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兄弟夺爱文里的哥哥

文件袋里是股权转让书。

陆臻手里有着公司50%的股份,是当年陆父留给他的,但是他知道父亲心里终归还是有陆遂的,认为自己只是一个保管者,并在陆遂回来后将其中25%的股份转让给了陆遂,但是陆臻并不知道,这将加速他的失败出局。

站在林子然的角度,如果不是怕给太多不符合逻辑,他恨不得把公司全给陆遂,自己去逍遥快活。

但是站在陆臻的角度,这是个很了不起的决定,他是真心把陆遂当做自己的弟弟的。

林子然无从知道陆臻心里真实的想法,但是他猜测,大约陆臻认为陆遂母亲的死是自己的错,毕竟当年罪犯的目的是绑架他,而徐兰娜只是因为接他放学才被无辜殃及,再加上父母因为自己对陆遂的诸多漠视及不公平,他总觉得是自己亏欠了陆遂,所以才这样努力的去弥补……但林子然认为陆臻对陆遂好,归根结底是因为他是个好哥哥,否则就算不做到这个地步又如何?

可惜现在的陆遂不能体会。

错过了最好的开导时期……这孩子的心里只剩下怨恨。

林子然看着陆遂失神的模样,缓缓道:“其实你刚回来的时候,我就想把这些交给你了,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所以才一直等到今天。”

陆遂眼睫微微颤-抖了一下,紧紧攥着文件的边缘,许久,哑声道:“为什么?”

林子然用理所应当的语气,笑道:“因为你是我的弟弟,这些原本也应该属于你。”

陆遂似乎想起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下颌弧度冷硬,一字字道:“这些是父亲留给你的。”

林子然叹了口气:“父亲临死前,一直在问我你回来了没有,其实……他心里是想着你的,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而已。我相信这也是他的意思,他如果能看到今天,一定会为我们感到高兴的……”

是吗?他在乎我?别骗我了!

如果他在乎我为什么要把我送走!还有你,不要用这幅虚伪的关切模样说这样的话……我当时其实没有真的怪你,我只是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我很害怕,我很无助……我去问你我妈妈呢,她在哪里,为什么她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我只是,想要你安慰一下我说……说还有你,你回来了,你还在我身边。

别害怕。

可是你为什么要躲开,为什么要甩开我的手,为什么不敢面对我,为什么眼睁睁看着父亲把我送走。

为什么不去找我。

你根本从未真的把我放在心上。

陆遂唇边露出一抹几乎微不可见的冷笑,戾气再次浮现眼底,他只想把这个东西甩到这个人的脸上,说谁稀罕这些东西,这根本不是他真正想要的……

可是他到底没有这样做,而是忍耐了下来,这些年他早已不再冲动。

我的哥哥。

我想要看到你后悔痛苦的样子,而不是永远做一个悲哀的失败者,仰望着高高在上完美无缺的你,等待你什么时候想起来就施舍我一些怜悯,而我却只有感激涕零的资格……

陆遂将文件袋收好,抬手轻轻拥抱住林子然,敛去眼底幽冷之色,声音低哑:“谢谢你,哥。”

林子然见他终于收了,稍微松了口气,开心的道:“和我客气什么。”

傻孩子,爸爸是真心喜欢你,就你走剧情最认真。

唯独遗憾的是感情线产生了偏离,不知道还能不能挽救一下,自己是不是应该找机会帮温誉刷一下存在感呢?虽然温誉不喜欢你,但是你喜欢上温誉没有?

林子然想到这里眼神微动,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似乎有些难为情的看着陆遂。

陆遂注意到了,不动声色,他倒要看看林子然还能说出什么来。

林子然犹豫半晌,避开陆遂的视线,有些不自在的缓缓开口:“对了,我打算向温誉求婚,你……会祝福我们的对不对?”

