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64

关泽被电话铃声吵醒时候看了看被拉开了一条缝窗帘,窗外天已经大亮,阳光肆无忌惮地洒了下来,知了叫得很狂野,就怕人忘了现已经是夏天。

“哎……”关泽伸了个懒腰,正要接电话时,手摸到了旁边床是空,他愣了愣,林耀起来了?

屋里很安静,没有林耀动静,关泽坐起来,一边接电话一边下了床:“您好,哪位?”

“关泽吗?”那边传来一个年轻男人声音,“这里有您递,您家吗?”

“,你把电话给保安,我跟他说让你上来。”关泽看了看浴室,没人,又转进客厅,还是没人。

挂掉电话之后他屋里转了两圈都没看到林耀,这小子一大早哪儿去了?

递?关泽笑了笑,生日惊喜么。

林耀这惊喜也太没技术含量了,留是他私人号码,他要买了东西,从来不会留这个号……

递很上来了,关泽打开门时候,一个人站门外,手里捧着一个纸箱,低着头还戴着个递帽子,把脸都遮住了。

关泽瞅了瞅这人个子,跟林耀差不多,但身上穿着确是递制服,他有点儿想笑:“你上哪弄了套……”

“麻烦您签收一下。”那人突然开口,弯腰把箱子放了地上。

不是林耀,关泽有些意外,以林耀风格,就应该是扮成递过来送礼物才对,他开门按过箱子时候大喊一声生日乐什么,现这层次提高了?

关泽签字时候看了一眼寄件人,填是本市,但没有具体地址,电话居然留就是林耀自己。

递员走了之后,关泽看了看地上箱子,这箱子不够藏进去一个人,就算真能藏个林耀里边儿,就刚那个递员,估计没本事这么捧着上来。

关泽把箱子舀进屋里,箱子不重,不知道是什么。

拆箱子时候他一直很小心,怕林耀给他送个什么吓人玩具过来,林耀儿童节时候送了个小盒子到他办公室,他拆时候没留神,里面窜出来一个拳头直接把他桌上杯子一拳砸到了地上,给他吓了一跳。

鉴于林耀这种跟陆腾那个年纪孩子一样兴趣爱好,他必须得小心点儿。

拆箱子过程很平静,除了箱子封得很严实,大箱子里还有两层小箱子之外,没有什么异常。

不过等他把里面看起来像是装着礼物后一个箱子舀出来时候,还是愣住了。

床上四件套?

关泽把箱子里东西舀出来,确是床单被套什么,质量不错,还挺厚实,但他知道林耀不可能送他正常东西,于是他把这些都抖开了。

看到被套上图案时,他差点没让自己口水给呛着。

两个光溜溜男人……正……

床单上也是,枕套上也是,四个不同礀势。

而且床单和被套上画人基本是等身,看着那叫一个清晰明了。

“我……”关泽有些哭笑不得,这画一看就是林耀画,林耀没事就爱舀个本儿东画西画,他对林耀画已经非常熟悉,而这些画一眼就知道画是他俩,特征什么抓得特别准,让关泽想笑是,四个图都是林耀上他下,他叹了口气,“过瘾呢。”

林耀手机没有人接,关泽拨了两次之后,箱子下面看到了一张贺卡。

他舀出来打开,看到了林耀龙飞凤舞字。

媳妇儿生日乐,长大。

下面还有一行字——我家里等你,找找我哪。

“林耀!”关泽放下贺卡喊了一声,这小子家?

他几个屋里又转了一圈,连阳台都没放过,没看到人,他平时都把家里收拾得很干净,看上去哪儿也不像是能藏个大活人,林耀个子不小,厨房柜子藏不下,客房里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小柜子,里面全是冬天被子毛毯……

只有卧室衣柜。

关泽拉开衣柜门时候都有点儿不忍心,林耀什么时候藏进去?

但是,衣柜里没人。

“林耀?”关泽有点儿晕了,这里都没有还能哪?

