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第二十六章 对手

26、第二十六章对手

关泽一晚上都没怎么睡,他不习惯身边有人,有人跟他呆同一间屋里他都会不舒服,何况还是个像林耀这样睡觉基本拿他当床,半个身子都压自己身上人。

他几次想把这孩子一巴掌推开,但林耀睡得并不踏实,时不时会扭一下,还一直嘟嘟囔囔不知道念叨什么,看这样子跟受了多大委屈似,所以他终还是没动,闭目养神半睡半醒地凑合了一夜。

天还没亮他就起来了,站床边活动了一下被压得都半身不遂了胳膊腿,然后走出了房间。

酒店市区,早上没有什么可以跑步溜达地方,他跟服务员打听了一下,去了楼顶,楼顶有个餐厅,大清早没有人,他可以那里透透气活动一下。

这么多年他已经养成了习惯,每天早上必须要找个空气好地方跑跑步,就算空间不够他跑步,他至少也会活动活动,比如来套……陈式太极。

关泽嘴角勾起一个微笑,林耀茶水间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做广播操样子让他一想就绷不住要乐,他还记得林耀扬言要来套陈式太极,哪天得让他表演一次。

林耀醒时候有点儿郁闷,这一晚上做梦了,梦到什么全都不记得,就记着自己一直跑来着,为什么跑也不知道,跟溜傻小子似就那么蹭蹭蹭跑,跑了一宿,早上睁眼时候愣是觉得跟没睡觉没什么区别。

“操,折腾。”林耀边打呵欠边伸了个懒腰,扯了扯内裤,准备等小兄弟趴下之后起床时,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自己好像……不是一个人睡?

他猛地转过头往边儿上看了一眼,空,但很明显,俩枕头,床边还扔着关泽换下来T恤。

“哎……哟……天爷!”林耀心里一阵狂跳,打了个滚,滚到关泽那半边床上,扯过那件T恤扔枕头上,再把脸埋上去深吸了一口气。

衣服上还残留着关泽身上那种好闻味道,他抱着枕头,撅着屁股床上顶了两下:“爽啊!”

居然跟关泽挤一张单人床上睡了一宿!

老天开眼了!不光开眼了,瞪得还挺大!

林耀翻了个身仰躺着,想起了昨儿晚上关泽那个吻,他抬手摸了摸自己嘴,冲着天花板嘿嘿嘿嘿地乐了好半天都没缓过劲儿来。

正跟这儿美呢,房门响了一声。林耀赶紧抓过被子盖自己身上,看到关泽拿着几个饭盒走了进来。

“醒了?”关泽把饭盒放桌上,“我把早餐拿回来了,省得你一会儿去餐厅了。”

“哦……”林耀看着关泽,虽然关泽肯定不是专门去给他拿早餐,但他心里还是莫名其妙地很感动,本来想再说一句关总早,但老觉得自己这声哦有点飘,哦曲溜拐弯,于是就没再出声。

关泽进了浴室洗漱,也没关门,林耀能从对面墙上看到他晃动身影。

看了一会儿,小兄弟蔫蔫儿地趴下之后,他才慢慢起来,下了床。

“你刚去锻炼了?”林耀顶着一脑袋乱七八糟头发靠浴室门口看着关泽。

关泽正刮胡子,从镜子里看了他一眼:“嗯,酒店顶楼有个露天餐厅,我去那儿来了套陈式太极。”

“啊?”林耀愣了愣,他正沉浸关泽刮胡子动作特别性感这个命题中,冷不丁听到陈式太极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有人说要给我表演一套,也没动静,我只好自己玩了,”关泽转过头看着他笑了笑,“你不做操么?”

“做,”林耀原地跳了几下,“跳跃运动,一二三四……”

关泽乐了,转回头去继续刮胡子:“跟我儿子似。”

“哎……”林耀叹了口气,又靠回门框上,“咱俩估计有代沟。”

“是么。”

林耀想起了关泽昨天晚上说过话,点了点头:“是,我估计真就跟你儿子似,想吃糖就吃,不会去想吃了糖会不会蛀牙,会不会影响吃正餐什么。”

“不过你还没吃着过吧,想吃糖,但一直也没人给买。”关泽笑了笑。

“……没错,”林耀叹了口气,斜眼儿瞅了瞅关泽,“您能不这么损么?戳人要害这么有意思啊?”

