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告别

第51章 告别

“韩越,你干这种无聊的事情,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出于喜欢我,怕我一个人觉得孤独吗,啊?”
韩越一下子愣住了,眼睁睁看着楚慈绕过他走进卧室,砰地一声甩上门。
他在原地呆站了一会儿,心里万般纠结。一方面觉得这时候就该扑上去,理直气壮的说老子就是喜欢你,为了让你高兴什么都愿意做;另一方面他又觉得没脸说这话,而且如果说了,就好像把一件很珍贵很致命的东西交到了楚慈手里,而楚慈肯定不是会好好保管这件东西的人。
韩越愣了很长时间,知道腿都有点麻了,才稍微活动了一下,慢慢走到卧室门前去敲门。
楚慈在里边一声不响,韩越敲了一会儿,见没反应,就轻轻的拧开门锁,走了进去。
卧室里大白天却拉着窗帘,光线一点都投不进,黑沉而安静。电脑被合拢放在床头柜上,楚慈背对着他,侧躺在床上,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别的什么。
韩越走过去,轻轻摸摸他露出被子之外的肩膀,感觉触手有些凉,就把被角拉上去掖好。
“老子当然是喜欢你的了,喜欢你才要讨好你嘛。连畜生都知道求偶的时候要筑个巢,叼个食,才能讨配偶的欢心,老子能不知道吗?”韩越顿了顿,低声笑起来,“不过人类精神需求高一些,要谈尊重要谈感情,我这不是在感情上讨好你呢吗?”
楚慈偏过头,看着韩越,声音里一点情绪都听不出来:“原来你还知道自己是人类,真够早的啊。”
“……行行行,以前我都不算人,畜生不如,你满意了吧?”
楚慈把头扭回去,低声说了句什么,韩越一开始没听清,后来琢磨一下应该是“尽干傻逼事”之类的话。
韩越知道楚慈这人,平时看上去一张冷脸不大说话,但是真要张口的时候嘴巴也相当毒的。这时候如果暴力镇压的话,楚慈嘴上不会再说什么,但是起码一星期内不会正眼看韩越一下,问话不回电话不接,在家里整个就是个哑巴。
韩越已经受够了这种冷漠和无视。
以前他解决不了的问题全都付诸暴力,后来却慢慢发现暴力和强迫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让自己在楚慈心里变成一个面目模糊的暴力符号,不需要理睬,只需要躲避。
他俯下身去,装作没听见刚才的话,贴着楚慈的耳朵问:“我不上小号骚扰你了,起来打游戏吧?”
楚慈听若未闻。
“你不是要尽早升到七十级吗?好不容易今天有点精神,别睡过了呀。”
楚慈还是一动不动。
韩越伸手摸摸他的温度,自言自语:“难道是哪里不舒服?不会吧,没发烧啊。还是药性没过去?想吐?胃里难受?……”
他转身想打电话叫医生上楼,还没找到手机,楚慈突然坐起身,冷着脸说:“把电脑给我。”
韩越立刻颠颠的跑去架好那种能跨过床面的台子,又把笔记本放到台子上,这样能让楚慈在一个最舒服的高度上面对电脑。他甚至十分殷勤的要帮楚慈开电脑,可惜楚慈只坐在那里,皱眉看着他,半晌说:“你出去行吗?”
韩越心里有点难受,问:“我在这里看着你不好么,又不打扰你……”
楚慈一言不发,只那样冷冷的盯着他。
韩越感觉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攥住,狠狠挤压揉搓着,明明疼得脸都要变色了,却狼狈得强撑着不敢露出分毫来,好一会儿后才勉强笑了一下说:“我知道你一个人也挺自在的,但是我想呆在这里看着你,绝对不说话打扰你,这样都……都不行吗?”
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他嗓音已经有些异样,喉咙就像是被什么酸涩的硬块给堵住了。
这样简直太难看了,韩越想。他努力想撑出比较平静一点的表情,却反而显得更加狼狈不堪。
楚慈眉心皱得更加紧了,就像看着一件无法理解的事物一样盯着韩越。
其实韩越看不清他的目光,他眼前有点模糊,可能是房间里光线太暗了的缘故吧。
