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楚北捷率众将士日夜赶路,隐匿踪迹,一边不断派出精干的探子,打听各方消息。

总算寻觅到一处隐蔽的营地后,众人集合在残破的大帐内,再度商议诸事。

“白姑娘的计策果然非常有用。”若韩欣然禀报,“镇北王出现在密林的当日,我按照白姑娘所言,安排了身形和镇北王相似的几个人在各地现身击杀云常兵,并且要他们自称镇北王。现在整个云常军人心惶惶。”

罗尚兴奋地点头,“这真是一石二鸟之计。云常普通士兵都吓破了胆,流言四起。但一个人绝不可能同时在几个地方现身,那些云常将领都认为这是惑敌之计,就算何侠接到通报,也会以为这是谣言。只要他不立即派遣大军围剿我们,我们就有喘息休养的机会。”

“何侠那小贼一定是中计了!”森荣爽朗地笑道,“探子回报,何侠接到四方传来的急报后,并没有集合大军赶赴东林,反而立即出发到归乐去了。可见他也不相信镇北王就在东林。哈哈,说到底,还是白姑娘谋定而后动,计策高明。”

娉婷坐在楚北捷身旁,被众人连连夸奖,淡雅的脸上非但没有喜色,反而轻轻叹了一声,逸出一个苦笑,“娉婷实在汗颜,何侠亲自赶赴归乐,恰好说明娉婷这个惑敌之计被他识破了。”

“什么?”众人脸上的笑容一时凝住。

楚北捷在桌下轻轻握着娉婷的小手,转头看了娉婷一眼,从容笑道:“何侠赶到归乐的那天,归乐大军覆灭的时刻就到了。对于我们来说,要想从归乐得到兵力的补充,已成妄想。”

云常军力日益强大,继北漠、东林大军溃败后,如果连归乐大军都遭覆灭,哪里还有足以对抗何侠的兵力?

总不能以一万五千的兵马和云常几十万大军硬碰硬吧?

刚刚才为迷惑了何侠而高兴的各位将军明白了形势,脸色顿时变灰。

何侠收服了归乐大军后,将再无后顾之忧,凭云常现在的实力,大可以在将来好整以暇地调重兵包围他们,像猫捉耗子一样慢慢玩弄。

楚北捷见众人信心低落,微笑起来,对娉婷调侃道:“白姑娘计策高明,是否有办法对付眼前这恶劣的局面?”

娉婷回他一个温柔的眼神,心有灵犀道:“王爷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可见良策在手,又何必问娉婷?”

楚北捷朗声笑起来,“娉婷在考本王?”桌下将她的手握得更紧。

东林王后病情稍好了点,也被扶到软垫上斜倚着,此时她插话道:“哀家几乎是看着镇北王长大的,对镇北王领军的能力笃信不疑,再糟糕的局面他也可以从容应付。倒是白姑娘的本事,让哀家很想见识。”

她是楚北捷的王嫂,话一出口,分量不轻。娉婷知道她有意考自己,于是妙目流转,缓缓扫了帐内一圈,才轻启红唇,“云常兵多,我方兵少,这是何侠最大的优势。现在,我们必须将他这个优势转为劣势。”

楚漠然皱眉,“优势如果能转为劣势,那当然最好,可是如何能做到呢?”

森荣说话最直率,“简直就是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娉婷淡淡反问一句,语气虽轻,却流露出暗蕴的自信,一字一句如玉珠落盘般,清晰地分析道,“云常军队表面上的‘日益壮大’,是因为吸收了大量的降兵俘虏。森荣将军,请问这庞大的云常军队,有多少士兵是何侠一手带出来的?”

罗尚抢在森荣之前回答了这个问题,“现在的云常军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云常的正规军,另一部分是其他国家的降兵。降兵当然是半路加入,忠诚度不高,至于云常的正规军,也不是何侠的原班人马。如果云常军中出现大变动,何侠很难控制局面。”

“这也是何侠不惜采取暴虐政策,宁愿激起民怨也要不择手段在最短时间内收服四国的原因。他必须在自己可以掌控的时候完成大业,因为他根本就承受不起一次大规模的军中动乱。”楚北捷低声接着道。

以驸马之名统领大军,上有实亡但名仍存的云常王族,下有口服而心未服的文武大臣,外有含恨归降的东林、北漠将士。

云常目前看似威风八面的大军,其实缺乏扎实的根基。

何侠深明此理。

“他原也不是什么坏人,只是……”娉婷脸上不经意地掠过一丝模糊的悲伤,但很快振作起来继续道,“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在云常大军内引起一场极大的骚乱。”

对策一旦确定,觉得前路茫茫的各位将领顿时来了精神。

“妙!”森荣大笑起来,击掌道,“与其辛苦地扩张我们自己的军队,不如想办法破坏敌人的军队。”

楚漠然比较淡定,冷静地分析道:“知易行难。何侠也是有名的将领,练兵自有一套,云常大军不会说乱就乱。”

“漠然说得有理,要使云常大军发生骚乱,必须从多方面入手。其实,已经有人帮我们做了第一件事。”楚北捷鼓励地看着楚漠然,“漠然应该可以猜得出来本王说的人是谁。”