“以为戳一下你得炸呢,没炸啊?”关泽放下刮胡刀,洗了洗脸。

“没睡好,再说你昨天那个故事后遗症还我脑子里梗着呢,炸不动了。”

关泽转过身,靠洗手池上看着林耀,这还是他第一次从林耀脸上看到这种无奈,透着很难捕捉到忧郁,就连他昨天晚上哭鼻子时候都没现这么让人看着难受。

“你想要什么?”关泽走到他面前,对于他乱七八糟头发有些受不了,伸手把竖头顶上几撮往下按了按,但手一拿开,头发就立刻又竖了起来。

“你失忆了吧,我想要什么我昨儿说得很清楚。”林耀拍开他手,盯着他,眼神里带着挑衅。

“不考虑后果么?”关泽皱皱眉。

“真逗,连个开始都没有,还有功夫考虑后果么?你连糖都吃不着时候你是去想糖好甜啊还是想吃了长蛀牙啊大侠!”

关泽看着他眼里跳动着小火苗,很长时间才叹了口气:“那你继续追吧,我对你是有好感,追到了算你,追不到你别哭。”

“也就是说你不打算拒绝我是吧?”林耀挑了挑眉毛,脸上瞬间有了神采。

“嗯。”关泽点点头,走进了屋里,准备换件衣服。

“这可是你说!”林耀扶着门框,对着他后脑勺吼了一声,要不扶门框,他估计自己得扑倒地,匍匐前进过去抱着关泽腿咬上两口。

“嗯。”关泽应了一声,低头他箱子里找衣服。

“先说好!”林耀小步蹦到他身边,“追到了要承认!”

“嗯。”关泽继续应了一声,翻衣服动作却停下了,手桌沿上撑了一下。

“你别到时……”林耀正要继续说下去时候,发现了关泽好像有点反常,他凑到关泽脸面前,发现关泽是闭着眼,“怎么了?”

“没事,”关泽捏了捏眉心,慢慢睁开了眼睛,看了他一眼,“继续说。”

“说完了,”林耀没动,要换个人,他不会这么敏感,但这人是关泽,一个细小动作他都不会忽略,关泽刚才明显是不舒服,“你头晕?”

“可能没吃早餐低血糖了,”关泽笑笑,“你吃东西吧,一会要出门了。”

“你不是吃过了说给我带早餐么?”

“那就是没吃够。”

“哦,”林耀还有些怀疑,但关泽现看上去一切正常,他也不好再多说,哪有追着非让人家承认自己有毛病,“那你一会儿再吃块儿巧克力吧,你不总带着么。”

林耀没参加过展会,布展时候他帮着打下手,周围都是乱哄哄他还觉得挺好玩,比上班强。

跟关泽一块儿帮忙搭架子时候,林耀觉得全身都挺有劲,就是有点儿走神,眼睛总忍不住要往关泽那边瞟,瞟了几次之后,关泽看着他小声说了一句:“看屁呢你?”

“就看屁呢,”林耀移开目光,“看就是个屁。”

关泽乐了,没再说别,搭完展台之后就帮着市场部那俩小姑娘整理资料,林耀坐一边儿椅子上发愣。

“这个插板儿行么关总?”一个市场部哥们儿拿着个插板回来了,他们插板不够用,不知道这人从哪儿找来一个。

“哪儿顺?”关泽管笑了,看了看四周,“你别就咱边儿上弄,一会人找你来。”

“放心吧,大门那边儿,不知道谁家展位,乱七八糟也没人,旁边一个低音炮震得我头晕,估计把人都震跑了。”那哥们儿抠抠耳朵。

展览厅里一直放着音乐,林耀也听不清他说什么,但还是被他这句话给震撼了,没忍住插了句嘴:“咱这展会上还有避孕套?”

所有人都愣住了,一块儿盯着他,林耀被看得有点儿发毛,赶紧脑子里又把刚那句会给捋了一遍,然后瞬间有点儿脸红:“低音炮啊?”

