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卿心如铁

他身上的血大滴大滴落在她胸口,细微的声响,却是那么惊心动魄。覃川无法承受,逃避一般又一次把眼睛闭上了。

这些问题她一个也回答不上来。

为了取到魂灯,吃什么苦她都不怕。给人下跪也好,嬉皮笑脸也好,硬下心肠抛弃那些可爱的人也好。即使是——像刚才那样,对所有朝魂灯伸手的人露出尖锐獠牙,她也在所不惜。

覃川发出一个古怪沙哑的笑,低声道:“你要强|暴我?为什么还不动手?胆子被狗吃了?!”

她一定是疯了才会在这种时候刺激他。

胸前一凉,衣服像是纸片似的被他瞬间撕碎了,覃川霎时间感到一种绝顶的恐惧,偏偏又因为这种恐惧而全身僵硬,连声音也发不出来。肩膀上一阵剧痛,是他毫不留情咬上来,真要吃人似的。

又是一阵布帛的撕裂声,他在撕扯她的裙子。覃川恐惧得浑身发抖,终于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沙哑的尖叫,没命地蜷缩起身体,像是在汹涌的海面上抱住一根救命木头那样抱着自己的膝盖,死也不放开。

他狂暴的动作停了下来,似乎是撑在她身上看了很久很久,覃川把脸死死埋在被褥里,想哭,又哭不出来,只有像个无助的小孩子那样抱紧膝盖,光|裸纤弱的肩膀一阵阵剧烈颤抖着。

身上的重量轻了,大氅落在她近乎□□的身体上,他的声音比寒冰还要冷漠:“覃川,你果然心如铁石,真令我自愧不如。你想走,现在就可以走,光着身子走!”

他待她再如何的好,也不过是她稍稍歇脚的一个小岛,毫不留恋就可以离开,毫不犹豫就可以沉没它。这种残忍,闻所未闻,令人从头到脚都坠入深渊一般,纵然是无数次地拥她入怀,在这座深渊里,也唤不出一声回音。不想放手,便要被她的荆棘刺得遍体鳞伤,她是个伤人也伤己的倔强女子。

傅九云弯腰,将随着她衣服摔落在地上的乾坤袋捡起,放进自己的怀里,冷道:“我再不会跟着你,你走,魂灯你永远也不要想!你这样走,再去天涯海角也随你。”

覃川渐渐停止了发抖,双手死死抓住大氅,把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缩在大氅里面。她的声音同样冷漠缓慢:“不是你的国破家亡,不是你的血亲战死,你有什么资格一而再再而三阻挠我?傅九云,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他答得极快,甚至想也没想:“是。”

覃川紧紧咬住牙,用尽毕生以来所有的气力去阻止眼泪,可她阻止不了心底的狂潮,过往懵懵懂懂的一切此刻都变得棱角分明。他待她温柔体贴,为她描绘如梦如幻的景炎宫,说出那些美好的她憧憬之极的话语,是因为他爱她。

那不是玩笑,不是戏弄,不是心血来潮的疼爱。他的爱沉重又轻柔,隐藏着,又润物细无声。

她曾经历过世上最美好的恋情,也体味过世上最惨痛的结局,她以为自己早已如槁木死灰了。可是过去的那些半点也不能阻挡如今在全身上下疯狂流窜的潮水,她又一次开始发抖,只有把手指放在嘴里用力啃咬,籍着疼痛让自己冷静、冷静。

可是要她怎么冷静?

她低声道:“……可我从来没有爱过你,一点也没有。”

她分不清自己说的是实话还是谎话,就这么说了出来,不知是在折磨他还是折磨自己。

傅九云望着她缩成一团的背影,声音又变得讥诮:“你很强大,也足够冷血,你终于让我变得不那么想看到你了。”

