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第三章 赌一碗大蒜泥

林耀到老房子的时候,时间还有点早,没到十一点,但老房子外面已经停了几辆车。

他看了一眼这些车,把自己的小夏利挤到了一辆叉六和一辆卡宴之间,小夏利瞬间被两辆车淹没了,下车的时候差点打不开车门。

挺好,安全,不用担心被刮碰。

下车的时候他扫了一眼车牌,发现卡宴的车牌居然是老爸的,一串骚包的8。

这个发现让他顿时有些郁闷,怎么林宗叫他来吃饭还叫了老爸啊,老爸难得最近挺忙,回家都晚,没什么闲暇时光来教育他,这到好,大中午的还是个病号,送上门来让老爸训。

真没劲。

林耀垂头丧气地进了老房子。

这地方装修得很像那么回事儿,很符合林宗他们故弄玄虚的风格。本身房子就在老城区最老的那条街上,还在个胡同里藏着,林耀每次来都感觉会迷路。一进门的院子里全是水池假山和各种花花草草的,得穿过了边儿上的走廊才看到几间离得很远的房间。

一个服务员小姑娘从里边儿出来,看到林耀就笑:“二少爷。”

“真会叫,”林耀乐了,这小姑娘叫于慧,他印象挺深刻,嘴甜,会来事儿,是林宗他们的得力助手,“你们家林大少爷呢?”

“在后院那个包厢呢,直接过去吧,林老爷也在呢,我就不领你了啊,一会还有客人到。”于慧冲他摆摆手,一路小跑往院子里去了。

后院的包厢不对外,是林宗他们招待自己朋友的地方,林耀推开门进去,看到老爸老妈都在,林宗正陪着老爸喝茶呢。

“爸,妈……”林耀跟老爸打完招呼转脸再看老妈的时候愣了,“您怎么又这个样子出来啊。”

“怎么了,这么热的天,找不到衣服穿,”老妈喝了一口茶,很淡定地瞟了他一眼,“怎么,你对你妈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一点儿意见都没有,”林耀看着老妈身上的大红真丝睡衣,又弯腰往桌子下面看了看,看到了她脚上的prada,他不敢想像老妈穿着这身东西从车上下来再穿过整个老房子院子飘然而至的情形,“您直接穿拖鞋出来多好,比较搭。”

“别废话了,”老妈笑眯眯地冲他伸出手,“过来我摸摸脑门,还烧吗?”

“没事儿,都没什么感觉了,”林耀坐到老妈身边,瞟了林宗一眼,“今天聚会啊?”

“早上去了趟你姥姥家,回来路过就来尝尝,”老爸看着林耀,“怎么,你那小破工作都把你折腾发烧了?”

“开夏利热的,”林宗在一边儿乐,“要不我给他买辆起亚得了。”

“不。”林耀看了他一眼,他知道林宗心疼他,不过在他工作这件事上林宗看法跟老爸一样,老爸是想要个帮手,林宗是怕他上班吃苦。

“你那什么画画的工作,玩玩就行了,想画平时可以画嘛,”老爸点了根烟,“累病了你妈又该心疼了。”

“不是画画……”林耀趴到桌上,他都懒得跟老爸解释了。

“那个是平面设计,”林宗纠正了一下老爸,按了一下桌上的铃上服务员上菜,“先吃饭吧,这个以后再说。”

