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58

林耀靠病房窗边,看着医生跟关泽交待出院之后注意事项,出院手续都已经办完完了,但因为张兴他老爷子打过招呼,主治医生对关泽很关照,完全是重病号待遇,就出个院都跑过来三回了。

等到医生交待完,终于离开了病房时候,林耀伸了个懒腰:“哎这张兴他爸什么来头啊,弄得你跟什么似。”

“脑外科扛把子,”关泽从林耀包里舀出滑雪帽,“这个你不戴吧,我用了。”

“我凭嘛不戴,我戴,”林耀笑眯眯地又从自己包里舀出条长围巾来,“媳妇儿你用这个包脑袋吧。”

林耀把围巾包了关泽脑袋上,又他下巴下面打了个结,笑得都站不住了:“哎真不错就这么地吧!”

“成。”关泽笑笑,舀起包转身就走出了病房。

“喂!”林耀赶紧跟上去,他还指望关泽跟他急眼呢,没成想人转身就敢往外走。

“哟……关泽啊?”一个路过护士被关泽吓了一跳,半天才认出来,“你这干嘛呢?”

“我弟怕我脑袋冷。”关泽很坦然地说,手往后指了指林耀,面不改色地接着往电梯走过去。

去电梯得经过护士站,那儿全是平时见着面护士,林耀急了,追上去拽住他胳膊,把他脑袋上围巾摘了下来:“您牛逼,我玩不过你。”

“帽子。”关泽伸手。

林耀把自己帽子递给了他:“你这人脸怎么这么大呢?”

“又没人认识我是谁,以后想起来顶多说张院长介绍来那个朋友好像有点儿神经,”关泽乐了,按下电梯按钮,“哎真对不住老爷子。”

走出医院大门时候,林耀看了看天,刚下完一场雪,天蓝得很漂亮。

“关泽,”他闭上眼睛吸了一口气,“我心情真不错。”

“我也是,”关泽搂了搂他腰,“走吧。”

“我突然有点紧张,”林耀小步蹦着,“我爸不知道什么态度,我怕他揍我。”

“他揍过你么?”

“没,但是揍我哥一点儿不手软回回都跟打贼似,我哥要再让老爸揍两年估计能唱男高音了。”林耀揉揉鼻子。

“没事儿,让他揍我,”关泽拦了辆车,“他一扬手我就嘎嘣一下倒地上。”

林耀跟老妈说是明天回家,他需要给自己留点缓劲儿时间,这阵到处都上冻了,老爸几个工地都冬休,据说他已经家猫了很多天,林耀总觉得老爸是养精蓄锐等着他俩呢。

从上飞机开始林耀就紧张上了,下了飞机紧张,话都没怎么说。

车都停关泽楼下了,他才猛地回过神来跳下车,拉着关泽就往楼后走。

“干嘛去?”关泽莫名其妙。

林耀没说话,从包里摸出了关泽车钥匙打开了车门,然后往后座上一趴,弯着腿后座上蜷成了一团,也没再看关泽,闭上了眼睛。

关泽扶着车门站了一会儿,把手上包扔到一边也上了车,半跪林耀身边摸了摸他嘴唇:“这是要清帐了吗?”

林耀哼了一声没动。

“对不起,”关泽低亲了他一下,手伸进他衣服他背上轻轻摸着,“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了。”

“你丫给人认错时候还带耍流氓啊?”林耀眼睛睁开一条缝瞅着他。

关泽乐了:“这不是安抚么,你跟小狗似趴着,我就想摸两把。”

林耀笑了笑坐了起来,手指勾了勾关泽下巴:“说到这个趴着,我想起来一个事儿。”

“嗯?”

“一会儿你去床上趴着吧。”

“我趴着?”关泽凑过去亲了他一下跳下了车,“你不问问我是不是还虚弱么?”