“你这样我很奇怪……”楚慈慢吞吞的说,“你明明不是这种人……”
“……哪种人?”
“会征求别人意见的人吧,”楚慈说着,不确定的停顿了一下,“——也许。”
韩越用力擦擦眼睛:“因为老子喜欢你啊,想让你高兴啊。只要你这次能好起来,以后咱们好好过日子,我保证什么事都听你的,再也不犯浑打人了。我以前就跟你说过,你有很多不满意我的地方,我都在慢慢的改,你看现在不就显出效果来了吗?我以前那么犯浑的一个人,能有今天这样的成果不容易,你可要长命百岁的好好活下去,千万别把我费尽力气得来的成果浪费了!”
这话说得实在是太不像样,但是韩越偏偏还说得很认真很急切,楚慈看他那样子,突然笑了一下,摇摇头说:“你这人啊,实在是太不讲理了点……”
他的笑容十分短暂,韩越半张着嘴巴愣愣地看着,一时疑心自己看错了。
楚慈不笑了,平淡的看着韩越,就仿佛韩越真的是看错了一样:“我想出去散步。”
“……啊?”
“你不是说什么都听我的吗?”
“但是你说出门……”韩越一下子呆了:“楼下挺不安全的,万一被人看到……”
“但是你说什么都听我的。”
“我是这么说了,但是……”
楚慈脸色沉下来,一言不发的转头去开电脑。
他不说话的时候,嘴唇抿得紧紧的,因为最近削瘦得十分厉害,头发散落在鼻梁上,看上去非常的苍白憔悴。
韩越纠结了一会儿,忍不住去蹭楚慈的脸,陪着小心问:“外边风又大太阳又大,你真非散步不可?”
楚慈把他当做空气一般,既不回答,也不反应。
韩越最受不了他这样,心一横说:“那行行行!咱们去吧!趁午后人少,我住在这里也不是人人都知道的。走!我陪你一起去!”
楚慈立刻望向韩越,似乎在鉴定他到底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韩越很想让他高兴,立刻举起手发誓:“你信不过我啊?我这不都答应陪你散步去了么,真是,身体都这样了还为点小事不高兴,这不是糟践自己嘛。走走走!”
他嘴上说得爽快,实际上行动却相当谨慎,先劝诱楚慈戴上墨镜,又打电话给手下什么人,大概是叫他们现在附近看看情况,确定家里附近没人盯梢。
出家门的时候楚慈仿佛心情十分好,站在楼梯口的时候,就深深吸了口外边的空气,喃喃的道:“这味道真好。”
这时候已经是秋天了,秋高气爽,空气中混合着太阳和花草的清香,让人心里不由自主的舒坦开来,很想懒洋洋的打个滚儿。
这是楚慈自从上次去医院以来,第一次自由自在的走出家门。
韩越心里本来还十分焦虑,但是看楚慈似乎很高兴的模样,又觉得提心吊胆也值了。
他曾经做过那么多试图讨好楚慈的事情,最终却都失败了,反而是他给予的伤害和恐惧完完整整留了下来。如果现在仅仅是陪着散步就能让楚慈高兴点的话,那简直是无本万利的事情。
出门的时候说好是只散一会儿步,到最后却整整走了一个下午。
楚慈心情一直很愉快,家附近逛完了又要求去小区门口的超市,在超市里买了一袋零食,又去鲜花摊子买了点花,准备带回家插瓶。走到小区花园的时候他还在喷泉边上坐了一会儿,拆了包巧克力。韩越本来想催他回家,谁知刚要开口的时候,突然只听楚慈拿着巧克力,问他:“你要不要来点?”韩越心里一热,激动得脑子都不清楚了,坐在喷泉边上你一块我一块的把巧克力分光了才罢休。
这样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一直到黄昏满天的时候,两人都感觉到饿了,韩越才拉着楚慈回家去做饭。
这个下午对韩越来说,简直就像梦幻一般。
以前动不动就把他当成空气、十句话里最多答一句的楚慈,不仅邀请韩越一起坐在温暖的阳光下分光了一袋巧克力,还和平的聊了好一会儿天,态度友善,心平气和。
韩越简直觉得这是上天给他的恩赐。
那天晚上睡觉前楚慈看了会儿碟,韩越给他倒水,顺势就坐在他身边一起看。以前他要是敢这么做,楚慈就会一言不发的关电视走人,然后韩越再暴跳如雷的窜起来去算账,最后弄得一片狼藉收场;那天楚慈却只瞥了韩越一眼,默默的转头继续看。
韩越看他不像是不满的样子,就没话找话的指着女主角问:“漂亮不?”
楚慈头也不回,淡淡的说:“没你漂亮。”
