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豪门狗血文里的炮灰

林子然因为心虚害怕,就连哭都不敢大声哭……

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男人像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无情的惩罚他。

宁柏望着泪流满面的男孩,心中的戾气慢慢消散,眼底浮现一丝心疼的情绪……自己竟然有一点失控了。

他温柔的将林子然抱了起来,来到洗手间帮他冲洗身体,之前打湿的衣服已经烘干了,宁柏亲手帮他穿好衣服,慢条斯理的给他扣上扣子,像是在精心对待一件宝物。

林子然根本不敢动,任由宁柏摆布,低着头,看似乖巧的不像话。

其实内心在疯狂吐槽。

【林子然:宁柏今天好凶哦,他以前不是这样的qaq】

【系统:可能戴绿帽让他不高兴了吧。】

【林子然:我和蒋煊没什么……】

【系统:是没什么,就是和他亲亲嘴,被他搂搂抱抱而已。】

【林子然:……】

【系统:而且刚好被宁柏看到了。】

林子然这么一想,好像能理解宁柏为什么会生气了,那一幕肯定不太好看……

等等,自己是不是被系统带沟里去了?

如果是正常的情侣,确实可以这样解释。

但自己和宁柏算是正常的情侣吗?分明不是啊!他们顶多算是炮-友吧!

一直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倒追,宁柏可从来没有给过他一句喜欢或者肯定,他们不但不是情侣关系,也从来没有像情侣一样相处过,自然不存在情侣之间的义务约束吧?

虽然宁柏有时候的行为,会让林子然怀疑他是不是喜欢上自己了,但后来冷静分析一番,林子然觉得这应该不是喜欢,宁柏估计只是对自己有性-趣而已。

这里可以参考原剧情——

宁柏是那种走肾不走心型的设定。

上-床不代表动心。

做-爱不代表有爱。

宁柏对他的态度也证明了这一点,这混蛋干他的时候衣服都不脱!

虽然自己今天和蒋煊有点过,但自己又不算是他男朋友,他凭什么这么生气嘛,林子然觉得宝宝委屈。

如果不是为了扮演人设,他才不愿做宁柏的舔狗呢!

但是话又说回来,尽管很讨厌宁柏这个家伙,但他今天来救自己是事实,自己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不会因为讨厌他就是非不分。

该谢谢还是要谢谢的。

林子然眨眨眼睛,眼睫上还挂着水雾,咬着嘴唇对宁柏说:“今天谢谢你……”

宁柏睨着怀中的男孩,男孩眼角微微泛红,模样听话又乖巧,就连刚才在床上,也都忍耐着不敢大声哭……真是,让人没有办法不心疼。

宁柏眼底深处浮现一丝怜惜之色,还有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宠溺。

事实上,他之前确实很生气。

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生气。

他早就知道路晓东是什么样的人,知道他私生活混乱,知道他胡作非为不自爱,而且叛逆愚蠢没眼色……

可是即便知道所有这些,在看到他差点被蒋煊侵-犯的时候,依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焦急和愤怒。

第一次因为一个人,而近乎情绪失控,这对于宁柏来说是从未有过的经历。

他原本不该这样的。

为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乱了自己的心……

宁柏垂眸看了男孩一眼,压下心中异样的思绪,缓缓开口:“我希望这样的事情,没有下一次了。”

林子然点头如小鸡啄米!

当然没有下一次!

老子是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的!他今天是真的措手不及,没有料到蒋煊忽然就出手了。

看来宁柏应该是原谅他了。

林子然安下心来,谢谢也说了,自己平白给宁柏睡了好几次,又当了那么久的无偿跑腿小哥,他是真的不欠宁柏什么的。

林子然把事情分的很清。

如今剧情崩成这个鬼样子,肯定拿不到a了,在不崩人设的前提下,不如想个办法让宁柏厌烦了自己,早点摆脱这个挑剔鬼事儿精……

眼神一闪计上心来。

林子然露出一贯的嬉皮笑脸,用灼热感动的视线看着宁柏,道:“亲爱的你今天是不是很担心我啊,还特意去蒋煊那里找我,你果然是喜欢我的吧!你是不是愿意做我的男朋友了?”

