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埃德蒙·唐泰斯(七)

南湾县城就像一张刚动了大刀子、尚未消肿拆线的脸,恨不能一夜之间改头换面,急躁得有些狼狈。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暴土狼烟的建筑工地,旧人们熟悉的街道,都一条一条地分离合并,曾经用脚丈量过的土地,如今却连轮子都转不清楚了。

时代是破坏一切的推土机,可悲的人们自以为“深埋”的秘密,其实都只是顶着一层浮土,轻轻一吹,就会露出遮盖不住的丑陋身躯。

从浩浩荡荡的拆迁打破小镇的平静生活那一刻开始,尹平就知道,自己离这一天不远了。

十四年前他盖上的土捉襟见肘,到底是纸里包不住火。

漆色斑驳的红色电动车在冻土上飞驰,打了个滑,刮到了一辆停在路边的轿车后视镜,后视镜掉下来摔了个稀碎,电动车也跟着一起飞了出去。

尹平瘸着脚爬起来,身上的泥都没顾上拍,一把拎起车把摔歪了的电动车,跨上就跑,刮破的手套下露出成片的烧烫伤痕。被刮掉后视镜的车主正好从路边小超市里出来,追了几步,眼见肇事者绝尘而去,跳着脚地破口大骂几句,拿出手机报了警。

这一条报警信息透过巨大的网络传播出去,尹平和他的红色电动车成了被锁定标记的病毒。

“定位到了,”陶然飞快地对电话里的骆闻舟交代了一声,“我马上带人赶过去。”

骆闻舟那边似乎想说点什么,陶然却急急忙忙地打断了他:“尹平很重要,我知道,你放心,我一定把他带回去。”

骆闻舟:“等等,我给你叫……”

“支援”两个字没来得及顺着信号传出去,已经被挂断的电话卡了回去。

如果尹平才是当年出卖顾钊的人,那他可能是他们唯一能找到的突破口,这个人太重要了,谁也没料到他会出现得这么猝不及防。

尹平几乎能听见西北风刮来阵阵的警笛声,他觉得自己就好像一只挣扎在蜘蛛网上的小虫,干涩的眼睛被寒风冲出了泪水,混着鼻涕一起流下来,他想起了十四年前那个同样刺骨的夜晚——

尹超和尹平是双胞胎,好像一个模子里复制出来的人。

可从小父母就偏心,跟人家提起来,总是说“学习好的”那个是哥哥,“听话的”那个是弟弟。

“听话的”,这评价实在熨帖,狗也听话。

长大以后父亲去世,他们俩又变成了“在外面闯荡”的哥哥,和“没什么出息接他爸班” 的弟弟。

分明是一模一样的人,其中一个却好似将另一个人的运气与才华一并偷走了——就连女朋友,尹超的那个也比他谈的看起来“高级”很多。

不过好在,尹超这桩婚事后来黄了,因为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那女孩在下班途中被人杀了。尹超从他这里“偷走”的运气好似一股脑地反噬了回来,从那以后,老大就像变了个人,工作也辞了,世界也不闯了,一天到晚游手好闲地不知在干什么,还干脆跟家里人断了联系。

逢年过节,他妈总要先求神拜佛地烧一通香,等着大哥尹超中奖似的从天而降。

大哥出事的时候,尹平虽然嘴上没说,心里是有点幸灾乐的,多年压抑的嫉恨好似旷野上的草根,一夜春风吹过,就会一发不可收拾地疯长起来,每次看见他老娘落寞的脸色,他都很想快意地问她——你不是开口闭口都是尹超吗?你不是天天说他有本事、有魄力吗?他魄力大得连家都不回,到头来,还不是自己这个“没出息”的东西给你这老不死养老送终?