韩越一哽,紧接着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从那天开始起韩越开始光明正大的蹭着楚慈打游戏,他用他原来那个一穷二白的新手号,每次上线就屁颠屁颠的跟在楚慈后边,跟个小尾巴似的。楚慈打怪他蹭经验,楚慈副本他就去做饭,久而久之相安无事,倒是公会里一道亮丽的奇景。
后来任家远得知韩越在玩游戏的事,不由大惊:“你到现在还穿白装?!”
“老子不会玩嘛,而且也没时间天天练级。”
“傻逼了吧,你都不知道这世界上有种人叫做代练?还有一个名词叫做人民币玩家?”
“……”
不久之后楚慈上线,出乎意料的发现韩越等级一路突飞猛进,很快冲破四十级,并神奇的拥有了好几件极品装备。
韩越得意的跟他炫耀:“看,老子很厉害吧,玩个游戏都如此天才。以后乖乖跟我混,老子罩你!”
那天楚慈在荒郊野外跟韩越PVP,结局是那几件极品装备全都易主,韩二大爷再次沦为一穷二白。
韩越嘶嘶的抽着凉气,还安慰自己:“反正都是一家人,左手东西递到右手,没差嘛!”
楚慈看他那一脸憋屈的样儿,大概觉得实在有趣,低下头去笑了一下。
那个笑容让韩越突然回忆起当年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伤痕,彼此交谈的语气轻快,眼神明亮。那个时候楚慈手上还没有血,韩越也不知道自己大哥是人家的杀母仇人。他们只是在人生漫长的道路上偶然相遇,一个温柔和善,一个一见倾心。
楚慈把电脑合上,说:“你也别心疼,等我哪天心情好了,说不定就把东西还给你。”
韩越越看他心里越痒,忍不住笑着问:“哟!那你怎么才能心情好呢?”
楚慈用大拇指点点窗外:“——放风啊。”
午后散步的活动渐渐被楚慈称作放风,韩越就是那步步盯梢的监狱头子。只不过这个监狱头子很悲催,不仅要帮楚慈拿衣服拎东西,还要时不时当免费司机,贴身佣人,外带小跑腿的。
韩越从生下来就有保姆伺候着,这么多年来别人只有怕他,敬他,奉承他,连他爹妈都不敢十分教训他,唯独一个楚慈,只要一开口就能把韩越使唤得滴溜溜转。
偏偏韩越还求之不得,恨不得一辈子都把楚慈当祖宗供着,直到两人都变成不中用的老头儿。
“等我以后攒够家底,咱们就去国外的农庄里住,天天吃过饭就陪你出去遛弯儿,遛到咱俩都老得走不动为止。”韩越兴致勃勃的跟楚慈计划:“还有咱们可以养几条狗,又能看家护院又很热闹。咱们可以训练大狗遛小狗,排成一队在前边跑,到点了就自动回家,咱俩就可以在后边慢慢走了……”
楚慈一开始默默的听,末了就问:“那你打算把农庄置在哪儿呢?”
这个问题对韩越的鼓舞简直是根本性的,他就像是吃了兴奋药一样开始计划,整天在网上搜索各国不同地区的天气和环境,幸福得一天到晚都冒着粉红色的傻气。
他隐约能感觉到,楚慈问他这个问题,就代表他已经妥协了,默许了这个两人结伴过一辈子的未来。
也许是他这么多年挣扎下来终于累了,也许是他杀了这么多人之后终于怕了,也许是他经历了这么长时间之后终于觉得,这辈子真的只能跟韩越一起过了。
不管哪样韩越都很高兴,就仿佛心里终于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注定一片凄风苦雨的未来突然云开日出,阳光普照,哪怕明天就要断气也没什么遗憾了。
手术住院前一天,楚慈终于打到了七十级。
他那天精神格外的好,满七十级的时候还特地截了个图。韩越当时正蹲厨房里煲汤,结果还被楚慈硬拉到书房去膜拜那个截图。
“行,为了庆祝你终于完成多年以来的梦想,咱们今晚开瓶八九年的葡萄酒!”韩越顿了一下,又正儿八经的补充说:“不过酒只能我喝,你得喝中药。没关系嘛,咱们勉强一下还是能碰杯的!”
楚慈切的一声:“去!谁稀罕你的葡萄酒。”
韩越乐得屁颠屁颠跑回厨房,守在汤锅边欢快的摇头晃脑哼小调。
那天晚上韩越果然开了一瓶拉菲酒庄八九年的葡萄酒,给自己倒了半杯,又给楚慈倒了浅浅的小半口。因为明天就要住院准备,后天就要正式手术了,所以从今天开始楚慈就得吃流食,固体荤腥一律不能沾。韩越怕他营养跟不上,碰杯前要强行灌楚慈一碗醇醇的鱼汤,还一个劲的保证:“高营养高蛋白,比什么灵丹妙药都管用!喝了保管你手术顺利,躺着上手术台,活蹦乱跳的下来!”
