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亲卫们严阵以待,侍女们噤若寒蝉。偌大的隐居别院,一日之间变得静悄悄,连带少了信鸽咕咕的叫声,更是死一般的安静。

没人大声咳嗽,没人大声说话,连走路也是踮起脚尖,唯恐就那么一声声响,惹来四周敌人的瞬间强攻。

娉婷头一次坐在楚北捷的书房里。

略略将案头的一摞摞公文翻看一遍,上面有楚北捷的批文,遇上军国大事误时延工的,语气沉沉一股让人心头承受不起的冷冽,遇上关系国计民生的,批言又显得温厚朴实。

偶尔有一两张单独的,似乎是楚北捷从前写的诗词,熟悉的字迹,沉稳却又狂放,就像他的人一样。

公文最下面露出洁白的一角,不知是什么被主人小心地藏了起来。娉婷眼尖地把它抽出来,定睛一看,却是一幅描得极工整的画。

画面栩栩如生,用笔深浅得宜。

有树,有湖,有雪,有琴,还有一个抚琴的人,穿着淡青的裙,让风掠着几缕青丝,笑靥如花。

那笑这般美,美得让娉婷心也醉了。

痴痴看了半晌,竟舍不得将目光移开。

“白姑娘,案头上那些是从前的公文和王爷的一些东西。你要的地图和最近的奏报,我拿过来了。”

听见楚漠然赶来的声音,才收了飘游四海的惬意魂魄。急忙打算将那图放回原处,又忽地顿了顿,咬咬牙,藏在了自己怀里。

抬头看时,楚漠然已经抱着一堆东西进来了。

“这份就是大王令王爷赶回都城的亲笔信笺。”楚漠然在书桌上展开缀着明黄流苏的密信。

娉婷仔细从头看下来,边看边道:“云常北漠联军?则尹已去,北漠国的统帅不出若韩、森荣两人,我看还是若韩的机会大一点。不过云常……”一个熟悉的名字跳进眼帘,让她蓦然眼前一阵昏花,连忙眨了眨眼,定睛细瞧,却仍是那个熟悉得让她刺心的名字,一丝不苟地写在那锦缎上。

一股锥心般的痛楚袭过心头。

娉婷脸色白了三分,缓缓坐在椅上,不敢置信地问:“何侠被归乐大王四处追捕,怎有可能统领云常的兵马,威胁东林边境?”

楚漠然不免尴尬,解释道:“何侠已经娶了耀天公主,成为云常驸马,手握云常的兵权。这个消息天下皆知,只是别院里……王爷说了,白姑娘和何侠再没有瓜葛,不必让你知道。”

他瞧娉婷一眼,她白色的脸颊宛如晶莹的雪。

原来如此。

何侠已经成亲。

何侠的妻子,就是云常国的公主。

何侠已经利用他的婚事,谋求到了一笔雄厚的资本。

原来,他竟还不肯放过她。

或,他不肯放过楚北捷。

一切昭然若揭,伴着深深的心痛心忧,多聪明也解不开的揪心的心结。

娉婷沉默不语,静静将东林大王的亲笔信笺卷了起来,放到一边,微微动了动唇,“边境的仗是打不起来的。”

楚漠然奇道:“姑娘怎么知道?”

娉婷轻轻地摇了摇头,“因为何侠已经来了。侵境一方的主帅不在沙场,仗又怎么打得起来?”

楚漠然脸色一变,沉声道:“这里是东林境内,若何侠已经来到这里,东林岂不已经大败?”

“怎会有胜败?不过是个一方占便宜一方不吃亏的交易。没有东林王一路放行,何侠怎可能带兵直逼别院?”娉婷苦笑着,从椅子上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对手,竟是何侠。

与楚北捷旗鼓相当的当世名将。当初就因为有何侠在,东林才不敢对归乐大举进犯,楚北捷才要花心思,用计离间敬安王府和归乐大王,迫何侠离开归乐。

何侠心思缜密,动手前一定罗网密织,直到敌人不知不觉陷入包围,才在最后一刻猛然发动攻击,不让敌人有丝毫逃逸的可能。

如今,他的雷霆手段,用在了白娉婷的身上。

娉婷心中苦涩,恨不得大哭一场,唇角却挤出一丝冷冷的笑意,“地形图等通通都拿走吧,不必看了。如果势均力敌,我们尚有挣扎的余地,但这种情况下,已无一丝胜算。”

清冷的眸子瞥向楚漠然,又镇定地道:“虽然没有胜算,但我们也未必会输。”

也不管楚漠然听得一脸糊涂,娉婷径自出了书房,步下台阶。

她朝别院大门疾步走到半途,不知想到什么,脚步渐渐缓了下来,略一思量,似乎改了主意,转身走回自己的小院。

醉菊和红蔷都正不安地等着,见娉婷一路走过来,赶紧出了侧屋,迎了上去,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娉婷瞅她们一眼,知道大家嘴上不言,心里都已着慌,也没有时间安慰,只是问:“这里谁有绛红色的裙子?”

