彻底击的粉碎,让他的瞬间坠入无底深渊。

男人双眸朦胧,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他似乎看到自己很激动,想要张嘴说话,可是说了半天,却只发出咿咿呀呀的字眼……口水从他的嘴边流了下来……

祁霄一动不动像一座石像,眼前这滑稽一幕,慢慢变的朦胧,让他有些分不清虚幻和现实,只觉得很冷,好像从心到外都是冷的,冷的连呼吸都像是有刀在割。

他清楚的知道。

这个人,再也不会亲口回答他了。

直到这一刻,心底再无丝毫侥幸,涂岐之说的,全都是真的……

可是他宁可,涂岐之是骗他的。

宁可,这个人从未在乎过他。

宁可,这个人真的想要杀他。

那样至少……他还活着,不会死。

祁霄就那样跪在那里,目光中悲哀无法压抑。

难怪当时兰君河一再激怒自己,想要自己杀了他,因为他不想自己看到他这样一面,不想自己知道真相,他为自己付出了这么多,牺牲了一切……他最后唯一想要的,只是有尊严的死去。

而自己,却连这一点都不愿意做到,反而对他百般折磨……

当他被自己折辱的时候,该是多么的难过,多么的心灰意冷啊……

那时候,他是如何忍受痛苦,看自己伤害他。

却又做到不发一言的。

祁霄不敢去想,只要一想到,便痛彻心扉,比当初那一剑穿胸带给他的痛苦,还要更甚百倍千倍。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发现?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一无所知的,伤害着这世上仅剩的,唯一最爱他的人呢?

林子然一看祁霄的表情就知道不好,孩子怕是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啊,可是自己该怎么安慰他呢,自己连一句话都说不利索了,摔!

【林子然怒了: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会这样?】

【系统疑惑:这重要吗?】

【林子然:……当然重要!】

【系统:我告诉过你的,你很快就会死。】

【林子然:……】

林子然不想和系统说话了,他伸手就要去抓祁霄的手,再次努力试图开口:“啊,啊……呵……你……好,好……呵呵……”

祁霄眷恋的望着面前的人,看着男人露出痴痴的笑容,他伸手试图去抓他的手,那双眸中没有往日的清冷凌厉,没有阴冷杀意讥讽嘲笑……只有如同孩童的纯挚,清澈透明,仿佛还有着对他的关切……

没有了任何掩饰……

所以,这才是你真正的心意,对吗?

你想要我好好的,对吗?

哪怕到了现在,你的本能,依然在关心我对吗?

祁霄伸手紧紧握-住林子然的手,他的眼神忽然变的温柔下来,我终于知道,你原是在乎我的了,你终于不再掩饰了,这就是我想要得到的……

可是为何,心脏上,像是在被千刀万剐一般呢?

祁霄眼底神色温柔中夹杂着悲哀绝望。

大约是因为,当我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就是失去你的时候吧……

祁霄缓缓吁出一口气,眼睫颤了颤。

他卑微又小心翼翼的,握着男人的手,许久许久,用温柔哄劝的声音道:“师叔您睡了两天了,饿了吗?您等一下,我这就去给您做饭……”

他轻轻拍着男人的背,直到对方终于安静下来,才快步离开。

祁霄去了一趟厨房,之前做的食物一直热着在,因此很快就端了回来。

林子然躺在那里,他累了。

真是没想到,说个话居然这么难!好气哦。

这个身体真是不行了,自己都已经无法控制了,啥子破破烂烂的玩意儿。

祁霄很快回来,他没有立刻上前,而是忐忑的询问:“我喂您吃,好吗?”