可是很快,尹平就发现,不管那个阴影似的大哥变成什么样,他都是老娘的心头肉,不管自己每天多么勤勤恳恳地上班养家,在偏心的老母亲眼里,依然只是个可有可无的添头。

那段时间尹超不知有什么毛病,从市里搬回南湾镇上了,在离家不远处租了个民房,尹小龙生日那天,他竟然还破天荒地出现在了他们家的饭桌上,买了蛋糕,反常地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

尹超说,他最近赚了点钱,想起老娘以前曾经珍藏过一张豪华游轮的广告,自己这么多年没孝顺过她,终于有能力给她实现梦想了,正好小侄子也放寒假,他给老娘和弟弟一家三口都报了团,全家可以一起去。

冬天正是锅炉房最忙的时候,尹平觉得这时候请假,单位领导那边交代不过去。尹超却故意轻描淡写地说,要是实在没时间也没办法,反正一人两万,钱已经交了,退也退不了。

他们家那傻老太婆听说了这个价格后勃然大怒——大哥把小十万块钱都拍在桌上了,做兄弟的连一个礼拜假也请不出来?岂有此理。

至此,尹平已经确准老大是不怀好意,是想害自己。可是愤怒之余,他又觉得不对劲,那个年月,两万块钱对于平民老百姓来说,实在不少了,尹超犯得上花这么多钱害他丢工作吗?

下这么大本钱,大概得要他的命才划得来了。

于是那天晚上,满腹疑虑的尹平偷偷地跟在了大哥尹超后面,一路跟回了他在镇上落脚的租屋。

尹超警惕心高得吓人,尹平几次三番差点被他发现,幸亏南湾镇他地头熟。

然后他亲眼看见几个人把尹超堵在了租屋院子里。

尹平连大气也不敢出,恨不能钻进墙角的耗子洞里,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恐惧些什么,只是本能地感觉到危险。

尹平听见其中一个人说:“老煤渣,你给你们家人报了一个什么玩意?游轮?这就想躲过去啦?我告诉你,就算是航空母舰,说让它沉底,它也得沉底。时间不多,来点痛快的吧,给你一宿时间好好想想——你是要五十万、现金,还是要你妈你弟弟你侄子的脑袋?”

尹平听得半懂不懂,却又如堕冰窟,他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度老大,却没料到老大居然还能超出他的想象!

尹平不知躲了多久,在严冬深夜里差点冻成一条人干,直到那些人走远,小平房里亮起黯淡灯光,他才行尸走肉似的钻出来。

尹超一脸凝重,看起来是正要出门,门推开一半,看见尹平戳在门口,惊呆了。

尹平软硬兼施地堵住了尹超,逼问出老大在给一个警察做线人,代号就是“老煤渣”。尹超说,他们在调查一桩很危险的案子,恐怕已经打草惊蛇,警方内部有人向嫌疑人泄密,现在他们不知道从哪知道尹超也搀和在其中,威逼利诱地找上了他。

尹超没和他说具体是什么案子、哪个警察,可是尹平听了只言片语,就已经吓疯了,根本不管其他,不分青红皂白地跪下,求他大哥收下钱、赶紧收手走人。尹超被怯懦的弟弟闹得心烦意乱,对他说:“我本来想借着旅游,暂时把你们送走,没想到也被他们发现了,你别着急,我再想想别的办法……你今天先在我这住下,我出去找我的搭档商量商量,看能不能找信得过的人保护你们。”

尹平连滚带爬地拽住他:“哥,那是黑社会吧,啊?黑社会不能惹啊,警察来了又走,可是这些人真能阴魂不散,一个漏网之鱼都能让你家宅不宁啊!妈都快七十了,还有小龙……小龙还小呢!你不能——”

尹超急匆匆地甩开他:“别添乱,我会解决。”

眼看他甩开自己就要走,尹平急了,随手从旁边抄起一个烟灰缸,照着老大尹超的后脑勺,狠狠地砸了下去——

他永远忘不了那一幕,他好似灵魂出了窍,又好似在什么地方千锤百炼过这一套动作,眼看着尹超一声不吭地倒下,尹平恐惧之余,又有说不出的兴奋。

那时他仿佛鬼上身,原地愣怔片刻,随后手脚不听使唤地走过去,在他亲哥哥的脑袋上重重地补了几下,直到尹超彻底断气……

然后他趁着月黑风高,就地在那小院后面的大树底下挖了个坑——后院的大树有几百年树龄,旁边围着铁栅栏,是保护古木,本地有政策,即使动迁修路,也不会有人随便动它,是个天然的保护伞。

