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楚漠然道:“虽说何侠许诺初六前不会动兵,但还是不能大意。我去将别院的防御布置再做一些调整才行。”

醉菊点了点头,见楚漠然转身离去,忽想起一事,轻轻唤了一声,却欲言又止,还是没有叫住他,让他走了。

回到屋里,见红蔷正坐在小椅上打盹。红蔷心思最浅,先前受了不少惊吓,见娉婷和楚漠然平安回来,只道危机已过,听见帘子的声响,微微睁开眼睛,瞧见是醉菊回来了,将指尖轻轻放在唇边。

“嘘……”指指里屋,闭上眼,将双掌合拢了贴在一边脸侧,稍稍歪着脖子,做出睡着的姿势。

醉菊回了她一个明白的眼色,蹑手蹑脚走到里屋,悄悄探头。

娉婷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看来是睡了。长发披散开来,一小束沿着床边柔柔垂下。身子盖着厚厚的被子,可窗还是开着的,呼呼地透进冷风。

醉菊低声道:“这么个坏习惯总是不改。”轻手轻脚走到床边,小心翼翼地伸手,还没碰到窗子,忽然听见低低的声音传来。

“别关,吹着风,脑子清爽一点。”

醉菊低头一瞧,娉婷已经睁开了眼睛。眸子澄清透亮,哪有一点睡意?

“关了吧,万一着凉了可不是好玩的。”醉菊坚决地关了窗子,转身在床边坐下,探手入被,摸到娉婷纤柔的手腕,探出两指按在脉上,静心听了一会儿,浅笑道,“还好。”

醉菊将手收了回来,又压低声音道:“我都听漠然讲了。真不知该说什么好。”

娉婷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反问:“难道连你也担心王爷赶不回来?”

醉菊用眼瞅着娉婷。

她跟着师傅治病救人,达官贵人是司空见惯的,与东林高门大户的千金小姐,甚至是王宫中的娘娘妃子,都有一两分交情,却从没见过白娉婷这样的人物,这般的聪颖、洒脱、孤傲,竟是浸在骨子里面的。敬安王府究竟是何等所在?不但有一个风流倜傥、仗剑逍遥的何侠,还能养出白娉婷这样的人物。

娉婷见醉菊不语,便也拿眼睛轻轻瞅她。

两双透亮眸子默默看着对方,似在揣度对方心意,又似自顾自地若有所思。

红蔷正巧进来,见两人痴痴对看着,诧道:“原来没睡呢,害我不敢动作太大,怕惊醒白姑娘。你们互相盯着瞧什么呢,难道脸上长了朵花出来不成?”

醉菊收了目光,转身向着红蔷,笑骂道:“就你聒噪,人家静静想一会儿事,偏被你搅和了。”

娉婷也看向红蔷,问:“你进来干什么?”

“看看这天……”红蔷指指外头,“刚才见姑娘睡了,也不敢问。你们难道肚子不饿?”

醉菊探头往外看了看,“也对,怪不得觉得饿了呢。心悬了一天,居然将饮食大事忘了。”

“饭菜已经做好了,我去端来。”红蔷走了出去。

厨房里的大娘们虽也惊魂不定地过了一天,但手艺还是极好。

数层的食盒送上来,依旧是两荤两素,伴着几碟小菜。

娉婷向来食量不大,今日耗费了心神,更无食欲,有一点没一点地挑了几箸。醉菊见她要将手里的筷子放下,忙道:“至少也要把热汤和碗里的饭吃完。”

连夹了几筷子的荤菜放在娉婷碗里,用眼睛瞥她。

娉婷毫无胃口,瞧见醉菊凶凶的眼色,悄悄伸手抚了抚小腹,默默将碗里的饭菜都咽了下去。

醉菊这才满意地笑了起来。

饭后,醉菊和红蔷七手八脚地收拾了食盒。

醉菊道:“让我去吧。”留了红蔷陪伴娉婷,提着沉甸甸的食盒出了院子,刚巧碰见厨房的大娘迎面过来。

“醉菊姑娘,天冷,用不着亲自送回来,我们老婆子去拿就行。”大娘见了醉菊,停了脚步。

醉菊将食盒递给她,又从袖子里掏出一样东西,“不光为了送这个,我还有明天的膳谱要给你们。按着方子上面的做,里面加了几味药材,都选上好的放。记住,分量可别弄错了。”

镇北王府里的人再不济也识得两个字,大娘就着月光看了那膳谱,啧啧道:“好细致的活儿。辛苦了醉菊姑娘,连吃个饭也要花这般心思,怪不得白姑娘最近脸色红润了不少。只是……”大娘语气一转,面有难色,“这上面的当归,前几天给白姑娘炖枣子,厨房里刚巧用完了。芍药花瓣,厨房里本来就不存的。老山紫参倒是还有一些。”

醉菊道:“这不能耽搁,我又不能和你说明白,反正快去采买一些,按照我的方子做就好。”

“哎呀呀,姑娘你也糊涂了,这光景,别院里面谁出得去?大门被亲卫们守得比都城的城门还紧。”

醉菊这才想起外面围了兵,拍额道:“我真是糊涂了。说起这个,厨房里的东西可以撑到初六吗?”