好不好还是你说了算,我现在又说不清楚话。

林子然木然。

祁霄小心翼翼的抱着他,眼底痛色浮现,握着勺子的手微微用力,男人顺从的躺在他怀中,他终于不会再反抗了,也不会对他露出失望厌恶的神色了,也不会指责他刺-激他让他杀了他了……

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祁霄用力闭上眼睛,再睁开,拿着勺子慢慢喂林子然吃饭。

林子然觉得吞咽都变的有些困难,一顿饭吃的很不顺利,等吃完的时候,粥弄的唇边下巴上都是,衣襟上也弄脏了。

祁霄连连道歉,又拿干净的衣服帮他换上。

换衣的过程中,看到男人身上的痕迹,斑驳青紫,都是自己留下的,昭示着自己的禽-兽行径,这让他的手都在发抖……

恨不得杀了自己。

他到底做了些什么……

祁霄胸口闷痛不敢再看,他轻柔的让林子然躺下,直到男人又昏睡过去,这才走出房门,抬头看天,眼中是暗沉寂然之色。

他转身,又去了地牢。

涂岐之已经被放了下来,但依然被关押着,他看到祁霄过来十分紧张。

祁霄面色冷凝,声音低哑:“魂蛊,可有解除的办法。”

涂岐之摇摇头:“据我所知,魂蛊无法可解,只能转移,但是转移的办法,只有幽池知道……”

祁霄声音冰冷,陡然厉声道:“胡说,那兰君河是怎么做到的?”

涂岐之怔了怔,“我,我也不清楚……”

祁霄看他一眼,直接转身离开。

他再次来到幽池的住所。

无论如何,他都要找到转移魂蛊的办法!也许只要现在转移回来,兰君河还有可能得救,一定还来得及,一定还来得及……

祁霄不断的告诉自己,他要把魂蛊转移回来。

也许这样,兰君河还能活下来。

祁霄没日没夜的寻找,还让凤濯的人一起找,恨不得将整个幽兰境都掘地三尺!

………………

林子然睡着的时间多,醒着的时间少。

他每次醒来没多久祁霄就会出现,祁霄会温柔又小心的喂他吃饭,帮他擦洗身体,给他换衣服,看起来还算平静正常,不再像上次那般绝望难过,这让林子然又慢慢放下心来。

也许祁霄比他想象的坚强呢,他可以撑过来的!

眨眼就过了几日。

这天祁霄再次守着林子然,看着他睡着,又一次来到幽池那里。

这么多天,所有人都出动了,可是却一无所获。

他找了所有能找的地方……

但是,都没有……

慢慢的,希望变成了绝望,绝望变的越发沉寂。

祁霄恍恍惚惚之间,走在漆黑冷寂的石道上,然后,走到了当初发现男人的密室……

潮湿阴冷的石室,如今空荡荡的。

祁霄走了进去,闭上眼前,眼前浮现的,却是当日男人出现在他面前的一幕。

那一天,他曾以为这是上天的恩赐。

因为这个人还活着。

他还没有死。

当时他不明白自己心中到底是何情感,现在他终于明白过来,当时自己心中的是庆幸……他对兰君河还活着的庆幸,大于了憎恨。

他是如此庆幸这人活着,而不是死在幽池手中,他这样的高兴,幽池是骗他的……兰君河没有死。

可是现在他明白了。

幽池并未骗他。

也明白了,幽池临死时那个笑容的真正含义。

他说,他杀了他。

事实也是如此。

幽池死的时候,其实便带走了兰君河的命,他只是给这场注定的死亡,一个短暂的宽限时期,给了自己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

