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镇北王和白娉婷的珠联璧合使低落的士气高涨起来,军事会议后,众将心中有了明确的目标,步出营帐时,连脚步也轻松了几分。

但大家也都明白,兵行险着,镇北王和白姑娘的策略大胆却也危险,是一步也错不得的。

会议结束后,楚北捷一把拉住打算随众人出帐的娉婷,“刚刚才大展神威的白大军师,你不留在我这个主帅身边,要到哪里去?”

娉婷回头笑道:“王爷别忘了我们的赌约。娉婷赢了,王爷十天都不能碰娉婷的手呢。”

楚北捷眼中光芒忽地一闪,竟毫不犹豫地把腰间的神威宝剑抽了出来,往娉婷面前一递,“娉婷砍本王十剑好了,以替那十日之约。”

娉婷被眼前的森然剑光吓了一跳,连忙将剑插回鞘中,蹙眉道:“王爷这招苦肉计使得不得人心。是王爷先招惹娉婷的,而且王爷身上连且柔的地图都藏了,还故意坏心眼地考人家。方才要是答不出来,岂不愧死娉婷?”

楚北捷沉声道:“本王没使苦肉计,看你就在眼前,十天内却连碰你的手都不可以,那比挨上十剑更难受。思念之苦,甚于身躯之伤。本王舍难取易,天公地道。”英俊的脸上满是认真。

娉婷心头微颤,被他说得没了言语,深深低下头去,半晌才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道:“就算那十日之约作罢,王爷也不能每时每刻都握着娉婷的手吧。”想了想,到底还是忍不住露出嗔色,不甘道,“王爷咄咄逼人,逼着娉婷放弃赌约,不行,这‘一箭之仇’娉婷定要报的。”灵巧的眸中微微荡起涟漪,又甜又怨地瞅着楚北捷。

楚北捷见她温婉玲珑,扬唇笑起来,低声道:“告诉本王你要去哪。”

被这么一问,娉婷脸色微黯,轻轻道:“我总该亲自去见一见霍神医。醉菊她……”幽幽叹气,眼圈已经微红。

楚北捷心里一阵发疼。

两人重逢后,娉婷对于过往诸般辛酸避而不谈,就算偶尔不经意提起,也是几个字轻描淡写,不愿细述。

他却非常明白,种种坎坷给娉婷造成的伤害至今尚未痊愈,醉菊的死,更使娉婷深受打击。

常年被冰雪覆盖的松森山脉上,到底隐匿了怎样的惨事?

他们的孩子,也葬送在那片茫茫白雪之中了吗?

他至今不敢问娉婷那个可怜的孩子到底是怎样失去的。对娉婷来说,那一定是无法承受的伤痛。

“我陪你去。”楚北捷握紧了娉婷的手。

娉婷缓缓摇头,“王爷见谅,娉婷想独自面对醉菊的师傅。”

“娉婷……”

“若是日后娉婷真有需要……”娉婷抬头,睫毛颤颤地瞅着楚北捷,“王爷一定会在娉婷身边吧?”

楚北捷的心被她楚楚可怜的目光瞅得无力,立刻沉声许诺,“一定。”

娉婷听了,嫣然一笑,轻轻抽出被楚北捷握在掌中的手,转身翩翩去了。

楚北捷站着看她出了帐门,怅然若失。一会儿后,发觉身后有人注视,立即恢复机敏心神,转身豪爽地笑起来,摊开手无奈道:“王嫂想笑就笑吧。常言道,一物降一物——楚北捷碰上白娉婷,从来都是无计可施的。”

帐中诸将已经离去,东林王后侧倚在躺椅上,嘴角蕴笑,“镇北王过谦了,方才那招苦肉计就使得头头是道,怎么能说无计可施?温柔乡,原是英雄冢。大抵男人遇上心爱的女人,都会像镇北王这般吧。”幽幽地往帐门外一瞥,心神乘风而起,瞬间飞过万里,直抵昔日东林王宫那一片夺目华贵。