老爸始终把他的专业和职业想像成画笔夹在耳朵上长发飘飘或者长胡子飘飘的艺术家这一点让林耀非常郁闷,别看林宗现在给他解释了那叫平面设计,下次他提起来照样说画画的。

“我要吃肉,别光给我野菜。”林耀趴在桌上有气无力地强调。

关泽把陆腾送到学校之后赶着回公司,等红灯的时候把手机拿出来翻了翻记事本,确定了周末没有安排,这才放心了。

不能骗小孩子,要不下辈子要变成大蒜泥的。

手机上还有几条短信,关泽随便翻了一下,除了市场部秘书发过来的一条,其余几条都是游戏里的朋友发的。

PK规则要改了?之前已经喊了两三个月,这次估计是已经出了公告了,一个个这劲头都跟翻身农奴把歌唱似的。

关泽没有回复,把手机放回了兜里。他对改不改PK规则不关心,对他来说,这些没什么太大影响,这么一直杀来杀去多有意思。

不过对于嫣然一笑那帮人来说,一定是个重磅炸弹,霸区历史快要结束了。

刚放进兜里的手机没两分钟又响了,听铃声应该是工作分类里的来电,关泽把耳机塞好:“你好我是关泽,哪位?”

“关泽啊,我邱越玲,”那边传来一个女人沉稳中带着笑的声音,“刚打你办公室电话了,秘书说你上午请假,病了?”

“陪儿子去医院,”关泽犹豫了一下,没有继续往公司开,而是拐上了另一条路,邱越玲的广告公司就在这条路上,“邱总什么事?”

“哎哟,都说叫邱姐也可以,老这么邱总邱总的这么久也改不过来,”邱越玲啧了一声,“我叫你关总监你不别扭么。”

“不别扭。”关泽回答得很干脆。

“说正事,你在哪呢?中午请你吃个饭。”邱越玲叹了口气。

关泽就知道她这个时间打电话来的意思,他把车停在了路边:“在你们公司楼下。”

看到邱越玲从公司大楼里走出来的时候,关泽下车绕过去帮她把车门打开了,邱越玲冲他笑了笑:“小伙子一个月没见,又帅了啊。”

关泽没说话,转身绕回驾驶室上了车。

帅?早上连胡子都忘刮了,刚关泽从后视镜里看到自己的脸的时候觉得自己挺憔悴的,看上去特别符合“陆腾他爹”这一类的形象。

“去明都的那个山珍馆吧。”邱越玲看着他。

“附近随便吃点就行,”关泽看了看表,明都酒店太远,他懒得跑,“我下午两个会。”

“那行,你挑地方。”

关泽带着邱越玲在一家冷面馆坐下的时候,她叹了口气:“老弟,你玩我呢,我请客,你带我上朝鲜冷面?”

“我爱吃这个,”关泽招手叫来服务员,“而且我赶时间。”

“行吧,冷面就冷面,”邱越玲把手包放到桌上,转头看着服务员,“两碗冷面,大份的,多放红油,一盘香辣牛肉丝,再……”

“可以了,”关泽冲服务员点点头,服务走了之后,他笑了笑,“邱总不是减肥么?”

“嗯,不过我请你吃饭,总要让你吃饱吧?”邱越玲靠在椅子上看他。

“我也减肥,天热吃不下。”

“标准身材啦,你不是还总去健身房么?”

“最近没时间去。”关泽给邱越玲倒了杯茶。

“你们市场部最近很忙啊,”邱越玲拿起杯子喝了一小口,“听说你们刘总又有新计划了?”

“套情报么,”关泽笑了,“打死也不说。”

邱越玲看着关泽左脸上那个不太明显的酒窝,也笑了笑:“我没兴趣,又不是同行,我只对你考虑好了没有这一件事有兴趣。”

关泽想了想,往后靠到椅背上:“邱总,我从一毕业就在老刘这里做,已经习惯了,而且我这人真的很懒,换环境重新适应工作对我来说太麻烦了。”

“关泽,咱俩认识三四年了吧,算朋友吧?”

“嗯。”

“我能理解你对你们公司的感情,但你始终放不开手脚做也是事实,”邱越玲拿起杯子敲了敲,又拿过茶壶往里面倒水,茶水很快溢了出来,“关泽,你们公司就是这个茶杯,你有再多的水,也只能装进这么多了,太浪费。”

关泽笑了笑没出声,拿了纸巾把邱越玲面前的水擦掉了。

“我给你个大杯子,不够我可以再给你个碗,”邱越玲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换上了关泽熟悉的那种干练表情,“我给你足够大的空间,能按自己的想法做市场,真的对你没有吸引力吗?”