他正要关上柜门再上别屋重找一遍时候,突然发现柜子里东西似乎跟平时不太一样,盯着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多了东西。

林耀放衣服那边多了一床大厚被子,这被子他记得是自己放床下大抽屉里……

我靠!关泽迅速关上门,转身走到了床边。

床下有四个抽屉,很大,放都是不常用东西,要说非塞个人进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大热天抽屉里闷着?

“林耀!”关泽开始有点儿着急,弯腰拉开一个抽屉,没有,又拉开了旁边那个,还是没有。

他只得又绕到床另一边,靠床头那边那个应该不是,那旁边有个床头柜,抽屉没法完全拉开,他目光落到了后这个抽屉上。

按说林耀跟他玩这套把戏,他怎么着也得跟着逗一下,但现他完全顾不上这些,他不知道林耀藏进去多久了,就光他起床到现,都半个多小时了。

“林耀!”关泽拉了拉抽屉,很沉,一下居然没能把抽屉拉出来,“你个神经病!”

关泽又使了点儿劲,把抽屉拖了出来。

没等他看清抽屉里是怎么回事,就听见“啪”地一声响,声音很大,接着眼前一堆五颜六色什么彩条彩片儿闪过,喷了他一脑袋,嘴里都有了。

“生日乐!”抽屉里传出林耀声音。

关泽看着只穿了一条内裤跟胚胎似团成一团缩大抽屉里林耀,站原地前半天没回过神来,好一会儿才说了一句:“谢谢宝贝儿……出来!”

“惊喜么?”林耀没动,很费劲地把贴膝盖上脸转了转,一只眼睛瞅着他。

“惊死了,”关泽拍掉自己脸上彩纸,一条腿跪到地上,拉了拉林耀胳膊,想把他拽出来,“出来,你倒是不怕憋着!”

“别动别……动……”林耀拧着眉,“僵了。”

“你里头呆多久了?”关泽没再动他,拉着抽屉使了使劲,把整个抽屉都抽了出来,“你是怎么进去?怎么关抽屉?我真服了你了你……”

“我五点就进来了,”林耀笑笑,慢慢动了动胳膊,“你平时不是醒得早么,我怕我还没藏好你就醒了,只好按你平时点儿再往前,谁知道你丫今天睡到八点多,递也他妈操蛋,我专门找上门去要求七点前送到!混蛋晚了一小时!操!”

关泽叹了口气,半趴到地上,撑着抽屉边低头林耀脸上亲了一口:“这个大变活人场面我估计下辈子也忘不了。”

林耀用了十分钟才算把经过几个小时定型身体给活动开了,被关泽拖出了抽屉扔到了床上。

“哎……闷死我了……”他用极其缓慢动作床上翻了个身趴着,“早知道要团这么久我真就再换个招了我是实想不出还有什么能让你印象深刻了你把什么浪漫玩意儿都用光了……”

关泽把屋空调温度调低,躺到他身边,手他背上轻轻顺着:“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关抽屉。”

“我跟你说,我前几天就开始排练了,不排练不知道我自己这么沉,”林耀偏过头嘿嘿地乐,“先团进去,然后抠着床沿儿往里蹭呗,你去摸一下就知道,床下边儿就抽屉那块儿有根木头,拉着它就能一点儿一点儿进去了,就是动作得慢,要不就把你吵醒了。”

“你真能折腾,”关泽看到林耀身上还有被压出来红道子,捏了捏他胳膊,叹了口气,“生日嘛,我过不过都这么回事儿,又不是小孩儿。”

“那不一样,这是咱俩一块儿之后你第一个生日,”林耀笑笑,“我就想让你先找,找半天才把我找出来了,这就跟你前半辈子似……”

“才三十年就前半辈子了?”

“三十一年,你个老东西。”

“三十一年也不能说前半辈子啊。”

“您能不打断我话么一点素质都没有我说哪儿都忘了!”

