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楚北捷远远跟着他,直达则尹隐居所在的山峰,策马上了山道,终于瞧见十几座木屋,藏匿在林中。楚北捷昂扬前行,未到屋前,路边蓦然跳出几名大汉拦在路中间,喝道:“站住!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竟敢乱闯?”手中利剑一横,寒光闪闪,身手都很不错。

这些威吓对楚北捷来说不啻儿戏,他哪里放在眼里,不避不闪,坐在马上,环视一圈,沉声道:“告诉则尹,楚北捷来了。”

“楚北捷?”

“东林的楚北捷?”

“镇北王?”

“是我。”楚北捷唇角逸出志在必得的笑意,“我来接我的王妃——白娉婷。”

统领东林大军征战四方,杀得所有人胆战心寒的魔王,竟然出现在眼前?

有人一个手颤不稳,手中的剑差点掉下来。

“还愣什么?快去通报。”楚北捷胯下骏马打了个响鼻,向前挪了一步。

众人猛退数步,一脸警惕。这位当世名将,曾在堪布将他们则尹上将军打得一筹莫展,几乎毁灭了整个北漠。

机敏者呼啸一声,转身便去报信。剩下的人强压着胆寒,持剑围着楚北捷,人人的眼睛都盯在他腰间的宝剑上。

传说中镇北王的宝剑只要出鞘,就会血流成河。

楚北捷端坐马上,宛如从天而降的神将,被他们狠狠盯着,神态却悠然自如,隐隐透出一丝喜悦的期盼。

娉婷,我已经到了。

你在做什么?

和阳凤下棋吗?

你曾说,阳凤棋艺甚精。可允许楚北捷在旁观棋?让我坐在你身边,看你纤纤指儿,捏起黑白色,轻置于棋盘上。那情景必定赏心悦目,让人看一辈子也看不倦。

跑去通报的人很快回来,脸色古怪,不敢站得离楚北捷太近,拱手道:“镇北王,我们上将军有请。”

楚北捷欣然点头,跟着引路的侍从一路到了大门前面。门前寂静无人,不见阳凤娉婷,也不见则尹,他艺高胆大,在东林王宫单身与宫廷侍卫血战尚且不怕,更不会畏惧这么一片小木屋。

下马后,手按剑柄,昂首直入。

跨入屋中,却愕了一愕。入目处满眼素白,白色的垂帘横幔,偌大客厅,并无座椅摆设,唯有孤零零一具棺木摆在中间。

楚北捷跨进的,竟是一间灵堂。

屋中只站着一名脸色沉肃的男子,眉目浓黑,眸中精光慑人,“镇北王?”

楚北捷从容迎上他犀利的目光,“北漠上将军?”

忽然听见一把尖锐的女声,“楚北捷!楚北捷在哪里?”

楚北捷心系娉婷,听见女声,猜想该是上将军夫人阳凤,朗声应道:“本王在此。”

话音未落,侧屋垂帘被人霍然掀开,一道娇小身影骤冲过来。阳凤脸色苍白,状若疯狂,对着楚北捷当胸就刺。

她来势虽快,但又怎能伤得了楚北捷。剑未及胸,楚北捷伸手一按,已经按住阳凤手腕。

则尹没料到阳凤会这般提剑从侧屋冲来,发觉时已经太晚,变色道:“你敢伤我妻?”纵身扑上。

楚北捷一招制住阳凤,想着她是娉婷好友,倒不敢怎样,指尖在她细白的腕上用力一弹,再顺势轻轻一推,阳凤立足不稳,向后跌去。

则尹正好扑上来,一把接住,他素知楚北捷厉害,唯恐阳凤受伤,忙问:“有没有受伤?”

阳凤摇摇头。她发髻俱乱,双目通红,哪里还有半点平日悠闲镇定的模样,转头瞪了楚北捷一眼,忽然痛哭起来,抓着则尹的袖子央求道:“你帮我杀了他!快杀了他!”

楚北捷从娉婷口中了解的阳凤,向来温婉有礼,怎料到第一眼看见的竟是个疯女人。他心里生疑,眼角余光扫了中间那具棺木一眼,暗觉不妙。一颗心竟隐隐害怕起来,沉声道:“娉婷在哪?”

阳凤似乎听不见他的问话,只是捶打着则尹的胸膛,哭求道:“夫君,你帮我杀了他!是他害死了娉婷,是他害死了娉婷!”

