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第五十二章 你等着!

林耀拎着个笼屉回家时候,只有林宗一个人客厅里坐着玩手机,老爸很难得地也家,跟老妈厨房里折腾晚饭。

“回来了,”林宗抬头看了一他眼,“过来帮我把这关过一下。”

“自己过。”林耀闷着声音说了一句就直接往楼上走,他现连话都不想说。

刚开了房门走进自己屋里,手上笼屉还没来得及放下,林宗已经跟了进来,回手把门一关拉住了他胳膊:“怎么了?”

“没怎么。”林耀从林宗手里抽回胳膊,把笼屉放到桌上,往床上一倒,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也不愿意动弹,就想这么直接一觉睡过去不醒了,累得慌。

“你要不想让人知道你回来时候装得像点儿让人看不出来,”林宗站他床边抱着胳膊,“都看出来了你还挺着不说这叫矫情懂么。”

林耀眼睛睁开一条缝扫了一眼林宗,他不是矫情,他是真没法跟林宗开口说这事儿,林宗好不容易同意帮他去跟老妈交涉,现还没一天呢,就说关泽找不见人了。

林宗要知道这情况直接就得抽他。

“别问了哥,”林耀翻了个身趴着,“没法说。”

“分手了?”林宗声音很冷,“你要不说,我去找他。”

林耀听到他转身往门口走声音吓了一跳,赶紧跳下床扑过去拉住了林宗,林宗惹急了真能干出杀上门去事儿来。

“别别别……哥,求你了,你让我先缓缓。”

“那你缓,”林宗看着他,“还半小时吃饭,我给你2分钟缓,5分钟跟我说是怎么回事儿,然后5分钟你收拾收拾心情下楼吃饭。”

林耀坐床上,盯着桌上笼屉看着,耳朵里一直嗡嗡响着,让人觉得很晕。

“蒸饺么?”林宗一边等得无聊,过去打开了袋子,伸手想拿一个,“怎么连笼屉都……”

“别吃!”林耀扑过去抓住了林宗手,“别吃这个,你想吃明天我买回来给你吃。”

“下毒了啊。”林宗收回手,插裤兜里,继续站一边沉默地等着。

林耀没注意时间,总之过了挺长时间他才抬起头看着林宗叹了口气:“哥,我找不到关泽了。”

“关泽谁啊?”林宗皱了皱眉,往后靠到了墙上。

“关泽就是……我说喜欢那个人。”林耀低下头狠狠地捏了捏自己手指。

“他肯定没跟我说实话,”林耀把关泽病说了一下,“肯定不是颈椎问题,要不他不能就这么突然不跟我说一声就走了,而且……肯定还有别原因。”

“别原因?”林宗走到他面前弯下腰看着他,“什么原因。”

“我说不好,他什么也没带,跟公司请假也没有说时间,只说请假没说什么时候回来,”林耀咬了咬嘴唇,“我觉得他根本就不打算回来了……哥,你有经验,你说他是不是因为怕我跟家里这边儿没法交待所以走了。”

“我不知道。”

“变相分手,是这意思么?”林耀脸色有些苍白,眼神让人看了莫名其妙就觉得疼。

“不知道,我没被人变相分手过,也没变相跟人分过手,”林宗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你有什么打算?你还没哭呢,要哭吗?”

“哭屁,”林耀咬着牙,说完这俩字他表情就变了,“我要把他揪出来!”

“怎么揪?”林宗问。

“想就这么跑掉没那么容易,”林耀揪住林宗衣领,“我可以去医院找医生问,可以去福利院找陆腾,还可以去找宁娟不过我没她电话也不知道她住哪儿但我可以问齐健,我就不信我找不到他,实不行我就报案说他偷了我2万!就算我报假案被逮进去我也要问清楚!”