尹平冷静得可怕,有条不紊地收拾了血迹和凶器,把他从小到大的噩梦扔进坑里,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填上土,尹超的兜里突然响起了手机铃声。

尹平吓得手脚冰冷,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那手机默认的铃声是在叫尹超的魂。

第一次电话响完,他没来得及接,停了半分钟,电话很快第二次响起。

尹平鬼使神差地跳进坑里,从死人手里摸出了那部旧手机:“……喂?”

“老煤渣!”

“……是我。”

电话里的男人说:“罗浮宫,后天傍晚七点二十,我这边都准备好了,你也不改了吧?”

尹平觉得自己的气管仿佛被什么堵住一样,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不改。”

他呆呆地在尹超的租屋里坐了一宿,坐得手脚麻痹,整个人像是被梦魇住似的,而这一切也确实像一场噩梦。

直到听见窗外乌鸦叫,尹平心里才升起微弱的期望,以为自己就快要醒了,寂静的黎明里却突然传来摩托车的引擎声。

尹平一激灵,对了,那些人说,他只有一宿的时间。

要钱还是送命?这答案再简单不过。

尚未破晓,来找他的人可能以前和尹超不熟,没看出双胞胎之间细微的差别,在尹平说出他从电话里听来的时间地点后,对方笑了起来,拿出一个电话递给他。

电话里的男人说话带笑:“其实我知道你们约好的时间地点,只是让手下人试试你说不说实话――老兄,你有诚意,我也有诚意,怎么样,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吧?咱俩可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尹平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只好讷讷地应着,对方大概也没料到自己的手下会认错人,一时间并没有怀疑他的身份,慢条斯理地对他说:“不用紧张,我告诉你怎么做,一步一步来,错不了。”

一个老实巴交的锅炉工,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胆子呢?

此后十四年,尹平自己也没弄明白,他披着人皮,心里头好似有一头无中生有的怪物,一口咬死了亲哥,为了活命,只能壮着胆子、背着大槐树下的亡魂走下去。

第二天,尹平先和单位请好了假,又说“工作忙,不能去”,搪塞了家人,两头骗完,他以“浪费也是浪费,不如送给别人,送了人情,还能帮着照顾家人”为由,找了个人拿着自己的身份证,顶了名额,做出一家四口外出旅游的假象,自己偷偷跑到尹超家里,穿上尹超的衣服,拿起他的行头,把自己打扮一番,瞒天过海地成了“老煤渣”。

巨大的危机逼出了他所有的聪明才智,在火场中的时候,尹平甚至想起了不知从哪张小报上看来的“双胞胎指纹也有差别”的理论,忍痛烫了自己的手。

事后,这件事果然像电话里那个人说的那样,并没有大张旗鼓地查,只是藏藏掖掖把他叫去问了几次话,最后一次去警察局,他碰见一个警察,那人意味深长地冲他笑了一下,和他寒暄说:“来了?”

这俩字就把尹平吓出一身冷汗,他这才知道,尹超说的“警方有人泄密”是什么意思——那个警察就是给他打电话的人!

尹平向来贪财,那次却难得聪明了一回,愣是没敢去觊觎那些人承诺的五十万,当天夜里他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剃了头发,摇身一变成“平凡无奇的锅炉工”,把尹超的东西拉到一个荒山野岭,一把火烧了,让老煤渣这个人彻底从世界上消失。

他忍痛用锅炉把自己重新烫了一次,每天在煤灰中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端肩缩脖,彻彻底底地藏进了唯唯诺诺的锅炉工身份里。

十四年,他瞒天过海、苟且度日,过着平淡又贫穷的生活。

老人过世、孩子成人,大槐树又在风雨飘摇里安安稳稳地粗了一圈,没有人知道那树根下埋着尸体,久而久之,连尹平自己都忘了这件事,好像那段惊心动魄的插曲只是他的妄想,他从未有过一个又妒又恨的兄弟,从未触碰过那个天仿佛永远也亮不了的夜色——

可为什么命运到底不肯放过他,为什么平静了这么多年的南湾中了邪似的要改造、要查人口,甚至有警察上门查尹超?