服务员把面和牛肉端了过来,关泽低头把面拌好,他最喜欢的就是这家的凉面,红油特别香。

“有,”他吃了一口面,“不过我太懒。”

邱越玲指了指他停在外面的切诺基:“我认识你的时候你换的车吧?如果你一直在我们公司,那时就不会才买辆五十万的车了。”

关泽乐了,笑了好一会。说实话,他对邱越玲的印象很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是很有冲劲,胆大心细,很多方面都比老刘要强,而且还在某些方面保持了挺天真的一面,直率得很。

其实他想辞职的时间不短了,老刘挽留的同时也找好了人选,辞职是早晚的事,但他说自己懒也是实话,他是想辞职了先休息一段时间。

“我还供着房呢,再说好车开不惯,操心,我又没车库,”关泽笑着继续低头吃面,“昨天我邻居的车门上还让人刻了首诗呢。”

“再考虑一下吧?”

“考虑什么?”

“考虑以后换套有车库的房子。”

关泽叹了口气,放下了筷子,定定地看了邱越玲好一阵,然后又拿起筷子吃了一口面:“再给我点时间吧。”

林耀回到公司的时候正好是下午上班时间,他们设计部很安静,都是还没从美妙而短暂的午休中回过神来的人,除去几个在赶活的,别的人都一脸迷迷瞪瞪。

“小林子。”有人在身后叫他。

“啊。”林耀回过头,是同事江一飞,这人是他校友,高他两届,人不错,林耀进公司之后他一直挺照应。

“早上帮你接了个客户的电话,”江一飞端着一杯茶走过来,指了指他的桌子,“那个茶……”

“不是吧!”林耀没等他说完,眉毛就拧一块儿了,压低声音小声喊了一句,“那个茶叶罐子还要改么!前天他们的人过来看了不是说就这个确定了吗!都改了四回了……”

“说是换回上次的设计,”江一飞把茶递到他面前,“来,喝一口,败败火。”

“真能折腾,”林耀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咽下去的那一瞬间,一股苦味席卷了他的味蕾,他被苦得一哆嗦,差点没把杯子扣到江一飞脸上,“日,苦丁茶啊!”

“败火嘛,你不是发烧么,”江一飞笑眯眯地看着他,“好点了没啊?”

“发烧用败火么,这俩不挨着吧,”林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着江一飞帮放在他桌上的通话记录,“烧已经退了,没事儿。”

这个茶叶罐子的设计稿林耀一直很重视,这是他认认真真给设计部的资深设计师打了好几个月杂之后接到的第一个独立完成的案子。

但就这一个小小的茶叶罐子折腾得他痛不欲生。

一开始客户说我们是要做出口的,罐子要跟国际接轨,我们要国际风,林耀好不容易把个茶叶罐弄出了所谓的国际风,客户又说,其实吧,我们又讨论了一下,民族的就是世界的!

于是林耀脑子里长时间盘旋着最炫民族风改了设计,客户看了之后又说,这个民族风吧,太土了,其实水墨风格也是民族嘛!

林耀吐着血给他们又弄了个水墨风格的,现在居然客户又确定了还是最炫民族风最合适……

“梁经理,”林耀把电话给客户打了过去,“梁叔叔,咱这次能定下来了吗?再改下去我会过劳死的,我这刚从医院挂完水回来。”

“定了定了,”梁经理终于很爽快地给了他确定的答案,“小林辛苦了啊,身体怎么样?苦夏啊,容易生病,要注意休息!”