男朋友?宁柏戏谑的看着他,倒是很会顺杆爬。

林子然嘿嘿的笑着,故意不知好歹的道:“亲爱的,我就知道你是在意我的~下回我们一起去见朋友好不好,我把你介绍给他们认识认识……”

宁柏只淡淡看着他不说话,唇角微挑,他从来不会和自己的床-伴谈感情,也不会和任何人确定关系,按理说男孩这样的行为是最令他厌烦不过的……

但是……

林子然继续恶心他:“亲爱的我好爱你哦,你也爱我的对吧对吧~”

‘爱’?

这个字落入宁柏的耳中,令他眉头一皱,浑身气息顿时冷淡下来。

自己刚才怕是魔怔了,才会生出想要把男孩留在身边的念头,但事实上,他最厌恶的就是这种没有自知之明,又喜欢得寸进尺的人。

爱情这种东西对他而言是多余的,是根本不必要的……可笑的感情,会让人变的优柔寡断且愚蠢,没事找事的情侣间吵架,粘腻的约会和秀恩爱,以及猜忌要求约束背叛……这一切都令宁柏感到厌烦不耐。

是对生命和时间的浪费。

而所谓的情侣、夫妻、爱人,无非是束缚两个人的绳索罢了。

经不起考验的爱情,最终只会把相爱的人变得面目可憎,在一场无法轻易脱身的游戏里,让自己成为一个笑话。

他不会爱任何人。

也不需要任何人来爱他。

他只需要一个合口味又知情识趣的床-伴罢了。

而男孩明显不符合要求。

至于之前有过的片刻心动,约莫是男孩在床上的乖巧,带给他的些许错觉罢了。

何况,这样轻而易举便可以宣之于口的爱,真的是爱吗?不是的,无非是用来达到目的的利器罢了。

林子然观察着宁柏的表情,他觉得自己猜对了,宁柏果然是不耐烦了!他继续添油加火:“亲爱的你不回答,是不是默认啦?我们什么时候去约会好不好?”

宁柏站起来,淡色瞳孔中没有温度,声音冷淡:“你该走了。”

林子然一怔,露出失望难过的神色,耷拉着脑袋,低低的道:“哦……”

但宁柏不为所动。

淡琥珀色的眸子没有任何温度,他就这样看着男孩垂头丧气的离开,然后看着门在自己的面前关上……

就这样吧。

宁柏狠狠闭了一下眼睛,将那些不该有的情绪彻底镇压。

林子然装作失魂落魄来到外面。

他肩膀抖动了一下,然后抬起头,露出一脸得意的笑容。

自己果然猜对了!

看来剧本也不是全无用处嘛。

他就知道宁柏最不喜欢听人说什么爱啊男朋友啊确定关系啊之类的话,自己把这些违禁字眼全部都说了一遍!排列组合造句来来回回往宁柏脸上扔!宁柏肯定会觉得自己不知好歹得寸进尺不想见自己了。

而这正是林子然想要的。

不崩人设,区区几句话不战而屈人之兵!

终于可以摆脱宁柏的使唤了。

嘻嘻,我就知道怎么让你讨厌我!

林子然吁出一口气,他现在真是精疲力竭,恨不得直接躺倒,回家回家!睡觉睡觉!

掏出手机就准备叫车,结果一看,哦漏完蛋了,手机丢在蒋煊的包厢里,走的时候忘了拿了……

简直是破屋又逢连夜雨,太倒霉了!

这大半夜的,难道只能走回去了?

这也太惨了吧!