楚北捷犹如被一记响雷击在头顶,猛然向前两步,喝道:“你说什么?你刚刚说什么?”

这喝声宛如虎啸,反倒让阳凤清醒过来,停止了捶打一直安抚她的则尹,呆呆转头瞪着楚北捷,通红的眸中仿佛要滴出血来,一字一顿道:“你害死了娉婷,你恨她,你把她送给了何侠,你让她孤零零地死在雪地里。”字字从洁白齿间挤出,阴冷的声音,仿佛从鬼域深处传来。

楚北捷骤然倒退一步,回头看了看厅中的棺木,强扯出一抹笑容,“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们是骗我的,你为娉婷不甘,要使计诈我。”他虽如此说,却止不住浑身冷汗潺潺,仿佛堕入冰窟中一般。

阳凤是娉婷至交好友,和娉婷一同长大。楚北捷识人无数,自然明白阳凤此刻的哀伤,绝非作假。

一生之中,从未尝过的寒意侵袭而至,破入肌肤,直割筋骨。

“你们骗我,娉婷就在这里,藏在这里。”楚北捷哈哈大笑,扭曲着面容,目光一转,停在拥抱着阳凤的则尹脸上。

他的手按在剑上,仿佛只要则尹说一句不中听的话,就要拔剑将他碎尸万段。

则尹什么也没说。他静静拥着自己痛哭的爱妻,直迎楚北捷的目光。

楚北捷的目光,除了坚毅、刚正、执著、霸气,还带着一丝怯意、一丝央求似的期盼。

炯黑的眼眸深处,激荡着狂涛,渐渐沾染上不敢置信的绝望。

他竟然,从则尹这个昔日敌人的脸上,看到了一分同情。

“不可能,这不可能……”楚北捷恍若被利刃刺中心窝,狂叫一声,踉跄着连退几步,仰头大叫,“娉婷,娉婷!你快出来!我来了,楚北捷来了!我来向你赔罪!任你责罚!娉婷,你出来呀!”

受伤野兽似的吼叫震动山林,树枝上的积雪簌簌抖落。整座松森山脉,在楚北捷悲怆的吼声中沉默。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那灵巧的指,那绝世的笑,那醉人的香,那轻舞的身影,怎么可能逝去?

他明明听见,她在弹琴歌唱,唱英雄佳人,奈何纷乱,唱成则为王败则寇,兵不厌诈,唱多情相思,一望成欢。

她明明就在这里,在风里、雾里、云里、雪里,笑得清雅娴静,她乌黑的眼珠静静瞅着他,仿佛无尽的心思,全要倾注在他一人的身上。

在哪里?娉婷在哪里?

楚北捷麻木地转过脸,看向那具孤零零的棺木。

“她已经到了山脚,却遇上狼群,只差一点,”则尹沉声道,“就只差最后一段路……”

阳凤渐渐冷静下来,用满布血丝的眼睛盯着楚北捷,凄声道:“她是来找我的,我知道她会来找我。她戴着我送给她的夜明珠簪子,攀过了松森山脉,千里迢迢地来找我。我为什么不早点派人下山?为什么?为什么……”伏在则尹肩头,双肩止不住剧烈地颤动。

楚北捷直愣愣瞪着那棺木,完全失了魂魄。

他朝那棺木走过去,每一步都仿佛踩在云朵上面,软绵绵的,没一点实在的感觉。

一切宛如在梦中,棺木一会儿近在眼前,一会儿又似乎到了很远的地方。短短几步路,他挣扎着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勉强走完。

他终于摸到棺木,森冷的寒气从那里散发出来,沿着指尖蔓延到心里,让这天下闻名的镇北王生生打个冷战。

“娉婷,你在这里……”他用最温柔的声音,轻轻对着深黑的棺木道。

他要打开棺木,拥抱他的爱妻,他的王妃,他的白娉婷。

但当十指扣住棺盖,一向神勇的镇北王,竟找不到一点力气。满是剑茧的手颤抖着,楚北捷如何努力都无法让颤抖停止一刻。

“她遇上了狼群,只剩下那支夜明珠簪子和残破的衣裳,还有……”则尹的拳头紧了紧,低声道,“还有几根骨头。”

字字重若千斤,沉沉砸在楚北捷心上,他双膝再也支撑不住身躯,颓然跪倒。

棺木又冷又硬,楚北捷小心翼翼地摩挲着。

娉婷不是这样的。她娇小、玲珑,在雪天里,脸颊会透出一抹淡淡的云彩,喜欢看雪夜中的星星,却又像猫儿一样,常常寻找温暖宽阔的胸膛,惬意地依进去。

“娉婷……”他伸开双臂,竭尽所能地拥抱。

他来晚了,晚得太厉害。

他应该初六那天赶回来,用他的臂膀,紧紧拥抱倚门等候的娉婷。他应该拥抱着她,不让任何事伤害她,让所有的危险远离她,让她微笑着,在暖暖的冬日下懒洋洋地看书,小睡,让她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地孕育他们的孩子。

“嫁给我。”

“为什么?”