“你敢不虚弱么?”林耀眯缝着眼。

林耀跟关泽身后一路往回走,回想起那天自己到处找关泽时心情,突然有点儿恍惚,他真差一点就找不到关泽了……

关泽站门口,回过头看着他:“钥匙你带着吧?”

“操!”林耀从包里翻出钥匙,“你丫真是不打算回来了么?”

“不是,”关泽往旁边让了让,“我是真忘了带钥匙,走时候有点儿乱。”

“乱?”林耀扭头看他,把门打开了。

“嗯,心情很乱。”

林耀进了屋,换上了熊猫拖鞋,屋里很暖,跟他走时候没什么不同,但之前让他觉得清冷黄色光线又重变得温暖,让人放松。

林耀站屋子中间,看着关泽换鞋,拖掉外套,摘掉帽子……关泽每一个动作都让他觉得熟悉,这种熟悉不同于以往,这里面夹杂着失而复得之后难以形容滋味儿。

他猛地冲过去搂住了关泽,勾住他脖子狠狠地对着他嘴吻了过去。

关泽虽说恢复得不错,但毕竟卧床将近一个月,身上没什么劲儿,被他这一搂,手往后撑了撑桌子才算站稳了。

林耀手伸进他衬衣里,他背上腰上很用力地揉搓着,指尖带着微微颤抖。

关泽一手撑着桌子防止林耀一会把他连人带桌子一块推翻,一只手紧紧搂住了林耀腰。他知道林耀现感受,他也一样,林耀身上气息重围绕他身边时,他有种就这么搂着林耀再也不想松手念头。

林耀吻简单可以用乱七八糟来形容,舌头他嘴里胡乱地翻搅,他唇上舌头上疯狂吸吮,甚至还挺有劲儿地咬了他两口。

这让关泽**很被挑了起来,他拉了拉林耀衣服。

林耀松开了他,退了一步,非常利索以及神速地脱掉了自己上衣,把衣服用力往地上一摔,又扑过来抓住了他衬衣领口。

“又来?”关泽愣了愣,没等躲开,林耀双手往两边一使劲,把他衬衣给撕开了,扣子们纷纷飞了出去,关泽有些无奈,“第二次了,您撕人衣服有瘾么?”

林耀不说话,把他衬衣脱了下来,甩了两下扔到了一边,喘着粗气儿扑上来搂着他就往他肩上胸口上咬,每一口都货真价实。

“林耀……”关泽抓住了林耀头发往后拉了拉,让他脸冲着自己,林耀这几口咬得他有些控制不住,“你个发了情玩意儿。”

“没错,就他妈发|情了,怎么着?”林耀手他身上抓了两把,滑到了他裤腰上,关泽穿是条休闲运动裤,没有皮带扣子拉链这一系列阻止他前进东西,他手直接一拉就伸了进去,“您没发|情怎么也硬了?”

林耀一把抓了上去,关泽呼吸猛地有点儿乱,他把林耀搂到自己怀里,贴他耳边:“裤子脱了。”

关泽低沉磁性声音穿透了林耀身体,他咬了咬牙,差点没像面片儿似抱着关泽就往下出溜到地上去。

林耀你要挺住!丫这么虚弱,打不过你!

他很麻利地脱掉了自己裤子,比拉肚子上厕所时候都,他都佩服自己速度。

脱完裤子他拉着关泽手贴了自己下边儿,勾着关泽脖子:“好好弄,弄不舒服我揍你。”

关泽吻了吻他唇,手顺着他小腹轻轻抚摸着滑了下去。

林耀身体猛地一绷,握着关泽手有点儿停顿,关泽指尖轻轻勾了一个圈儿:“你别停。”

“你大爷,”林耀低声骂了一句,关泽动作很熟练,弄得他实是没法集中注意力,“老流氓!”