“大米常年存着许多,不怕会饿死人。但菜不够,后面虽然有小菜园子,养了一些鸡鸭,但姑娘想想,这别院里面多少人,女孩也就算了,食量小。那些亲卫们牛高马大,没有大碗的荤菜,受得了吗?我看荤菜顶多撑一天。”大娘左右瞧瞧,凑近了点,压低声音道,“猪肉都是三天一送的,前两天送上来的这顿已经吃完了,明天是一丝猪肉星儿都没有啦。鱼也没有新鲜的,鸡鸭先顶着吧。楚将军说这是小事,不许让白姑娘知道了心烦。我告诉你,你可别漏了口风。”

醉菊点头道:“我和你一道到厨房去,瞧瞧还剩些什么。将就着材料再写个膳谱。大娘,可要叮嘱他们按着我的方子做,不管外面围了多少兵,我可只管先把白姑娘的身子料理好。”

“那当然,只要厨房里有东西,就能照你的方子一丝不差地做出来。”

两人在雪地里慢慢走向厨房。月亮出来了,却不及前几天的亮,淡黄的光朦朦胧胧,脚踩在薄薄的雪层上,雪片碎开,嘎吱嘎吱地响。

刚到厨房门口,忽有动静传来。

“怎么?”醉菊惊惶地低呼一声,看着别院大门上空的红光,似乎有许多火把正在门外凶猛地吐着火焰。

厚重的大门在深夜里推开的声音,远远传来,虽然单调,却有一种沉重的危险感。

大娘抬头看着半空中的火光,颤着嘴唇,“老天爷,该不是打进来了吧?”

醉菊不做声,大着胆子绕出厨房所在的院子,从侧边走过去就是通到别院大门的路。她轻轻靠过去,躲在墙后看,瞧见大门外站了一排手持火把的人。这个时候,能到别院门前的除了何侠的人,再没有其他人。

不一会儿,大门缓缓关上,将火光遮挡在外面,只能从墙头看见那些光的余晕。

醉菊瞧见楚漠然带着两名亲卫推着一辆车戒备森严地过来,从墙后闪身出来。

“谁?”楚漠然低喝,身边两名亲卫的剑已经锵地抽了出来。

“是我。”

楚漠然松了一口气,责怪道:“半夜三更的,你不陪着白姑娘,跑出来干什么?还嫌这里不够乱吗?”

两名亲卫看清楚来人是醉菊,便将剑收了回去。

“我本要去厨房的,听见动静就过来了。那些人来干什么?”

“送东西。”

“送东西?”

“鲜肉鲜鱼,各色干果。我已经验过了,里面只有菜,没藏人或兵器。”楚漠然苦笑,指指后面那满满一车的东西,“你来得正好,这些东西弄回厨房后,你每一样都亲自用针验验,看看是否有古怪。”

醉菊瞥那满满的车子一眼,不禁叹道:“何侠的确是个人物,他应该不会用这般下作手段。不过我还是会好好验的。”

两名亲卫帮醉菊将车推到厨房,将货物卸下来清算一下,除了猪肉牛肉鲜鱼等寻常荤菜外,竟还有不少稀罕东西。

几坛子由归乐厨子制的正宗归乐小菜,上好的通晋鱼干,北漠的御用美食卤珍,还有一碟内软外酥的点心。

厨房几位大娘在一旁看醉菊用针逐样检验,瞧见那一碟点心小巧玲珑,做法几近巧夺天工,啧啧称叹,“都说归乐的点心做得好,单这外相就已经不简单了。”

另外还有一个镏金盒子,外面用几层丝绸包裹着,放在车子最下面。醉菊一层层解开,里面不是食物,却是女子用的各色小东西。

有一个蚌壳,里面装着上好的润手膏药。一面带了小柄的铜镜子。一把整块翡翠琢磨成的梳子。十几颗极小的五光十色的鹅卵石铺在盒子下,薄薄一层,上面托着这三样东西,看得醉菊目不转睛,又叹又赞。

验过所有东西,天色已经快亮了。醉菊累得腰酸背痛,对厨房大娘道:“这些都是好的,尽管吃吧。何侠竟是个人精,连女人滋补用的当归也送了一些上好的过来。方子不用改了,就照我昨晚给你的做吧。”

“但芍药花瓣还没呢。”

“没有就算了,不加就是。芍药花瓣还好,当归是最重要的。”醉菊答着,困倦地揉揉肩膀,一手拿了镏金盒子,一路走回小院。

红蔷已经起来了,正在院中的雪地上伸懒腰,见了醉菊,问:“怎么一个晚上没见你?姑娘睡之前,还问你去厨房为何去了这么久呢。”

“她呢?”

“还睡着。”红蔷的下巴朝房门扬扬,“昨晚我陪她在屋里睡,就听她一个晚上翻来覆去地转身,想是睡得不好。哎,我听亲卫们说,外面还围着兵?昨天白姑娘和楚将军出去,他们不是退了吗?怎么又有了个初六之约,要是初六王爷不回来,那可怎么办?”

醉菊沉声道:“你要管也管不了,不要问的好。”

红蔷只道往常开惯玩笑的亲卫们吓吓她,这才知道危机未过,脸都白了。

醉菊知道真实情况比红蔷目前知道的更糟,不愿多说,拍拍她的肩膀,径自跨上台阶,进了房门。

娉婷其实早已醒了,将被子踢到一边,肩上披了一件淡紫的小棉袄,懒懒地跪坐在床上,侧着头,用尖尖的五指梳理垂下的长发。见醉菊拿着镏金盒子进来,瞅了一眼,“那是什么?”

分享到:
赞(2)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