林耀有些激动,揪着林宗衣领站了起来,声音颤抖着越来越高:“我要问问他凭什么这样!他凭什么一个人做这样决定!他凭什么觉得我就这么靠不住!他凭什么就这么躲起来了他都还没跟我说过他爱我他凭什么屁都不放就这么跑了!他……”

林耀有些说不下去了,手抖得厉害。

“不说了,”林宗搂住他,他背上轻轻拍着,“不说了,再说又该哭了。”

“已经哭了……”林耀靠林宗身上,声音开始哽咽,“操怎么又哭了啊我……”

“哭吧,你都哭二十几年了,哪能说不哭就不哭,这不合理,”林宗叹了口气,想了想又推开林耀他脸上胡乱擦了两下,“等等,你还是先别哭了,一会妈看见要问。”

“就说我不让你吃蒸饺你揍我了。”林耀转身进了浴室去洗脸。

“我至于么我为一笼蒸饺我揍你,要不说你脑子不好使呢……”林宗说拿了根烟叼着走到窗边点上了,看着窗外出神。

林耀把脸埋热水里,眼泪很被逼了回去,他擦了擦脸,对着镜子,镜子里自己看上去有些惨,眼眶泛红,脸色苍白里透着黄不黄绿不绿色儿,头发也有点乱。

他抓了抓头发,把翘起来几撮按回去,又深呼吸了几下,握着拳摆了个李小龙架式,对着欣赏了半天。

关泽,我不会再哭了,我也不会再是你想像中那个小孩儿。

退一万步说,真是什么了不得要死人病,你就算病死也得死我跟前儿,别说别什么理由了。

“你等着我把你翻出来,”林耀收了架式,吸吸鼻子,“你等着!”

晚上林耀没自己屋里睡,这是他打从上初中之后头一回,挤到了林宗床上,他睡不着,得有人听着他说话。

“你烦死了,”林宗正琢磨给叶小玲打个电话约个会什么,林耀踩着他被子就窜上了床,往被子里一钻就不动了,“我要打电话您一会儿再进来行么?”

“不行,明儿再打吧,你都好几年除了过年过节群发个短信没给人打过电话了,”林耀把头埋到被子里,“人不差你这突发其想一个电话。”

“我放屁了啊。”林宗把手机扔到一边。

“放,又不是没被你嘣过。”林耀不动。

林宗翻个身把林耀往被子里一捂,然后开始运气,运了半天也没动静,后掀开了被子:“算了,放你一马,今儿被你折腾得没情绪了,屁都不想放了。”

“我下定决心要把他找出来了,挺雄心壮志,”林耀趴床上,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我还是很难受,哥你帮我打打岔吧,要不我总想着他实是扛不住。”

林宗把被子拉好,关掉了灯,想了想,随便找了个小时候破事开始跟林耀聊。

林耀语气始终很平静,听不出抑扬顿挫也听不出情绪来,说了没多久,林宗就找不到话题了,他被林耀这状态带得有些郁闷。

“哥,蒸饺保质期多久啊?”林耀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

“搁冰箱里能挺几个月吧,”林宗枕着胳膊,“给它冻上。”

“明天我冻上吧,我刚把它放露台上了。”

“嗯。”

林耀没再说话,很长时间都没有一点声响,只听见他不太平稳呼吸声。

“想什么呢。”林宗翻了个身对着他。

“关泽这人真挺好,他小时候苦,爸爸死了,妈妈不待见他,全家都不待见他,”林耀闭着眼睛开始说,声音还是很平静,“他从小就一个人混着,我挺佩服他能活到现还能混到总监了,所以他习惯了有什么事儿都自己扛着,我觉得吧他根本就不习惯有人对他好,也不习惯有什么事跟别人分享,好事坏事他都自己担着反正他需要有人帮他担着时候也没几个人帮过他……”

“我他眼里就跟他儿子似,他儿子不是亲儿子是他福利院助养小孩儿是个小瘸子不过性格特别好,小孩儿管我叫哥管他叫爸爸,哥你说一开始我就应该把这个称呼给扳过来才对是不是,让他这么一叫总给关泽个心理暗示我是他儿子那辈儿他儿子才上小学二年级。”