楚慈咬牙喝了一口,眉头皱了半晌:“你再夸口都没用,这汤一点盐都没有,喝着真够恶心的。”
“恶心归恶心关键能治病嘛,等你病好以后,甭说是鱼汤,想吃天鹅肉我都给你弄来!乖啊,再喝一口……”
楚慈嫌恶的把头扭到一边:“那不行。我喝一口汤,你得陪一杯酒,否则我心里不平衡。”
韩越乐了,说:“这还不简单?”说着端起酒杯一口闷尽:“——哪,这下满意了吧?”
楚慈于是扭曲着脸色喝了一口汤,差点被鱼腥气熏得吐出来。
这一口实在是小,韩越也不跟他计较,又倒一杯酒一饮而尽,还把杯子倒过来给他看:“一滴不剩,你平衡了不?”
楚慈还是不平衡,又皱着眉喝一口汤。
就这样一口口喝下去,韩越足足陪了大半瓶上好的葡萄酒。虽然度数并不很高,但是他喝得又急又快,之前胃里也没垫东西,所以到楚慈总算把汤喝完的时候,韩越也有点上头了。
他抹了把脸,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操,老子想睡觉,今晚不收拾了明天再说吧。”
他脚步有点踉跄,楚慈便上去扶了一把,把他弄到卧室里,一头栽倒在床上。
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优待——自从上次韩越酒醉之后拿枪开门,楚慈就再也没让家里出现过一滴的酒。韩越也很自觉,从那以后立刻戒酒,偶尔在外边应酬一下,喝多了就不敢进门,非得在外边坐到酒意下去了才回家。
其实韩越今天也不怎么醉,但是被楚慈被亲手扶上床这件事实在是太幸福,他心里晕陶陶的,五分酒意便被熏出了十分。
楚慈去稍微洗漱了一下,然后回到卧室,坐在床边换上睡衣。韩越看着他清瘦的侧影,每一寸线条都让人喜欢得发狂,恨不得当宝贝一样抱在手里,一辈子都不放开。
他伸手一把拉过楚慈,严严实实的搂在怀里,低沉而含混的说:“我他娘的真是太爱你了。”
楚慈看着他,微微挑起一边眉毛。
韩越忍不住亲他一下,又把头埋在他温软的颈窝里,闷闷的笑道:“睡吧。”
说完这句话后他闭上眼睛,酒意一阵阵的往头上涌。爱人在怀的感觉实在太让人放松,不出几秒钟,韩越就结结实实的睡了过去。
但是楚慈的目光十分清醒。
黑暗中他注视着韩越,说不清那眼神里有什么情绪。他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仿佛很复杂,又仿佛有点悲哀。
过了一会儿,他轻轻的推开韩越,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
韩越醒来的时候,有刹那间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卧室里仍然十分暗,因为窗帘没有拉开。他恍惚间觉得自己这次睡得不对劲,生物钟隐约的提醒着他,似乎现在已经太晚了。
已经不是他平时醒来的时间了。
韩越跟浓厚的睡意做了一会儿斗争,才懒洋洋的睁开眼睛。那一瞬间他感觉稍微有点异样,紧接着突然觉得不对——他的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这一惊非同小可,韩越刹那间出了一身冷汗,紧接着条件反射的伸手,谁知道却发现自己双手被反绑在了床头上!
怎么可能会睡得这么死!
韩越第一反应是他娘的,被侯家人找上门来了!
他竭力抬起头往周围一看,只见自己仍然身处家里的卧室,光线十分昏暗,楚慈坐在床边上,穿戴得整整齐齐,静静的看着他。
电光火石间韩越想起一个十分可怕的可能性,他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紧紧的盯着楚慈,竭力张嘴发出唔唔的声音。
楚慈就像是猜到他想说什么一样,轻轻的笑了一下。那笑容虽然短暂,却竟然有些无可奈何的温和。
“韩越,”他说,“我一直在等着,是想跟你告别。”