陆遂唇角一扬,似笑非笑的看着林子然。

我还以为你都忘了这件事,原来你还记得啊……

不肯让给我,又不肯直说,一边假惺惺的对我好,一边又拐弯抹角都要提醒我离温誉远一点,倒真是你一如既往的虚伪做派。

陆遂轻轻一笑,眼底幽暗:“当然。”

如你所愿。

我会‘祝福’你的。

………………

林子然送出生日礼物后,就开始掰着手指头等退休的日子,很快就不需要这样没日没夜的加班开会了,玩游戏这么拼命干什么?他更想睡觉睡到自然醒。

温誉自从那天离开后,出于回避的想法,不再直接到林子然家中来,以免不小心碰到陆遂,在避嫌这一块是做的无话可说,以至于林子然都无法给他们制造偶遇了……

这段时间,林子然和温誉都是约在外面见面。

但其实林子然宁可不见面,又不能走剧情,整天和主角攻的人约会干嘛……追星的话在家里也可以追,没必要一直见面嘛,他又不是私生饭……重要的是如果继续和温誉这样发展下去,剧情怎么办?任务还做不做了?

所以林子然开始想方设法的推辞,比如加班、开会、出差……

但拖延法到底也不是长久之策,又过了一个多星期,林子然一时不察,被温誉在公司楼下堵住,只能‘惊喜不已’的和温誉约会吃饭。

没多久两人就坐在了酒店里。

温誉摘下墨镜,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说:“你最近很忙。”

林子然掩饰般的咳了声,“是的,最近公司很多事情。”

温誉抿着唇没有说话,虽然林子然什么都没说,但是他在疏远自己自己是感受的出来的……所以说,哪怕相信了自己的话,终归还是因为陆遂对自己产生了芥蒂?又或者是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否则为何要回避自己?

其实他也很忙,但是为了林子然他推掉了很多工作,因为他觉得自己如果就这样一走了之,他们之间也许就真的完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但是他的直觉一向很准。

曾经总在询问、总在等待、总在守候的那个人是陆臻……现在换成了自己,才明白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才明白为何这样也不肯离开。

因为自己不想失去这个人,温誉第一次如此清晰明白自己的心意。

林子然看着这有点沉默的气氛,心中不太自在,小心的试探道:“对了,你最近不忙吗?”

温誉不是有新戏要拍吗?怎么感觉他最近好闲的样子……

怎么?你希望我忙一些吗?

温誉手指轻轻在桌子上敲击了一下,撩起眼皮,淡淡一笑道:“不忙,准备给自己放假休息一段时间。”

林子然:“……”

温誉上身前倾靠近林子然,戏谑的扬起唇角:“怎么?我难得有时间多陪陪你,你不高兴吗?”

“不,当然不是……”林子然差点咬了舌头,呵呵干笑一声:“主要是我最近太忙,怕冷落了你……”

真的吗?一声质问在喉咙里滚了一下,到底还是咽了下去,因为他不敢确定自己问出那句话,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

温誉沉默片刻,缓缓笑道:“最近天气正好,我们去海边度假好不好,以前你……”

“陆臻?你也在这里?”赵铭泽略带笑意的声音响起,他似乎有些意外的看了看两人,然后熟稔的说:“我也没吃饭,介意一起吗?”

林子然刚听温誉的提议紧张的不得了,还没想好怎么拒绝,就见赵铭泽不请自来,顿时松了一口气,笑道:“当然不介意。”

说完又招呼服务生加两个菜,这才觉得气氛没那么尴尬。

好险!

温誉冷淡的看着赵铭泽,和对方的视线一错而过。

林子然觉得对面温誉的视线有点冷,身侧赵铭泽的视线又有点火-辣,颇有点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于是干脆两人谁也不看,视线飘移,热情的微笑:“都吃吧,下午还有事呢。”

我就不客气了,先吃了,你们自便!

