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番外:危情(1)

要弄懂一个男人,可能要花一辈子的时间。

而有的男人,你可能花上一辈子也弄不懂。醉菊想。

番麓就是那个可恶的男人。他比女人更像水,没有定态,若细看,吊儿郎当的时候,眼里往往闪着犀利的光,若忽然变得恶狠狠的,会像个要吃人的魔王,可不一会儿,戏谑的笑意又会在魔王的嘴角浮出来。

那男人是个恶人。

他悠闲地举着轻弩,将醉菊驱赶到纯白一片的绝境,又不知为了什么,发了疯似的从狼群的尖牙利爪下把醉菊抢了回来。

他虽救了醉菊的命,却没还给醉菊自由。

“你要是想跑,我会像逮兔子一样把你逮回来。”说这话的时候,番麓的嘴角挂着邪气的笑。

醉菊狠狠瞪着他,暗地里发誓,她绝不会让他逮到。

但这个誓言无法实践,整整一年,她根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番麓是囚禁人的行家,他总能看穿醉菊筹划已久的逃跑计划,轻而易举地笑着戳破醉菊的美梦。

“为什么?”醉菊不甘心地问。

“你不是军人,你没学过徒手搏击,你没学过怎么囚禁俘虏,你没学过如何在荒山野岭追踪敌人。”番麓反问,“你怎么可能从我手里逃掉?”

“为什么要关着我?杀了我不是更好吗?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番麓又反问:“你真的不想活吗?”

醉菊愣住。

刚从昏迷中醒来时,混沌间想到娉婷的处境,她确实是不想活了。

但如今呢?

若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师傅怎么办?

她只能将吼声放小了,冷哼道:“我想不想活,与你何干?”

番麓愣了愣,也冷哼道:“等我想明白这个问题,说不定你就别想活了。”

且柔的城守府,铁桶似的囚室,醉菊仍是锲而不舍地寻找逃跑的机会。

番麓这次终于恼了,抓着她的双腕,凶狠地将她压在墙上,“你就这么想回东林?”

“谁说我要回东林?”

“那是想去松森山脉了?”

“与你无关!”

“果然……”番麓仍旧压得她动弹不得,唇角勾了起来,一副诡计得逞的模样,缓缓道,“原来白娉婷还在松森山脉。”

醉菊吃了一惊,紧紧抿上唇,把头别了过去。

娉婷……娉婷如果还在松森山脉,只怕只剩下一副……

“你那时是拿着夜明珠簪子去找援手吧?”番麓硬将她的下巴扳回来,看见她眼中闪动的泪光,盯着她半晌,沉声道,“看来白娉婷在松森山脉不是冻死,就是饿死了。”

“胡说!你胡说!胡说,胡说!”醉菊冲着番麓大叫,哭道,“她一定被人救了,说不定她有了气力,可以自己走下山,说不定她……”

她骤然止了哭声,吃惊地发现自己正在番麓的怀里。她长这么大,除了师傅,从未和一个男人靠得如此近。被番麓搂着,就像浑身被火包裹着。

醉菊惊叫一声,猛然把番麓推开,“别碰我!”

她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番麓退开两步,站稳了,脸色变了变,转身离开。醉菊终于不再屏息,大大吸了一口气。

番麓晚上又来了,端着醉菊的晚饭,自备了一壶烈酒。醉菊低头吃饭,他坐在对面,也不用杯,直接提着酒壶往嘴里灌酒。

当烈酒灌进喉咙时,他的目光停在醉菊身上。目光邪恶,黑沉的眸子深处隐藏着暴戾的火苗。囚室内的一切如同绷紧的弦,仿佛稍一触及,就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饭菜几乎贴着醉菊的脊梁下去,她觉得自己正面对着一头野兽。放下碗后,她退到了床的最里头。但囚室就算再大十倍,她也无法逃开番麓醉醺醺可仍杀气腾腾的目光。

那一夜番麓什么话也没说,不说话的他更像一头潜伏着的猛兽。

醉菊以为最糟的事情已经让自己遇到了,此刻她终于明白,还有更糟的事在后面。

此前的番麓邪气凶恶,可恨可恶,此刻的番麓却让人觉得可怕。

番麓一夜无话。在醉菊快被他的目光逼疯的时候,他终于站起来离开了。

醉菊看着他的背影消失,仿佛死里逃生一般,一摸额头,汗津津的。

噩梦并没有就此结束,连续十天,番麓都带着烈酒到囚室来。有一回,他醉醺醺地挨到了床边,通红的眼睛直盯着醉菊,身影缓缓笼罩过来……

醉菊忍不住尖叫起来。

叫声惊醒了番麓。他晃了晃身子,一甩头,离开了。

醉菊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女人的天性让她明白番麓目光中的含意。 她无助地看着坚固的囚室,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比以前更安静,更冷漠了。

如果他真的……

那我就死。

醉菊攥紧了拳头。

这样的日子不知熬过了多少,番麓终于不再这样喝酒,而像从前一样对着她没话找话。

“怎么最近不想法子逃了?”

