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埃德蒙·唐泰斯(九)

“侯淑芬,女,五十三岁,汉族——你和尹平是什么关系?”

“他……他是我老头。”

“哦,你和尹平是夫妻关系,那你认识尹平的大哥尹超吗?”

女人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

“你知道尹超可能已经死了,而凶手可能就是你丈夫尹平吗?”

女人惶恐地抬起头望着问话的刑警,被松弛的眼皮压得只剩下一条缝隙的双目显得浑浊而迷茫,却没有震惊。

警察盯着她,把问题又重复了一遍,略微提高了声音:“侯淑芬,这问你话呢。”

女人双手扭在一起,有意无意地抠着手上的冻疮,嗫嚅着说:“他什么都没跟我说过。”

“我没问你他说没说过,”问话的刑警什么人都见过,听出了她这句话里避重就轻的意思,“我就问你,知道不知道你丈夫可能杀了人,你想好了再说,这是公安局。”

女人战战兢兢地避开警察的目光,垂目盯着自己蹭了一块污渍的布鞋,坐不住似的左右摇晃片刻:“……有一阵子,他特别爱做恶梦,半夜被魇住,老是大呼小叫,还喊胡话……”

“喊什么?”

“喊‘你别缠着我’,‘尹超你阴魂不散’之类的话。我们家原来住平房,有个自己圈的小院,院门口也有两棵大槐树,都快成材了,他就跟有病似的,非得要砍,砍下来不算,还找人掘了根,木头仨瓜俩枣就卖了,谁劝也不行……他说那两棵树不吉利,会克他,那时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

警察十分不信地问:“你只是觉得不对劲?”

女人把下巴点在胸口,只露出一个发旋,她头发稀疏、头皮惨白,头发丝上还沾着一块丑陋的头皮屑,沉默半晌,她含含糊糊地又重复了一遍:“他什么都没和我说过。”

医院楼道的长椅里,骆闻舟看完这一段针对尹平老婆的问话记录,面无表情地合上了膝盖上的笔记本电脑:“他什么都没和我说过,所以我不是共犯,我也没有责任,我只是闭着眼、堵着耳,什么都不想,踏踏实实地过我的日子,同床共枕的人是个杀人犯?爱是什么是什么吧,只要他没被抓住,只要他还能上班挣工资,日子还能照常过下去,这都无所谓。”

多么朴素而又愚蠢。

郎乔站在他旁边,这时弯下腰,低声说:“尹平当时飞车前往的区域内正好有几棵大槐树,我们已经挨个查了,在其中一棵树底下找到了一具男尸,现场法医粗略看了看,认为死者是男性,大致是四十来岁,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生前后脑勺曾经被钝器多次打击。具体情况还要等法医的详细资料,但就目前的信息来看,我们都觉得,树底下埋得死人多半就是尹超。”

那具深埋树根下的骸骨,终于随着旧案浮出水面而重见天日。

郎乔看了看病房低矮的小门,忽然压低声音对骆闻舟说:“老大,陆局……还有其他几个副局已经好几天没来上班了,年底好多要审批的材料全压着,只剩个曾主任,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我……”

骆闻舟轻轻地打断她:“我让你查市局内的监控系统,你查了吗?”

“正要跟你说,”郎乔小声说,“我借着扫除,碰碎了203的镜头,报修的时候主任身边来了两个不认识的人,主任让我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我也不好强行留下,磨蹭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见维修工人跟那两个不认识的人说了几句话,整个气氛就不对了……现在整个市局都在大检修……”

看来不但是有问题,而且是问题很大。

骆闻舟抬头看了她一眼。

郎乔手心上都是汗,在自己衣角上轻轻抹了一把:“老大,陆局他们到底什么情况,这事不会是因为我太莽撞了吧?”

“跟你没关系,”骆闻舟摇摇头,“给我说说你的判断。”

“检修记录都有,除了前年那次是突发情况,剩下基本都是厂家过来日常维护……购买设备都是按程序来的,程序我不好无缘无故查,是趁着行政主任不在的时候偷偷溜进去翻的,当年招标的手续没有问题,相关会议纪要文件也齐全,厂家是正经厂家,不是只有市局在用。”郎乔飞快地说,“大面上没有问题,问题就只能出在前年那次突发性的维修里——我也查了,当时维修工人的证件登记在册,工号和姓名都有,可我去厂家问的时候,他们说这个人前不久辞职了。”

郎乔的喉咙有些发紧:“辞职日期正好是咱们逮住卢国盛的那天。我去他登记的地址附近找过,那房子都租给别人两年了,地址是假的。”

那天郎乔在203跟学生们问话的时候,内容泄露,魏展鸿立刻接到消息,随后魏展鸿被控制住,内鬼在市局里的眼线相当于已经暴露。

“别找了,估计你找不着。”骆闻舟说,“报修程序有没有问题?有没有不该过问的人问了?”