为什么那个人已经在大槐树底下烂成了一滩泥,仍然要阴魂不散!

尹平摔得几乎要散架的小电动车“嗡嗡”作响,每个焊接处都在不堪重负的高速中颤抖,他冲过惊叫的人群,直接碾过小贩晒在地上的小摊,充耳不闻那些尖声叫骂,拼命地向着那个地方冲去——那里曾经有一排古旧的小民居,现如今到处写满了“拆”字,唯有前清年间就竖在那里的老槐树不动声色,怜悯的看着那些来而复返的人们。

迫近的警笛声刺破了天际,有人从喇叭里大叫他的名字,尹平眼里却只有那棵树。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在铁栅栏里看见一个人影,顶着一个被砸得凹进去的后脑勺,阴森怨毒地盯着他——

陶然已经看见了尹平的背影,不知为什么,不住地心慌,他把油门踩到底,十年驾龄的车技发挥到了极致,从七扭八歪的小路中穿过去,旁边骑摩托车的民警冲他摆手示意自己先过去,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两辆皮卡突然冒出来,夹向尹平!

陶然来不及细想,猛地一打方向盘,强行将骑摩托车的同事挤到后面,自己冲了过去。

警车撞向两辆皮卡之间,后视镜刮到了尹平的车把,随后尖锐的急刹车声在小巷间响起,警车以险些侧翻的姿势漂移出去,猛地把尹平的小电动车甩上了天,同时,三辆车不可避免地撞成了一团,碎玻璃渣暴风骤雨似的“泼”了出去,一声巨响——

分享到:
赞(192)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啊陶然不会死了吧不要啊!!!

    陶然你女神喊你回家吃饭啦2018/10/22 18:39:22回复
    • 陶然就像沈易一样,我超级喜欢他,他一定会平平安安变成老头子,和常女神白头到老子孙满堂的

      居老师的娃2018/11/10 16:24:18回复
      • p大的每部作品里好像都有一个直男好朋友,大哥里的三胖,杀破狼里的沈易,过门里的宋连元…

        匿名2019/01/01 15:47:16回复
  2. 陶陶别凉啊啊啊啊啊啊

    沈韵2018/11/16 18:01:33回复
  3. 操,陶陶!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9/01/01 09:30:38回复
  4. 陶陶不会领盒饭,陶陶平平安安的活到了结局
    tm的,太烦尹平了,搅屎棍!

    匿名2019/01/17 00:59:04回复
  5. 这个尹平也真的是,

    花楹2019/01/31 21:58:41回复
  6. 天呐

    阿鲤2019/02/06 05:08:56回复
  7. 哎呀!好可怕,担心

    匿名2019/03/08 18:49:33回复
  8. 陶然哥哥会和常宁在一起吗?

    2019/03/16 18:03:04回复
  9. 太恐怖了,居然能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亲哥哥杀了,恐怖

    龙龙乖,麻麻抱2019/04/21 22:31:48回复
  10. 啊啊啊啊啊我不知道说什么了啊……那个警察会是谁呢?

    陈栎媱2019/05/17 10:06:39回复
  11. 陶陶不要有事啊!温油的陶陶

    匿名2019/06/07 12:09:13回复
  12. 尹平好烦,他哥说实话对他也不差吧,作逼的杀了他哥,最后还不得活得跟个耗子似的

    匿名2019/06/18 07:34:36回复
  13. 卧槽,尹平好坏啊,自己的哥哥说杀就杀,在这14年里,他是怎么活下来的啊

    匿名2019/08/10 10:11:06回复
  14. 陶陶没事 他还没追到常宁小姐姐呢

    苏沐晚2019/08/19 19:29:3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