“你善琴,能歌,兰心,巧手。跟那些女人比,我宁愿娶你。”

“我……”

“我们对月起誓,永不相负。”

不相负? 永不相负,在哪里?

“你活,我自然活着。你死,我也只能陪你死啦。”

她的一笑一颦,就在空气中,在花香中。

无所不在。

“王爷是要去打仗吗?”

“王爷不必向娉婷解释。现在娉婷的心中,除了王爷之外,不想再有任何牵挂。”

“娉婷孤零零地过了自己的生辰,王爷生辰那日,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他没有做到,他负了她。

让她踏着一地心碎,在利刃的寒光下,登上了远去的马车。

让她流落在云常,怀着他的骨肉,穿越雪山,吃尽人间苦楚。

让她被围绕的狼群,一片一片撕下血肉,咬断筋骨。

“不!”楚北捷狂声长啸,啸声止后,毅然拔剑。

震慑天下的镇北王的宝剑,被他狠狠摔在地上,剑刃和地砖铿锵相碰,激起一瞬火花。

楚北捷缓缓转头,看向阳凤,“是我负了她,你动手吧。”不再多言,仰头闭目。

阳凤沉默了一会儿,挣脱则尹的怀抱,捡起地上的宝剑。宝剑很重,她要双手才能握紧,就算用了双手,仍颤得厉害。

剑刃指着楚北捷的喉头,只要轻轻一划,这当世名将,各国君王欲除之而后快的镇北王,就要从这世上消失了。

滴答,滴答……

灵堂中寂静无声,只有阳凤的眼泪,大颗大颗,流淌不尽似地滴在地上。

她刚刚那般地恨这个男人,恨不得与他同归于尽。此刻持剑抵在他的喉头,她却在颤抖。

娉婷,娉婷,让你伤心哭泣,让你绝望心碎的楚北捷,就在我的剑下。

他是否让你幸福地微笑过?

“茫茫天下,你能去哪?”

“我要回家。”

“回家?”

“有人在等我。”娉婷淡淡一笑,眼中闪过柔情和憧憬,悠然举手,掠平两鬓被风吹乱的发丝。

阳凤清楚地记得,娉婷站在窗前,她远眺的方向,是东林,镇北王之所在。

阳凤紧握着剑的手越颤越剧,交缠的指渐渐松开,哐当一声宝剑跌落在她的脚旁。

楚北捷诧异地睁开眼睛。

阳凤冷冷看着他,“我不会让你去黄泉打扰娉婷。她不想见到你。”她痴痴说着,伸手抚摸着棺盖,细声道,“娉婷,我知道,你累了。休息吧,从此以后,再不需要为谁伤心了。”

那里面静静躺着地是他心爱的女人,他的王妃,他孩子的母亲,他生前或死后,都没有面目相对的娉婷。

不错,他害死了她。

娉婷永远不会原谅他,无论在人间或黄泉。

死,他无颜央求她的原谅;生,他无颜索取她的尸骨。

他倾心相求的绝代佳人,被他亲手葬送。

“你说得对……”楚北捷眼神空洞,泥塑似的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你说得对……”他不舍地瞅着那具棺木,却再没有勇气用颤抖的双手触碰它一下。

他有什么资格碰它?

楚北捷转身,他的眼里看不见任何景象,没有阳凤,没有则尹,也没有路。

他忘了宝剑,忘了一切,走出大门,怔怔地看着前方,朝山林深处走去。在门口低头吃着干草的骏马嘶叫一声,小跑着跟在楚北捷背后。

它不明白,为什么主人进了这屋子,出来后就失去了魂魄。

则尹的手下看着这一人一马远去,低声问:“上将军,此人是我北漠大敌,我们要不要趁机将他……”

则尹凝视着楚北捷的背影,摇头叹道:“他不再是任何人的大敌。”

威名赫赫的镇北王,已经死了。

他的心,已经死了。

分享到:
赞(2)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