“不太可能,”郎乔说,“当时报修,是因为正咋用203审抢劫团伙老大的时候,监控室里的同事发现摄像头突然不好用了,很多人一起报的。”

骆闻舟揉了揉眉心。

“老大,咱们之前一直很平静,但是自从张局吃了王洪亮的挂落,被调走以后,咱们就接二连三的出事,先是郑凯风被炸死那天,他提前知道消息逃跑,还有这回……”郎乔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几乎是在对口型,“……他们都说是陆局。”

骆闻舟还没来得及回答,郎乔把双手撑在膝盖上,深吸了口气,带着颤音说:“不可能是陆局。”

骆闻舟:“小乔……”

“不可能是陆局,真的,你相信我——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伙吸毒的瘾君子在学校旁边的小公园里聚会,嗑高了发疯,一帮疯子提着砍刀冲进学校,还砍伤了保安,学校紧急锁了教学楼,可是我们班正好在外面上体育课……老师带着我们往室内跑,好多人都吓哭了,那些疯子大喊大叫,就像动画片里演的怪兽,警察们很快就来了,我记得很清楚,但是带队的就是陆局。他额角有一道伤疤,但是看起来一点也不可怕,很快就把坏人都抓走了,我偷偷跑出来跟着他们,想给他一瓶果汁。可是他好像误会了,接过去替我把盖子拧松,又还给我,还小声说‘你现在赶紧跑回去,我不告诉老师’……因为这件事,我们班三十六个人,后来有四个进了公安系统,还有六个做的相关行业,三分之一的人都像我一样,在追着他的脚步……不可能是他。”

“他们会冤枉他吗?”郎乔眼睛睁得大大的,睫毛轻轻一动,眼泪先下来了,“顾警官也是被冤枉的,万一……”

骆闻舟静静地把“人是会变的”这句话咽了下去,起身将笔记本电脑拍进郎乔怀里:“没有万一,要你是干什么吃的?你还是那个连瓶饮料也拧不开的小学生吗?”

郎乔下意识地接住电脑,愕然地看向他。

“你在市局里,有穿制服的资格,可以申请配枪,可以随身携带手铐和警棍,所以你想要知道什么,就自己去查,觉得谁是冤枉的,就去抓一个不冤枉的出来——我看你在男厕所削魏展鸿的时候挺利索的,怎么现在又越长越回去了?”

郎乔愣住。

骆闻舟板着脸瞪了她一眼:“干活去,今年不放假。”

郎乔早忘了拉扯皮肤会长皱纹这件事,用袖子重重地一抹眼睛:“是!”

就在这时,脚步声从楼道那一头传来,是费渡独特的、永远踩在某个韵律点上的脚步声,仿佛天塌地陷都不能让他迈开那双摆设似的腿跑几步。

可惜,这次他带来的却不是什么好消息。

费渡先是往陶然的病房里看了一眼,木乃伊似的陶然还睡着,闻讯过来的常宁正在守在病床边,大约是有点疲倦了,她一手撑着额头,正在椅子上打盹。费渡把一件大衣盖在她身上,又在她手边放了一杯热茶,悄悄地关上病房门退出来:“尹平的手术结果不乐观。”

骆闻舟:“什么意思?”

“尹平谋杀亲哥,这些年自己也未见得好过,长期失眠,还有酗酒的习惯,他收入有限,喝的都是不知道什么东西兑水的便宜货,心脏、肝、肾都有不同程度的慢性病,血栓风险也很高,就算没有这回的车祸,也说不定哪天就犯病一命呜呼了,”费渡飞快地说,“大夫说手术虽然做完了,人什么时候能醒还不知道,醒过来一定会有后遗症,乐观一点也许是半身不遂、话说不清楚,还有可能干脆就没法恢复正常的认知水平了。”

郎乔:“什么?”

骆闻舟重重地叹了口气:“就是傻了。”

“他凭什么能傻!”郎乔一听就炸了,随即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又连忙压下嗓音,“他要是傻了,我就再在他脑袋上补一下,让他干脆到那边谢罪去算了!”

