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怪不得都说归乐富庶,原来它有这么多的铜矿。”

“富庶虽是富庶,但国富却造就了目中无人的民风,包括大王在内的王公贵族,不懂居安思危,只知暗中争斗。”

楚北捷一针见血,把归乐政局最大的弊端指了出来。娉婷不由得感叹——

敬安王府原本就在归乐朝局中举足轻重,娉婷从小在那里长大,所见所闻不比常人,对朝廷中种种明争暗斗了如指掌。

若非大王对敬安王府心生忌惮,暗中加害,赫赫扬名百年的敬安王府又怎会一夜成了火海?

今日听这“敌人”坦然自若地把归乐国的死穴说出口,娉婷怎能不叹,轻按琴面,又问:“难道归乐国中就没有顾全大局的王公大臣吗?”

“有,敬安王是归乐重臣,多年来掌管兵权,为归乐肃乱党、清边患。”楚北捷平和温雅的笑容透出一丝欣赏,“但敬安王府也因为兵权过大,犯了归乐新王的忌讳,已在一夜之间被荡平。”

“啊?!”垂帘之内传来惊讶的娇声,“公子不是说敬安王府的人是好人吗?那归乐大王也太糊涂了。”

楚北捷挺腰坐直,显出俯瞰天下的雄心,浅浅笑道:“对归乐忠心耿耿的敬安王府对我东林而言却是心腹大患。如今敬安王府一去,归乐再无猛将。我东林大王睿智英明,要收服区区归乐易如反掌。”

娉婷心中暗恼,语调却欢欣无比,“真是如此,那我们东林就更富强了。但……难道敬安王府的人就一个都没逃出来?”

“敬安王府的人狡猾得很,尤其是他们的小王爷何侠。听说他们在归乐大王赶尽杀绝之前已经得到消息,最后举族逃离归乐都城,何肃下了王令正追捕他们呢。可惜,可惜。”他最后两个“可惜”,当然是可惜敬安王府没有被何肃铲除干净。

娉婷总算知道少爷他们暂时没有被大王抓到,心中稍定。

少爷他们,应该正躲藏在安全的地方暗中探察时局的变化吧?这个时候去找他们,恐怕也没有线索。不如就先留在这里陪花小姐刺绣聊天,顺便借这东林王族打探消息,以利将来?

娉婷想到这里,食指轻挑。

楚北捷坐在帘外,忽听见铮铮悦耳的琴声,悠扬婉转,流水般从帘内淌泻出来。比起方才一曲,豪情壮志不减,又添了点闺阁女儿家的娇媚。

还不及惊叹时,一把低润动人的清音随琴声渐起。

“故乱世,方现英雄;故英雄,方有佳人。奈何纷乱,奈何纷乱……”

嗓音委婉圆润,竟如天籁一般。

楚北捷被这猝不及防的歌声一扰,心神都微颤起来。

他年方二十,却从小学遍经书兵法,才识过人,见惯王宫中各色美人,开始还觉得艳丽可人,见多了,也不免渐渐厌恶起那些莺莺燕燕来。从此,他再不理会那些庸脂俗粉,立下心愿要找一位真真正正的绝代佳人。

帘内之人,琴技已是无双国手,谈吐不俗,连歌声也分外动人,虽不曾见面,但下属呈上的画像美艳动人。 看来,堪伴终身的人儿,就是她了。

唱出的每个字如玉珠落盘,敲击听者心头,声声婉转缠绵。接着“奈何纷乱”几次连唱,琴声忽从高亢处回转直下,渐渐沉寂。

楚北捷闭目欣赏,半天才回过神来,赞道:“这‘奈何纷乱’本来是唱佳人的无奈和悲伤的,但出自小姐之口,却多了豁达,少了无奈和悲伤。”

“公子过奖了。”娉婷低声答谢,脸上却多了疲惫之色。弹琴唱歌对她来说都是极耗心神的事情,但为了保持这冬定南的兴致,只好勉强为之。

“公子,敬安王府小王爷何侠的事迹,我也曾经听说过。人人都说他是归乐第一猛将,对吗?”

“不错。”

“那……我们东林赫赫有名的镇北王和他比,哪一位厉害?”

听佳人提及自己,楚北捷唇边勾起一抹淡笑,不动声色道:“依小姐看呢?”