“哎哟林耀你可怎么办啊。”市场部一个小姑娘笑着喊了一声。

展会其实很轻松,林耀基本没什么事儿可做,市场部人忙着接待,他就坐角落里玩手机,时不时看一眼关泽。

关泽穿着件衬衣,很随意地挽着袖子,表面看上去其实跟市场部其他几个男同事没什么大区别,但气质却完全不一样,林耀觉得自己就这么盯着他看上一天不成问题。

人渐渐多了起来之后,关泽走到他身边,估计是看到他一脸无聊了,用手指他肩上点了一下:“走,转转去。”

“好嘞!”林耀一听这话立马来了精神,跳起来跟关泽身后就走。

关泽说转转,就是展会上到处看看,拿点儿别公司资料什么,还碰上了好几个熟人,聊了半天。林耀感觉自己就像个被大人带着逛菜市场小朋友,大人一边儿侃价买菜,一边儿碰上了熟人聊几句,小朋友就后边儿跟着东看看西摸摸。

不过他很喜欢这种跟关泽像逛街一样走走停停状态,关泽有时候会凑到他耳边问问他关于设计方面问题,声音很低却很清晰,传进耳朵里就跟过电似。

转了两圈之后,关泽走出了展厅,到外面长椅上坐下了:“要抽烟赶紧。”

林耀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点了根烟站垃圾桶边儿上:“你平时逛街吗?我觉得刚就跟逛街似。”

“不逛,跟谁逛去,”关泽放了颗巧克力到嘴里,仰着头看着头顶树叶,“就每周带我儿子去趟动物园游乐园什么都累得够呛。”

“游乐园啊,”林耀对游乐园这地方有着又爱又恨纠结情绪,小时候去游乐园,林宗每回都得折腾他,比如把他放秋千来回推,就是不让他下来,他气得哭了半小时,林宗愣是旁边推了半小时,林耀有时候觉得真找不出比林宗无聊人了,“我好久没去游乐园了,小时候每次去只要有我哥一块儿去,我就玩不安生。”

“周末我要带陆腾去,你想去么?”关泽突然问了一句。

“想啊,”林耀想也没想就回答了,答完了又觉得是不是该客气一下,“方便么?”

“你太假了,”关泽乐了,“有什么不方便,小孩儿嘛,带一个是带,带俩也是带。”

“那带我去吧,我想去玩疯狂老鼠。”林耀掐了烟坐到关泽旁边,眼睛都笑眯缝了。

两天展会其实活儿不累,市场部人还得说说话,林耀是一直坐旁边看热闹,他心情很不错,因为关泽说要带他去玩疯狂老鼠。

他从来没跟自己喜欢人出去玩过,这两天展会他就琢磨这一件事儿了,一块玩,就是一块儿坐车,一块儿溜达,一块儿吃东西,一块儿坐着休息……反正什么事儿都是俩人一块儿做,哪怕是去游乐园打扫卫生捡树叶子他都觉得挺享受了。

唯一遗憾是他没敢第二天晚上要求再跟关泽挤一张床,关泽似乎是有点儿累,吃完饭回房间洗了个澡就躺下了,等林耀洗完澡出来,发现关泽已经睡着了。

这回林耀没上去趁机耍流氓,关泽已经表了态,你来追,这让他心里踏实了很多,暂时收起了那种“流氓此时不耍待何时”心态。

林耀站关泽床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摆了个大力士Pse,咬着牙恶狠狠地小声说了一句:“早晚得是我人!”

从展会回来,到家时候是晚上十一点了,关泽车就扔火车站,挨个把几个同事送回家。

林耀副驾坐着打瞌睡,不过这回没睡死,关泽刚一停车他就醒了:“到了?”

“没,”关泽正往车窗外看,“我饿了,找个超市买点东西吃。”

“我也饿,”林耀按了按肚子,感觉自己小胃胃跟不存似,“我家那边儿有夜市,去吃烤串儿吧?”

“行。”

烤串儿是林耀大学时热爱食物之一,尤其是吃了一假期老妈做菜回到学校时,看到烤串儿摊他都能流出思念泪水来。

毕业之后住家里,基本已经跟烤串儿永别了,现有了这个机会,他简直有点儿把持不住自己,关泽车还没停稳他就蹦了下去,等关泽停好车过来时候,他已经点了一大堆。

“咱就不喝酒了,”林耀一边把各种肉串扔到小筐里一边跟关泽说,“咱就吃肉,我得过过瘾。”

