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争锋(二)

虽然被指霸道,明湛此时已经彻底的冷静下来,他自然不会让凤景南轻松的绕过这一话题。

狠话他已经放出去了,如果不能得到一个结果,日后他再说什么,凤景南恐怕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完全不考虑他的立场,依旧我行我素。那么,明湛何必要闹这一场,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机会,明湛岂会轻易放弃!

明湛不喜欢这种被轻视被忽略被任意安排的人生,所以他问,“那么,请父王告诉我,您为何一意要为明淇择阮鸿雁为婿?我相信,以父王的智慧自然可以看的到阮鸿雁的野心与能力。明淇是否真的希望有这样的丈夫?”

“世间男子,哪有没有野心的。”凤景南道,“一个蠢人的野心远远比一个聪明人的野心更加可怕。明湛,我选阮鸿雁,是因为他是个聪明人。”

“我明白你的顾虑,你不喜欢权势受到威胁,任何人都不会喜欢的,尤其是皇上。”凤景南靠着太师椅,把弄着手边儿的一把折扇,如今明湛已为他气势所迫,只要一个台阶儿,这小子也就不会再叫唤了。故此凤景南温声道,“这里没有外人,我们先拿五皇子来说吧。当然,五皇子年方十一,年纪尚小,不过听说功课不错。假设五皇子有朝一日得继大位,你觉得皇帝会喜欢权势能威胁到自己的外家吗?皇帝对外家永远都是又爱又疑的,尤其阮鸿雁的身份。镇南王府为凤氏子孙所掌控也就罢了,皇上永远不会允许镇南王府被凤氏以外的人所侵占!当然,阮鸿雁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是不会逆势而为的。”

“父王,请恕我插嘴之罪。”如同明湛对凤景南的了解,凤景南对明湛的了解也不够深,他没想到明湛毫不退缩,冷声道,“一般的聪明人自然会顺势而为,可是真正的聪明人,却是会英雄造时势!而且,我们对阮鸿雁都不够了解!就算父王天纵英才,也无法断定阮鸿雁的人品吧。我们不考虑以后,先拿现在来说。如果前三位皇子登基,阮家没有任何好处,甚至还会因为阮鸿雁的原因备受新帝猜忌。我想,五皇子日后对阮家再有猜忌,也不会有其他皇子登基来的严重,对吗?那么相比前三位皇子登基,若五皇子登基,对于阮鸿雁而言,是最有益处的,是吗?”

“只在各位皇子身上,阮鸿雁已有明显的不同程度的期待,如果父王对我的推测没有意见,阮鸿雁会更加希望五皇子为储吧。”

尽管凤景南不肯回答,不过沉默便是默认。明湛当即立断的打断凤景南的话,一气拿回主动权,“阮鸿雁做为郡马,如果让他拿到话语权,父王,镇南王府不易以这种方式介入储位之争吧?所以我说,仅这一点儿上,阮鸿雁就不合适!”

明湛勾了勾冷硬的唇角,继续道,“为何父王一直说阮鸿雁是个聪明人,因为父王也知道,凭阮鸿雁的本事,他必然会对明淇产生一定的影响,是吗?他做不到不插手镇南王府的事务,他是要对镇南王府伸手的。虽然是尚主,但毕竟他是个男人,如果不是镇南王府有更好的未来,他焉何放弃如今探花之位、远大前程,跟着明淇回遥山远水的云南去?”

“不过是利之所趋!”明湛气势渐稳,注视着凤景南的双眼,信念艰定,“他可不是一点儿半点儿的野心,他是野心勃勃!带着这样膨胀的野心来尚主,父王,我是不会放心的。所以,我不同意明淇这桩婚事,并且我将我的理由都告诉了父王,我也有把握说服皇伯父放弃这桩指婚。”

明湛郑重其是的道,“所以,我请求父王重新考虑明淇的婚姻。”

明湛有着极敏捷的反应能力,以及坚定的内心,伶俐的口齿,顽强的意志,不服输的信念。

所以,在凤景南占据优势的情况下,他冷静的寻找着凤景南的薄弱破绽之处,并且一举击中,挽回颓势。

因为明湛的手段用在自己身上,凤景南更加惊心明湛的冷静与理智,话到这份儿上,凤景南愿意退一步,“那你说,明淇的婚事要如何处置?”