林宗不出声,林耀这状态他很熟悉,从小林耀心情不好时候就这样,不停地说,不需要别人搭话,连嗯嗯都不需要,边儿上放个娃娃他就能对着娃娃说一小时不带停。

可也就是这样,他很清楚,林耀不是难受到了极限,一般不会这样。

“哥我是不是看起来特别不可靠就是什么你都不敢让我担着那种人啊,我觉得我特愿意为我喜欢人担点儿什么我不想总是有什么事就被装小盒子里包起来但他好像就是信不过我,”林耀说话依然平静,但声音里却带上了鼻音,“是因为我总哭么其实我他面前也没哭过几次,男人为什么不能哭啊哭了就表示这人不能担事儿么我可以一边哭一扛着为什么就不信我呢……”

林宗伸手他脸上摸了摸,摸到了温热泪水。

“我刚还说再也不哭了呢可还是哭了,”林耀把脸埋到枕头上蹭了蹭,“你说我这么久说也没人说也不敢说多少事儿就只能憋着我要再连哭都不能哭我不得憋死啊我一点儿也不容易啊我……”

“耀耀啊,”林宗搂着他肩,想了半天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对不起。”

“凭什么你就对不起啊,”林耀侧过脸往林宗睡衣上蹭了一下眼泪,“我就是从小被疼大,要说对不起谁,就得是我对不起我们家,要我能挑个姑娘哪来这么些屁事,我也不是没想过找个姑娘反正我也不是讨厌姑娘我就是喜欢不到那个份儿上,可想想又觉得特对不起人家而且万一我真硬不起来做不了人还不如买个电动棒划算呢……”

林宗听了这句话一边儿难受一边又有点儿想笑,只能搂了搂林耀不出声。

林耀后面还念念叨叨说了很久,一直说他和关泽事,大事小事,声音越来越低,后终于不再说话。

林宗就着月光看了看,林耀已经拧着眉睡着了,他伸手林耀眉心上按了按,没能把他眉头给按平。

“哎……”林宗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林耀早上还是按点儿醒了,林宗还睡着。

他床上躺着愣了一会儿,清醒一些之后慢慢坐了起来,脑袋有点沉,眼睛看东西发花,还带着重影儿,可能是没睡好。

清醒过来之后,昨天发生事又一下堵到了胸口,一想到关泽不知道哪里,也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他就立刻觉得全身血都发冷,手脚又开始麻。

但坐了几分钟之后,他还是强迫自己把这种难受劲儿给压了下去,他不能再让关泽小瞧他,他会照常上班,该干嘛干嘛,然后短时间里挖地八尺把这人给扒拉出来!

林耀,气势拿出来,必须把你媳妇儿给找回来!

他爬了起来,小心地抬腿打算从林宗身上跨过去,但就抬腿一瞬间,他头晕得厉害,管已经咬牙切齿,也没能控制好落点,一脚踩了林宗肚子上。

“我操|我肚……”林宗从睡梦中惊醒,条件反射地弓起了身体,话还没说全了,林耀站立不稳地摔倒床上,一屁股坐了他膝盖上,他又大喊一声,“腿!”

“我不是故意不是故意,”林耀赶紧想爬起来,他虽然不胖,但这两下要搁小时候能让林宗直接把他一胳膊掀地上去,“我没站稳。”

“过来,”林宗按着肚子盯着他看了几秒钟,突然一把拽住了他胳膊把他拉到了自己旁边,然后手按到了他脑门上,“你发烧了?”

“没吧?”林耀晃了晃脑袋,“就有点儿晕,早上起来都这样。”

“你发烧了蠢货,”林宗掀开被子跳下床,从抽屉里摸了个体温计递给他,“夹好,要发烧了今天不要出门了。”

“不能吧我身体这么好。”林耀拿过体温计夹好,又摸了摸自己脑门,没摸出个所以然来。

居然发烧了?

夹着体温计洗脸刷牙完了之后,林耀把体温计拿出来看了一眼,37度8。

“靠。”他小声骂了一句,这要发烧了林宗肯定不会让他出门,他还有一堆事儿要做,他计划今天先上班,中午要把市里几个医院都跑跑看能不能打听出什么来。

“多少度?”林宗走进了他屋里问了一句。

林耀把体温计狠狠地反着甩了一下,走出浴室递给林宗:“不知道,没看。”

林宗拿着体温计看不清,走到窗边看了两眼之后转身指着正拿了外套往外走林耀:“你给我站着!”