“我常年在家,怎会知道?不过,听家里仆人的远亲说起过,何侠曾与镇北王在归乐边境对战。”

“嗯。”

“这一战,不知谁胜?”娉婷自然知道赢的是自家少爷。但她总觉得这场战役的胜利另有蹊跷。以镇北王当时的兵力,即使被她以计策小胜一场,也不该立即认输退兵。

那镇北王楚北捷回到东林都城后,可会因为兵败而遭受责罚?若东林大王削掉楚北捷的兵权就好了,等于为归乐除掉一个心腹大患。

“何侠胜了。”楚北捷若无其事道。

“这么说,镇北王输了?”

“不,镇北王也胜了。”

“哦?”

楚北捷别有深意地逸出一丝笑意,“何侠小胜,镇北王大胜。”

这话别人听来不明所以,娉婷却深深一震。

她对这场边疆之战实在是太了解了,边境被侵整整两年,一开始归乐大王执意不派少爷上阵,到归乐大军即将溃败时,才匆匆发出调令,责令少爷一定要守住边城。

而伤病、缺粮、酷热,还有东林严整的军队,都威胁着归乐军的士气、实力。

为什么会赢?她在这个问题上有许多个假设,而冬定南的回答,正确定了她最不希望成真的一种假设。

镇北王是有意撤退,是为了刺激归乐大王,让归乐大王痛下决心对付敬安王府。如此一来,失去敬安王府的归乐,迟早都会落入东林的掌握之中。

“小姐为何不语?”帘外传来低沉的问话。

娉婷闷了片刻,方叹道:“世间争斗不断,真叫人心烦。”

楚北捷听出佳人心中郁闷,不明白个中因由,“国事劳神,小姐本不该为这些事情心烦。不如说点雅致的事儿。”

“也好。谈谈风月花草,才是正经。”

娉婷不欲引起对方疑心,便随他的意思转了话题。心中隐隐担心太多见识会露了底子,并不主动多言,总用好奇的口吻向楚北捷请教各地风俗人情。

楚北捷得了极好的表现自己的机会,却一点也不轻浮炫耀,对四方风俗侃侃而谈,但他骨子里是王族血脉,时刻不忘如何拓展版图,往往说到风俗后,一会儿便转到此地的地形,然后话锋一偏,又论到若进攻厮杀该用何种手段——为何强攻,为何暗袭,进攻后如何安抚人心,铁腕统治好还是怀柔统治好……都说得头头是道。

听见帘内半天没有动静,楚北捷才自失地一笑,道:“在下言语无味,竟又说到领兵打仗去了。”

娉婷在帘内正听得心口俱服,猜想这位定是敌国猛将,旋即不禁惊疑起来,暗想:难道这人就是镇北王?

不会的,哪有这么巧的事?娉婷连忙甩头丢开这个猜想,对帘外轻声道:“公子高见,我区区一个女子,并不懂这些事。”

两人如此隔帘相谈,居然也聊了整整一个下午。

待天将黑,房门忽然被轻轻叩了两下,上次送琴的年轻人无声无息走进来,俯首在楚北捷耳边说了两句。

娉婷看在眼里,不禁暗中揣测他们也许在说军中消息,说不定就有少爷和敬安王府的消息,不禁焦灼起来,可恨隔得太远,他们两人又是低声说话,连片言只语也听不见。

楚北捷听完下属禀报,嘴角微微一扬,坐直身子对着垂帘一拱手,温言道:“今日听了如斯美曲,又与小姐一番畅谈,真叫定南身心俱悦。不敢再打搅小姐,定南告辞。过两日再登门求见。”

他这时急着告辞,娉婷隐隐中更觉得此事和少爷有关,换了声调,冷冷道:“怕是有别家小姐登门拜访冬公子来了。”

她语气风度与方才截然不同,楚北捷不免愕然,觉得“花小姐”此话太无礼貌,对她的好感失了大半,刚要回答,娉婷忽然在帘内扑哧一声笑出来,天真地说:“我知道能吸引冬公子的定不是佳人,只有兵啊战啊才是公子喜欢的东西。有这些有趣的东西,我这里自然留不住公子。”

她柔柔的笑声从帘内泉水般流淌出来,楚北捷只觉指尖微微一颤,眼中已经带了笑意,不觉说道:“小姐刚刚提及的归乐小敬安王,说不定日内就能见着呢。”

这话如惊雷一样在娉婷头顶炸开,她的手微微一震,差点扫倒身旁的茶杯——难道少爷的下落已经被东林敌军掌握了?或者少爷已经被捕,正押解到东林都城来?

娉婷刚要再问,楚北捷倜傥一立,拱手问道:“实在不能久留,告辞了。”

娉婷勉强压抑着声音中的惊惶,唤道:“公子请留步。”

楚北捷似乎真的遇到重要军情,只再拱拱手,便大步流星去了。

分享到:
赞(6)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