“让明淇先回云南,暂且不必大婚。”明湛冷静的说,“父王,明淇想要的东西会直接伸手去拿,她可是从不会客气的。今日她将婚事交与我们来商议,我想,她对这桩婚事是可有可无的。”

“女人之中,像明淇这样个性的人很少见,她不相信男人,如果让她在军权与男人中选一个,我想她的选择会相当明显。”明湛见凤景南并未所对,继续道,“既然如此,我们何必要塞给她一个她不喜欢的男人!父王,暂时不要为明淇选婿,待到日后,或者有她真正喜欢的人,或者,有我们共同认可的人,那时,再让明淇大婚!”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明淇不婚,让别人如何看!”

“父王执意让一个女人来分我的兵权,让别人如何看!”明湛瞪圆了眼睛,喘一口气,直接道,“父王一开始便将明淇摆在了一个特别的位子,大凤朝从未有女人掌兵的先例,父王都可以办到。如今只是推迟明淇大婚的时间,又有何不可?”

缓一口气,明湛道,“我这也是为明淇考虑,父王,男人跟女人是不一样的,尤其是明淇这样的女人。她既是女人,偏又有女人所不及的权力与强势。不要说一般的男人,就是父王这样天纵英才,究竟是喜欢母亲的理智还是魏妃的柔媚,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吗?您为明淇安排一个与她同样强势的男人,这样合适吗?他们能过得好吗?”

“我并不是要操纵明淇的婚事,因为的确没有合适的人选,明淇也是我的姐姐,父王的爱女,与其给她一个并不合适的男人,明淇自己也没有一定要成亲的意愿。”明湛看着凤景南,恳切的道,“我们如此为难,相信皇伯父也能体谅我们的难处的。”

凤景南很少被人说服,哪怕是凤景乾也从未有过要去改变凤景南的主意的想法。

当然,这是建立在彼此深刻的了解之上的。

凤景南愿意与人讨论他的想法,从而得了一个善纳谏的美名儿。可这并不意味着他愿意改变自己的想法,讨论与改变是两件事。

事实上,这么多年,凤景南从未被人改变过,他习惯去改变他人。

让他人在自己铺好或期待的道路上走下去,这几乎是当权者的通病。因为一般来说,他们都愿意去做别人的上帝。

凤景南也是如此。

不过,今日,明湛的话的确让他心动。

明湛从未表露过去明淇分掌军权的看法儿,以至于凤景南也无从得知,原来明湛心中已经藏了一座活火山,随时都可能暴发出来。

除去这些不论,明湛对于明淇的婚事,如此处置,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并且明湛并没有太过份的要求,这一点,还是让凤景南有隐隐的欣慰。虽然有许多事并不方便让明湛得知,不过,他并不希望姐弟二人反目。

明湛愿意退一步,凤景南自己也明白不能太过份,只得做出人生中的第一次改变,冷声道,“你既然说的天花乱坠,这事,便由你去跟皇上说吧!如果你没这个本事,明湛,下次在我面前大喊大叫之前,你最好先思量思量。”

明湛今日虽得以将明淇的婚事延后,可惜并未从根源上改变凤景南的做法儿,明淇仍要回云南。并且屡屡为凤景南所弹压,窝囊至极,此时忍不住反唇相讥,“没有金钢钻,我便不会揽这瓷器活儿,父王等着听信儿便是。”

凤景南脸一黑,正待讨回场子,明湛已趁机起身跑了。

门咣铛一声被合上又自然撞开一条缝隙,洒进点点阳光,凤景南端起一盏茶,慢慢出神。

虽然被指霸道,明湛此时已经彻底的冷静下来,他自然不会让凤景南轻松的绕过这一话题。

狠话他已经放出去了,如果不能得到一个结果,日后他再说什么,凤景南恐怕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完全不考虑他的立场,依旧我行我素。那么,明湛何必要闹这一场,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机会,明湛岂会轻易放弃!

明湛不喜欢这种被轻视被忽略被任意安排的人生,所以他问,“那么,请父王告诉我,您为何一意要为明淇择阮鸿雁为婿?我相信,以父王的智慧自然可以看的到阮鸿雁的野心与能力。明淇是否真的希望有这样的丈夫?”