市局里人心惶惶、群龙无首,陶然在医院躺着,同事们不知谁能信任……唯一的证人人事不知。

简直是四面楚歌。

骆闻舟在压抑的楼道里踱了几步,十分想苦笑——自古装逼遭雷劈,他才刚给郎乔灌了半盆鸡汤,一转眼,说翻就翻。

这时,肖海洋打来了电话。

骆闻舟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顿了一下,才划开接听:“小眼镜,你要是再没有好消息,我就开除你。”

分享到:
赞(203)

评论27

  • 您的称呼
  1. 喜欢他,喜欢他顾钊

    江疏w小庄2018/09/16 22:02:36回复
    • 嗯嗯

      啦啦啦~2018/10/10 22:04:53回复
  2. 同上

    沈韵2018/11/16 19:22:03回复
  3. 所以渡对谁都细心 给常宁也披衣裳。看到这我就放心了,渡对别人好是风度,对骆驼才是爱啊

    匿名2018/11/25 06:27:38回复
    • 对对对嘟嘟对所有人都可以一副翩翩公子的样子,只有在骆骆面前不隐藏自己的毒舌腹黑,看到后来就知道,他一直都爱着骆队……

      匿名2019/01/01 15:58:48回复
  4. 哇,郎乔这个话真的是戳中了泪点,刑警很不容易的,被冤枉的顾釗,替人挡刀的杨老,被连累的张局,被怀疑的老陆…

    匿名2019/01/06 22:01:02回复
    • 张局可不是被连累的

      匿名2019/01/29 13:55:25回复
  5. 在我有限的鱼的记忆里,张局不是默读,而是朗读,所以,我记得张局是个,反面人物

    匿名2019/01/17 02:01:53回复
    • 嗯,默读的一直都是费渡。

      匿名2019/02/26 00:23:05回复
  6. 张局是坏人哦

    舟渡的红娘2019/02/11 09:08:44回复
  7. 评论大型剧透现场……

    今天也是西北一枝花鸭2019/02/12 12:59:26回复
  8. 怎么区分默读朗读?没看懂,智商限制了我的想象╮(╯▽╰)╭

    匿名2019/03/10 01:55:01回复
    • 默读就是不出声的读(看书),朗读就是读出声来(比如朗读课文)

      匿名2019/06/28 14:33:08回复
      • 这 里 有 个 老 实 人 , 姐
        妹 们 快 来 欺 负 他 。

        祁醉今天做人了吗?2019/08/16 15:37:10回复
        • 哦楼上宝贝的字一如既往的凉快

          燃晚2019/08/28 22:37:40回复
  9. 乔儿这几句话说的真戳人泪点……

    奚和2019/03/15 16:07:55回复
  10. 我也没搞懂为什么

    今天继续刨2019/03/23 06:51:13回复
  11. 現在忽然覺得那句詛咒劇透shi全家的好有道理MMPD
    只能有機會二刷再看各位評論了

    小十六2019/03/28 10:25:25回复
  12. 小眼镜有点可怜

    顾山羊2019/05/04 12:40:47回复
  13. 默读如费渡是创办基金会等,帮助受过创伤的受害人或家属逐渐减少应激障碍吧…但是范思远那些所谓朗读者,就是利用那些人心中的仇恨不断给他们洗脑,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让受害人变成加害人…个人觉得应该是这样吧欢迎更正~

    陈栎媱2019/05/17 10:25:29回复
  14. 楼上的解释真好!

    右上角 点关注2019/05/29 21:52:30回复
    • 是,楼上剧透的也真好⊂[┐’_’┌]⊃

      匿名2019/06/28 14:34:05回复
  15. 超级喜欢顾钊!

    匿名2019/06/23 11:04:28回复
  16. 尹平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吗?!他凭什么能傻?!

    冥洺2019/07/04 16:10:26回复
  17. 费渡是默读,因为他看遍了社会的丑恶,有权有势的人的肮脏,但他只是把这些藏在心里,朗读者则是想把这些事这些人公布于众(自己的理解)

    就是喜欢嘟嘟咬我啊2019/07/09 17:35:47回复
  18. 还让不让人看啦!一刷的人不能刷评论啊哭!感觉被剧透了个大概了!

    夏天儿2019/07/20 20:12:36回复
  19. 只有我心疼肖海洋小朋友吗
    【小眼镜,你要是再没有好消息,我就开除你。】

    苏沐晚2019/08/19 20:53:1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