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忍辱负重的深情师叔

花花世界我来了!

林子然骑在马上,口中哼着曲儿,慢吞吞的好不悠哉!

祁霄为了完成任务,早就快马加鞭的走了。

林子然丝毫不急,崽崽去和主角攻发展感情去了,自己的剧情还没到,完全可以晚点再去,因此这一路吃吃走走,顺便领略一下这个世界的风光,心情美滋滋的。

丰川城离幽兰境的总部有些远,这一路还经过了几个小城镇。

一直到十几日后,林子然才来到丰川城下。

他望着高耸的城门若有所思,这丰川城在海河国里算是比较富饶,因此也是幽兰境的重要据点之一。

海河国早已有意铲除幽兰境,奈何幽兰境十分神秘又根深蒂固。

为此太子凤濯不惜亲自以身犯险,隐瞒身份创办了无妄楼,专门和幽兰境做对抢地盘,无妄楼背后有朝廷的支持,这些年发展壮大很快,慢慢蚕食着幽兰境的势力,到了幽兰境不得不重视的地步。

凤濯确实是个有想法的皇子,这么多年,历任皇帝都没能彻底将幽兰境除掉,只因为江湖和朝廷势不两立,有些事情很难直接插手……而他想到江湖事用江湖法来解决,如果无妄楼能成功将幽兰境取而代之,掌控江湖,无妄楼实际又掌控在皇室的手中,这江山才真正的高枕无忧啊。

丰川城很大,这里遍布幽兰境的眼线,还有无妄楼的探子,乃是兵家交锋之地,但林子然却并不打算现在就暴露身份。

祁霄很快就会想办法和凤濯联系上,两人合谋,祁霄假装失败引兰君河下山,然后祁霄会和凤濯联手设下陷阱对自己出手……到时候自己再出现也不迟。

至于这段时间,不如趁机好好享受一下生活。

林子然寻了一处客栈住下,没事就逛逛街街,品尝品尝美食,日子过得惬意无比。

还是在外面自在的多!

在幽兰境那里,不管做什么都要提心吊胆,一边守着孩子日日不能放心,一边还要担忧幽池那老东西搞事……

兢兢业业的养了五十天啊!林子然感觉自己像是个操心的老父亲,终于把孩子养到上大学了,自己也总算可以放放假了,让孩子安心的去谈恋爱去……不由得的抹了把辛酸泪,真是太不容易了!

………………

祁霄一身玄衣劲装,黑色长发竖起,容貌美艳凌厉,他背着一把长剑,走入了一家酒楼。

小二见祁霄走了进来,立刻热情的道:“客官里面请——”

正要引领祁霄入座,视线扫过祁霄腰间挂着的木质令牌,眼神顿时一变,转身领着祁霄去了二楼的包间,恭敬道:“大人稍等,贾使者早已在等候您的到来。”

说着恭敬的倒退着出去,轻轻掩上了了门。

一刻钟后,一个灰衣消瘦的男子走了进来。

男子大约四十多岁,因是重伤未愈,脸色有些苍白,正是这丰川城的使者贾通,他在半个月前,败在无妄楼的一个神秘高手手中。

贾通望着祁霄略显青涩的面容,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这少年看起来过于好看了,又才十七八岁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个能打的,上面怎么会派个这样的年轻人下来呢?

毛都没有长齐,能够做什么?!

虽然心中并不服气,但贾通还是拱了拱手,语气平平道:“见过大人。”

祁霄凤眸扫过,一眼就看出贾通不将自己看在眼里,却不动声色,直接开口道:“我对着丰川城的事情没有兴趣,只是奉命前来杀了那个伤了贾使者的人,贾使者可以和我说说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贾通并不认为祁霄能够杀了对方,不过这小子看起来年轻气盛的,又是拿着兰君河的令牌而来,自己定是要好好配合的,如果他也输了,说不定兰君河大人就要亲自出手了。

想到这里,贾通沉吟道:“我只知那人是无妄楼的,不知姓甚名谁,看起来约莫二十有余,但是修为高强,我和他交手是在一个意外,不想败在他的手中,大人切切绝对不可轻视。”

祁霄道:“他在哪里?”

贾通顿了顿,道:“我不知道,此人神出鬼没,之前从未见过,但我知道那富海钱庄乃是无妄楼的,如果端了那里,想必那人会再次出现也不一定。”

祁霄点点头,站了起来。

贾通意外道:“你要去哪里?”