赵铭泽倒是自在的很,拿起筷子开始吃饭,还有时间瞥了温誉一眼,笑道:“怎么不吃?都是自己人不必客气。”

温誉冷笑一声,谁和你是自己人了。

但转眼一看林子然没心没肺的吃的开心,一口气生生压了下去,只能露出无奈的表情。

“赵总今天怎么碰巧在这里?”温誉看似漫不经心的道。

赵铭泽微微一笑:“我和陆臻认识十几年了,经常约在这里吃饭,偶尔碰上不奇怪。”

温誉捏着筷子的手一紧,语调微冷:“是吗。”

那两个字落入林子然的耳中,吓的他一口呛住,拼命的低头咳嗽起来,伸手就去抓水杯,刚一伸出手,一杯水就被塞到了他的手中。

赵铭泽轻声笑道:“小心点。”

温誉拿水杯的手一顿,然后慢慢放下,刚才距离远又晚了一步,赵铭泽已经将水杯递了过去。

林子然连喝几口水才平复下来,视线一扫,发现自己刚才喝的竟是赵铭泽的水,又瞧了眼温誉冷淡的表情,顿时如坐针毡,自己刚才是不是做错事了……

本以为赵铭泽来了可以帮自己缓解一下氛围,怎么反而更尴尬了呢?

林子然站起来,呵呵笑道:“我去下洗手间。”

【系统:……】

【林子然一边走一边和系统解释:我这不是怂,我是先短暂的离开,给彼此一点冷静期。】

林子然一离开,这里果然安静了下来。

温誉眯起眼睛,其实上次在林子然家中见到赵铭泽的时候,他就本能的不喜欢这个人,后来他想了想,这大概是他能在这个人的身上感受到威胁,他觉得赵铭泽对林子然的想法并不单纯。

但是后来林子然又解释赵铭泽只是朋友,显然对赵铭泽并无其他的想法……

如果不是自己猜错了,就是这个人隐藏的太好。

温誉望着赵铭泽,神色若有所思,缓缓道:“赵总今天真的只是碰巧吗?”

赵铭泽微笑看着他,唇边挂着若有似无的弧度,他说:“当然不是。”

温誉眼神陡变。

“我为什么而来,你不是已经看出来了吗?”赵铭泽却毫不掩饰,眼神冷锐且锋芒毕露,笑了笑:“我喜欢他。”

果然如此!

温誉脸色一冷,忽的他想到了什么,上次的事情如果不是陆遂做的……

“照片是你寄的。”温誉一字字道。

赵铭泽笑了,不置可否。

自己对陆遂处处防范,却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温誉顿时怒不可遏,神色冰冷讥讽,“我们没有分手,让你失望了。”

赵铭泽语气淡淡的:“只是暂时没有分手而已。”

温誉望着他那副不疾不徐的笃定模样,深呼吸一口气,也笑了,挑眉道:“赵总有没有想过,如果陆臻知道这件事是你做的,他还能不能继续和你做朋友。”

赵铭泽耸肩,毫不在意:“难道你要告诉他吗?无凭无据在背后中伤他的好友,可不是君子所为,我想他可能会对你更生气也说不定。”

“再说了……”赵铭泽淡淡一笑,表情倒是坦荡的很:“我并没有污蔑你,只是把你隐瞒的东西告诉他罢了,他有权知道事实真相。”

温誉气结,冷冷盯了赵铭泽半晌,但很快他平静下来,倏地低笑一声,意味深长的道:“我当然不会说,但有件事你不要忘了——他爱的是我。”

赵铭泽瞳孔一缩,脸上笑容终于消失,眼中阴霾一闪而逝。

林子然在洗手间拖拖拉拉,想起刚才那宛如修罗场的场面,只觉得背脊发凉,有点儿不太想回去……

【林子然踟蹰道:我总觉得温誉好像不太喜欢赵铭泽,这是我的错觉吗……】

【系统:哦。】

【林子然:为什么?他为什么不喜欢他?赵铭泽身为我的朋友,他难道不应该也当做朋友吗?难道——】

【系统:难道什么?】

【林子然有点紧张:难道他发现我和赵铭泽的一夜-情了,但这不可能啊!】

等等,剧情怎么就成这样了?心虚的人怎么就成自己了?!