“我有一条。”红蔷道。

“快拿来。”娉婷进了屋,又寻了梳子在手,满头青丝细细理顺,直如一道黑得惊心动魄的瀑布。

“我帮你。”醉菊见她要梳发髻,走了过来想要接过梳子。

娉婷摇头,“我自己来。”

对着镜子,缓缓将头发分成两束,绕着指头一圈一圈地缠上去,不一会儿就盘成一朵花似的发环。

娉婷对着镜子看了看侧面,不满意地摇摇头,又松了手,让青丝重新垂下来。

红蔷已经找到了那条绛红色裙子,拿过来递到娉婷面前,道:“绛红色的只有这一条,但这是夏天穿的,薄得很。”

“正是这个颜色。”娉婷接了过去,摸一下布料,确实很薄,“帮我换上吧。”

“这么冷的天,穿这个哪行?”醉菊皱眉道,“我有一条紫红色的,虽然颜色不大一样,但比这个暖和。”

娉婷斩钉截铁道:“只能是这个颜色。”

她眉毛微微一挑,竟让人不敢违抗,只得帮她换上。还是雪天,虽在屋内,但娉婷脱下贴身的小袄,还是猛地打了几个哆嗦。醉菊连忙取了一件带毛边的大披风将她裹起来。

娉婷感激地看她一眼,低声道:“我还要梳头。”

不要红蔷和醉菊帮忙,自行在镜前盘了半天。醉菊看她一脸认真,十个指头在发间左挑右捏,渐渐又用小束青丝卷成一朵朵精致的黑色小花,两旁的发却只是梳得服帖了,柔柔坠在颈项上,衬着白皙的肌肤,动人到了极点。

红蔷在一旁静静看着,叹道:“虽然好看,但也太麻烦了,亏姑娘手巧,要换了我,不知要梳多久。”

醉菊也禁不住道:“真好看,配上姑娘的脸形、眼睛,还有姑娘骨子里的那股气质,竟像是专为姑娘想的梳法似的。”

娉婷被她们一夸,反而显出两分郁色,对着镜子又看了看,淡淡道:“梳得并不好,我今天是第一次亲手梳这个。”站了起来,想是冷得厉害,遂用手合拢身上的披风,将自己藏在里面,眼神飘了四周一圈,挺直腰杆,掀帘子走了出去。

楚漠然正站在小院门前,见娉婷走了出来,目光在她的披风上打了个顿。娉婷身子瘦削,虽有披风裹着,也可以看出她里面穿得极单薄。

娉婷将双手拢在披风内,抬头瞧见楚漠然,并不停步,擦肩而过时,低声道:“你跟我来。”

似已下了决心,脚下毫不犹豫,径自出了几道门。

此时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别院大门处被亲卫们严密把守,人人手握利剑,睁着铜铃大的眼睛,加倍警戒地瞪着外面的动静。忽见娉婷梨花般单薄的身影挟隐隐决然而来,后面跟着楚漠然,都不禁惊讶地看过去。

娉婷在大门前站住脚,默默凝视这扇坚实的由精钢做支架的木门。

它现在虽完好无损,却绝对抵不住何侠的一轮攻击。这毕竟不是边城堡垒,在这里对上那些纵横沙场的攻城利器,岂有胜算?

她微微攥拳,肩膀不被人察觉地抖动了一下,深深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闭上眼睛。

当她再度睁开眼睛时,那里面已经盛满了毅然。

“打开大门。”

众亲卫一惊,面面相觑。

楚漠然一个箭步到她身侧,压低声音焦灼地道:“白姑娘……”

“你也是沙场上的老将,难道不知道只要何侠一声令下,这里的抵抗根本不堪一击?与其让他攻进来,不如将他请进来。”清晰平稳的每个字,像晶莹的雨滴有序地打在每个亲卫的心上。最让人惊讶的是,被这样的雨滴一打,仿佛心上的尘埃全被冲掉了。大家反而不再患得患失,恢复了有如楚北捷在众人身前的沉着。

“打开大门。”又淡淡吩咐了一次。

那一瞬间,所有人深深记住了,她傲然挺立的背影。

移开沉重的横闩,大门发出呀呀的响声,缓缓开启。别院外的一片空地,和不远处反射着雪光的茂盛山林,一点一点出现在众人眼中。

娉婷于大门中央,迎风而立。眸中闪烁着微微的光芒,凝视着山林深处,脸上露出复杂而难以言喻的表情。

敬安王府的往事,如此遥远,又如此贴近。

宛如一条静静的地下暖流在脚下蜿蜒而过,与她的双足只隔了一层薄薄的土。轻轻地掘走这薄薄一层的土,它就会喷涌而出。淋湿她的发、她的唇、她的身,渗入她每一个毛孔,沿着脉搏,钻进五脏六腑,让她又暖,又疼。

眼神飘向天边,谁还记得归乐的方向?谁还记得敬安王府的朱门绿瓦?

王妃啊,少爷的兵马就在对面那被白雪覆盖的阴森森的山林里。一声令下,就是血海腥风,永不回头的绝情绝意。

冷风飒飒地掠过,娉婷收回目光,看向楚漠然。

她轻轻咬牙,眼神却绝无犹豫,“在大门高处,升上白旗。”

她就像楚北捷一样,当她下定决心的时候,就无人能阻止她的决定。楚漠然沉重地点了点头。

在场的人都知道,若无外援,这别院早晚会被攻下。

强攻或投降,不过殊途同归。

雪白的耻辱的旗帜,在大门高处缓缓升起,被北风强迫着展开,猎猎响声如不甘的哭泣。

娉婷脱下厚厚的披风,绛红色的长裙展露出来。

红裙白肌,雪中伫立,衣裙飘飘,竟美得扣人心弦。

不但楚漠然,恐怕就连楚北捷,也不曾见过这般动人的白娉婷。

她只这么无声地站着,已经占尽了山水中的灵气,满溢天地间的风流。

她的眸中带着哀伤、牵挂,带着说不出道不尽的思念、痛心,还有一丝令人动心的温柔,藏在最深最深的地方。

目光只停在一个地方,那对面不远处的山林。

分享到:
赞(3)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