那不是所谓的恩赐,只是幽池的一个恶作剧。

他的欢喜,他的庆幸,都是一场笑话。

在他亲手杀死幽池的时候,也把他最爱的人亲手杀了。

现在的时间,不过是老天留给他,忏悔的时间……可是自己竟连这么一点点最后的时间都没有好好把握,他没有好好照顾兰君河,反而伤害了他,令他对自己失望难过……

祁霄慢慢的滑倒,坐在地上,背靠冰冷的墙壁,他仰头闭上了眼睛。

眼眶有些酸涩。

抬手拂过自己的脸,好像有湿润的痕迹。

幽池没有留下转移魂蛊的办法,他不会给自己留下这样的希望的,自己早就应当认清现实,却还是抱着微末的奢望……

可是没有的……

他没有希望了,他的希望,被自己亲手葬送了。

如果自己,没有杀死幽池就好了。

什么仇恨,什么报复,都不重要了……

祁霄低低一笑,又像是在哭泣,嗓音诡异难听……

他只是,想要他活着啊……

哪怕付出一切,都没有关系。

可是他却没有,挽回的机会了。

………………

林子然这天醒过来,发现祁霄守在身边,少年神色有些疲惫,但眼神温柔眷恋,他就这样伏在他的身边,像是回到巣窠的倦鸟,这样依赖的靠着他。

祁霄见他醒了,露出喜色来,眼睫颤了颤,轻轻道:“师叔您饿了吗?我去做给您做饭。”

他立刻小跑着出去,没多久就做了一大桌子菜,用讨好的神情看着他,说:“您想吃什么?这个、这个……还是这个……?”

林子然吞了吞口水,别说这桌子菜还挺吸引他的,他想吃那个水晶虾,于是咿咿呀呀的指着那边,吃吃吃快喂我吃!

祁霄立刻会意,夹了一个喂给他,怕他吃快了噎着,轻轻拍着他的背脊。

味道棒棒的!

林子然想吃什么就指什么,祁霄从小就善于察言观色,这顿饭把他伺候的特别舒服,不由得对祁霄露出一个赞许的眼神。

祁霄望着男人灿烂的笑容,他一无所知的,开心的吃着,开心的对自己笑,全然不记得,自己对他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

他都不记得了。

祁霄眼神一黯,手微微攥紧,但是很快露出笑容,抱着林子然的腰,靠在他的肩膀上,声音低哑缱绻:“师叔,等您好了我们就离开这里,我有很多地方还没有去过,听说外面很有趣,您陪我去好不好……”

他说着说着,露出期待的神色,喃喃自语:“您对我这么好,如果不是您,我早就死了……以后,都由我来照顾您好吗,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您的……”

祁霄说着说着,似乎想到什么,凤眸深处是眷恋温柔之色,他搂着林子然腰的手,缓缓收紧,好似还有一点羞赧,“师叔,我,我是真的真的喜欢您……我们再也不会分开对吗……”

林子然本来吃的挺开心的,还以为祁霄放下了,知道生死有命不可强求,此刻一看他这副痴痴模样,自说自话,心中顿时又开始着急了,孩子不会给逼疯了吧!

不行不行,自己都要死了,不能让祁霄这样。

林子然抓着他,着急的想要开口:“你,你……师,师姐……”

我只为了师姐才对你好的啊,你该都知道的,可千万不要做错事真的爱上我啊!

祁霄怔怔看着他,半晌,心脏像是被缓缓撕-裂,锐痛令他几乎无法呼吸。

每当他以为已经来到深渊的时候,还可以跌的更深一些。

他刻意回避的事实,不愿想起的一切,终归无法继续自欺欺人下去。

师姐?

你想到我娘了……

是的,我都知道的,你之所以对我好,只是因为我娘,这些我都知道的……

在你眼中,我只是你心爱的女人的孩子。

我的样子,是不是和她很像……

你为我付出那么多的时候,你陪伴着我看着我的时候,是否想着念着的都是她?

可是,我爱你啊。

我对你的感情,不只是对长辈的尊重,我还爱着你啊。

可是你不知道。

以后也没机会知道了。

祁霄低头自嘲一笑,但是再抬头的时候,已经看不出分毫情绪,他更紧的抱着林子然,柔声道:“你可以把我当做她,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你是否已经分辨不出我和她了。

不过那不重要,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只要你还活着,你心里有着谁爱着谁,都不要紧的……

哪怕你对我好,只是因为她。

也不要紧的……

【林子然:……我不是这个意思。】

【系统:你是什么意思?】

【林子然:……】

靠,他是什么意思?就这副傻样,谁知道自己是什么意思?摔。

林子然算是彻底放弃了。

他发现自己不管说什么,最后出来的效果都天差地别,还不如不说呢。

心累,干脆睡觉吧!