“没烧吧我上班。”林耀赶紧冲了出去。

“去你大爷你没烧,”林宗把体温计一扔追了过去,“32度你当老子是傻逼呢你反着甩一下!”

“我今天必须出门儿,”林耀转过身看着他,“必须,你不让我出去我就跳窗户,你要把我捆起来我就咬舌头,你看着办。”

“……滚。”林宗盯着他看了好半天,后一挥手。

林耀转身跑下了楼,又冲厨房里喊了一句:“妈我上班着急我不吃了。”

林宗听着小夏利开出车库又开出院子声音,叹了口气,掏出手机拨了个号:“大标,帮我查个话费详单,就上回你帮我查那个人……两个电话号码都查,你能弄出多少个月弄多少个月……嗯……”

老妈还厨房里忙着弄早餐,林宗站楼梯上想了很长时间,后下楼进了厨房。

“妈,有空吗?”他打开冰箱门拿了瓶牛奶出来。

老妈正切面包片儿,听了他这话,手上动作顿了一下,转过头笑眯眯地看着他:“没空。”

“我……”林宗走到她身边。

“你和叶小玲日子定没?”老妈突然说,“我今天出趟门找上回那个老太太帮算算……”

“妈。”

“啊要不你先带她上家来啊,我还没跟她好好聊过呢……”

“妈。”

“那个盘子帮我拿过来。”老妈一直厨房里转来转去。

“江慧珍!”林宗很无奈地拉住了老妈,把她手上一直举着没地方放面包拿了下来放了一边。

“哎呀不要这样叫我,”老妈还是笑眯眯地,“大小伙子这么叫我名字我会害羞。”

“我们谈谈。”

老妈没再说话,也没动,定定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眼泪从她眼角滑了出来,她颤抖着声音:“不谈,我失忆了你不能这样对待病人。”

“那我讲完了你再失忆行么,”林宗抱住她,“这事躲不过去了。”

“昨天我就看出来了,你弟吃饭时候一个菜夹了十几筷子了都没换别菜,他多讨厌吃芹菜啊一直吃一直吃我就知道出事了,”老妈哭出了声音,“我要开始失忆了。”

“你听我说,林耀发烧了,”林宗拍拍老妈,“那人昨天突然招呼没打就走了,林耀找不着他,跟我念叨一晚上……”

“他为什么走?”老妈推开他,擦了擦眼泪。

“好像是病了,挺严重不想让林耀知道,”林宗犹豫了一下,“而且我之前……去找过他。”

“我不是说了不让你找吗!”老妈喊了一嗓子,顺手拿过案板上面包就砸了过来,又抓了个盘子狠狠地往林宗身上打,“说了不让你去找他!你还去!我就知道你得去!现好了吧!现好了吧!”

“我就想去看看,”林宗护着头一直退,退到墙角了老妈还一直追着打,他只好蹲下,“不管怎么样,我总得看看是个什么样人,林耀没谈过恋爱,万一那人不是个好鸟他再出点儿别事怎么办!我要不去说一声,林耀回来跟你一挑明了,你不一点儿退路都没了吗!”

“现也没了!那现怎么办啊!是不是好鸟他都让你这么一鸟枪打过去打飞了,我儿子怎么办啊!”老妈把盘子摔了林宗面前。

“妈,”林宗站了起来,“这得看你了,你要受得了,我就去找。”

“没有别办法了吗?”老妈眼泪又滑了下来,怎么也控制不住。

“真没了,”林宗抽了张纸巾她脸上轻轻按着,“他要能找姑娘,早找了,这么多年你也看见了,没用,现陷进去了,回不了头了,我们不退,林耀得痛苦一辈子。”

作者有话要说:唔,虐完了,不要再哭号了哈,每次看到你们忧郁小评论我就会被蛋蛋忧桑包围着……

明天停停停停停停哈,周一见。

Ps,还有个要说一下,关泽选择离开不光是因为病原因,其实重要是他并不知道林宗态度改变了,他是按原计划闪人了……光为个病他不至于这么大动静嘛。

分享到:
赞(252)

