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说书人又顿了一顿,似乎在回味那惊心动魄的场面,缓缓而低沉地继续,“上将军腹部中了一剑,掉下马来。何侠坐在马上,肩膀上血流如注,北漠人啊,你们真应该瞧瞧何侠当时的脸色,真的应该瞧瞧啊。云常的将领见主帅受了伤,大惊失色,赶紧上前要为他包扎,何侠摆手制止了,低头问我们的上将军:这样做值得吗?你们可知道,上将军怎么回答他吗?”他停了下来。

听书众人一阵沉默,感觉呼吸都不属于自己,仿佛自己就站在决斗之地,看着何侠骑在马上居高临下,而他们的上将军则尹虽身负重伤倒在地上,却始终勇毅傲气。

好一会儿,终于有人低声问:“老人家,上将军是怎么回答何侠的?”

说书人的脸在黑暗中动了动,似乎在淡淡地微笑,又感叹又钦佩地道:“上将军仰起头,对何侠笑着说:值得。因为从现在开始,所有的北漠人都会知道何侠并不可怕,何侠也会流血,何侠也会受伤。终有一天,何侠也会失败。”

说书人咬字极清楚,每一个音缓和而沉重,进了每个人的耳朵,进了每个人的脑子,融进每个人的热血里。

“我的故事很短,讲到这里就完了。让我喝一口水吧,我还要赶路,到下一个村庄。”他摸索到脚边的水罐,递到嘴边喝了一口,又道,“这个故事,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别人也是听别人说的。不知道是怎么传出来的,但我们都知道,这是真的。只要大伙听了这个故事,记在心里,那上将军的血,就流得值了。别忘了,我们还有若韩上将军呢。虽然现在不知道他在哪,但迟早,他会和则尹上将军一样,出来对抗何侠的。”他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拄起拐杖。

“老人家……”有人叫住他,“那则尹上将军后来怎样了?何侠杀了他吗?”

说书人摇摇头,“谁知道呢?这个故事一人传一人,我听到多少,就告诉你们多少。”又继续往前走。

黑暗中,村民们目送着这个蹒跚的老人离去,眸光若无数点燃的小小火把。

从现在开始,所有的北漠人都会知道何侠并不可怕。

何侠也会流血。

何侠也会受伤。

终有一天,何侠也会失败。

“若韩上将军,还会出来领兵吧?”

“我们打得过何侠?他可是天下名将。”

“打不过又怎样?”

众人心里仿佛都藏了一团火苗,三三两两散去,余下两个纤柔的身影,静静站在原处。

“阳凤……”

“他还活着。”阳凤默然站了半天,一字一顿,“他一定还活着,活着等着看何侠再一次流血、受伤,活着看何侠失败。”一句话间,泪珠已经无声无息坠了七八滴。

娉婷伸手过来,握着阳凤冰冷颤抖的手。

她没有开口。

她无力安慰,无法安慰,这也是因为,阳凤比她更坚强,更懂得则尹,也更懂得爱。

天下两大名将,一属云常,一属东林。

但北漠并非一无所有。

北漠有英雄,有好汉,有热血男儿,铮铮铁骨。

不仅则尹一个,还有许多许多,平凡的北漠人。

第二天,消息传来,在村庄前面十五里,发现了说书人被乱剑砍碎的尸体,白发苍苍的头颅,被云常士兵悬挂在树干上,警告所有散布谣言的北漠人。

阿汉和村里几个年轻的男人,趁着夜深将他的头颅偷了回来,悄悄安葬在村外的山坡上。

没有墓碑,只有一抔黄土,但有不少人,自发地去拜祭这位不知名的说书人。

包括娉婷和阳凤,带着她们幼小的孩子。

这是丰收的秋天,硕果累累,马壮羊肥。

天下苍生,在惶惶不安中,不幸见识了杀戮、暴政、压迫,也有幸见识了热血和英魂。

拜祭回来后,娉婷没有犹豫地走进屋里,一把取下墙上的神威宝剑。

“我不要你为了我出山。”阳凤伸手过来拦着她,眼眶红得仿佛要滴下血来,目光却分外坚毅,“娉婷,别为了别人,逼自己做不愿意做的事。”

“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自己。”娉婷持剑入怀,缓缓转头,眸中流光四逸,一字一顿道,“我要放弃那些愚蠢的幽怨,去找回我心爱的男人,我孩子的父亲。我要他疼爱我,保护我,让我和我的孩子,永远不会再受这样的欺辱和凌虐,永远不必再目睹这样的惨事。”

优美的唇微微扬起,逸出一个自信艳丽的笑容。

“阳凤,和则尹一样,这件事也是我心甘情愿做的,是我自己的心愿。”

她找来了阿汉,“大个子,你家不是还藏着一匹马吗?把它借给我好吗?”

“大姑娘,你要马做什么?”

娉婷怀里捧着宝剑,柔柔笑道:“我要去找一个人,一个可以打败何侠的男人。这路途可能很遥远,所以我要借你的马。还有,请你帮助阳凤,照顾我的长笑。”

阳凤看着好友柔弱的身影,忍住心中剧痛,暗中抹去脸上泪珠,强作从容,道:“兵荒马乱,你孤身一人,上哪去找那个已经失踪多时的镇北王?”