想当初,重重金殿,美酒欢歌,宿着鸳鸯。

她陪在大王身边多年,却在最后离别之际,才深深地明白过来。

她不但是东林的王后,更是这男人的妻子。

往昔被东林王族的荣耀之名笼罩,此刻失去之后,才知道真正值得回忆、嗟叹不已的,是她与他之间那份情。

无关东林,无关王族,无关大王与王后。

只是夫与妻,他与她。

为着那些繁缛的礼俗,她有多少次情不自禁地想要握紧他的手,偎入他的怀,却想起身为一国之后的本分,生生忍住了心中那点点滴滴的爱意。

“王嫂?”

“啊?”东林王后蓦然惊觉过来,唤道,“镇北王,请过来哀家身边。”

楚北捷走前两步,在她对面坐下。

“镇北王是否打算把东林的兵马也归入亭军?”东林王后问。

楚北捷本来就打算和王嫂言明此事,坦率地点头道:“正是。”

“亭军……”东林王后将这二字放在嘴里咀嚼,苦笑道,“大王当日曾说,镇北王性真情烈,并不适合生在无情的王家,这是他对弟弟最忧心的地方。但是现在,哀家却不知道对镇北王这种性情应该忧心还是庆幸。如果不是镇北王深爱白娉婷,又怎会奇迹似的出现这支敢与何侠对抗的亭军?”话锋一转,又问,“哀家想确切地知道,东林军归入亭军后,假如将来亭军大胜,镇北王掌握大权,那么东林的命运将如何?东林王族又将如何?”

楚北捷沉默片刻,毅然咬牙道:“不瞒王嫂,本王会建立新国,另立国号。”

“那东林……”

“东林已是过去。本王出征并非为了扩张东林,而是为了给娉婷一个安宁的天下。如果平定大乱后仍以东林为尊,实际上等于东林征伐了三国,这和何侠有什么区别?其他三国的将士、百姓也一定会耿耿于怀,时刻想着反抗,天下不会出现真的安宁。”楚北捷目光坚毅,沉声道,“这是本王给娉婷的承诺,绝不更改。”

东林王后目光蓦然转厉,看向楚北捷。

楚北捷不避不让,淡淡直视,“王嫂如果生气,尽管责罚北捷,但这件事,北捷主意已定。”

东林王后深深看他良久,眼神渐失了犀利,无奈地叹了一声,“国之根本,本来就是人,对吗?”

“王嫂?”楚北捷微愕。

“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耀天公主与镇北王在东林云常大战前的一番对话,早被许多人打探到了。”东林王后苦笑,露出追思的表情,“王宫被焚之后,哀家常常在想,我东林建国之时,是怎样一番景象?应该也是千万将士、黎民百姓上下一心、众志成城,不惜洒尽热血,盼望着自己和妻儿老小都能过上安宁幸福的日子吧?”

为什么百年之后,国刻在心中,却忘了人?

千千万万的人,千千万万的生离死别、爱恨缠绵。

东林王后悠悠的目光扫过楚北捷的脸,长长吐出一口气,猛然下了决心,“国家重要,难道百姓就不珍贵吗?没有安居乐业的百姓,东林也是名存实亡。镇北王,你放手去做吧。”

楚北捷不料东林王后竟有这般决断,猛地站起来,接着单膝跪下,一字一顿道:“王嫂之恩,楚北捷没齿难忘。”

想不到原以为最难过的一关,竟这样轻易闯过了。

“去吧。平定大乱,结束这生灵涂炭的局势,还天下以安澜。”东林王后轻轻扬唇,逸出一丝憧憬的微笑,“王族也好,平民也罢,让所有人都记住——既有幸生而为人,就该知道自己生而有价,就该知道自己并非让人践踏的蝼蚁。”

镇北王会建立一个庞大的帝国。

这个帝国的庞大,不仅仅在于兵强域阔,更因为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都会渐渐懂得尊重自己,不轻贱自己。

分享到:
赞(5)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