……………………

林子然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半夜了。

这一觉睡的特别沉。

肯定是因为之前太累了。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安安静静,没有闹钟,没有电话,没有信息……

嘤嘤嘤忽然好喜欢这样的静谧。

【林子然感慨:宁静的清晨,温暖的阳光,多么美好的一天。】

【系统:我需要提醒你,现在是中午。】

【林子然:……】

【系统:另外,今天安静是很正常的。】

【林子然:?】

【系统:你手机昨天落在蒋煊那里了。】

【林子然:!】

林子然垂死病中惊坐起,他终于想起来了,昨天宁柏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蒋煊把他手机给扔了!后来自己跟着宁柏走了,也没有想到回去捡手机……

让他回那里去找手机,是万万不可能的,他才不会傻乎乎的再回去的。

蒋煊这个人太危险。

算了,手机掉就掉了吧,大不了重新买一个。

这年头可以没有别的,但没有手机是万万不行的,林子然起床洗漱了一番,就出去重新买了个手机,又将电话卡重新补办,果然拥有手机才拥有安全感!

宁柏果然没有再联系他,蒋煊也没有动静了,不用同时做两个人的舔狗,被呼来唤去还要担心屁-股,林子然的生活简直幸福的不得了。

平淡是福平淡是福啊!

要是早知道剧情会崩成这个样子,自己之前干嘛要去做他们的舔狗?

亏了亏了!

只能在游戏里吃吃睡睡玩玩才能弥补回来。

唔,现在才觉得这是个轻松的游戏,因为不用在乎评级了,反正也得不到a了,林子然觉得自己越来越佛系了。

【系统:你怎么打算的?】

【林子然:我就是混混日子……】

【系统:……】

【林子然:诶,不用着急嘛,你容我好好想一想,毕竟死也要有仪式感。】

【系统:……】

林子然继续埋头用新手机打游戏,他才不会和系统说自己其实有点怂,自-杀还是有点心理障碍的,再说现在玩的开开心心的,好不容易苦尽甘来,要退出也不急于一时嘛……反正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还很短,现在退出还不到一场梦的时间呢。

否则玩个游戏光吃苦来了?那才是真的不划算!

从今天开始,他要把这玩成休闲游戏!

这段时间林子然除了在家待着,偶尔也出门下下馆子,小日子过得有钱又潇洒。

这个世界的路晓东和他同龄,又都是大学生,所以林子然其实是最能感同身受的,而且不需要在宁柏蒋煊面前扮小混混,其他时候他甚至不需要特别伪装,只需要做自己就好了,因为并不会有人在乎他有没有改变。

即便看到了,大约也发现不了什么。

再加上又是熟悉的现代社会,生活起来更是没有任何障碍和不习惯,非常轻松。

其实有时候林子然觉得嘛,路晓东这孩子就是太想不开了,太在乎别人的看法了,最后才会把自己变成这个样子,如果他真的能做到完全不在乎……就没有必要故意装成叛逆的样子。

真正的放下就是做自己,而不是为了获得别人的关注不择手段,甚至不惜把自己变成自己讨厌的样子,那样最终只会一无所有。

可惜路晓东放不下。

他还是太卑微了。

只是这样一个孩子,最后怎么会闹要qj宁柏呢?不太像是他会做得出来的事情……

但是剧本里面并未说过路晓东是怎么想的。

这天林子然打着哈欠出房门,准备去外面转一转的时候,意外发现路茂丰竟然在客厅等他。

路茂丰看着林子然笑道:“晓东啊,晚上陪爸爸参加一个宴会吧。”

林子然露出意外的神色,路茂丰可向来对他视而不见,偶尔碰面也是不耐嫌弃的很……后来林子然也把这便宜父母当成背景板,各安其事互不打扰,今天怎么突然想起要他参加宴会了?还这么和颜悦色,怕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林子然若有所思,他觉得事情应该不会这么简单,撇撇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道:“爸你的宴会我去干什么,我又什么都不会,没意思不想去。”

路茂丰并未生气,反而和蔼笑道:“市里商会举办的交流宴会,大家都是带着家人一起的,你去了也不用做什么,反正也是走个过场,要是不耐烦了到时候提前走便是。”

林子然原本想要继续拒绝,可是对上路茂丰期盼的眼神,神色微动,忽然改口道:“好啊。”

晚上八点,林子然和路茂丰一起出发。

得亏上回宁柏帮他挑的一堆衣服,林子然选了一套稍微正式点的穿上,看起来像个体面人儿了,是个讨人喜欢的精神小伙子!

