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吓得楚漠然一愣,第二天再不敢随便禀报,只是委婉地说:“咳嗽好一点了,过几天就能下床。”

“几天?”

楚漠然没料到正埋头公务的楚北捷会忽然提问,没有把握地回答:“大概……十天。”

楚北捷“嗯”了一声,不置可否。

到了第十天,楚漠然来禀报娉婷病况,还未开口,楚北捷已经从桌旁站起来,扬扬下巴道:“走,去看看她的苦肉计使到头没有。”大步踏出书房,果然径直朝娉婷所住的小屋去了。

小屋自成院落,屋外歪歪斜斜种着几丛不知名的小红花。

楚北捷走到门外,忽然停下脚步,思索片刻,无声无息地移到窗边。零星话语从屋里传出,他听出其中有一个熟悉的声音。

“还有别的没有?”

“多着呢。”低柔的答话缓缓的,带着笑意,“比如骨头锅,先在骨头上横破几刀,露出一截骨髓——可别砍断了,用扁荠和厚百叶衬着,好让味道浸在骨头上。煮的时候把红景天、锁阳、香茅根碾成粉,用油炒,炒好后放进汤里,再放骨头,等汤熬到一半,把新鲜的莲藕、胡萝卜切成小块,一起放进去合盖慢熬。”

“乖乖,我做了多少年厨房,还没听过这样的做法。啧啧,只听听就觉得饿了。”

楚北捷听了一会儿,都是做菜的绝招,其中种种手法几乎闻所未闻。

娉婷今天精神好了点,刚巧和每天为她送药的张妈聊起煮菜,来了兴致,将平日知道的顺手拈来几款。正谈到酸菜,射进门的阳光忽然被一个阴影挡了**分,抬头一看,碰上一张严肃冰冷的俊脸。

“啊!王爷……”张妈几乎从床边跳了起来,手足无措地行礼。

楚北捷瞅也不瞅张妈,目光停留在娉婷血色未复的脸上。

张妈哆嗦着喃喃,“我该回厨房了。”收拾了喝空的药碗,小心翼翼地倒退着出了小屋,在门外差点摔了一跤。

小屋去了一人,更显得寂静,仿佛冷飕飕的空气忽然从地下冒了出来。刀雕般刚毅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楚北捷的目光如严冬般寒冷。

娉婷对上他的眼睛,心蓦然怦怦乱跳了两下,赶紧微微低头掩饰过去。

“王爷来了?”她扶着床沿慢慢下床,跪下行礼,“王爷安康。”

楚北捷将双手环在胸前,深邃的眼睛盯着她半晌,用贵族惯用的邪魅语调,戏谑地问:“听说你病了?”

娉婷本来以为自己一病,楚北捷若念旧情,多少会对她好点,那样一来,渐渐化了他的怨愤,才有机会打探少爷的消息,将来也才有机会逃跑。谁知一病十来天,楚北捷不闻不问,她装作不在意,嘴里还讥讽自己道:“你又不是美人,掀了帘子见了真面目,还能使什么美人计、苦肉计?”但心里到底还是隐隐疼了、酸了。

今日见了楚北捷,打定主意不存妄想。可听见他冷冰冰的调子,却骤然想起那夜花府里他一声低沉的询问——病了?还将她打横抱进屋中,迫她闭上眼睛睡觉,既体贴又霸道。

霎时,和少爷分离后的酸甜苦辣、艰辛委屈都被一把看不见的铲子从心底翻了出来,五味杂陈,睫毛不听使唤地一扇,居然扇出两串晶莹透亮的眼泪来。

楚北捷居高临下问了一句,半天得不到答复,怒气又起,刚要教训她,低头发现娉婷肩膀微颤。他弯下腰,指尖在她嫩滑的脸蛋上一挑,看见两只微红的眼睛和一张湿漉漉的脸。跪在地上的人儿原来已经无声无息地哭得一塌糊涂。

“哭什么?”他拧眉,“给本王停下。”

在镇北王面前流泪不是娉婷本意,她只得死死咬住下唇忍住下坠的泪珠,想站起来,腿却发软,手撑在床边只是打战。

楚北捷看了一会儿,黑着脸往她手臂上一抓,把她扶了起来,沉声道:“别咬,本王现在准你哭。”

娉婷蒙上一层水雾的眸子朝他一转,别过头,还是咬着唇落泪。

被人挑衅的感觉让楚北捷不满,他轻巧地拧住娉婷的下巴,逼她看着自己,压低声音道:“你再哭,本王就灭了花府。”

娉婷看着楚北捷威胁的眼神,知道他不是说笑,在镇北王心中花府又算什么?