林子然左思右想,再拖下去他们恐怕就要过来找人了,只能硬着头皮回到座位。

两人看起来十分正常,谈笑正欢的样子,看来刚才没有发生什么!林子然悄悄松了一口气,应该是自己想多了吧……

饭后赵铭泽说自己还有事,先离开了,林子然就看看温誉,也准备开溜道:“我先回公司了。”

谁知温誉站了起来,道:“我今天没开车,你送我一程吧。”

这个要求林子然无法拒绝,于是亲自开车送他回家。

温誉看着身边的人。

想起刚才和赵铭泽的对话,心中压抑又生气,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所谓的最好的朋友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又对你怀着怎样的心思?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看不清楚的东西,我却看的一清二楚。

而你却毫无所觉的,让他出现在你的身边……

林子然停下车,转头笑道:“到了……唔……”

温誉陡然俯身,一手将林子然用力的按在椅子上,低头含住了他的唇,这个吻十分用力,带着一丝惩罚的意味。

林子然一动不敢动,正犹豫自己是不是要拿出一点攻君气概,但想起上次的失败瞬间又怂了,搞不好就弄巧成拙了……只是自己一再被一只受强吻着实不像话!

而且这还是别人的受。

不像话啊qaq

温誉托着林子然的脸,指腹擦过他的眼角,凝视着他的眼睛,那双眼中有些茫然,还有些无措,显然是不明白自己在气什么,但依然温柔顺从的迎合他的吻。

让人完全没办法和他生气……

温誉眼底阴暗慢慢被无奈所覆盖,自己在生什么气呢?林子然又不知道赵铭泽的心思,他只是把他当做朋友。

“抱歉……我最近太想你了……”温誉嗓音低哑。

林子然大度的说:“没什么。”

温誉低着头,鼻尖碰着林子然的鼻尖,他沉默了一会儿,试探的轻轻开口:“你和赵铭泽一直关系这么好,有没有想过……他也可能喜欢你。”

林子然心道这怎么可能,那反派喜欢的是我的公司,顶多可能喜欢上我的身子,喜欢什么就是不可能喜欢我本人!

林子然摇头笑:“不可能……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温誉定定看着他的眼睛,有点不依不饶,又问:“我是说万一,如果呢?”

林子然毫不犹豫的说:“我只喜欢你。”

温誉看着林子然想都没想说出这句话,像是喜欢自己是什么天经地义的事情一般……莫名又被逗笑了,这些天心底的阴郁也逐渐消散。

他到底在担心什么呢……

他不会失去这个人的。

温誉碰碰他的额头,眼眸深邃温柔:“别忘记你说的话。”然后下车离开。

林子然:……等等,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林子然:我如果说我不喜欢他了,移情别恋了,分手吧,会不会崩人设了……】

【系统:会。】

【林子然:在我崩人设和拆cp之间,到底哪个对剧情偏离影响更大?】

【系统:我不知道。】

【林子然委屈巴巴的说:你为什么不知道呢,你是系统啊。】

【系统:我只是个辅助系统,评级是由光脑进行判定的,会综合各项指标进行考量,我确实不知道。而且我如果给你提供的信息不正确,最后你没有达到想要的结果,你会投诉我吗?会认为是我误导了你吗?】

【林子然:……】

【系统:呵呵。】

算了算了,走一步看一步,总能摸索个方法出来吧?俗话说得好,失败乃成功之母嘛!