他大步走到房门前,那些闪烁着寒光的银白色东西被他袖子一拂,便全部收了回去。

他走了出去,没有回头。

傅九云就这么坐在客栈大堂里喝了大半夜的酒,店里储藏的酒被他一个人干掉三分之二,掌柜与伙计见他满身是血的凶煞模样,哼也不敢哼一声。因不见那美貌少女跟下来,大家怀疑是不是被这男人杀了,不过大抵谁也不敢去报官的。
“咣”一声,喝干的酒坛被他掼在地上,裂成碎片。不知是不是因为烦闷到几欲疯狂,素来千杯不倒的他终于感到脑子里晕沉沉,酒意一层层漫上来了。肩上还在一阵阵撕扯似的疼痛,索性就让它这么疼着,血也让它那么流着,这样他才能把心里那些破碎支离的语句连起来。
其实只是不想她活得那么累,四年来都是那么咬紧牙关逼迫着自己,不许软弱,不许退缩。那样的耀眼只会令人感到心疼。明明是想要被人陪着,却那么倔强,宁愿感激也不肯接受,宁愿离开也不肯依赖。
心底有一种涩涩的疼,不光是为自己,纵然曾经一笔一划细细替她描绘心底珍藏的美梦,盼她感到慰藉;纵然是紧紧地拥抱她,无声地告诉她这里有他可以依靠;纵然她通通不领情——这些都已经没有什么大不了,是他心甘情愿。
他只是为她这种拼命似的倔强难受,伤害别人也伤害她自己。正如他狂怒之下说出伤人的话,如今便只有独自品尝悔恨的苦果。
怀里的乾坤袋掉了出来,傅九云拿在手里仔细看。这里面装着魂灯,起初他猜不透她到香取山做什么,感到失去魂灯的那个瞬间,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传闻阴山有神龙口衔魂灯,招引万千妖魔鬼魂。魂灯以人魂精魄为火,万年不熄——她要做什么,他竟不敢想象。倘若她活着就是为了这样死去,就算她再怎样刻骨的仇恨他,这东西也不能给她。
最后一坛烈酒,一滴不剩。傅九云霍然起身,迈步上楼,伙计们战战兢兢地过去收拾残羹,忽见他回过头,目光冷冷地扫过来,众人吓得脚有那么点儿发软。
“门窗都钉上了?”他问了一句。
众人赶紧点头:“都钉好了!后院里三个狗洞也都堵上了……”
他点点头:“很好,都拆了吧。”
“……”
他们确定这位大人是耍自己玩。
傅九云推开门,覃川还维持着原来的姿势蜷缩在床上,动也没动一下。他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分明感到她颤了一下,脑袋往大氅里缩,不想见到他。
他没有碰她,甚至没有看她,隔了很久很久,他才低声道:“川儿,世上诚然有些事情是值得搏命去做,就算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因为人有轮回,了结了苦楚的一段,总还有全新的一段等着他。可是无论是什么事,都不值得死后魂飞魄散,受无穷无尽的痛苦。”
她不说话,埋在大氅下的身体纤细柔弱,像一只受伤的小动物,闷闷地不肯抬头。
“我不会叫你忘掉仇恨,可是我想你跟着我能少些心事。有些幸福虽然很短,也很肤浅,但是你值得有。你不爱我,那也无所谓,总之都是我自愿。魂灯……不能给你,我会把它封印起来。你若要恨,不如来恨我,我不需要你千里迢迢万里跋涉,你看,我就在你面前,杀起来,也是一刀了事,简单的很。”
覃川的脑袋从大氅里探了出来,脸色苍白,声音微微发抖:“你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我要的只是魂灯,我认为值得!你又懂什么?真懂就不会阻拦我!”
傅九云对她利如刀锋的话语全不在意,默默笑了起来:“川儿,我会陪着你,你要怎样,我都陪着。只是魂灯不可能。”
她的目光真像是要杀人一样,傅九云坦然受之,丝毫不闪避。她的目光便渐渐软下去了,已经用尽了所有气力和勇气,她紧紧闭上眼,大颗大颗的眼泪掉了下来。他伸手去接,被她用手按住,贴在脸上。他的手很温暖,也很温柔,一旦靠近就不想再离开,她讨厌这样软弱的自己。但她没有办法。
傅九云侧躺在她身边,染血的长袖盖住她裸 露的肩膀,把她的脑袋按在胸前,襟口很快就被染湿了。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傅九云以为她睡着了,正要调整个姿势陪她一起睡,忽听她带着鼻音轻声说:“……毒,解了没有?”
他这才想起她问的是相逢恨晚的毒,心下微微酸楚,她原来都记得。
“那点毒,还毒不死大人我。”他语气轻松,开个玩笑。