她把下唇更使劲地咬出一道淤痕,乌黑的眼睛里积蓄着不服,到楚北捷被挑衅得要怒目相对时,她把眼角一抹,抹净泪湿,秀气的脸露出几分少见的倔犟,直直对上楚北捷灼热的目光。

她倒不知道,自己这个神态真是动人极了,让楚北捷心中一颤。

“女人的眼泪我见多了,没用。”他低沉的话语和身躯同时靠近,贴着她精致的耳垂,令娉婷心惊肉跳地想要躲开。

他伸手一拉,轻而易举地制止,“给我坐下。”让她跌坐在自己怀里。

“啊……”

“别动,小心摔到地上。”闻着她身上不同于寻常脂粉的香味,看着她脖子红了一截,他忽然快活起来,故意轻薄地擦过她的脸侧,“嗯,你用的是什么香?”

娉婷又急又羞,楚北捷身上那种男人的气息和热度霸占了她的所有感觉,微醺的意识和被调戏的屈辱感缠绕起来。她无力挣扎,手抵在强壮如山的身躯上竟有点像欲拒还迎,索性眼眸一转,放松了身子,乖乖挨在楚北捷怀中。

“这味道好闻?”她刻意放柔了声音,学着青楼女子的声调问。

她说变就变,楚北捷似乎不能适应,身体一僵。

她笑得更甜,抬头看着那张英俊的脸,“王爷是无所不知的能人,难道没有听过四方草?”

楚北捷目光如电,射到娉婷笑盈盈的脸上。

“四方草是天下奇毒,叶有四色,味清新。”娉婷慢条斯理道,“反正我开罪王爷,活着也是受罪,不如一了百了。旁人若是嗅到,只怕会与我同归于尽。”

小小侍女,哪来的天下奇毒?楚北捷根本不信,看了娉婷两眼,见她神态娇憨,可爱非常,怀中暖玉温香,不禁热血上涌,好整以暇道:“既然是难得的天下奇毒,那本王可要好好尝尝。”手臂一使力,把娉婷锢得更牢,缓缓向红唇压来。

粗重的呼吸喷在略显苍白的脸上,一脸掠夺之色的男人越逼越近。

娉婷从没有遇到这样的事,顿时手足无措,慌乱之刻,她猛然大叫:“漠然快去告诉大王,镇北王亲我了!”

楚北捷一愣。

门外传来砰的一声,原来楚漠然真的在门外候着,早听见里面你来我往的脸红话,娉婷忽然大叫,把他吓得一脚把旁边的木凳弄翻了。

“快去告诉大王,他和王后娘娘的打赌赢了!镇北王真的亲我了!”

事出突然,楚北捷以为自己真的被人设套,一分神就放松了力道。娉婷不能动弹的身体恢复了些许自由,她用尽蓄起来的力气,猛地一翻身,滚到床角里,抱着膝盖,警惕地瞅着楚北捷。

翻身间,楚北捷已经明白自己又中了她的计,眯起双眼,狠狠地问:“你又骗我?”

“王爷权势如天,美女招手即来,何必轻薄一个侍女?”

“美女都可任我挑选,何况我自己王府中的侍女?”楚北捷勾勾指头,嘴角溢出一丝邪气的笑意,“过来。”

娉婷当真害怕起来,但脸上勉强撑着不露怯色,笑道:“要小红伺候其实不难,只要王爷和我打一个赌。若王爷赢了,小红对王爷百依百顺。王爷可敢接受?”打赌这种把戏她和少爷玩得多了,电光石火间已经想好该赌什么。

“打赌?”楚北捷做出思考的模样,沉吟片刻,哈哈笑起来,“你明明是本王的人,本王要你,何需打赌?”听他意思似乎打算恃强凌弱,娉婷不由得惊惶起来。不料楚北捷话锋一转,“不过本王今天暂且不想要你,等你好了再说。”深深凝视娉婷一眼,转身出了小屋。

这次轮到娉婷愣住了。

眼看楚北捷伟岸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娉婷才将目光收回,喃喃道:“糟,这人居然如此不好对付。以退为进,欲擒故纵,谁家姑娘能逃得出他的掌心。”脸儿猛然一红,胜了窗外斜阳十倍。

分享到:
赞(4)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初中的时候很喜欢的文 咋现在看着这么玛丽苏(._.)

    嘿嘿2020/09/11 04:43:0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