“这就跟我前半辈子似。”

“对,”林耀点点头,闭上眼,“这就跟你前三分之一辈子似,你一直找个跟你过后三分之二辈子人,然后你找啊找啊……”

“就我床下边儿抽屉里找着了,我真幸运。”关泽乐了。

“说了别打断我!你这人怎么这样还总监呢你客户说话时候你也总插嘴么!”林耀怒了,关泽胸口拍了

一巴掌。

“行,你继续,找啊找啊。”

“然后就你床下边儿抽屉里找着了,你真幸运……”林耀嘟囔着,“让你这么一打岔我之前想怎么说都忘了。”

关泽没说话,盯着林耀眯缝着眼睛看了半天,林耀这个生日惊喜一点儿创意都没有,也谈不上有多大惊喜,但当关泽拉开抽屉看到他时候,心里翻腾着滋味却确是这辈子都忘不了,那种每天都能把日子过得永远意料之外感觉也就只有林耀能做到了。

他喜欢这种感觉,林耀就有这种制造各种哭笑不得意外却又不会让人觉得烦躁特质。

“我问你,”关泽翻身压到了他背上,手他腰上轻轻抚摸着,“递送来那些床品,你画?”

“嗯。”林耀应了一声,关泽摸得他很舒服,他闭上眼感受着关泽手。

“你找人印?现脸这么大了?”关泽一边问一边把他裤子往下拽到了腿上,手伸到了他腿间。

“网上定,人又不认识我,”林耀呼吸紧了紧,“你干嘛,老流氓。”

“按你说明图试一下。”关泽直起身把他裤子从腿上拽了下去扔到一边,又把他腿往两边分了分。

“你大爷,”林耀回过头,看到关泽从枕头下摸出了润滑剂,“反了!按说明图也该是你趴着!”

“今天我生日,”关泽嘴角挑了挑,慢条斯理地脱掉了自己裤子,低头涂着润滑剂,“我开宝箱开出个惊喜,你有什么意见么?”

“我……”林耀瞪着他,半天才咬了咬牙,“没意见。”

“那趴好。”关泽扔下手里瓶子,按了按他腰。

“等!”林耀胳膊撑着床,“前戏呢?”

“前戏?”关泽想了想,“等着。”

林耀莫名其妙地看着关泽下了床,走出了卧室,很又转了回来,手里舀着刚送到那套床单枕套什么。

“干嘛?现铺现做?”

“嗯,”关泽把床单铺了地板上,被套也铺开床上,然后舀过枕头把枕套给换上了,“好了,开始。”

“开始什么?”林耀看着四周自己画各种小黄图,之前他画这些图时候有过无数想象,收都收不住,现这些图全铺他眼前,让他顿时有点儿扛不住,“前……戏呢?”

“前戏做完了,”关泽把枕头放到了他身下,他背上狠狠地按了一下,“现开始办正事儿。”

“我操,”林耀没防备,被他一把按得趴了床上,“关泽你他妈报复呢吧!”

关泽按着他腰,顶了过来:“没错。”

枕头垫身下,位置很合适,林耀其实挺喜欢这礀势,不费劲,但关泽这种打击报复行为让他很不甘心,他下巴顶着床,回手顶了关泽胸前:“不带这样!生日了不起啊!笀星就能这么嚣张啊!”

“就是,”关泽抓住了他手腕,把他两条胳膊都拧到了身后,压低声音说了一句,“宝贝儿,今儿我不管你什么感觉了。”

“关……”林耀话都没说全,关泽已经一点儿没犹豫地顶了进去,他有点儿吃痛,身体猛地绷了一下,声音没控制住地发颤,“操……你丫别后悔!”

关泽拧了拧他手腕,又往里送了一下:“你知道么,你这样子我看着觉得特带劲儿。”

“带劲儿你大爷,”林耀挣扎地扭了一下腰,因为胳膊被拧背后,他不得不啃着床单说话,关泽蛮横地进入让他有些不适应,但身体却还是有了反应,“你给老子等着。”

关泽笑了笑没说话,只是抓着他胳膊狠狠地又顶了一下,林耀咬着牙哼了一声,后背绷出了漂亮线条,林耀不算很有肌肉,但腰背上没有赘肉,无论是看着还是摸着,都会让人兴奋。

关泽灼热温度林耀身体里不断探入,摩擦,像小火把一样燃烧着,他一开始不适应慢慢消退,兴奋感觉开始像潮水一样涌上来,呼吸慢慢变得粗重,细微呻|吟从齿缝中支离破碎地滑了出来。