“随便你。”关泽笑笑,找了张桌子坐下了,手撑着额角看着林耀神采飞扬地挑吃,这小孩儿吃个烤串儿都能高兴成这样。

林耀总算把吃都挑完了,一屁股坐到关泽身边:“哎,这要让我妈知道了我吃烤串儿,肯定会唠叨说过不了多久我就得失忆,烤串儿吃多了失忆,味精吃多了失忆,洗澡肯定得踩香皂,踩了香皂一准儿摔失忆……”

“我妈人生唯一奋斗目标就是防止他俩儿子失忆。”林耀总结了一下。

关泽笑了半天,他喜欢听林耀说这些事,无论林耀语气有多无奈,说出来时候却总能让人感觉到踏实,温暖家,有点儿神经质但很爱儿子老妈,这些都会让关泽很感慨。

烤串儿上来时候林耀一下两眼放光,他拍了拍关泽腿:“关总,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你要想吃,你就跟我抢。”

“你吃你……”关泽想说我随便吃几口就行,这句话还没说完,林耀面前已经放上了一根儿吃光了竹签,他只得一次性从盘子里把他打算“随便吃几口”那几口先拿了出来。

林耀不再说话,低头很专心地吃着,吃了没多一会儿,手机突然响了,他接过关泽递过来纸巾擦了擦手,把手机掏了出来,这个时间估计是老妈。

按下接听键时候他才看到屏幕上显示是齐键号码,但电话已经接通,齐健声音都已经从听筒里传了出来:“小耀耀啊——”

一听就知道这人喝多了,声音大得关泽都听得一清二楚,偏开头笑了笑。

“齐哥。”林耀把电话拿到耳边。

“过来喝酒!”齐健继续喊。

林耀把电话拿开了一些:“我出差刚到家,累死了,不去了。”

“一点儿都不给面子,”齐健大着舌头很是不满,“以前就不愿意给我面子,现不给了,要关泽叫你一声来,你肯定来!是不是!”

“齐哥,”林耀很尴尬,齐健声音很大,他又跟关泽是挨着坐,这话估计关泽都能听见,“我是真累了,你跟军儿一块儿么?电话给他,我跟他说。”

“军儿泡妞呢没工夫,”齐键突然叹了一口气,“你说你喜欢谁不行你喜欢他。”

“齐哥我先不跟你说了啊,我挂了。”林耀头都大了。

正打算挂电话直接关机时候,齐键突然说了一句:“哥跟你说,你喜欢他没戏,你对手太强劲懂么!”

“什么?”林耀愣了,对手?

“你屁都不知道你就喜欢,”齐健换了个语重心长语气跟他说,“他那个妹妹,那条腿是为了救他才瘸,你争得过么!”

作者有话要说:之前就已经有妹子猜到了,宁娟腿是因为关泽,嘿嘿嘿

这章码得急,有错字啊Bg什么话,先装看不见吧,有空我再修……

分享到:
赞(316)

评论40

  • 您的称呼
  1. emmm……

    于炀2019/07/02 20:27:08回复 举报
  2. emmmmmmm

    匿名2019/07/03 22:46:04回复 举报
  3. 难受了╭(╯^╰)╮

    北栀2019/07/08 15:45:12回复 举报
  4. 这不是问题!直的也给他掰弯咯!

    振翅飞过星港2019/07/21 09:23:09回复 举报
  5. 姓齐的怎么知道他喜欢关泽?

    孤无疆2019/08/01 21:03:48回复 举报
    • 那天唱歌就能看出来吧,但也应该不知道,只是提醒。

      幼清2019/08/19 21:58:35回复 举报
  6. 众所周知,小朋友是个很不错的词emmm

    苦逼高考狗2019/08/04 09:25:50回复 举报
    • 是的!看我ID!

      湛无不盛是真的!2020/12/14 14:57:04回复 举报
  7. 栖枝2019/08/12 23:59:24回复 举报
  8. 这搞得好沉重啊,我喜欢欢快的气氛

    混血小甜心2019/08/20 21:43:44回复 举报
  9. 我艹
    口亨
    不爽的感觉……

    索伦662019/08/30 14:19:35回复 举报
  10. 那又怎样啊!?关泽又不喜欢她!