覃川仰起脸,眼睛红红的,还有点肿,不过已经没有泪水了。她犹豫了一下,别过脑袋低声说:“那……伤口呢?”
他自嘲地看看肩上,血已经不流了,他出来的匆忙,没带什么灵丹妙药,涂上去的药也没有太大的功效,伤口处高高肿了起来。
他说:“没事,不疼。”
她又不说话了,睫毛还沾着细细的水滴,微微颤抖,傅九云的心也跟着抖,情不自禁想用指尖触摸那蝶翼般的轻盈。她突然哑着嗓子说:“我这里有药。”
她确实带着许多好药,乾坤袋简直比聚宝盆的东西还多,有个小瓷瓶,里面装得尽是指头大小的白色药丸,傅九云一嗅味道便知是上好的伤药,用水化开两粒,涂在伤口上,一夜过去伤口就可以愈合。
覃川跪坐在他面前,替他把外衣脱了,微凉的手指擦过他赤 裸的胸膛,傅九云呼吸骤然一乱,忽然握住她的手,掌心的热度几乎要烧灼着她的肌肤。她垂着头,唇角有个模糊的笑靥,带着久违的调皮,小声说:“你倒真是精力充沛,血都流了那么多,还要做什么?”
他想做的当然有很多,数不清的多,只是时间不合适、地点不合适、情绪也不合适。于是只好万般不甘放开手,自嘲似的笑道:“……下手轻点,我怕疼。”
她果然就动作很轻,指尖触在伤处,像微风吹过去,尚未来得及感到疼痛便消失了。傅九云有些心猿意马,盼她别那么快涂完,还盼她用力些,这么挠痒似的触碰实在令人心痒难耐。
月光攀上窗棂,他们两个人的影子绞成一股,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像是再也分不开了一般。覃川心底有一种无言的喜悦,还有一种淡淡的无奈。她说:“九云,你觉得一国的公主,应该是怎样的?只需要打扮好看点,仪态摆得漂亮些,在人前显示皇家威仪就可以了么?”
傅九云没有回答,他好像睡着了,脑袋微微垂着,面容被阴影笼罩。
“我以前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也没人告诉过我。后来大燕灭了,先生和我偶尔回去探望了一次,那里到处以妖为尊,只因为天原国信奉妖鬼之王。那些普通的子民每年都要向上进贡人菜……你知道什么是人菜吗?就是把人当做一道美味佳肴送给那些高高在上的妖魔们。很荒谬是不是?可它是个活生生的事实。”
“回去之后,我一直在想,以前我是大燕的公主,受万人景仰,到底是凭了什么?我又为他们做了什么?我到底有没有资格被我的子民们曾经那样拥护?”
“……你说,我用魂灯魂飞魄散永生永世受苦,不值得。对覃川来说,确实不值得,她只是个普通的没有亲人的姑娘。不过在成为覃川之前,她先是大燕的帝姬。在帝姬的心里,这是千万分值得的事情。”
药涂完了,上好的伤药,里面加了一味戏仙散,顾名思义,就连神仙不小心着道也会不知不觉陷入沉睡,雷打不醒,足足睡上五个时辰才会自己醒过来。原本她是打算在香取山走投无路的时候派上用场的,想不到居然会用在傅九云身上。
覃川替他穿好衣裳,小心把他放倒睡在枕头上,看着他祥和的睡颜,心里有许多话想说。想告诉他,放猛虎咬他只是一时气急,并不是想杀他;还想说,在香取山的日子,因为有他,还有翠丫那些可爱的人,她才能真正笑出声,好几次在梦里遇见过他,那时的心情是久违的轻松愉快。
她还想说,他要陪着她,实在是很美好很贴心的诺言。
还想说……
想说的话真的太多,只是都说了,她就要舍不得。她曾想过,熬过这些年,该死的时候就可以解脱了。可是最后这一年,她过得很美好,所以她现在已经满足了,至少不是满怀解脱的怨气离开。
在即将到来的死亡面前,怨恨与纠缠,爱慕与憧憬,都变得鸿毛般轻。她一生一世的那些幸福,已经终止在此。
覃川将乾坤袋里的魂灯取出来,他凭着附着在魂灯上的精气神可以找到她,只要消除掉就没什么问题。
取符纸,沾血画符,贴在魂灯上。这样就是真正走到天涯海角,他也找不到了。
换好衣服,她忍不住回头再看一眼傅九云,似是依依不舍。被傅九云打伤的猛虎躲在暗处不满地吼叫,它现在只剩一些斑驳的光点,需要三天的时间才能恢复如初。它在恼怒她磨磨蹭蹭,大约是因为被傅九云一掌就打伤了,不服气的很。
放了两只白纸唤出的小小灵兽守在他身边,以免出现什么意外。覃川看了他最后一眼,终于决绝地关上房门。
这一次,是真正的离开了。

分享到:
赞(1)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