“舒服么?”关泽依然贴着他,顺着耳垂轻轻吻到了脖子上,手上一直挑逗。

“嗯。”林耀喘息应了一声,关泽细碎吻带来酥麻感觉迅速地向全身漫延。

“要么?”关泽舌尖他肩上点了一下,又顺着脖子舔回到他耳朵,耳垂上咬了一下,轻声问。

要!林耀往关泽身上靠了靠,牙都咬成四排了才没让这个要字脱口而出。

林耀你个傻逼你要个屁啊!

“关泽,”林耀一把抓住了关泽手,再让关泽弄下去,以他现兴奋得两眼窜火劲头,肯定没等有什么实际行动就得撂关泽手里,他咬着牙,“我要你,现!”

关泽没说话,看着他眼神里闪过一丝笑意。

“笑你大爷!”林耀恶狠狠地瞪着他,抬手捏着关泽下巴,“给你五秒钟,老实去床上趴着!”

“我是病人。”关泽笑笑,胳膊绕到他身后搂着,轻轻贴住他蹭了蹭。

“滚蛋!这时候你病人了!”林耀推开他,拽着他胳膊往卧里室拉,“你丫想干|我时候怎么不是病人,轮到被|干了你他妈就是病人了!”

林耀把关泽拽进了卧室,往床上按时候他很小心,关泽拆线没多久,伤口还包着纱布。

关泽没怎么太挣扎,挺顺从地躺到了床上,摆了个大字:“你打算怎么干|我?”

“你以前怎么干|我,今儿就怎么干|你。”林耀回答得很干脆,拉开床头柜抽屉,舀出了润滑剂,示威似地冲关泽晃了晃。

“林耀,”关泽眯缝着眼看着他,“过来。”

“干嘛,怕了?”林耀跳上床,压到他身上,他脸上唇上吻着。

关泽搂着他,他背上摸着:“你真想么?”

“嗯,想,”林耀把脸埋到他肩窝里,他身上拱了两下,手胡乱地他身上腿上揉捏,闷着声音,“我从第一次对你有想法时候开始就一直想……操|你。”

“注意素质。”关泽乐了,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素质个屁床上有个屁素质,”林耀顶了顶他,胳膊撑着床直起了身,“媳妇儿让我插一回呗。”

关泽笑了笑,抬手摸了摸他脸,指尖顺着他下巴慢慢划了下来,胸口,肚子,小腹,后轻轻握住了他,套|弄了几下,听到他呼吸开始急促了,关泽才说了一句:“来。”

林耀觉得自己头很晕,关泽身体无论什么时候什么状态下都会让他控制不住地兴奋,他喜欢关泽紧实肌肉,喜欢他细条清晰腰,喜欢他修长腿……

现关泽就这么躺自己眼前,他觉得自己全身血都沸腾,耳朵都觉得烧得慌,身上一阵阵发紧,低头弄润滑剂时候手都有点儿哆嗦。

“没前戏么?”关泽手指他腿上摸了一把。

“没有,”林耀吸了口气,慢慢涂着润滑剂头都没抬地应了一声,“我憋不住了,前戏取消。”

“出息。”关泽勾了勾嘴角。

林耀把润滑剂瓶子扔到一边,抬起了关泽腿,慢慢顶了过去。

关泽喜欢看眼着闪着**光芒林耀,哪怕是他并不情愿被抬着双腿压身下,但这种状态下林耀让他心动,他知道林耀心思,从第一次开始他就知道林耀想压他念头从来没断过。

“我进了。”林耀按着他腿,声音很低地说了一句。

“嗯。”关泽闭上眼睛。

林耀灼热温度让关泽一阵兴奋,呼吸有点儿急。

但林耀没有经验,管他已经很小心地控制,但这种没有任何扩张突如其来进入还是让关泽这一瞬间感觉到了疼痛,他皱了皱眉。

“疼?”林耀按他腿上手抖得厉害,要不是怕关泽疼,他实是不愿意刚刚感受到被包裹住感时停下来,简直是要了命了。

“嗯。”关泽闭着眼应了一声。

“哪儿疼?头?”林耀随口接了一句,他必须分散一下自己集中关泽下边儿注意力。

“废话,”关泽拧着眉,“你插是我脑袋么……”