祁霄搂着林子然,眸光波动,犹豫许久,哑声开口道:“师叔,你抱抱我好吗?”

林子然没有反应,但祁霄并不失望,他轻轻拉过林子然的手放在自己的身上,往林子然的身边靠了靠,眼神眷恋温柔偏执,两个人就这样静静依偎在那里……

一动不动。

………………

靠着这个人感到十分安心,祁霄这一觉睡的难得的沉,天色蒙蒙亮的时候,清晨的阳光从门缝照射进来,他缓缓睁开眼睛,想要唤醒兰君河起来,可是微微一碰,手心却是一片冰凉。

男人静静躺在那里,像是睡着了,神色恬淡安宁。

他只是,胸腔不会起伏了,身体没有温度了。

祁霄感到身躯重若千钧,像是被什么魇住了,许久他颤-抖着抬起手,抚-摸着男人冰凉的面容,又小心翼翼的贴着他的脸,低声哀求:“师叔,醒醒了,天亮了。”

可是男人没有回答,就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睡的很沉很沉。

祁霄沉默许久从床上起来,他去外面做了早餐端了进来,一来一回,可是男人还是不曾醒,祁霄露出忐忑不安的神色,声音低哑带着一丝哽咽:“别睡了,您是不是又在骗我?您总在骗我……”

男人还是没有反应。

祁霄便守在他的身边,一动不动。

从白天到黑夜,从黑夜到白天。

祁霄坐在男人的身边,握着对方的手,没有一刻松开,那只手冷的像冰,连带着他的身体,也好似要被冻毙一般,祁霄便拿着两只手去捂,可是怎么都捂不热,他开始感到无力,神色颓然又难过,声音低低的:“您是不是还在怪我,我知道错了,您别吓我了,睁开眼睛看我一眼好不好……”

“都是霄儿不对,您原谅霄儿一次好不好……”

祁霄眼中泛着一层水雾,可不论怎么哀求,男人都再没有丝毫回应。

他知道都怪自己做错了,所以师叔才不肯理他了,谁让自己做了那么过分的事呢?

他根本不配得到原谅……

祁霄就这样跪坐在男人身边,伸出手,用指尖轻轻描摹对方的面容……

第三日早上。

祁霄摇摇晃晃站起来,端来水和毛巾,帮兰君河擦了脸,又帮他换了一身衣服,然后抱着他来到了后山。

以前青衣叔叔总是在这里陪他修炼。

祁霄将兰君河小心翼翼的放在树下,靠着树干坐着,然后来到前面开始练武,他一招一式沉稳有力,工工整整,练的十分认真,很快汗湿了衣服。

练了几遍之后,祁霄擦擦汗来到兰君河面前,露出讨好的腼腆笑容:“师叔,我练的怎么样?”

兰君河没有回应。

祁霄便自顾自的道:“您没看清吗?我再练一次给您看。”

以前你总是默默陪伴我,费尽心机的点拨我磨炼我……当时我不明白,可是我现在都知道了,你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都是希望我能够强大起来。

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强大才可以活下去,你想要保护我……

你打我骂我的时候,你的心比我的还痛……你从未真的想要伤过我,所以那一个个夜晚,你才会那样温柔的来帮我疗伤,你还怕我吃不好睡不暖,偷偷给我送吃的送用的,在我痛苦难过的时候,会耐心的哄着我入睡……

你的苦心,我如今都明白了。

你没能护住我娘,可是你想要护住我。

你的期望,我都会为你实现。

祁霄垂下眼帘,他转身,又练了一遍又一遍。

直至天色渐渐暗了。

黄昏来临。

祁霄才抱着兰君河回去,兰君河吃不下东西,祁霄也不舍得折腾,他就把他放在床上,靠在他身边卧下,一瞬不瞬的看着这个人,不舍得移开视线。

直到第二天天亮。

祁霄扶着兰君河坐起来,对他笑着道:“师叔,您看今天天气好好,我带您出去透透气,好吗?”

