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

这是个“父命子亡子撞墙”的年代,毫无人权可言。

凤景南向来视儿子为自己的私有财产,不过,明湛向来不大听话,凤景南只得拿出些耐心教导于他,“你翻白眼做什么?当初皇兄的确应了你,王妃由你自己选。如今也不是让你娶西藏公主,立为侧妃即可。这也不算食言。”

“那是,您都说了要为我选妃,谁敢说您食言呢。”明湛气不打一处来,“你要没事,我就回去了。”

凤景南无奈,“与西藏联姻一事,百利无一害,你细想吧,明湛。这件事,你不乐意,若是真安排给明礼他们,你岂能不多心。”

明湛道,“都这会儿了你还蒙着我,当我傻子吧。”

明湛忽然笑了,眼睛弯弯的,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既然如此,你就让明礼娶吧。也省得咱们吵架。”

凤景南被噎住了,他完全是自出晕招,明礼已经有正妻,何况明礼算是个什么身份呢?如今凤景南尚在,人人称一声大公子,日后明湛当家,明礼有什么下场不好说。如今看来,明湛实在不像是会提拔庶兄的人。

藏汗愿意把女儿嫁给明湛为侧妃,那是因为日后明湛是这一方土地的王。

而明礼,又有什么身份呢?

哪怕凤景南一厢情愿,人家西藏也不会同意。

凤景南被明湛反将一军,暗恼自己说错话,再看明湛笑的如花一般的脸孔,登时就火了,随手捞了个方小说西就砸了过去,骂道,“这还轮不到你做主!”

明湛只见一块绿油油的方小说西冲自己飞来,他见机快,矮身一躲,那方小说西落在地上,呯的一声巨响。明湛回头,偌大一块翡翠镇纸摔了个粉碎,碎片在晨光下闪闪发光。

明湛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凤景南,怒问,“你想砸死我是不是?”凤景南气场太足,明湛不得不抓个理由也吼上一吼。

凤景南也没注意就把心爱的镇纸拿出砸人了,如今受到明湛的控诉,反问,“你是死了,还是伤了?”明明一点事都没有,再说了,老子想打人,还是头一回有人敢躲的。

明湛大声道,“要是万一我没躲开呢?现在脑袋都没了!到了阎王爷那儿报道,人家问,你怎么死的?我怎么说啊,被亲爹不小心一砖给砸死了!”眼瞅着一顶“杀子未遂”的帽子要扣下来,饶是凤景南也有些急了,“你少方小说扯西扯,无理取闹,联姻的事没的商量!行了,没事就先回去,等着做新郎官。”

“我干嘛要走,不是说一起吃早饭吗?”凤景南脸色不大好,明湛又道,“你发这么大火,把我赶出去,叫人知道还不得以为我位子不稳,或者什么的。”

明湛是什么话都敢往外说,凤景南嘴角抽了抽,指着明湛道,“你给我老实点儿。”妈的,位子不稳!老子看你是有恃无恐!

这一餐,明湛吃的很舒心。要娶西藏公主的事当然很郁闷,不过跟凤景南吵了一架,好像火气都发出来,以至于,他竟然比平日多吃了一碗饭。

凤景南看明湛猪一样吃个没完,倒是一肚子火,没吃几口就放下了筷子。

明湛给凤景南夹菜,劝他道,“你还真跟我生气啊,算了算了,上牙还有嗑着下牙的时候。你尝尝这道清蒸鱼,我觉得比往日更鲜美呢。”

凤景南对于明湛诡异的心理活动已经失去了探究的兴趣,这种翻脸比翻书还快的方小说西,凤景南怀疑,明湛根本就是在惺惺作态。

“魏宁要过来了。”凤景南道。

明湛忙问,“什么时候到啊?”

“再有半个月也就到了。”凤景南看明湛一眼,“还有明菲也跟着一道回来。”

明湛小小吃惊,明菲为了留下不惜用苦肉计,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啊?

凤景南为明湛解惑,“朱国公府出事了。”

朱国公?说句老实话,帝都里,公卿多如狗,明湛一时间还真没反应过来。

凤景南道,“抄家流放,朱家那小子死在牢里了。明菲的婚事过一段时间再说,先让她回来。”

明湛除了之前表示了震惊,接下来眉毛都没皱一下,道,“回来也好,朱家出了事,我与明菲的婚事多有不顺遂的地方,她若还留在帝都,出出进进的难免叫人多想。”

这几句话倒是颇符合世子的身份,凤景南道,“这样一来,就要另给明菲择婿了,你有没有合适的人?”

“她年纪也不小了,还是快些大婚的好,也能借此压一压朱家的事。”明湛道,“我认识的人也不多,还是请太后赐婚吧。”

明湛的话倒是说到了凤景南的心坎儿上,女大不中留,明菲的性子,凤景南也不大喜欢,不过到底是自己的骨肉,趁着他现在说话还有份量,把明菲嫁出去是最好的,否则待明湛掌权,明菲什么结果真不好说。

“听说你在外头找了个男的?”凤景南淡淡的问。

明湛浅笑,“嗯,楚言挺不错,相貌好,也会说话。”

“你当初不是喜欢子敏么?”