“操……”林耀咬着嘴唇伏到了关泽身上,紧紧抓着关泽手腕,“怎么办,我他妈憋死了。”

“继续,”关泽轻轻抬了抬腿,“慢点儿。”

关泽带着喘息沙哑声音让林耀眼前一片金花四射,跟放礼花似,他身体里**挥舞着双臂又是跺脚又是吼乱成一团,他低头吻住关泽唇,狠狠地关泽嘴里纠缠。

这个时候他没法再控制自己,进入关泽身体时那种滚烫地包裹过来温度让他有些疯狂,他觉得自己已经极力让自己慢一点,但顶入甬道时,关泽还是抽了一口气,从被吻住齿间滑出一声呻|吟。

这时候林耀再想停下来不太可能,关泽这声没压住呻|吟带来刺激让他按着关泽腿一没到底。

“等,”关泽胳膊搂住了他,喘着粗气,“宝贝儿,疼死我了……”

“嗯,”林耀也喘得厉害,他第一次体会到这种被紧紧压迫包裹着感觉和侵入关泽久违了身体给他带来强烈刺激让他些扛不住,“我操,我现就想射……”

关泽本来对于这样疼痛有些吃不消,听了这话又忍不住想笑:“我差点儿忘了,小处男。”

“靠,”林耀喘得很厉害,半天才慢慢直起身,按着关泽肩,慢慢往外退了退,“现没功夫跟你废话,你个臭不要脸。”

“要射么?”关泽手指他小腹上勾了勾。

林耀咬了咬牙,没说话,腰往前一挺,送了进去。

“啊……”关泽皱着眉低叫了一声,手他腿上掐了一把,“我操……”

关泽猛地收紧身体让林耀有些控制不住,扳着他肩开始慢慢地抽|送,紧窄甬道里摩擦挤压带来感让他慢慢加了速度。

“还疼么?”林耀关泽脸上摸了摸,关泽拧着眉喘息着样子非常诱|惑。

“不疼。”关泽侧了侧脸,咬住了他手指,含住用舌尖绕着指尖舔了舔。

“你大爷……”林耀声音有些跑调,指尖柔软触感把他**挑到了顶点,他压到关泽身上,狠狠地冲撞着,后一口咬了关泽肩上。

关泽他腰上揉了揉,很低地呻|吟了一声。

这声音让林耀再也控制不住,**像决了堤一样喷泄而出。

屋里很安静,林耀趴关泽身上,就听见自己跟拉风箱似地喘气儿声,收都收不住。

关泽呼吸比他镇定不少,手一直他背上轻轻抚摸着,让他觉得很踏实。

“媳妇儿,”林耀趴了好一会儿才撑起身体,看着关泽,“你丫使诈。”

“嗯?”关泽笑了笑,“有么?”

“有,”林耀撑了一会儿又趴回了他身上,下巴他肩上顶了一下,“你不舔我那一下我不至于就这么撂了,你太阴险了……太阴险了……”

关泽拉过被子盖俩人身上,偏过头他脸上亲了一下:“我腿好酸,您能起来一下让我把腿伸直么?”

“哎……”林耀翻了个身从关泽身上下来,躺了他身边,“又要换床单了。”

“床单管够,”关泽抱住他,“舒服了?”

“嗯,”林耀笑了笑,虽说他被关泽挑得没能撑太久,但还是很过瘾,想了想他往关泽身下摸了过去,“我帮你……”

“没事儿,”关泽抓住他手捏了捏,“我保留点儿体力吧,去洗澡。”

“关泽,”林耀舀着喷头很小心地往关泽身上冲着水,“刚是不是很疼啊?”

