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清晨,橙光刺穿层层厚云,朦朦胧胧透出一点光。

骤来的马蹄声打破宁静,在白皑皑的大道上急促响起。

嘚嘚,嘚嘚,嘚嘚嘚……

一骑由远而近,马背上插着代表紧急军情的旌旗,确保一路通行无阻。

“开门!快开城门!东林撤军了!东林撤军了!”

传令者仰头对着关闭的城门大喊,精疲力竭中犹带兴奋的喜悦。

城头的守卫疑惑地竖起耳朵,探出脑袋向下喝问:“兄弟,你刚刚说什么?”

“快开城门,赶着向丞相禀报呢。东林撤军啦!”

“东林撤军了!东林撤军了!大战结束了!”

厚重的城门发出嘎嘎声被缓缓打开的同时,东林撤军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冲入云常都城的上空,掠过每一颗忐忑不安的心。

大战结束的好消息,加急传送入云常都城。

“丞相,丞相!东林撤军了!”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老成持重的贵常青还是忍不住猛然从床上坐起来,“真的撤了?”

“撤了,公主殿下亲达战场与楚北捷谈判,随后东林大军就撤了。”传令使跪着,利落干脆地禀报,“我军派出大量探子,密切监视东林大军动向。东林大军无丝毫异动,是真的撤返。”

贵常青一边急急忙忙要侍从伺候更衣,一边问:“公主和驸马爷呢?”

“公主和驸马领军返回都城,正在路上。”

“要盛大迎接。”贵常青一脸喜气地回头,指了一名贴身侍从,“去,要司礼官员立即来这。凡是负责采买、礼仪、鼓乐的官员,给我一起叫到这里来。等等……”他思索了一会儿,又吩咐道,“这次东林云常之战,毕竟还是有云常子弟伤亡,去把越老军务也请过来,我们商量一下抚恤的事。”

传话的侍从连忙点头,一一记下,转身要走。

隆隆隆隆!几声轰鸣骤然传来,震得屋顶簌簌落尘。屋里众人都吓了一跳,贵常青脸色一变,“都城里发生什么事了?快去查!”

不一会儿,派出去的侍从小跑着回来道:“禀告丞相,东林撤军的消息已经传遍都城,所有人都醒啦,在街上喝酒唱歌。到处都在放炮仗,城里最大的炮仗店把镇店之宝也抬出来放了,刚才那几声巨响就是他们闹的。丞相,要不要把他们抓起来?”

贵常青听明白了,摇头笑道:“抓他们干什么?谁家没有子弟在军中,大战结束了,百姓高兴,我们悬着的心也可以放下来了。”喝令道,“来人,从我府里取一千两银子买足酒,放在王宫前的广场上,让百姓们自行取用。”

侍从笑道:“丞相,宫里酿造司的仓库都是满的,用不着拿银子去民间酒坊买。”

“那些要等公主和驸马爷回宫时才用,那么多的将兵,那么大的喜事,我还担心仓库里的储酒不够呢。”想起会使国力骤损的大战在未造成重大伤亡前被化解了,贵常青心头无比畅快。

云常一直奉行静养避战的国策,贵常青在其中实在功不可没。

没多久,早前出去的侍从赶了回来,禀道:“官员们已经请过来了,都在前厅等候丞相。”

“嗯。”贵常青再整理了一下隆重的官服,跨出房门。

一路沿着丞相府的小径,绕过后花园,打算直往前厅。心情愉快,稳重的脚步也变得轻盈。刚来到结了一层厚冰的湖边,忽然又一次听见传令者那熟悉的拉长嗓子喝喊的腔调,“报!军情急报!报!”声音由远及近,喊话人一路飞奔而来。

贵常青的心一悬。

东林已经撤军,前线怎会又一次传来军情急报?

难道事情有变?

“你们下去。”贵常青挥退身边侍从。

转身时,传令者已经奔到眼前。

“报!军情急报!”