祁霄:“富海钱庄。”

贾通一怔,这少年也未免太雷厉风行了,都不歇会儿就去吗?而且这惜字如金的冷冽模样,到让贾通有点忐忑起来。

他着实摸不准祁霄的底细,但年纪轻轻就能拿着兰君河的令牌下来,在幽兰境怕是身份不一般吧,因此也不敢怠慢,唯恐祁霄不知天高地厚丢了性命,到时候自己恐怕也难逃罪责……于是连忙跟了上去,同时发出信息,让其他幽兰境弟子过来待命。

祁霄随口问了一个路人,就往前面走去,根本不曾看身边贾通一眼。

贾通有些不悦,但还是耐着性子劝道:“大人不如先回分舵歇息一番,不用这么着急,这里形势复杂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待我好好和你解释一番再出手也不迟……”

祁霄头也不回,声音淡淡:“我只是来杀-人的,其他事情我不在意,有劳贾使者费心了。”

贾通:“……”杀-人没问题,但我是怕你被杀啊!

说话的功夫,祁霄已经来到了钱庄门前。

门口的护院认识贾通,脸色一变冷冷戒备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祁霄上前一步,凤眸含着冷光,唇角一挑,一言不发一掌就将对方打了出去!

那护院顿时倒地不起,吐出一口血来,祁霄的行为顿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呼啦啦出来了一大群人,顿时就将贾通和祁霄围住了!其中不乏有几个人眼含精光,步履沉稳,一看就是修为高强的练家子。

贾通重伤未愈,露出凝重的神色来,有些苦恼祁霄年轻气盛,行事没个轻重的,哪有这样一言不发就来砸场子的,也未免太有自信了!

就在贾通准备出手的时候。

祁霄伸手抽出了背后的剑,持剑而立神色淡漠。

那些人一看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站在贾通前面,只觉得他不知天高地厚,也敢来这里撒野了,冷笑着就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祁霄却动了。

一道残影掠过。

众人怔怔。

祁霄的身影,快的几乎无法用肉眼捕捉,等他重新回到原地,剑刃上缓缓滴落鲜血,几秒钟后,贾通看着前面一群人全都倒在地上发出了惨叫,不由得脸色一白,寒气从脚底泛起,有如锋芒在背。

虽然没有和祁霄交手,但仅仅是刚才所见一幕,祁霄那一手,自己就是全盛时期也接不下来。

这哪里是中看不中用毛头小子,分明就是长了一张美艳面容的冷血修罗啊!

贾通心中庆幸不已,幸好自己刚才没有对这位大人不敬。

兰君河大人派来的人,怎么可能是废物呢?

祁霄收剑回鞘,轻笑一声:“三日后,我要和伤了贾使者的那人在此一战,他若是不敢出现,我就血洗无妄楼在这里的每一个人。”

然后直接转身离开。

贾通看了那些人一眼,也匆忙跟着祁霄离开,这会儿是彻底的服气了!

………………

当夜。

丰川城一处宅院中,彻夜通明的亮着烛火,俊美男子负手站在屋内,他头戴玉冠,丰神俊秀,眸若星辰,举手投足之间带着矜贵之气。

他静静听完手下的汇报,微微颔首,笑道:“我知道了。”

属下恭声道:“殿下,三日后您可要应战?”

凤濯正要回答,忽的眼神微动,道:“你先下去吧,此事我还要考虑一番。”

属下道:“是。”

然后转身关上门离开。

凤濯视线落在屋中烛火上,那烛火似乎很轻很轻的晃了晃,凤濯开口笑道:“不知是哪位朋友,不妨出来一见。”

吱呀一声。

虚掩着窗户被推开,一道灵敏修长的身影轻轻落在地上,祁霄眉目凌冽,淡淡看着凤濯,唇边弧度戏谑,道:“看来,你并不只是个普通的打手。”

凤濯凝神看着祁霄,虽然面前少年有着一张过于美丽,很容易让人放松戒心的脸,但是他刚才展露的身手可不敢让自己有丝毫轻视。

以貌取人,才是最危险又可笑的,而他不会犯这种错误。

凤濯微微一笑:“说好三日后再战,阁下现在过来又是何意?难不成是这就等不急了?”

祁霄眯了眯眼睛。

来之前,他其实已经研究过这无妄楼了,心中生了疑惑,直到见到凤濯才确信无妄楼确实有朝廷背景,而且凤濯本身身份尊贵,看来今日这一趟倒是意外之喜。

既然是幽兰境的敌人,那便是他的朋友,以自己一人之力想要杀死兰君河很难,但如果有凤濯的帮助,就不再是不可能的事情……

祁霄薄唇一挑,轻轻笑道:“我是来和你,谈个交易的。”

凤濯挑眉:“哦?”