    若彤cyt2019/10/02 15:50:15回复 举报
  11. 讨厌齐健 关你屁事阿

    花城主的心上人2019/10/02 16:35:53回复 举报
  12. 巫哲的文你想要欢快点的,等俩人在一起吧

    跟着光2019/10/04 09:49:54回复 举报
  13. 啫……看那女的不爽很久了……

    夏翊小朋友2020/02/19 21:50:02回复 举报
  14. 我觉得关泽一定有故事还不少

    我的名字2020/02/26 00:36:22回复 举报
  15. 说好的轻轻轻轻轻轻松甜文呢QwQ

    千凌千凌沈千凌2020/03/02 03:30:09回复 举报
  16. 哦呦呦,准备开虐了,感觉宁娟未来可能是他们俩的得力助攻。她喜欢关泽很久了吧,不然怎么会为他做那么大牺牲,让他一辈子愧疚吗?期待小盆友掰弯关泽的心酸历程。

    我需要一打去污粉2020/04/12 09:14:26回复 举报
  17. 这位兄弟,就算你怎么挑拨你都得不到我们家崽的!你放弃吧

    横刀一笑2020/04/19 07:41:44回复 举报
  18. 只有我想吐槽那个“低音炮”吗哈哈哈哈

    白银六卫/小沙雕2020/05/10 05:38:48回复 举报
  19. 唉(๑ó﹏ò๑)

    海岸线2020/05/12 23:37:08回复 举报
  20. 这宁娟……不太喜欢
    道德绑架……这样说大概对宁娟不公平,但是感情是两厢情愿的是,是一辈子

    苏轻2020/06/08 08:44:02回复 举报
  21. 哎我们觉得泽泽也是弯的只是不知道而已、小姑娘会是助攻呢?

    路过的腐女呀2020/06/16 05:06:07回复 举报
  22. 打文的人很趕哦,不止缺字嚴重還都把”拿”打成”舀”一開始都沒看懂
    寧娟是會搞破壞打悲情牌嗎???

    匿名2020/07/30 19:14:49回复 举报
  23. eee 我猜到了就这样

    布丁2020/11/05 22:05:53回复 举报
  24. 要出事?算了我困了睡醒再看。
    晚安玛卡巴卡。晚安唔西迪西。晚安康布里多。晚安宝贝儿。

    chzix_2020/11/08 03:54:55回复 举报
  25. 早啊玛卡巴卡,早啊唔西迪西,早啊康布里多,早啊宝贝儿。
    我来了。

    chzix_2020/11/08 10:10:27回复 举报
  26. 我艹这是要开虐了吗?(#゚Д゚)

    你的称呼2020/11/15 13:53:34回复 举报
  27. 关总早晚是你的人。

    小巍白月光2020/12/04 19:01:50回复 举报
  28. 来组队一起打爆齐健的头吗?

    夏染2020/12/26 13:48:02回复 举报
  29. 快乐的氛围要没了嘛(._.)

    空空2021/02/01 17:08:46回复 举报
  30. emmm,有种不好的感觉

    谢俞2021/02/26 02:39:04回复 举报
  31. 關澤:如果我喜歡另一个女孩,会被看成忘恩負義,但如果我喜歡上另一个男孩,宁娟也不好再迫我了吧。嗯,就這樣吧!便宜了林耀這小子了,嘿嘿

    ih2021/03/23 11:54:42回复 举报
  32. emmmmm……. 作者你说的那句话让我有一点点怕怕der ………..

    树叶小姐〒▽〒2021/03/24 17:08:54回复 举报
  33. 啊,这…….

    匿名2021/05/06 00:38:47回复 举报
  34. 陆腾叫关关爸爸那他不是得叫耀耀妈妈吗?

    我希望那个妹妹将来可以成为助攻
    不要是阻碍啊

    原耽女孩小雪2021/05/10 00:45:00回复 举报
  35. emmmmmm………

    沈洛忘羡花怜都是我老公2021/06/13 11:08:54回复 举报
  36. 拒绝开虐 拒绝开虐 拒绝开虐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soft的亲爹就是我2021/07/09 13:53:32回复 举报
  37. 如果电话内容关哥有听到,两个人的内心应该都咯噔了叭…嗐,本来吧想把这本在放放,这暑假吃了好多刀

    空空2021/09/02 20:17:29回复 举报
  38. 这玩意儿叫轻轻松松小甜文?不要开虐好不号好啊啊

    风光霁月nn2021/09/03 14:27:46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