评论79

  • 您的称呼
  1. 我要吃糖糖糖糖

    您的称呼2020/11/21 10:26:13回复 举报
  2. 我不要虐(凑字)

    您的称呼2020/11/21 10:27:35回复 举报
  3. 看二哈我都不哭的来着
    还有撒野挺虐的,就是哭不出来
    就感jio心里特别堵

    您的称呼2020/11/21 10:31:54回复 举报
    • 楼上,看二哈,我真的哭了
      看这文,就像有只手在揪着你心脏似的,难受。。。

      湛无不盛是真的!2020/12/15 12:20:59回复 举报
    • 姐妹, 过分啦, 泪点低的我不配
      二哈所有组我都哭着, 天甜哭过, 小甜饼都不例外

      攻进不如受命2021/01/04 01:13:12回复 举报
  4. 妈妈也是个好妈妈

    舟渡2020/12/11 20:05:10回复 举报
  5. 哇,终于不虐了,这迟来的糖!
    好难得

    湛无不盛是真的!2020/12/15 12:19:15回复 举报
  6. 虐不虐的看个人吧 我就觉得特难受 也不需要拿别的书来比较吧 虐的程度不一样 别比较了 很烦好吗

    匿名2020/12/22 12:53:34回复 举报
  7. 有个这样的哥哥真好

    匿名2020/12/23 13:26:36回复 举报
  8. 鸟枪什么的…忍不住笑了

    空白2021/01/16 04:25:03回复 举报
  9. 眼睛里干干的,真是。

    Q云烟2021/01/31 15:12:33回复 举报
  10. 看到妈妈的反应,我忍不住哭了,做妈妈的太伟大了

    丛蕊加壹2021/02/15 12:05:51回复 举报
  11. 虽然但是感觉好欣慰…..林宗真是个好哥哥啊 想起隔壁解药里面程恪他哥 好太多了 这才是一家人嘛

    2021/03/09 08:09:28回复 举报
  12. 国欠哥林宗真是个超级好哥哥

    匿名2021/03/18 20:33:03回复 举报
  13. 樓上上川君,程恪是哥,那衰人是他弟

    ih2021/03/24 22:59:58回复 举报
  14. 我大早上边网课(实际看小说,忒虐了)

    墨年2021/04/21 08:58:48回复 举报
  15. 快不虐了吧……【沧桑】

    匿名2021/05/04 19:01:26回复 举报
  16. 虐完了?
    那啥时候发糖啊

    原耽女孩小雪2021/05/10 14:39:10回复 举报
  17. 社会朋友家庭身边的不理解带来的压力真的太大了!他人的指指点点恶言恶语父母喝农药以死相逼.哭.闹 最后妥协了从此眼里再也没有光了……这大概就是哀莫大于心死吧!往后余生都是为了这个家而活
    (这是我曾经的朋友)
    身为旁观者的我都感到了无能为力绝望社会对这个群体拥有太多的成见.误解.不孝有三 无后为大这就是这个世界社会的现实。
    每次看到即使知道是假的都依然觉得很心酸.难过

    匿名2021/05/17 00:20:05回复 举报
  18. 摸摸楼上( ´•ω•)ノ(._.`)

    永世之梦2021/06/08 18:36:15回复 举报
  19. 我真觉得狗蛋儿是不是对找人有什么执念啊
    初一找晏航
    林耀找关泽
    程恪找江予夺
    霍然找寇忱
    付一杰儿找付坤……

    糖醋排骨2021/06/13 21:10:24回复 举报
  20. 哎,哥哥好好啊

    沈洛忘羡花怜都是我老公2021/06/17 03:49:28回复 举报
  21. “我们不退,林耀得痛苦一辈子。”

    现实中又有多少人看得开啊 家庭接受不了不退步他们的孩子就苦了一辈子 这条路难走 自然希望不会有太多的人走这条路受苦 也希望走这条路的人都能够坚持下去 开开心心幸福的过完这辈子

    soft的亲爹就是我2021/07/12 11:58:29回复 举报
  22. 天哪家里人好好呀,林耀是真的很幸运

    匿名2021/09/12 13:42:12回复 举报
  23. 哭死我了

    燃晚绝配2021/10/15 16:58:2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