楚漠然认真地思索片刻,忽然眼睛一亮,抬头道:“对了,是北漠上将军则尹。他单枪匹马在千万云常士兵面前向何侠挑战,虽然落败,可是也伤了何侠。此事已经悄悄地传遍各地。何侠也是会受伤的,这对深深敬仰何侠,把何侠当成天神一样尊敬的普通士兵来说,一定会在他们心里留下阴影。”

楚漠然显然是答对了,楚北捷对这位跟随他多年的下属露出欣慰的笑容,赞赏地点头,叹道:“则尹虽然曾是本王的对手,但他这份刚毅热血,令本王极为钦佩。”

“好一条汉子。”罗尚沉声道。

若韩和森荣是跟随则尹多年的将领,听他们说起北漠这位上将军,眼睛都不禁微微发热。

“哀家想了第二个方面,其实这事,也已经有人做了。”东林王后也加入讨论,“就是向四方散布镇北王出山的消息。镇北王和小敬安王是当世两大名将,自从镇北王失踪后,天下人都将小敬安王视为无人可敌的战神。所以,镇北王的出现,会动摇何侠好不容易在云常军中建立的不败形象。”

楚北捷露出一丝苦笑,转头对娉婷道:“本王真的有点后悔。当初与何侠在归乐边境对阵时,如果本王不佯装撤退,而是直接与何侠硬碰硬大战一场,在青史上留下镇北王曾在战场上打败小敬安王的一段,那本王的出现,会令那些正追随何侠的将领更紧张。”

娉婷露齿而笑,低声道:“王爷似乎忘了,当时娉婷正为归乐大军出谋划策。若是真的硬拼下来,我和少爷联手,王爷未必能占多大的便宜呢。”

楚北捷被她灵动的眸子一瞥,身上每个毛孔都舒畅得想要唱歌,失笑道:“是本王自大了,请娉婷大军师见谅。”

两人目光轻轻一碰,都觉脸红心跳,似乎说不完的情话都涌到了喉间,恨不得痛快倒出来。只是众人在前,讨论的又是生死攸关的战局,怎能这般不识轻重。娉婷悄悄收了目光,在桌下想将手抽回来,微微一动,竟被楚北捷握得更紧了。

“第三个方面,我看应该针对云常的内局。何侠只是驸马,这个名分不高不低,十分尴尬,所以他正加紧筹划建立新国,想正式登基为王,把名号给打正了。

“他真的统一四国,建立新国的话,不但东林、北漠、归乐不存,就连他自己的大本营云常,也会被抹去国号,云常王族就会消失。”

若韩冷冷道:“要让一个国家延续百年的王族消失,并非那么容易。云常的大臣和将领一定会有人心怀不满。就像对付云常丞相那样,何侠也一定会想办法迫害那些不认同他的云常人。”

“听说云常的耀天公主死得蹊跷。我看何侠不但对付那些不认同他的将领大臣,甚至连他自己的妻子也不放过。”

娉婷听了,脸上黯然。

森荣倒是兴致勃勃,“他们明争暗斗,我们正好来个渔翁得利。借机散布何侠谋害耀天公主的谣言,让一向忠于云常王族的军队军心大乱。”

“是否要想办法和那些被何侠迫害的云常将领秘密接头?说不定他们会背弃何侠,投靠到我们这边来。”楚漠然道。

“此计不能轻举妄动,万一反被何侠识破,将计就计,我们就危险了。”娉婷道,“如今我们双方并非公平较量,何侠错了一步,尚可凭借强大的势力挽回,我们稍错毫厘,就会全盘皆输。”

楚北捷赞同娉婷的意见,道:“本王的意思,先派出密探,仔细打探云常内情,弄清楚哪些人有可能投靠我们,哪些人即使对何侠不满,也绝不会背叛云常大军。和前者秘密接头,怂恿他们起义。”

东林王后明白过来,接着道:“后者则暗中刺杀,栽赃给何侠,激化云常人与何侠的矛盾。”

楚北捷笑道:“王嫂见识高明呢。”

“镇北王说得如此透彻,再不懂的人也会明白了。”

楚北捷又道:“前述种种只是造势而已,就如在一片干枯林木上泼满了油,但要引起滔天大火,还必须有火星。”

这是关键之处,此话一出,众人都屏息听他说下去。

不料楚北捷却偏过头,对娉婷笑道:“不如,本王和白大军师打个赌?白大军师若能想到擦出火星的法子,本王便亲吻白大军师的小手十下,以示感激。”他已心痒多时,此刻情不自禁,竟把情话脱口而出。

气氛紧张的军事会议顿时蒙上一层暧昧甜蜜的色彩。

众人面面相觑。

自诩最熟悉镇北王性情的楚漠然,也忍不住立即冒出一头冷汗。

娉婷乌黑的大眼睛里满是惊讶,她向来沉静淡然,忽然当着众人的面被楚北捷将了一军,脸上顿时爬满红云,眼珠轻转间已想好对策,露出微笑,“法子不是没有,不过王爷的赌注要改一下,娉婷若答对了,王爷要许诺十天不碰娉婷的手才行。”

分享到:
赞(3)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