“别担心。”娉婷晶眸妙转,用她动听的声音,坚定地道,“只要他还活着,我就会找到他。”

云常都城中的百姓,以盛大的仪式欢迎他们满载荣耀归来的驸马爷。

何侠骑在高头大马上,一路接受着众人的欢呼,飞照行扯动缰绳,策马跟了上去,他不敢与何侠并肩,落后何侠半个马身,低声问:“驸马爷,入城之后,先去王宫吗?”

何侠摇头,冷冷道:“何须先去王宫,冬灼正在驸马府等着我们。”

入了驸马府,冬灼果然等在里面。何侠势力如日中天,冬灼也跟着水涨船高,几乎掌管了云常都城里面的大小事务。

何侠、飞照行、冬灼三人入了书房,这次会谈没有任何云常官员,说话也没什么忌惮。

何侠问:“云常的官员们怎么说?”

“云常的官员暂时还安稳,不过他们依旧很感念云常王族。”一直留在云常都城监察情况的冬灼,对于各官员的动态了如指掌。

飞照行道:“要让小敬安王登上大王之位,是违反云常律法的。因为不管小敬安王立下多少功劳,身上却不可能有云常王族的血统。”

冬灼道:“我试探了都城里几个德高望重的大臣,看他们的态度,对于建立新国,推举新王,都不大赞成。”

何侠脸色不悦,冷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数十万大军在我手里,他们敢与我为难,莫非想重蹈贵常青的覆辙?”

“军队中的将领也受过云常王室深恩,恐怕不会支持小敬安王的做法。”飞照行又宽慰道,“此事其实也不难,都是一些人的愚忠脑筋作怪。只要云常王室消失,他们无所依靠,便会立即归附到小敬安王羽下。那时候,没有人会反对新王登基,国名国号,也可以重拟。”

冬灼听飞照行意思,竟是要对公主下手。冬灼对云常王室没有多少感情,但耀天公主对何侠一向不薄,杀她未免不义,脸色微变,沉声道:“公主已经被软禁在宫中,不会再对我们造成任何威胁,何必赶尽杀绝?再说,她肚子里已经有了少爷的骨肉。”

飞照行看透了归乐权贵之间的明争暗斗,深悉内幕,是个只讲实际利益的男人,进言道:“只要有女人,何愁没有子嗣?现在小敬安王看似风光,其实脚下基石不稳,只有尽早确立名号,正式登上王位……”

“照行……”何侠一直负手站在窗边,此刻开口,沉声道,“先不忙争辩。你刚刚回来,先下去休息吧。”

飞照行微愕,看了脸色不好的冬灼一眼,识趣地道:“照行先告退。”

等飞照行出了书房,何侠幽幽叹了一口气,才道:“冬灼,你自幼跟随我,有话就说吧。”

何侠大军四处出征,冬灼虽然留在都城,但对云常大军的所作所为都有耳闻,早有一肚子话想等何侠回城,痛快地吐出来。但此刻被何侠一问,冬灼心里却滞了一滞。

他从小在敬安王府长大,眼看着少爷从天之骄子沦落为四处逃亡的钦犯,眼看着少爷精心谋划当上了云常驸马,却被云常朝廷中的顽固势力压得抬不起头,受尽怨气,又眼看着少爷一朝翻身,三尺青锋,尽屠仇家。

起起伏伏,跌跌撞撞,眼前这被万民景仰畏惧的天下名将经历过多少坎坷,冬灼最为清楚。

大概曾经吃过太多苦头,受够了气,何侠掌权之后,性情日益暴戾,手段之狠毒,连冬灼都深感心寒。

冬灼抬头看着何侠。

少爷的身影俊逸潇洒如初,但怎么看都觉得隔得越来越远,朦朦胧胧的,像两人间飘着不少白雾,活生生扯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少爷……”冬灼话里微带央求,“得饶人处且饶人。贵家是罪有应得,可公主不同。难道少爷心里,对公主真的没有一点情分?”

何侠长身而立,听了冬灼的话,默然不语,初进门时的暴戾不悦一丝丝从俊美的脸上褪去,眼角处多了几分似曾相识的柔和。

这一剎那,他仿佛又是那个敬安王府中风流多情的何侠了。

“牵涉到政治和权力,还有地方能让情意容身?”身边只有一个最亲近的冬灼,一向战无不胜、志得意满的名将何侠,苦笑中带了一丝无力,“冬灼,你跟随我十几年了,我从前是这样无情无义的人吗?”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是一个动人的幻影。

敬安王府手握军权,家世显赫,但归乐王一声令下,顷刻土崩瓦解,家破人亡。

驸马又如何?耀天公主一个不懂军事的纤弱女子,竟可以不顾他苦心经营的努力,轻易阻止了迫在眉睫的东林云常大战。

而他,永远地失去了娉婷的笑容和琴声。归来时,只瞧见人去楼空,满院落寞。

教训,太多了……

何侠闭紧双目,将眸中的疲累和无奈掩盖起来。

分享到:
赞(3)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