祁霄淡淡开口:“三日后一战,我可以假装输给你。”

凤濯神色若有所思,唇边弧度似笑非笑:“你就这么确信我赢不了你?”

祁霄双手抱胸,眸光冷锐,一字字道:“你能不能赢我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是你的敌人,相反,我有着和你同样的目的,就是除掉幽兰境和兰君河……

我若是也输给你,兰君河势必会亲自出手,到时候你我联手杀掉他,我再带你杀上幽兰境,一举灭掉幽兰境也不是没有可能。”

凤濯脸上笑容缓缓淡去,眼神越发凝重,冷冷看着祁霄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祁霄笑了笑:“幽兰境规矩森严,对待叛徒的手段殿下应该是知道的,我和你同谋若是被发现了,绝对是死路一条,难道这样还不足以取信于你吗?况且这样的好事儿,殿下试一试又不会吃亏。”

他顿了顿,又拿下腰间令牌,直接向着凤濯扔了过去!挑眉笑道:“这是信物,交给你,你随时可以向幽兰境揭发我,这样可算是有诚意了?”

凤濯一挥手,两指捏着令牌,定定看他半晌,忽然轻笑一声,道:“你和兰君河有仇?”

祁霄眼神一冷。

凤濯却露出了然之色,缓缓笑道:“好,我姑且信你一次。”

………………

林子然坐在酒楼上,悠哉悠哉的吃着美食。

这会儿祁霄应该已经和凤濯见上面了吧,两人一见钟情互相吸引!然后开始联手给自己下套!

不过兰君河好歹是个小boss,还不至于这么容易就被迫下场。

原剧情里面是这样的:祁霄下山后联手凤濯做局,故意输给凤濯引兰君河下山,兰君河一开始不知道他们的密谋,当真以为凤濯伤了祁霄,愤怒的要去杀了凤濯,却遭到祁霄和凤濯的联手围杀!

兰君河意识到这是阴谋,面对两人攻击险象环生,但此刻魂蛊还没有取出来,他还不能死,兰君河的剑上是淬了毒的,他伤了凤濯导致凤濯性命垂危,祁霄为了救凤濯不得不离开。

眼看祁霄如此担心凤濯,兰君河连忙换上青衣的身份追了上去,祁霄面对青衣毫无保留,把自己的所有计划都告诉了他,兰君河心情复杂,却依然装作青衣陪伴祁霄,又见凤濯危险,送上解药让祁霄给凤濯。

祁霄救了凤濯,主角攻受感情再次升温。

此时,兰君河的手下也在追杀他们,兰君河终于找到机会取出魂蛊,重伤祁霄,祁霄并不知道兰君河的真正目的,对他更是恨之入骨。

幽池得知魂蛊被取出勃然大怒,亲自下山将兰君河抓了回去。

祁霄历经磨难,黑化奋起,修为再次突飞猛进,很快凤濯一起杀上幽兰境,干掉幽池之后又手刃仇人。

林子然梳理完剧情,默默等待自己的出场。

简单来说自己只要先去杀凤濯,伤了凤濯,然后拿出解药让祁霄送去,促进攻受感情,再打伤祁霄取出魂蛊,接着就可以回去等死了!

完美!

【林子然:不知道崽崽和凤濯现在恋爱谈的怎么样,这个游戏最大的缺点就是没有上帝视角,我强烈建议你们增加这一点!】

【系统:……】

【林子然:今天就是他们决战的时候了吧?啊我好想去看看啊但是不太合适,一想到崽崽为了演戏要受伤我就心疼啊!】

【系统:还好吧。】

【林子然:你真是个冷漠的系统。】

【系统:……】

今日决战,祁霄会反水配合凤濯将幽兰境的人屠杀殆尽!他自己一个人假装不敌离开,然后会遣信使送信回幽兰境骗自己下山。

嘻嘻,祁霄可没有想到自己早就下山了。

这世界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车马很慢,一来一回,正是给祁霄和凤濯发展感情的好时机。

林子然天天盼着他们感情顺利,整天像是个狗仔一样到处溜达,就想看看他们两个到底有没有进展,还真被他给看着祁霄悄悄出入凤濯府中,心道这次稳了!

他们一定是在谈恋爱!

………………

凤濯看着面前抱剑而立的少年,关切道:“你的伤如何了?”