………………

林子然忧伤的回到公司,这几天每天看到陆遂都怪不好意思的,有种抢了别人老婆的感觉。

磕了几个月的cp,眼看着就要这样散了,真是没有比这更惨的事情。

原本这时候,遂遂和誉誉都不知道展开多少次激-情戏了,彼此爱恨纠葛,情根深种而不自知……结果现在就和陌生人差不多。

公司的危机度过了,但是林子然更憔悴了。

这天林子然忽然接到了陈董的电话。

陈董是董事会的老人,当年陆父创业初期便入股投资,是仅次于陆家的第二股东,也是个非常有资历的前辈,陆臻一直恭敬的喊他一声叔叔,对他十分敬重。

林子然打起精神,道:“陈叔,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陈董爽朗一笑:“最近公司出了很多事情,不少股东都关心公司最近的情况,所以我建议召开一次董事会。”

看起来就是个常规会议,林子然笑道:“好的,我会安排的。”

他挂掉电话,眼睛一亮,看来他终于可以退休了!

这算是最近难得的好消息了。

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林子然起身踱步去了陆遂的办公室,决定先去给他报个喜。

他咚咚咚的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对陆遂笑道:“临时决定明天召开董事会,你也一起参加吧!”

陆遂望着林子然一无所知的模样,不由得笑了笑:“好,我会按时参加的。”

两人都对结果十分满意,因此场面十分和-谐。

………………

第二天林子然早早的就来到公司,虽然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以总裁的身份召开这个会议,但还是认真的准备了各项汇报资料,做戏做全套。

董事会的成员一个个的来了,纷纷和林子然打招呼后入座,会议室里交头接耳谈笑风生,丝毫看不出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陈董是最后来的,林子然远远看见他便起身相迎,“陈叔。”他表情恭敬,心里却唾骂了一句见利忘义的老狐狸。

陈董笑着摆摆手,慈祥的看着林子然,道:“陆总越来越成熟了。”

林子然客气的微笑:“您客气了。”

人到齐了便可以开会了,首先林子然宣布陆遂作为董事会的新成员,大家都表示了欢迎,然后他开始介绍公司最近的业绩情况,发展规划,以及对之前突发事件的应对汇报,还时不时回答了一下其他董事提出的问题。

看起来和以前并无什么区别,气氛也十分和睦。

眨眼一个多小时过去,林子然正准备宣布会议结束,之前一直笑眯眯不声不响的陈董忽然开口了,“我还有个事情。”

林子然客气的微笑:“您说。”

陈董眯起眼睛,四周安静下来之后,他才缓缓开口:“我提议,任命陆遂为公司的新一任董事长兼执行总裁。”

林子然错愕的看着他,似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这根本不是这次会议的议题,而且突兀的说出这样的话,之前竟然没有半点通气,显然是故意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林子然的表情慢慢沉下来,“你说什么?”

“我提议任命陆遂为公司的新一任董事长兼执行总裁。”陈董语调清晰的重复了一边,依旧用慈爱的目光看着林子然,又道:“陆总这几年的努力大家有目共睹,但公司业绩连续几年增长不如预期也是事实,我们认为陆总还是太过保守了一些,恐不能达到我们的期望,而且陆遂这段时间的表现大家也有目共睹,之所这样提议也是为了公司的未来。”

“正好今天大家也都在现场,不如就干脆现场投票表决如何?”陈董哈哈一笑。

现场纷纷附和起来,其他董事也都微笑:“我同意。”

“我觉得可以。”

“就这样吧。”

“是啊,大家都很忙,一起开一次会不容易。”

也有少数人反对或者不发表意见,但是显然不足以逆转局势。

林子然终于回过神,视线从陈董的身上,慢慢转移到旁边始终安安静静的陆遂,不意外的,对上一双冰冷讥讽的双眼。

他似乎瞬间明白了什么,脸色发白。

“那么,同意的人就举手吧。”陈董笑道。

下方很快就举了起来,旁边记录的秘书手足无措,因为表决的人数明显过半。

已成定局。

林子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冷眼看着其他董事谈笑间将他拉了下来,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这明显是一场早有预谋的行动,他才是唯一蒙在鼓里的那个人。

陈董离开前对他笑了笑,“陆总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休息一下,有时间不如出去度个假散散心?”