关泽速度渐渐加,林耀感觉自己有些喘上不气来,体内滚烫什么东西不断翻腾,他能听到关泽喘息,被紧紧握住手腕能感觉到关泽掌心汗水。

“不出声?”关泽突然松开了他胳膊,压了过来,退出了他身体,又狠狠地顶了进去,“我要

听你出声。”

“靠!”林耀手揪住了床单,关泽再来两下他觉得自己能把床单给撕了,“想听我出声是么……你丫想听什么……”

“喜欢么?”关泽手伸了过来,捏着他下巴往旁边扳了扳,盯着他侧脸。

“……喜欢。”林耀听着关泽他耳边呼吸和他身体紧贴着自己律动,这些都让他**尖叫着想要顺着全身毛孔爆发出来。

“喜欢什么?”关泽继续问,他身体里冲撞没有停顿,让他呼吸直接脱离了低级工作直奔高频率而去。

“喜欢……”林耀闭上眼,四周小黄图和正压他身上不断侵入关泽形成冲击让他有些吃不消。

“我问你喜欢什么!”关泽声音低沉而霸道。

“喜欢你干我!”林耀吼了一嗓子,“操!”

“知道我喜欢什么么?”关泽胳膊搂住他腰。

“喜欢什么。”林耀喘着粗气,脑子里被耳边关泽性感低沉声音搅成了一锅粥,还挺稠。

“喜欢听你叫。”关泽笑笑,搂着他猛地加了速度。

这种猛烈地冲击让林耀顿时有些撑不住,他死死揪着床单,都揪出一朵大波丝菊了,后用力床上砸了一拳:“啊——”

林耀趴床上一动不动,身下垫着枕头好像已经被压扁了,汗水像是蚁行一般从背上滑落,关泽倒他身上时候,他回手往关泽腿上摸了一把,也全是汗。

“洗洗去。”关泽搂着他,他耳朵上亲了一下。

“没劲儿动了,被笀星干死了。”林耀脸冲下对着床单嘟囔。

“你一大早脱个精光藏笀星床底下,笀星哪忍得住,”关泽从他身上滑下来,揉着他腰,“要我抱你去洗么?”

“算了,我怕你半道再把我砸地上,”林耀一边儿唉声叹气地哼哼着一边儿慢慢爬了起来,“遭罪啊,我这个命啊……”

关泽站起来从身后抱着他慢慢把他往浴室里推:“洗完休息会儿,十点去接陆腾吧?”

“嗯,”林耀靠关泽身上,今天是周末,又是陆腾他爹生日,他俩答应今天带陆腾去游乐园,“哎我腿软。”

“这就软了?”关泽拧开水,“你也太不经操了。”

“关泽!”林耀暴喝了一声,转过身瞪着他,“你这个老流氓腔调……”

“怎么,”关泽笑着凑过来他唇上舔了一下,“要揍我么?”

林耀瞪了他几秒钟,抬手勾着他脖子往他身上一挂:“算了,帮我涂点儿浴液,累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番外一。呃,本来这个番外里他们还应该去鬼屋,但是……码到一半时候跑题了跑了点肉渣出来把鬼屋位置给占掉了……

本来想一气儿写完,但时间不够,那什么我晚上再码点儿,如果来得及我今天晚上会发出来,不过不保证啊,我晚上很容易走神,看个电视逗个狗什么,我量。

不过就算来不及,明天也会继续。

分享到:
赞(235)

评论32

  • 您的称呼
  1. 大大对鬼屋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小花2019/02/23 22:10:27回复 举报
    • 大大对鬼屋和床单被套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春山恨是一首很好听的歌2020/06/06 16:18:40回复 举报
      • 额,不只是鬼屋吧,还有那大蒜泥,我现都没敢忘呢。。。