“阿宁一时半会儿的也到不了手,我总不能总这样干巴等着。”明湛道,“说起来,父王您并不反对我跟阿宁的事哪。他不是你表弟么?听说小时候跟着你长大的。”就是以前凤景南也完全是一副大家长的模样管教魏宁。

“又成不了,我没什么好反对的。”凤景南相当笃定,“阿宁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

明湛道,“我除了相貌一般,又没别的缺点。”

凤景南简直想吐,你有个屁的优点。

明湛不甘心的问,“那阿宁喜欢什么样的?”

“我虽然不反对,不过也不支持。”凤景南自然不会指导自己儿子追求自己表弟,太逆伦了。

凤景南有自己的政治智慧,像他给明湛点的几个师傅,就很好的缓解了明湛与仕林之间的紧张。

明湛并不讨厌念书,尤其是如今他想学什么,就有人讲什么。譬如云南地貌风情,人物地理,明湛都十分感兴趣,几位中老年夫子也乐意为世子解疑。

明湛虽然处在特权阶层,不过他真的没有太大的阶级观念,还相当的尊老爱幼,有了啥新鲜点心水果的,送来了先给老头儿们吃,碰到啥天灾**的还会嘘声叹气,感慨几句人生啥啥啥的。特会装。

待凤景南过问明湛功课时,几人的回答都是好的不能再好。

脾气好,书性好,礼贤下士,这样的世子,简直是传说中的标准模板。

凤景南对自己的臣子还是知道几分的,不由唤了明湛来说话,拿着明湛的功课评点道,“这字,倒有几分长进。”

明湛眼睛扫过几位先生,温文一笑,“都是师傅们教的用心。”

“倒是,十几年都写的跟虫子似的,这才学了几天就端端正正的,的确是师傅们用心。”凤景南讽刺了明湛一句,明湛却未如平日那样反唇相讥,只是羞涩一笑,低下头去。

凤景南眼珠子险些掉地上,倒是柳大人为明湛说话,“世子天资过人,闻一知十,知民生疾苦,有幸与世子为师,是臣等的福份。”

明湛忙谦道,“都是师傅们教导的好。”

凤景南跟着恶心了一回,明湛道,“已经是晌午,今日儿臣要厚着脸皮在父王这里蹭饭了。”

凤景南也不能说你给我滚回去吃,明湛接着道,“师傅们也留下一道用吧,父王这里的厨子格外好。”还不忘做人情。

整个午膳时间明湛表现出了圣人一般的素质,凤景南一餐饭没吃几口,实在太恶心了。他一直都知道明湛会装,不说明湛,就是凤景南自己也擅长此道。

只是,别人装,基本上性子不会变的太多。

明湛完全化身为另外一个人,凤景南发现自己对明湛实在不大了解。

明湛已经文质彬彬的劝酒,“这是上好的梨花白,在帝都时,曾经尝过几次,还不错。味道绵软可口,喝一些并不会醉,也不影响下午当差。”

分享到:
赞(77)

评论15

  • 您的称呼
  1. “听说你在外头找了个男的?”
    “嗯,楚言挺不错,相貌好,也会说话。”
    “你当初不是喜欢子敏么?”
    “阿宁一时半会儿的也到不了手,我总不能总这样干巴等着。”

    我不知道该说啥了

    匿名 2019/06/20 21:54:22 回复
  2. 凤景南:我对你差,你说我偏心。我对你好,你又不领情——什么毛病?
    明湛:我直着点,你气我叛逆。我装着点,你嫌我恶心——全遗传你。

    匿名 2019/06/20 21:59:32 回复
  3. 我都感觉不到是耽美文了

    匿名 2020/04/15 22:56:20 回复
  4. 感觉看谁和主角都是cp

    我一点也不快 2020/09/26 10:42:50 回复
  5. 哎我真的是要疯了 我真的就是来看谈恋爱的 都读到这里了又不能弃 我tm。。。

    墨安 2020/11/17 05:42:27 回复
  6. 是的,楼上我跟你一样的心情

    没脸起名儿 2020/12/23 15:47:31 回复
  7. 挺写实的。
    权当是np文看了吧。。。

    匿名 2021/02/24 00:37:12 回复
  8. 明湛是衣,楚言是玲?到了魏宁那儿,明湛又成玲了,还和侧妃圈圈叉叉了,攻守兼备啊,男女通吃啊,晕

    无聊的糖小小 2021/03/22 23:41:37 回复
  9. 其实以那个年代来讲,男主这样才是常态吧。。。哪有那么多爱得要生要死的。

    (●'◡'●) 2021/06/27 14:03:17 回复
  10. 楼上的楼上的楼上,np这个词用的着实妙啊

    已经入定的小巫 2021/08/23 22:32:25 回复
  11. 二刷的告诉你:下一部有解释,楚言是演戏,为了盐课顺利改革,前面明廉帮他办的好事应该就是这

    匿名 2021/09/18 00:00:14 回复
  12. 救命,我可能这本看完直接去刷小甜文了,下一部我可能撑不过去

    白银六卫 2022/02/23 10:12:10 回复
  13. 还是魏安和他对象关系比较稳定,说是炮友其实很走心

    匿名 2023/02/24 01:01:37 回复
  14. 理性告诉我很写实,古代耽美从一而终的概率很低,感性告诉我,看完这本想去看看甜文

    匿名 2023/07/23 00:54:32 回复
  15. 不知为啥,每次看到凤景南恶心都特别开心。

    路人粉 2024/06/07 04:21:1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