他说着帮兰君河整理好衣服,又温柔的帮他梳理头发,时不时的说上几句话儿。

凤濯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清冷的男人靠坐在床边,闭着眼睛,好似只是睡着了一般,而祁霄一手拿着他的一缕发丝,专注的打理着,他的眼神温柔眷恋,面带笑容,似乎在说着什么……

凤濯忽的有些看不下去了。

他以为揭穿真相,祁霄能够醒悟过来,给兰君河一个痛快,彻底放下过去。

可是结果呢?

这一瞬间,凤濯开始不确定,自己的行为到底是对是错,也许……他错了。

他沉吟片刻,大步走过去,道:“他已经死了。”

祁霄动作蓦地一顿,他回头,神色似乎极为愤怒,但是却努力压制着,压低声音道:“你走吧,别吵着师叔了,我怕师叔不高兴。”

凤濯厉声道:“你还不明白吗?他已经死了!”

祁霄脸色微变,似乎有些着急,眼神陡然变冷,泛着危险的光芒,一字字道:“他没有死,如果你再胡说,休怪我不客气了!”

凤濯对上祁霄的双眼,许久,缓缓道:“到底如何,你心中清楚,我言尽于此。”

凤濯摇摇头,终是转身走了。

这世上任何人都可救,唯独救不了,自欺欺人之人。

他从未想过,要被救。

眼看凤濯走了,祁霄连忙回头,声音忐忑的道:“师叔您别生气,他都是胡说的,我会好好照顾您的,您不会有事的。”

他说着终于打理完了,于是背着兰君河出门了。

这一天祁霄几乎把他们曾经的足迹都走了一遍。

祁霄想起曾经相处的一幕幕,想起那十年的酸甜苦辣……想起兰君河表面冷淡,对自己看似又凶又狠,背地里却那么温柔,不由得心中温暖,随即又觉得懊恼不已,自己那时候真是太不懂事了,怎么就不能明白,这是兰君河对他的保护呢……

还是他不够聪明。

于是越想越难过,愧疚。

晚上祁霄带着兰君河回家,又像往常一样安顿下来,虽然兰君河从来不回应他,但是他却从来不会懈怠,始终小心翼翼的照顾着他。

像是要把以前没错的事,都弥补回来,要把以前没来得及说的话,全都说出来。

这晚祁霄帮兰君河擦洗脸颊,尽管他动作很轻柔了,但是碰上兰君河的脸,忽的一块皮肤脱落了下来。

祁霄看到男人破损的面容,惶恐不已,连声道歉,眼神委屈难过:“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他看着男人这样,心中难过极了,我做事这么不小心,你都不会怪我了。

为什么不肯骂我了呢?

祁霄坐立难安,他忽然想到什么,匆忙出去又回来,拿过那张熟悉的黑色面具,给兰君河戴上,这样便看不到男人破损的面容了。

没错,他还好好活着。

祁霄觉得安心了,他温柔的抱着男人,喃喃低语,眼神期待:“青衣叔叔,你答应过我,等一切结束了,会和我离开的……”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我们离开这里,去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好不好……”

那一声轻轻的询问,低的像是要融入夜色中。

可却如此虔诚,坚定。

像是亘古不变的承诺。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可以将他们分开。

即便死亡,也一样。

………………

凤濯处理完幽兰境的事情,要离开了,临走之前,想了想还是去同祁霄告别吧。

他再次来到那个院落,但是意外的十分安静。

静谧的不似有人。

凤濯疑惑的走进去,门窗大开,浓烈的香气夹杂着尸臭味,此刻已经快要散尽了。

屋内空荡荡的,什么都不剩下,唯独角落里,落着祁霄那半截断剑。

至于人,已经是不见了。

分享到:
赞(108)

评论24

  • 您的称呼
  1. 埋了吧,都臭了(⊙_⊙)