“哼!”

“啧啧,我还打算你再乱动脑筋的话,就真的剥得你光溜溜的。谁知你竟然听话了。可惜,可惜。”

“你……”

他仿佛变戏法般,摇身一变,又变成了吊儿郎当,喜欢戏谑醉菊的番麓。

送晚饭来的时候,他忽然问:“你想去松森山脉看看吗?”

醉菊诧异地抬头。

番麓脸色平静得似乎在说无关紧要的事。

“想去吗?”

“啊?”

“不想便罢了。”番麓转身。

醉菊叫起来:“想!我想去!”

番麓停下脚步,背影看起来不再吊儿郎当,反而显得有些凝重。

醉菊盯着他的脊梁。

傻瓜,他是骗你的。

傻瓜,他在逗你玩,就像逗一条养在笼子里的小狗。

“等我安排好了公务,我们就出发。”番麓只说了一句。

醉菊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愣愣地站在囚室里,不敢置信地反复思索着其中的蹊跷。

番麓已经离开了。

醉菊原本是不相信的,但三日后,他们真的踏上了去往松森山脉的路。

番麓没带任何随从,只有他们两人。

且柔离松森山脉并不近。当初番麓带着昏迷的醉菊从松森山脉回到且柔,用了半个月。现在两人骑马去,最快也要十天。

一路上他们不入城镇,不住客栈。幸亏已到夏天,荒山野岭中找片草地过夜,倒也惬意。

醉菊猜道:“你怕我泄露你的秘密?”

“嗯?”

“你隐瞒云常丞相,谎报娉婷的死讯。要是我在人群中嚷嚷一句,你就死定了。所以你不敢带我到有人的地方。”

番麓懒洋洋地靠在岩石上,冷冷道:“我只是不想亲手割断你的脖子。”

两人都希望早日到达松森山脉。番麓身为城守,此次算得上是擅离职守。越接近松森山脉,醉菊的心就越受煎熬。

娉婷,你究竟如何了?

希望,我不会在那片岩石中找到你。

两人快马加鞭,终于来到了松森山脉脚下。

番麓找了片隐蔽的丛林藏起坐骑,亮出腰间形状独特的铁钩,“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探子是怎么攀山的。”

他带了两副工具,一副给了醉菊。

松森山脉对番麓来说就像家一样熟悉,他在林中如灵猴,在草丛中如野狮,醉菊看着他轻松地跃过岩石,对毒花毒草和各种天然陷阱了如指掌。

当日和娉婷走了几天几夜,历尽辛苦才到达的岩区,此次由番麓领路,不到一日就到了。

醉菊叹为观止。

“就是这里?”

“嗯。”

每一块岩石都没有改变。

站在岩区前面,醉菊清晰地记起那时的风雪。

呼啸的风,娉婷苍白的脸,还有,那根在黑暗中会透出绿光的夜明珠簪子。

“我会赶到阳凤那里,叫他们派最会攀山的高手来,身上还会带着最好的老参。我会在那里做好准备,熬好草药等你。”

三天,生或死,只有三天。

“娉婷!娉婷!”醉菊忍不住对着荒凉的岩区喊起来。

番麓远远站着,看着她在岩石之间焦急地寻找。

找了一遍,又找了一遍。

天色渐渐暗下来,直到醉菊的身影在岩石中变得模模糊糊,番麓才缓缓走了过去。

精疲力竭的醉菊终于停了下来,喘着气坐在一块石头上,听见番麓的脚步声,抬起头,轻轻道:“找不到,我找不到。”她忍不住大哭起来,哭声中带着欣喜,“太好了,她一定是走了,一定是走了……”

她喜出望外,双手情不自禁地紧紧抱着番麓的腰哭道:“她一定还活着,我知道她不会死的。”

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第一次对着番麓露出微笑。番麓还未来得及回应这个微笑,喘息的瞬间,醉菊骤然回过了神。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是……

她凝住了笑容,把头低下去。紧接着,醉菊更惊愕地发现,自己的双手正抱着番麓的腰。

“啊!”她轻轻叫了一声,急忙松开手,把他推开。

心在怦怦乱跳,她责备自己一时的轻浮,没有勇气去看被她推开的番麓。

整个松森山脉仿佛石化了似的,一片沉默。

“呵呵……”

沉默之后,番麓的冷笑格外让人心寒。

他们在岩区中过了一夜。

也许是松森山脉的顶峰有终年不化的积雪,醉菊觉得这一夜特别寒冷。

清晨醒来后,她被番麓的目光吓了一跳。

他的目光再次变得阴鸷深沉,在松森山脉中,让人联想到择人而噬的猛兽。

分享到:
赞(3)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