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

哑巴忽然开口说了话。

这个消息在一盏茶的时间内传遍了整个镇南王府,从大小主子到大小奴才,全都从某某人或者某某某人的嘴里听说了,四公子能开口说话了!

镇南王府向来规矩极严,可驾不住这消息的爆炸性以及波及性、甚至于由这消息即将引起的一系列的镇南王府格局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卫王妃一盏茶跌碎在地上,红茶一面蹲在地上捡茶盅的碎瓷,一面喜滋滋的回禀,“都在说呢,咱们四公子会讲话了,娘娘,说不得一会儿四公子就过来给娘娘请安来了呢。”

卫王妃已经自榻间起身,抿了抿唇,温声道,“随我过去瞧瞧。”

碧竹院里很热闹。

凤景南端坐一旁,颈上的伤痕已经不再流血,涂了药,微微红肿。

几个太医都围着明湛忙活,卫王妃一到,诸人都整衣理冠,卫王妃先向凤景南行礼,凤景南道,“不必多礼,王妃怎么过来了?”

卫王妃同样免了诸人的礼,温声道,“我听说明湛突然会说话了,心里焦急的坐不住,过来瞧瞧他。”眼神在凤景南颈上伤处一闪而过,“王爷怎么受伤了?”

凤景南摸了摸伤痕,淡淡地,“没什么,子敏养的猫捣乱,伤了本王。”

卫王妃转身过去看明湛,明湛躺在被褥间,脸色依然苍白,见到卫王妃,张嘴想说话,卫王妃忙拦了道,“别急,慢慢来,你多少年都不会讲话,这也要慢慢练的,先养着吧。”又问太医,“明湛这到底是个什么病症?以前你们都说他喉咙不好,天生不会说话。这怎么又突然好了呢?”

胡子最长的太医轻声道,“臣有下情回禀。”

其余人自然识相的退下,房里只余这一家三口外加回禀下情的太医,此时长胡子太医方道,“臣以往倒见过一件与四公子类似的病例。当年臣随王爷驻帝都时,皇后宫中有一小婢,少年时当差不谨曾被赐了哑药,后过十数年,这小婢忽然又能说话了。臣曾验过这名小婢喉间的伤,皆因当时药剂不大,后因年纪渐长,缓慢调理,便渐渐好了。如今瞧四公子这症状倒是略有相似。”

太医说话用语十分谨慎,不过“略有相似”四字已经让凤景南和卫王妃颜色大变,那名小婢能被赐哑药不稀奇,可明湛是什么人,他是镇南王唯一的嫡子,谁敢、谁又能给他赐哑药?

就是凤景南,往年对明湛的冷淡也大都从他这个“哑”字上来。

卫王妃手一哆嗦,攥紧帕子,看凤景南一眼,低声道,“刘太医再多瞧瞧吧,我在弘明寺的菩萨面前请了愿,恰好昨儿个晚上睡觉梦到有从天上有异宝落在碧竹苑,光华耀耀,依我的短见,今日明湛忽然就能说话了,这都是菩萨保佑呢。”

明湛如今已经十五岁,十五年前的旧事,再掀出来不知要翻出多大的风浪,即便要查也不能明面儿查,更不能传出明湛曾被下药的消息去。凤景南深深看卫王妃一眼,这女人一直都这样敏锐,不过如今也只得如此解释了,遂道,“既如此,今年给弘明寺的赏银略加厚些。刘太医,不拘什么药,将明湛的嗓子快些调理好。”

刘太医开了药方,卫王妃轻声吩咐道,“这药,不要经第二人手。”

“是,臣明白。”这事自然不能再经第五人耳。

如果在往时,明湛忽然能说话了,便是凤景南也得觉得惊喜。可是经过刚刚的事,凤景南脸上的神色就渐渐复杂起来。

明湛可不是什么心胸广阔的人,相反,他睚眦必报,恩怨分明。就是凤景南一句话说不对付,照样一爪子挠上去。

刚刚的事,已经是横在喉咙中的鱼刺,即便咽下去,依然难以忘怀那一瞬间的疼痛。于凤景南、于明湛,皆是如此。

卫王妃坐在床头,握住明湛的手,看向凤景南,温声道,“王爷,请恕我直言相问,王爷脸上的伤,是明湛所为吗?”

凤景南并未正同回答,只道,“已经上过药,三五日便无碍了。”

“王爷,如果没有魏大人的猫,您会如何处置明湛呢?”卫王妃并不需要这种光鲜亮丽的解释,她声音不高,却极稳,不待凤景南开口便道,“您总不会打算杀了他吧。自太祖开国至今,除了方皇后赐死戾太子,皇族尚未有诛杀亲子之例。”

“再者,皇上虽以孝治天下,王爷虽为明湛所伤。不过其一,明湛是酒后所为,所谓酒后失德,礼无可恕,情有可原;其二,这只是一件小事,哪怕硬要给他扣上不孝的帽子,这仍只是一件小事。如今明湛在帝都名声正好,这件事却发生在镇南王府,硬传出去,不论那些无知小民会如何议论。帝都世家豪门,还有敬敏皇姐,就是皇上也会多想。其三,这事只有王爷与明湛最清楚,如果王爷要取信于人,必然要自己亲口说出来,我与王爷夫妻多年,不敢说能猜透王爷心中所想。不过如果王爷直指明湛失德,我也只能废去妃位,连明淇会受到牵连,手心手背都是肉,王爷对明淇这么多年来的宠爱,并不是假的。”卫王妃神色依旧温和,“所以,我想,不论有没有魏大人的猫,王爷都不会将此事揭开的,是不是?”

“你说的都对,我并没有真的想处置明湛,不过当时生气也是真的。”凤景南如果想要明湛死,方法有无数,何必要选择于名声最有妨碍的一种。他想试试明湛,并且还另有算计,只是该死的,魏宁忽然蹿出来坏了事。

卫王妃点头,拨开明湛额前汗湿的碎发,温声道,“你也听到了,你父王没有要你命的意思。王爷甚至根本没有将事件事揭开的意思,明湛,我虽不知道你们父子的争执,不过,看你这样子,是你太沉不住气。你对你父王不敬,王爷不过是想要一句话而已。对你父王而言,你与明礼都是他的儿子,可你们在帝都争的面红耳赤,毫无兄弟情份可言。对父母而言,手足相残是大忌。你身有不足,日后为世子多有不便之处,王爷不过是想借此事压一压你的气焰。你定是多想了。”

明湛握着母亲的手蒙在眼睛上,悄悄的流泪,他吓坏了。

“明湛,你也不要怪你父王心狠,易地而处,你得了机会,怕也会这样做。”明湛的眼泪烫的卫王妃心头发酸,叹道,“有其父必有其子。王爷,明湛本就是嫡子,他处在这个位子,想争世子之位,是天之必然。如果您半点机会不给他,您不如直接赐他一死。如今他出身才干有目共睹,就连先前不全都已经好了,如果他失去世子之位,那么他在继位的庶兄面前是没有任何活路的。”

卫王妃直接把事摊到明面儿上说开,倒让凤景南微微吃惊。

分享到:
赞(7)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王妃好样的,我喜欢

    我就看看2019/09/28 08:59:1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