别说这次的宴会规模还挺大的,倒是有些出乎林子然的意料,不过这倒是好事一桩,因为这样的场合对他来说比较安全。

他就不信蒋煊敢在这里动手。

林子然跟着路茂丰走进大厅,里面觥筹交错,都是衣冠楚楚的商界人士,果然有不少人带着妻子孩子,看来这一点路茂丰倒是没有骗他,如果忽略路家的特殊情况,他带自己来也是很正常的……但林子然却知道这对路茂丰而言并不正常,他才不会带路晓东出席这种场合呢,一般情况下不嫌他丢人就不错了。

林子然漫不经心的走着,直到看到前面走来一个身材高大容貌冷峻的男人,呵,就知道。

路茂丰恭敬了迎了过去:“蒋先生,你也在这里啊!”

蒋煊对着他微微一笑:“路总。”

然后他视线掠过路茂丰,落在了林子然的脸上,几日不见,男孩似乎已经忘了那天的事,垂眸看着脚尖一副乖巧的模样。

林子然低着头,心中却想了很多。

看来还真是被他猜中了,那天晚上虽然最后宁柏出现救了他,但他和蒋煊也是闹的不欢而散,相当于当众翻了脸,可这几天蒋煊却完全没了动静,林子然并不觉得他是打算放过自己了,毕竟主角攻不是个喜欢被打脸的性格,剧本里多次用狠辣果决来形容他,是个习惯了高高在上的霸总,这样的人是不会轻易算了的……所以当路茂丰破天荒的要带他来参加宴会的时候,就想到也许又是蒋煊的意思。

蒋煊倒是厉害的很,对路晓东玩弄于股掌之间,既可以让他的朋友带他出来,也可以让他的父亲带他出来……

林子然并不是很在乎蒋煊如何想如何做,对他而言说到底不过是个可以随时退出的游戏,那晚的事虽然当时很气后来也不过如此……

但是他替路晓东感到不值。

他想着万一这一次,真的和蒋煊无关,真的只是路茂丰想要带他出来呢……

可惜没有万一。

路茂丰殷勤的带着儿子来讨好蒋煊,从未想过路晓东的想法,从不征求路晓东的意见,他知道路晓东会为此付出什么代价吗?还是说只要路晓东能得到蒋煊的欢心,对他来说就是个有用有价值的儿子,便可以对他和颜悦色,带他出来参加宴会……

林子然忽然很不忿。

就算路晓东是为了你们去讨好蒋煊,去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有点用,但是他真的愿意被男人玩弄作践吗?

真的一点尊严都没有吗?

更何况在原剧情里面,他并没有成功,最后输的很惨。

如今换他来了,走到这一步,更没理由为了路茂丰去出卖自己。

他不会因为路茂丰对他笑一笑就高兴的找不着北,不会觉得能帮路茂丰做点事情是对自己的肯定,相反他很烦这样的父亲,如果你真的不在乎这个孩子,至少请不要再利用他。

林子然心中冷笑,如果你觉得这样就可以讨好蒋煊,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

反正我也总是让你失望不是吗?

你这样的父亲,根本不值得路晓东掏心掏肺的爱你。

【系统:你是不是猜到会遇到蒋煊?】

【林子然:呵呵,蒋煊可是路茂丰的衣食父母,不听蒋煊他听谁的?】

【系统:你来见蒋煊有危险。】

【林子然:大庭广众、法治社会,谁怕谁呢!】上次落在蒋煊手里是因为措手不及,这次他可不会再犯那样的错误!

其实他也是可以不来的,但他看不惯路茂丰所作所为。

逃避也并不会让他觉得爽。

路茂丰殷勤又恭敬的讨好着蒋煊,蒋煊心不在焉的和他寒暄了几句,路茂丰最是会察言观色不过,看蒋煊的心思都在林子然的身上,连忙知趣的道:“晓东,愣在那里干什么呢?还不过来给蒋先生打个招呼?”