贵常青在通往小桥的台阶上驻步,沉声问:“是否发现东林大军佯撤?”

这名传令者刚从马上下来,气喘吁吁,摇头道:“不是,卑职不是从前线过来的。”

“哦?”贵常青心中稍定,“有什么军情,说吧。”

“禀报丞相,我云常与北漠接壤一带的关卡,连续被挑。”

贵常青奇道:“竟有这样的事?挑了哪些关卡?对方有多少人?是北漠的军马?”

“统临关、赫蒙关、萧阳关、允僚关都被挑了。对方不是北漠的军马,那人是从我云常腹地方向来的。”

贵常青惊讶地问:“那人?”

“是。”传令者也一脸不可思议,“单枪匹马,连挑我云常四个关卡。挑关者来去倏忽,剑法凌厉。因为与东林的大战,关卡中大多精锐将士都被驸马爷抽调去了前线,剩下的守卫根本不敢和此人交战。”

贵常青思忖片刻,又问:“昌将军坐镇一方,难道他不闻不问?”

“昌将军手下的精锐也被驸马爷抽调殆尽,听说此事,立即派遣剩下的所有人马围剿此人。但此人实在厉害,来去无踪,而且精于反追踪,只选关卡人少力薄的时候挑关,来去从容,大队一到,绝对找不到他的影子。昌将军也对他无可奈何,只能命令各处关卡暂时关闭,以免又被他冲入关中。”

“既然是连挑四关,看来不是为了闯关到北漠去。”

“不是。那人每次挑了关卡后,就抓住管事的队长逼问一个女子的下落。他手里拿了一幅锦图,上面画着一个女人,只问每一个关卡里的人有没有见过那名女子,知否她去的方向。此人神勇彪悍,常人到了他面前,别说对着他的剑,就算被他扫两眼也胆战心惊。”

贵常青听到此处,已猜到端倪,反露出笑容,“你们可知道此人是谁?”

传令者诧异地问:“此人每次出现都头戴斗笠脸蒙黑巾,只让人看见一双眼睛。难道丞相知道是谁?”

贵常青嘴角逸出微笑,负手在背,仰望渐亮的苍穹,感慨似的长叹道:“还能有谁?只有楚北捷。”

东林撤军的消息刚刚送至都城,楚北捷竟然已经挑了四处关卡,令人震惊的迅猛。一定是下达撤军令后即刻单骑起程。

楚北捷的心焦,由此可见一斑。

“东林镇北王?”传令者大吃一惊,瞪着眼睛,半天才呼出一口气,点头道,“怪不得如此厉害。卑职今夜就离开都城,把这个重要消息传给昌将军。”

军情对于国家相当重要,可以充当传令者的,都是军队中机敏忠诚之人,脑子比普通士兵灵活数倍。传令者稍有踌躇,随即又道:“卑职斗胆进言,东林镇北王领军来犯我云常,是我云常大敌。如今他孤身出没我云常边境,正是铲除此人的绝妙良机。”

贵常青何尝没有想到这个,东林镇北王是其他三国权贵的心腹大患,谁不想铲除?

楚北捷单枪匹马在云常地界出没,就像一块精美的透着热气的点心摆在饥肠辘辘的人面前。即便老成如贵常青,也需要苦苦压抑,才能按捺立即调兵围剿楚北捷的念头。

楚北捷又岂是这么容易被围剿的?

冰雪覆盖的松森山脉中,要用大军去围住一个精于藏匿踪迹的猛将,是不可想象的艰难之事。

像楚北捷这样的人,不能一次将其围杀,便再难找到机会。

何况……

“纵然调动大军,一举将楚北捷击杀,那又如何呢?”贵常青苦笑着摇头,不得不放弃这个充满诱惑的念头,“消息万一走漏,正撤退的东林大军会冲杀回来,这一次他们绝对会战至最后一兵一卒。”

好不容易得到的安定局面,将毁于一旦。

这是贵常青最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分享到:
赞(2)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