林子然看着他,这个人和他父亲合作多年,自己对他一直尊重有加,但商人终归是唯利是图,倒不知道陆遂到底许诺了他什么。他冷冷道:“不劳您费心了。”

陈董笑笑离开了。

秘书拿着记录本也溜了,擦擦自己额头的冷汗,公司就这样换天了。

会议室里只剩下林子然和陆遂。

他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才用失望难过的声音对陆遂道:“为什么?”

陆遂看着林子然不敢置信又难过的神色,心中却充斥着前所未有的快意,他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人,声音带笑:“为什么?你心里不清楚吗?”

林子然面无血色。

陆遂俯身靠近他,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恨意,一个字一个字道:“如果你真想要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好了。因为——我早就受够你了。”

分享到:
赞(140)

评论14

  • 您的称呼
  1. 温誉我越看越觉得像个攻(⊙_⊙)

    无七(戚容老可爱)2020/07/29 21:07:38回复 举报
  2. 我越看越觉得的这弟弟不知好歹

    蝶蝶2020/07/29 21:14:15回复 举报
  3. 骨科没了
    话说如果真的有这种攻和这种备胎,这个攻一定被喷死,太气人了。
    不知道是不是角度问题,从林子然视角感觉这攻就是白眼狼

    嘤嘤嘤2020/07/29 22:52:27回复 举报
  4. 收回我刚才的话,这弟弟多多少少有点不知好歹 我觉得没必要老是觉得你哥哥在装,能装的那么像的?他装来有什么目的吗?。

    顾辰曦2020/07/30 04:55:02回复 举报
  5. 突然发现整篇文里只有弟弟没有ooc
    真是不容易啊

    于笙(不快!!!!!!)2020/07/30 07:27:25回复 举报
  6. 所以林子然才最喜欢弟弟啊,几乎不ooc,认认真真走剧情,如果这个剧本林子然还能拿几分,那一定是弟弟的功劳
    给无七比个心~

    夏夏2020/07/30 08:37:39回复 举报
  7. 弟弟啊,世上此后无人待你如陆臻一般好了啊

    暮兮2020/07/31 03:37:13回复 举报
  8. 林子然: 你们别吵了,我最喜欢我弟,因为他认真走剧情!

    还没想好叫什么2020/08/20 10:28:20回复 举报
  9. 只有我觉得弟弟像个憨批吗?_(:з」∠)_其他两个人物都要到终点了,他到现在连赛道都没有找到。爷居然还站过骨科,害,算了吧那个憨批_(:з」∠)_爷觉得他就是憨

    kai2020/09/24 00:25:03回复 举报
  10. 我觉得我不一定是喜欢狗血剧情的…….但我喜欢看他们仨个攻互屠【滑稽】

    Ruij2020/09/28 17:34:06回复 举报
  11. 哈哈只有弟弟拿的是乡村商业权谋剧、剩下三个拿的是“回家的诱惑”
    弟弟表示凭什么我矜矜业业按剧本来、你们三个偷换剧本加戏!!

    188家主觊觎者2021/01/17 16:52:58回复 举报
  12. 这个弟弟好认真的在走剧情哇(。ò ∀ ó。)

    阿巴阿巴2021/11/01 14:28:14回复 举报
  13. 一楼的你没错,我也觉得全书中只有哥哥是0,其他都是1
    哥哥:连续剧、偶像剧。。。我来啦~~感谢弟弟,弟弟最体贴我了~グッ!(๑•̀ㅂ•́)و✧
    弟弟:???⊙ω⊙

    宝宝还是宝宝2021/11/29 07:47:19回复 举报
  14. 只有我站温誉吗(小声哗哗)

    HSL2022/05/16 00:11:18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