“世间男子,哪有没有野心的。”凤景南道,“一个蠢人的野心远远比一个聪明人的野心更加可怕。明湛,我选阮鸿雁,是因为他是个聪明人。”

“我明白你的顾虑,你不喜欢权势受到威胁,任何人都不会喜欢的,尤其是皇上。”凤景南靠着太师椅,把弄着手边儿的一把折扇,如今明湛已为他气势所迫,只要一个台阶儿,这小子也就不会再叫唤了。故此凤景南温声道,“这里没有外人,我们先拿五皇子来说吧。当然,五皇子年方十一,年纪尚小,不过听说功课不错。假设五皇子有朝一日得继大位,你觉得皇帝会喜欢权势能威胁到自己的外家吗?皇帝对外家永远都是又爱又疑的,尤其阮鸿雁的身份。镇南王府为凤氏子孙所掌控也就罢了,皇上永远不会允许镇南王府被凤氏以外的人所侵占!当然,阮鸿雁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是不会逆势而为的。”

“父王,请恕我插嘴之罪。”如同明湛对凤景南的了解,凤景南对明湛的了解也不够深,他没想到明湛毫不退缩,冷声道,“一般的聪明人自然会顺势而为,可是真正的聪明人,却是会英雄造时势!而且,我们对阮鸿雁都不够了解!就算父王天纵英才,也无法断定阮鸿雁的人品吧。我们不考虑以后,先拿现在来说。如果前三位皇子登基,阮家没有任何好处,甚至还会因为阮鸿雁的原因备受新帝猜忌。我想,五皇子日后对阮家再有猜忌,也不会有其他皇子登基来的严重,对吗?那么相比前三位皇子登基,若五皇子登基,对于阮鸿雁而言,是最有益处的,是吗?”

“只在各位皇子身上,阮鸿雁已有明显的不同程度的期待,如果父王对我的推测没有意见,阮鸿雁会更加希望五皇子为储吧。”

尽管凤景南不肯回答,不过沉默便是默认。明湛当即立断的打断凤景南的话,一气拿回主动权,“阮鸿雁做为郡马,如果让他拿到话语权,父王,镇南王府不易以这种方式介入储位之争吧?所以我说,仅这一点儿上,阮鸿雁就不合适!”

明湛勾了勾冷硬的唇角,继续道,“为何父王一直说阮鸿雁是个聪明人,因为父王也知道,凭阮鸿雁的本事,他必然会对明淇产生一定的影响,是吗?他做不到不插手镇南王府的事务,他是要对镇南王府伸手的。虽然是尚主,但毕竟他是个男人,如果不是镇南王府有更好的未来,他焉何放弃如今探花之位、远大前程,跟着明淇回遥山远水的云南去?”

“不过是利之所趋!”明湛气势渐稳,注视着凤景南的双眼,信念艰定,“他可不是一点儿半点儿的野心,他是野心勃勃!带着这样膨胀的野心来尚主,父王,我是不会放心的。所以,我不同意明淇这桩婚事,并且我将我的理由都告诉了父王,我也有把握说服皇伯父放弃这桩指婚。”

明湛郑重其是的道,“所以,我请求父王重新考虑明淇的婚姻。”

明湛有着极敏捷的反应能力,以及坚定的内心,伶俐的口齿,顽强的意志,不服输的信念。

所以,在凤景南占据优势的情况下,他冷静的寻找着凤景南的薄弱破绽之处,并且一举击中,挽回颓势。

因为明湛的手段用在自己身上,凤景南更加惊心明湛的冷静与理智,话到这份儿上,凤景南愿意退一步,“那你说,明淇的婚事要如何处置?”

“让明淇先回云南,暂且不必大婚。”明湛冷静的说,“父王,明淇想要的东西会直接伸手去拿,她可是从不会客气的。今日她将婚事交与我们来商议,我想,她对这桩婚事是可有可无的。”

“女人之中,像明淇这样个性的人很少见,她不相信男人,如果让她在军权与男人中选一个,我想她的选择会相当明显。”明湛见凤景南并未所对,继续道,“既然如此,我们何必要塞给她一个她不喜欢的男人!父王,暂时不要为明淇选婿,待到日后,或者有她真正喜欢的人,或者,有我们共同认可的人,那时,再让明淇大婚!”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明淇不婚,让别人如何看!”