    无七(戚容老可爱)2020/07/30 13:55:42回复 举报
    • 可能,他造了副棺材,和兰君河一起进去了

      Ruin2020/10/02 02:56:54回复 举报
    • 有些东西吧,闻着臭,可能吃着。。。emmm

      我的小鸡内裤呢2022/01/13 14:26:47回复 举报
    • 有些东西吧,闻着臭,可能吃着。。。emmm啊啊啊啊啊啊我不快
      都一分钟了一分钟了

      我的小鸡内裤呢2022/01/13 14:28:17回复 举报
  2. 没有一对不be啊,看着都难受……

    顾辰曦2020/07/31 19:11:34回复 举报
  3. woc太悲了吧(´°̥̥̥̥̥̥̥̥ω°̥̥̥̥̥̥̥̥`)

    2020/08/01 14:02:03回复 举报
  4. 第一次 撞墙上死了
    第二次 被攻沙死了(自愿)
    第三次 车祸死了(自愿)
    第四次 跳崖死了(自愿)
    第五次 被受沙死了(半自愿)
    第六次 魂魄散尽死了
    : )

    暮兮2020/08/01 19:27:20回复 举报
  5. 楼上总结的精妙啊……
    没办法,我们林林心里只有学分(╥ω╥`)
    也许以后心里也会有正牌攻小季……

    沁曈2020/08/01 19:50:07回复 举报
  6. 这个应该是目前最虐的世界了8

    将军和丞哥是攻2020/08/09 04:13:15回复 举报
  7. 一楼你……太败坏气氛了

    匿名2020/08/13 15:35:53回复 举报
  8. 嗚嗚嗚嗚淚崩了(╥﹏╥)

    鈴鈴鈴2020/09/13 21:37:40回复 举报
  9. 这个是我唯一一个哭的世界……

    果果大人2020/09/26 14:36:19回复 举报
  10. (´╥ω╥`)呜呜呜呜呜

    匿名2020/09/30 22:46:30回复 举报
  11. 我一直都看不了这种痴傻结果,一开始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我接受不了一个这么好的人,最后受尽屈辱,失去尊严成了傻子,这种设定我看了真的好难过啊

    CapsLk2020/11/12 04:57:08回复 举报
  12. 哭了哭了,看这个文第一次哭,太虐了吧

    阮秋2020/11/17 08:58:04回复 举报
  13. 我突然想到一个梗:“他已经臭了” “他不臭……呕”。
    (系统狗东西,抖M)

    CapsLk2020/11/30 10:26:05回复 举报
  14. 这个世界有点太虐了

    鸯在一旁看热闹2020/12/14 22:11:13回复 举报
  15. 这个世界真的好虐好虐,从开始一切就是虐的,结尾。。。设定都不允许你们HE啊啊啊啊!!!!
    啊不行眼睛要肿了擦 ( •̥́ ㉨ •̀ू )

    Ting.2021/01/11 05:05:44回复 举报
  16. 嘶……好爽……墨总从不让我失望!

    2021/01/15 09:59:45回复 举报
  17. 这个过程让我莫名想到了反派里面那个自己是活死人却依旧把自己埋葬在爱人旁边的少年,余生慢慢,我只要你了
    我爆哭

    DYS小赵2021/08/08 21:50:45回复 举报
    • 这是什么文!说名字可以吗,我想看啊啊啊啊我想看,我真的想,请让我提交一下,拜托了

      Backspace2021/11/12 05:57:40回复 举报
  18. 哭的最惨的一关了。゚゚(´□`。)°゚
    祁霄爱到走火入魔
    哇啊啊止不住眼泪往下掉

    2021/09/04 00:21:39回复 举报
  19. 哈,好爽,这种虐法,我最喜欢了,真的虐的我好爽,哈啊

    Backspace2021/11/12 05:58:26回复 举报
  20. 我反而觉得还好,可能小林子的沙雕总让我出戏。。。←_←
    该不会打算各种死都来一遍吧?

    宝宝还是宝宝2021/12/04 06:53:3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