林子然抬起头,冷冷的看着他们不说话。

蒋煊看着男孩冷淡疏离的面容,眼神有些复杂,那天他的行为也许是一时冲动,可是几日过去,他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放下这个人。

哪怕男孩当场跟着宁柏走了,驳了他的脸面,他却仍然不想失去他,蒋煊不得不承认,也许不仅仅是一时兴起和占-有欲作祟,他可能是真的有点在乎上这个孩子了……

蒋煊猜到林子然定然不会愿意见自己,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让路茂丰带着林子然出来。

林子然态度不好,场面一时有些尴尬,路茂丰连忙打圆场,推了林子然一把:“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呢?”

他还欲再训斥林子然,蒋煊忽然开口了,声音低沉温和:“上次闹了点小矛盾,晓东还在生我的气,路总不要怪他。”

蒋煊都这样说了,路茂丰当然不会再说林子然,他一副钦佩感激的模样:“还是蒋先生度量大,这孩子向来不懂事又胡闹的,这些年要不是有您帮衬,还不知道要惹多少麻烦出来。”

呵,原来你才是终极狗腿子,路晓东在你面前真是个儿子。

林子然心中冷笑,讥诮的看了两人一眼,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蒋煊见状没有耐心继续听路茂丰说话,沉声道:“我还有点事,下次再和路总聊。”

说罢扔下路茂丰就快步追了出去。

林子然来到酒店的花园里,外面的空气清新多了,刚走没几步就听到后面传来男人的低沉声音:“晓东。”

林子然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面前的男人。

这里没有人,但若是声音大一点,随意可以引起外面的注意,特别适合说话。

蒋煊看着男孩疏离冷漠的面容,忽然有些后悔那一日自己的冲动。

男孩跟了他好几年,一直对他信任有加,之所以喜欢宁柏大约也是一时被美色所迷,自己如果能够放下嫉妒之心,更有耐心一些,更尊重他一些,也许就不会走到这一步。

不会让他这样害怕疏远自己……

蒋煊上前一步,他深深看着林子然,片刻后,缓缓开口:“对不起。”

林子然一怔。

他想过蒋煊也许会继续威逼利诱,甚至可能拿路茂丰来威胁自己,毕竟他想要得到什么向来都是这样做的,自己又不是他的主角受,没有资格劳烦他费心讨好追求。

感兴趣了弄来玩玩,腻烦了可以随便扔掉,这才是蒋煊真正的性格。

所以林子然想了很多,唯独没有想过蒋煊会道歉。

他和自己道歉就像个笑话。

谁会和自己的狗道歉?

哼,不过管你道不道歉,别想我再讨好你,路晓东是为了路茂丰才做你的舔狗的,可是现在剧情已经崩了,分也拿不了了,我吃饱了撑的才做你的舔狗?

我完全不介意你迁怒路茂丰。

林子然心里小恶魔在叫唤,他挑衅的看着蒋煊,扬起下巴说:“如果我不接受呢?蒋先生是不是又要让人再把我抓回去啊?”

【系统不得不提醒:你有些崩人设了。】

【林子然不服气:我哪里崩了?就算我是路晓东,就不能有点脾气,非得舔狗做到底了?】

【系统:……】

【林子然:再说了,只要不被npc察觉我外来者的身份就不算崩,这可是你告诉我呢^_^】

【系统:……没错。】

林子然想到这段时间的糟心事就来气,辛辛苦苦这么久一不小心把主角受给追到了!兢兢业业做主角攻的舔狗结果主角攻想睡了自己!

说好的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呢?你们能不能有点骨气别被这么容易被舔到了!

气死了,不舔了!

就算他继续扮演路晓东,难道就不能选择另一条路了?

谁说路晓东就要一条路走到黑了?