上次决战,为了表演的逼真,祁霄是带伤回去的。

祁霄声音清冷:“不碍事。”

凤濯就不再问,他问只是出于礼貌而已,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这少年心性城府颇深,性格狠戾……越了解的多越是忌惮,不过至于祁霄的动机,凤濯倒是丝毫不再怀疑。

他曾试探的询问过祁霄的事情,但祁霄对自己的事情讳莫如深,但有件事凤濯却是看得出来的,祁霄和兰君河不共戴天。

这对他来说是件好事。

也许这便是铲除幽兰境的绝好时机。

他和祁霄,都在利用对方,但是没有关系,原本也只是为了利益,各取所需罢了。

祁霄道:“信使已经出去近二十日,兰君河应该很快就会来了。”

凤濯微笑:“好,我知道了。”

五日后。

林子然收到了手下送来的信,一来一回,刚好是路上的时间,他拿着信件若有所思,现在出手倒是刚刚好,不会引起怀疑,他们定以为自己是从山上下来的……

林子然琢磨片刻,大摇大摆的去了丰川城的分舵。

因为上次约战祁霄大败,幽兰境损失惨重,只剩下几个人,因此分舵一直大门紧闭,气氛凝重,林子然的到来顿时让幸存的手下十分激动,颇有点振奋人心的意味。

祁霄坐在屋内,得到消息,立刻恭敬的迎了出来,他脸色有些苍白憔悴,道:“我办事不利,没能杀了对方,请师叔责罚。”

林子然冷冷看他一眼,按理说,自己肯定是要惩处祁霄的,这些年自己也没少打孩子,看祁霄这模样也是做了挨打的准备了。

但是——之前打人是为了帮助他修炼,如今已经没有必要,祁霄又有伤在身,自己哪能再下得去手打孩子呢!

他又不是施虐狂。

林子然甩袖冷哼一声:“废物!”

祁霄脸色泛白。

林子然又问:“无妄楼的人在哪?”

想到要走剧情了,就有点迫不及待。

祁霄表情不变,心中有些紧张,他恭声开口:“我带您去。”

祁霄带着林子然来到凤濯的所在,望着前面的朱红大门,道:“这便是无妄楼在这里的据点。”

林子然表情淡漠,直接上前,推门而入,但是里面空荡荡的,竟然一人都无!

他回头看向祁霄。

祁霄也露出惊诧的神色,仿佛非常意外,道:“我也不知这是为何。”

就在此时,凤濯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抬眸看向前面的男子。

男子一身黑衣,身高颀长,容貌俊雅,看不出具体的年纪,但双眸深邃如墨,气质清冷如仙,这便是幽兰境如今的代管者兰君河。

为了不伤及手下,他早已遣散了其他人,独自在这里等候。

凤濯眼神凝重,唇边挂着浅笑:“这是?”

林子然淡淡睨着他,神色冷淡,特别的霸气:“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既然伤了我幽兰境的人,就要有付出生命的觉悟。”

说罢直接拔剑,二话不说就出手了!

凤濯早有准备,从容应对,和林子然打了起来。

兰君河是幽兰境仅次于幽池的高手!据说修为高强,见过他出手的人很少,而和他交过手的人更没有——因为都死了。

林子然眼神冰冷,招式凌厉,一副要当场杀了凤濯的冷酷模样!

但其实他心里很紧张,因为这场打戏很有难度啊。

瞬息之间两人已交手十几招。

林子然一剑划破凤濯的肩膀,带起一道飞溅的血迹!眼看凤濯连连后退,忽的身后一道凌厉风声传来,林子然心道终于来了!

他猛地侧身躲开,回头一看,就见少年神色冰冷,眸中寒光凛冽,毫不犹豫出剑向他杀来!

分享到:
赞(89)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都这么多个故事了,你怎么还能相信主角攻受在认真的谈恋爱,傻林(⊙_⊙)

    无七(戚容老可爱)2020/07/30 13:13:59回复 举报
  2. 到这里我已经相信,剧情就是故意偏的。

    顾辰曦2020/07/31 17:44:02回复 举报
  3. 凡事不过三 林呀,经过那么多次,你还没有看出来吗?你这都第几个世界了,啊,都第六个了呀,你怎么还能相信他们是在认认真真谈情说爱呢?(好像他们确实是在谈情说爱,但是,不是跟原主而是跟你啊啊啊)

    暮兮2020/08/01 16:07:13回复 举报
  4. 目前还没崩呐,好紧张

    匿名2020/08/24 10:56:42回复 举报
  5. 小林子,剧本bug你没发现嘛!当初你一个眼神崽崽就怀疑了,剧本里说你受了伤以后扮成青衣叔叔去找崽崽什么的,崽崽肯定会发现的啊!

    哎算了,剧情早就偏了,不方

    还没想好叫什么2020/08/25 06:04:29回复 举报
  6. 与小林子无关啊!
    这深情配角是内测!!内测!
    还没出市呢一定是有bug!!!
    bug还没修好小林子就玩了

    2021/09/03 23:00:0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