分享到:
赞(185)

评论32

  • 您的称呼
  1. 这两人的遗憾都很多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9/04/27 23:47:21回复 举报
  2. 韩越现在真是把自己卑微到尘埃里去了。可是……哎

    眉目如画2019/05/01 01:01:03回复 举报
  3. 我心疼韩越了~

    小晴2019/07/22 21:59:14回复 举报
  4. 我都想原谅韩二渣了
    楚慈是要走了吧!
    走到这一步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在一起

    巍澜入坑2019/07/28 21:50:44回复 举报
  5. 我……好像也快原谅韩渣了。?

    樱酒\许亦盏2019/07/29 10:01:35回复 举报
  6. 甜久必刀

    。。。2019/08/01 14:38:19回复 举报
  7. 其实楚慈是喜欢上韩越了是吗?

    小公举2019/08/12 14:39:41回复 举报
  8. 韩越啊,唉
    真是悲哀到尘埃里了

    匿名2019/08/18 15:32:57回复 举报
  9. 我突然好想笑

    怎么回事

    笑的手机砸脸上了艹2019/08/25 10:35:24回复 举报
  10. 懂了,韩渣是因为楚工放弃治疗,所以
    但又觉得不至于吧
    不过,后来都到晚期了,确实没剩几天了

    花花啊花花2019/08/31 13:05:52回复 举报
  11. 楚慈是想放弃治疗了吗?

    稚木2019/09/01 09:05:18回复 举报
  12. 你们这群没有立场的人……原谅是不可能原谅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的,我很少真香

    叶苒苒呐2019/09/10 21:52:50回复 举报
  13. 好甜呐~~~~~~~

    匿名2019/09/11 17:38:05回复 举报
  14. 很奇怪的故事安排… 韩越前面混账后面忠犬,如果没有楚慈杀了他哥又伤了爸这个剧情就比较合理……爱情真的能跨过血债吗?

    严肃的妈妈2019/10/25 15:13:59回复 举报
  15. 操?我真的是…..大起大落的心

    滴滴2019/12/02 21:56:51回复 举报
  16. ⚆!!!怎么回事?这样不好吗?怎么还要告别呢?

    风筝线2019/12/15 12:33:14回复 举报
  17. 我可真是个善变的人…

    某狐2019/12/28 00:54:31回复 举报
  18. 按我的理解来说就是楚慈喜欢上韩越了,但他知道自己要死了,所以他想离开,不想让韩越看见自己死的时候扭曲的模样,因为他小时候就是这么看着自己的父亲死去的

    三日2020/01/06 20:01:57回复 举报
  19. 就不能好好地甜下去吗!!!

    羊驼大伦2020/01/20 02:12:43回复 举报
  20. 果然 楚慈对韩越好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磨的感情2020/02/04 01:22:03回复 举报
  21. emmmm 韩越还记得楚慈杀了他哥吗……

    锐里2020/02/07 10:11:37回复 举报
  22. 好虐呀,呜呜呜,心痛楚慈,嘤嘤嘤,心痛韩越

    只卖橙子的水果铺2020/02/15 14:08:11回复 举报
  23. 谁让我当初鬼迷日眼要来看,虐的我心肝脾肺肾疼啊

    及时行乐2020/02/17 00:23:15回复 举报
  24. 唉心疼韩二了……楚慈你别走好吗……

    夏翊小朋友2020/02/21 21:58:36回复 举报
  25. 只有我感觉楚慈硬拉韩越去膜拜和不愿意喝鱼汤很可爱吗

    鸠也2020/02/22 17:50:45回复 举报
  26. “迟来的深情比草还贱”

    匿名2020/03/17 20:04:10回复 举报
  27. 韩越,一个让我又爱又恨的男人

    匿名2020/03/22 13:30:35回复 举报
  28. 我就知道甜完之后就该放刀子了

    匿名2020/04/02 14:57:13回复 举报
  29. 原谅他吧,毕竟楚慈就要走了。让他安静地离开吧。

    鹿荏2020/04/19 01:55:54回复 举报
  30. 二刷持续真香 毫无悬念 我已经习惯真香了 毕竟真的很香

    简哥的小甜心2020/05/03 23:27:22回复 举报
  31. 草(一种植物)(凑字数)

    匿名2020/05/07 19:14:08回复 举报
  32. 我!他!吗!就!知!道!甜!不!了!几!个!字!!!
    重要的是!!!
    我!他!吗!在!笑!?

    12020/05/12 12:28:11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