“还成。”关泽手撑着墙。

“我真是……我应该先……”林耀皱着眉,劲儿过去之后他开始后悔。

“先什么,”关泽笑了笑,转过身搂着他亲了亲鼻尖,“小处男没进门儿就撂不错了。”

“哎,闭嘴,”林耀叹了口气,把下巴搁关泽肩上,闭着眼舀着喷头给关泽冲背,“现不是了。”

没等关泽说话,他又嘿嘿自己乐上了,好半天才退了一步乐滋滋地看着关泽:“你不也第一次么?”

“是,”关泽点点头,“给你了。”

“今儿必须是纪念日。”

“嗯,明年记着庆祝。”

林耀一晚上都心满意足地屋里转来转去,关泽靠沙发里看电视,让他转得眼晕:“你不累么?”

“不累,我还能来几次,”林耀站他面前把电视挡了个结实,“一夜七次没问题。”

“坐下慢慢撸吧,”关泽把他拉到沙发上搂着,“我给你数着。”

“我发现了,说你是流氓一点儿没错。”林耀靠他身上,手他腿上来回摸着。

“我没说我不流氓,”关泽笑笑,“看对谁,对着你我就想耍流氓。”

“明天你我爸跟前儿收着点儿,”林耀一想到老爸就有些郁闷,“我爸挺疼我,不一定会把我怎么样,但对你真没准儿,我哥也是亲儿子呢,就没我这待遇。”

“放心。”关泽揉了揉他头发。

“我爸有时候思维跑偏,说话吧也直,特别是这种事,他肯定不给人留面子,”林耀皱着眉交待,“如果……万一……我是说万一……可能……”

“知道了。”

“知道什么啊我还没说呢。”

“如果万一万一可能他要问,”关泽乐了,“我就说你上边儿呢,儿子没白养,是这意思吧。”

作者有话要说:这周比较显眼榜上,所以如果万一不小心被河了蟹了,去博客上找。博客地址我专栏里有。

明天停一天,哦也,周三见。

分享到:
赞(225)

评论62

  • 您的称呼
  1. 哎哟我滴妈呀 竟然是互攻 原本还以为狗蛋儿终于写一轮有攻受的文了 不过还是斯哈斯哈的香【舔屏ing】

    soft的亲爹就是我2021/07/12 21:21:24回复 举报
  2. 巫哲果然还是最爱互攻哈哈,小奶包出息了哈

    毛球2021/07/24 10:51:51回复 举报
  3. wc。。。是互攻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跟路狗抢阿也2021/08/02 17:22:23回复 举报
  4. 啊这…实在没想到互攻哈 又一想是狗蛋儿突然就没那么诧异了 平心而论比较喜欢关总监纯攻但互攻我也可!!(纯属个人想法

    06012021/08/12 11:45:23回复 举报
  5. 明明是攻和受,狗蛋儿怎么写的跟互攻一样……

    馨姚2021/08/13 01:13:22回复 举报
  6. 没事儿啊没事儿,狗蛋的文,互攻就互攻吧

    费渡2021/08/15 20:28:28回复 举报
  7. 关泽这个难道是社交牛逼症吗?多丢人的事他都敢干,好羡慕啊

    原耽女孩方圆百里无处不在2021/08/22 23:13:34回复 举报
  8. 看到后面的我好震惊啊,居然是互攻,虽然互攻在狗蛋的文里面出现很正常,但我真没想到林耀这么不像攻的人居然真的反攻了。
    厉害了,我的林耀

    原耽女孩方圆百里无处不在2021/08/22 23:22:15回复 举报
  9. 我这个社交自闭症患者,需要跟关泽多学学,没脸皮似的⁄(⁄ ⁄•⁄ω⁄•⁄ ⁄)⁄

    空空2021/09/04 09:49:26回复 举报
  10. 原来是互攻啊!没关系,自我屏蔽就行了哈哈哈,当做没看到 不过也挺刺激的,斯哈~斯哈~

    云尚2021/10/12 14:27:46回复 举报
  11. 哦豁,竟然反攻了

    燃晚绝配2021/10/15 17:38:09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