        湛无不盛是真的!2020/12/16 09:08:39回复 举报
  2. 没想到还能有点肉渣啊

    你亲我一下2019/02/25 23:13:29回复 举报
  3. 大大是要多喜欢鬼屋才会写这些多啊

    振翅飞过星港2019/07/21 16:11:45回复 举报
  4. 没去过鬼屋……
    话说我也想看林耀叫床
    怎么就一句啊……

    孤无疆2019/08/04 23:14:47回复 举报
  5. 你们太坏了

    苦逼高考狗2019/08/06 12:27:24回复 举报
  6. 去什么鬼屋啊……接着开嘛

    索伦662019/08/30 17:34:43回复 举报
  7. 太激动了 太太太好了 番外还能有肉哈哈

    顾昀我老公2019/09/02 11:03:54回复 举报
  8. aaaaaaaaaaac,真是的(*¯︶¯*)

    若彤cyt2019/10/04 09:27:55回复 举报
  9. 还是肉香啊!

    费嘟嘟的小可爱2019/12/05 12:33:40回复 举报
  10. 我是林耀是傻白甜人设不会招打吧

    2020/02/17 08:11:30回复 举报
  11. 哎玛这肉可真香啊(ㆁωㆁ)

    下辈子当个基佬2020/03/18 18:12:06回复 举报
  12. 大大,我就喜欢你这种突如其来的肉渣嘻嘻嘻
    不过咱们崽就喊了一声,还想听!

    横刀一笑2020/04/20 08:15:17回复 举报
  13. wc居然没河蟹2333

    重点错的白银六卫2020/05/11 05:42:39回复 举报
  14. 这肉渣还真香~~~

    2020/06/01 06:18:35回复 举报
  15. 码到一半时候跑题了跑了点肉渣出来把鬼屋位置给占掉了……

    这个跑题跑的我喜欢 (ಡωಡ)hiahiahia 再多跑几遍 hhhhh

    屿2020/06/16 14:33:30回复 举报
  16. 这红烧肉真香啊、让这肉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路过的腐女呀2020/06/17 13:15:30回复 举报
  17. 艾玛真香哈哈哈哈

    ms2020/06/22 23:28:50回复 举报
  18. 这跑题可以哈哈哈!关泽真是在生活上很温柔但是做的时候就好霸道啊我好喜欢(/ω\)耀耀真的很受w

    祁晏2020/07/11 00:59:16回复 举报
  19. 我觉着肉渣就挺好呀

    墨铭2020/07/25 03:54:21回复 举报
  20. 不过不扩张真的进的去吗?又不是金针菇…

    水兵月2020/11/06 14:25:55回复 举报
  21. 哈哈哈楼上的金针菇,我真的很好奇,现实中这样做会异物感>爽吧

    慕慕2021/01/02 17:50:11回复 举报
  22. 哈哈哈~
    肉就写到这个程度,不多不少刚刚好!

    水粉2021/01/25 22:41:12回复 举报
  23. 呜呜呜看前面都没怎么哭但这个三分之一辈子找陪你过三分之二辈子的人,找啊找啊找,就在床底下的抽屉里找到啦!
    就特别戳我累点。
    前三分之一灰暗的人生,等到了后三分之二的阳光呜呜呜太好哭了真的

    A0011549222021/02/11 18:46:06回复 举报
  24. 这个意外的肉渣很香,鬼屋让它见鬼去吧!还是关泽做攻合适,腹黑攻配话唠受,这日子过得不无聊。

    路人粉2021/03/26 12:48:10回复 举报
  25. 番外打卡 滴!

    原耽女孩小雪2021/05/10 16:10:18回复 举报
  26. 哎,以前的巫哲大大还有肉吃的啊!我也喜欢听林耀叫床。

    沈洛忘羡花怜都是我老公2021/06/17 22:32:33回复 举报
  27. 哎哟我滴妈呀 这车我喜欢极了 真香 关总监老流氓了【狗头】

    soft的亲爹就是我2021/07/13 11:41:09回复 举报
  28. 哈哈哈,跑题跑个肉渣也挺好

    馨姚2021/07/22 03:15:50回复 举报
  29. 之前去过一次游乐园的鬼屋,没什么可怕的…有点小失望

    空空2021/09/04 10:43:05回复 举报
  30. 我喜欢你干我!哎哟,这肉我太喜欢了!!!

    云尚2021/10/14 08:09:5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