蒋煊看着眼前的男孩,男孩灼热明亮的双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愤怒厌恶。

他果然还在生自己的气,那天之所以委曲求全,无非是因为不能反抗罢了,如今才是他真正的情绪。

只因为一念之差,曾经会仰慕崇拜的看着他,讨好的喊他煊哥的那个男孩不见了。

蒋煊感到心口有些沉重,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件事判断错误,但后果却比他想象的严重。

这孩子,其实也是有脾气的。

蒋煊沉默许久,他定定看着林子然,哑声道:“我不会再那样做的。”

林子然呵呵一笑,不置可否:“那最好,如果蒋先生没有其他事情,我就要走了,以后没事也不要再见面了。最后,下次别让我爸喊我出来了——因为我不会再来了。”

他转身就走,丝毫不给蒋煊半点脸面。

蒋煊看着男孩决绝转身的背影,就好像如果让他这样离开,真的就再没有任何机会一般……忽然上前一步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林子然眉头一皱,回头冷冷看着他。

蒋煊眼神有些难过,哑声缓缓道:“我喜欢你。”

你喜欢我?

你不说这句话还好,我只当你想睡我,结果你竟然说喜欢我?

有你这样喜欢的吗?

林子然更生气了,冷冷道:“放开我!”

蒋煊却不肯松手,他用诚恳的目光看着林子然,道:“我知道自己之前做的不对,但以后不会了,给我一个弥补你的机会,好吗?你不是一直都很仰慕我的吗……”

这时一道微凉的声音传来,带着丝丝寒意:“蒋总这是做什么?”

林子然错愕的转头看去。

就看到宁柏站在前方,他今天依然是那副一丝不苟的严谨模样,俊美的面容上没有丝毫表情,薄唇弧度冷硬,但淡色眼眸中隐隐似有一层寒意笼罩。

林子然很意外,他好些天没有见过宁柏了。

蒋煊抬眸看向宁柏,眼中的神色慢慢冷下来。

他可以对林子然慢慢哄劝,但对宁柏就没有这样的耐心了,而且如果不是这个人横刀夺爱,林子然喜欢仰慕的还是他,蒋煊有信心让他迟早爱上自己,前提是没有宁柏的出现……

蒋煊皱眉缓缓开口,黑眸冷厉:“晓东跟了我几年,他一直把我当做大哥,我和他说说话而已,难道宁大律师也要多管闲事?”

“多管闲事?”宁柏上前一步,他视线掠过林子然,最后看着蒋煊,薄唇一挑,一字字寒声道:“你纠缠我的男朋友,却还说我多管闲事?”

林子然:???

男朋友?

宁柏竟然承认自己是他的男朋友?!

分享到:
赞(123)

评论9

  • 您的称呼
  1. tui!渣爹( ̄^ ̄)ゞ

    无七(戚容老可爱)2020/07/30 01:49:12回复 举报
  2. 什么垃圾玩意你配当人家爸爸吗?。

    顾辰曦2020/07/30 19:01:13回复 举报
  3. ⊙∀⊙!宁柏承认了!!!我好激动啊!!

    暮兮2020/07/31 14:32:35回复 举报
  4. 林子然: ????你们怎么回事儿???你们这么容易被舔,很occ啊!!!!

    还没想好叫什么2020/08/22 03:57:42回复 举报
  5. 兴奋兴奋!真的好久没看过这么刺激的书了 (。ノω\。)

    愿以山河聘2020/12/13 16:51:14回复 举报
  6. 这会儿又是男朋友了,阿崽听我的,一会儿直接甩脸走人,让那两个狗咬狗吧

    林半夏der小骷髅2021/05/07 00:26:34回复 举报
  7. 我很好奇,如果他就是林子然的师兄,就这他是怎么拿到a的?

    英俊潇洒顾子熹2021/06/15 21:26:16回复 举报
  8. 他可能拿的不同剧本。。。
    ( ̄y▽ ̄)~*捂嘴偷笑

    宝宝还是宝宝2021/11/30 13:06:47回复 举报
  9. 哇嘎嘎,这本真的比前两本(渣攻渣受)赤鸡啊 ~(一v 一~)

    三纹鱼2022/01/06 07:26:31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