“父王执意让一个女人来分我的兵权,让别人如何看!”明湛瞪圆了眼睛,喘一口气,直接道,“父王一开始便将明淇摆在了一个特别的位子,大凤朝从未有女人掌兵的先例,父王都可以办到。如今只是推迟明淇大婚的时间,又有何不可?”

缓一口气,明湛道,“我这也是为明淇考虑,父王,男人跟女人是不一样的,尤其是明淇这样的女人。她既是女人,偏又有女人所不及的权力与强势。不要说一般的男人,就是父王这样天纵英才,究竟是喜欢母亲的理智还是魏妃的柔媚,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吗?您为明淇安排一个与她同样强势的男人,这样合适吗?他们能过得好吗?”

“我并不是要操纵明淇的婚事,因为的确没有合适的人选,明淇也是我的姐姐,父王的爱女,与其给她一个并不合适的男人,明淇自己也没有一定要成亲的意愿。”明湛看着凤景南,恳切的道,“我们如此为难,相信皇伯父也能体谅我们的难处的。”

凤景南很少被人说服,哪怕是凤景乾也从未有过要去改变凤景南的主意的想法。

当然,这是建立在彼此深刻的了解之上的。

凤景南愿意与人讨论他的想法,从而得了一个善纳谏的美名儿。可这并不意味着他愿意改变自己的想法,讨论与改变是两件事。

事实上,这么多年,凤景南从未被人改变过,他习惯去改变他人。

让他人在自己铺好或期待的道路上走下去,这几乎是当权者的通病。因为一般来说,他们都愿意去做别人的上帝。

凤景南也是如此。

不过,今日,明湛的话的确让他心动。

明湛从未表露过去明淇分掌军权的看法儿,以至于凤景南也无从得知,原来明湛心中已经藏了一座活火山,随时都可能暴发出来。

除去这些不论,明湛对于明淇的婚事,如此处置,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并且明湛并没有太过份的要求,这一点,还是让凤景南有隐隐的欣慰。虽然有许多事并不方便让明湛得知,不过,他并不希望姐弟二人反目。

明湛愿意退一步,凤景南自己也明白不能太过份,只得做出人生中的第一次改变,冷声道,“你既然说的天花乱坠,这事,便由你去跟皇上说吧!如果你没这个本事,明湛,下次在我面前大喊大叫之前,你最好先思量思量。”

明湛今日虽得以将明淇的婚事延后,可惜并未从根源上改变凤景南的做法儿,明淇仍要回云南。并且屡屡为凤景南所弹压,窝囊至极,此时忍不住反唇相讥,“没有金钢钻,我便不会揽这瓷器活儿,父王等着听信儿便是。”

凤景南脸一黑,正待讨回场子,明湛已趁机起身跑了。

门咣铛一声被合上又自然撞开一条缝隙,洒进点点阳光,凤景南端起一盏茶,慢慢出神

分享到:
赞(72)

评论9

  • 您的称呼
  1. 这一家子都是狐狸

    匿名 2020/12/22 21:37:24 回复
  2. 这是一个我活不过一集的剧本

    这文男主我对象 2021/02/14 19:45:24 回复
  3. 我可能出场即是巅峰

    永世之梦 2021/06/20 22:15:03 回复
  4. 虽然明淇不需要,还是有些心疼她。女人在古代太艰难了,她有能力,却因为是女子,被困在这么多礼教里

    匿名 2021/10/02 10:29:42 回复
  5. 大无语,明湛那稀碎的逻辑也能说服镇南王简直不要太搞笑。明湛这就是典型的精致利我主义者,只能说作者强行降智老爹强行凸现主角光环

    匿名 2021/12/23 18:01:47 回复
    • 哇哦,那麻烦你帮我梳理一下父子俩谈话的逻辑,正好我也没看懂他们到底想干啥

      小鱼干 2023/01/11 16:47:58 回复
  6. ε=ε=ε=(~ ̄▽ ̄)~ 六六抢到了六楼 ~( ̄▽ ̄~)=3=3=3

    白银六卫打卡ing 2022/02/22 06:09:06 回复
    • 哇六卫你的日期好有个性~

      本人是一只秀儿 2022/08/29 10:04:02 回复
  7. 从保全镇南王府的角度看,父子俩都没错,但都是拿阮鸿雁的性格做赌注,这套说辞拿到皇帝面前也能说得通因为他最怕镇南王家掺合立储的事。

    路人粉 2024/05/23 03:34:2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