“没事儿,谢谢梁叔。”林耀挂了电话长长地舒出一口气,靠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

在开始干活之前,林耀上了Q,打算看看帮派的群里有没有什么消息。

刚一上线,柔情就给他发了条链接过来,是游戏官方论坛的地址。

林耀不上线玩游戏的时候,最大乐趣就是泡在论坛里,看着别人骂他。无论什么贴子,只要提到他和他们帮派,就会盖起高楼,如果他自己哪天无聊了去开个贴子,那盖楼的速度一准儿噌噌得他自己都感动。

柔情发来的这个地址是个新贴,发贴时间是一小时之前,标题是“PK规则更改大快人心,嫣然一笑请带着你的霸服集团滚出我们服”,由于标题挺劲爆,已经翻了五六页,看来这个PK规则要改的消息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久旱逢甘露,干柴遇烈火。

林耀大致翻了一下,内容没什么新意,老三样,先是对嫣然一笑等人霸服两年的累累罪行进行举例说明,比如某些老玩家因为长期升不了级挥泪告别游戏,又比如某些玩家级别够了可却不得不在低等级区练级,还比如这个服所有BOSS出的高级武器都集中在了霸服帮派主力成员的手中,数完这些,就是对他们一干人等进行讨伐,最后再来一个慷慨激昂的总结,顺便附上各种人身攻击和诅咒。

帮派里的人跟已经跟反对派们吵成了一团,看得人脑袋疼。

林耀看了一下发贴人的ID,新注册的,用的也不是游戏里的名字,他想了想,已经骂成这样了,他不说句话有点说不过去,于是随手回了一句。

既然PK一改,我们就要倒台了,您还不敢用真名,这无名英雄当的,都显不出您揭竿而起的伟岸身姿来,骂到这份儿上了大家伙还不知道您是谁,我都替您不值。

一分钟之后他刷新了一下页面,贴子瞬间又翻了一页,果然有不少人正在蹲守着等他出现,下面又是一溜不堪入目的露骨攻击。

没劲。

林耀从来不在论坛上跟人对骂脏话,哪怕心里已经操了一万遍,打出来的话也不能带一个脏字儿,说不过了就骂人,一点儿专业水准都没有。

翻过一页骂人的话,林耀看到了让他眼皮一跳的ID。

横刀立马。

赌一碗大蒜泥,一笑姐姐一定会在改规则之前宣布不再霸服,与其被人掀倒,不如自己放手来得有面子,不过已经被我猜到了剧情,一笑姐姐你要不要按我的安排走?

林耀顿时有种想砸电脑的冲动。

没错,第一次传出要改规则的消息时,他就已经跟几个核心成员说过,规则一改,高级别BOSS我们肯定霸不住了,压制不了别人不如做得漂亮点,在改之前先放手。

只是当时那帮人都不同意,现在被横刀立马这么一说,他们要真的放了手,就会立刻成为笑柄,如果不放,也势必会被人推倒。

操!你丫等着!

分享到:
赞(366)

评论42

  • 您的称呼
  1. 我赌十碗大蒜泥,这横刀立马一定是关泽*^_^*

    杨氏2019/05/04 21:16:52回复 举报
  2. 你赢了,十碗大蒜是你的了!拿去

    花花2019/05/11 23:33:47回复 举报
  3. 哈哈哈,楼上

    lee2019/06/27 10:02:50回复 举报
  4. 大蒜泥噗哈哈哈

    大庆一锅啊哈哈哈2019/06/30 02:07:47回复 举报
  5. 大蒜有什么隐藏属性吗?

    今天也是爱谢俞的一天。2019/07/01 21:15:22回复 举报
    • 不知道(−_−;)

      星眠2019/07/18 16:36:54回复 举报
  6. 我想起栖见一本书里面的蒜香油碟儿,hhhhg儿

    江欲2019/07/19 12:32:48回复 举报
  7. 苦丁茶。。。emm…
    我想起了了然和尚

    南山2019/07/28 01:46:01回复 举报
    • 楼上,你挺秃然的,这么一提我也想到了

      阿酥2019/07/30 23:59:00回复 举报
      • 阿酥阿酥阿酥!!!解药里天天见

        佑佰2021/03/09 21:12:02回复 举报
  8. 大蒜泥为何深得众心

    混血小甜心2019/08/20 16:40:16回复 举报
  9. 楼上说的了然和尚眼熟,是哪里的呢?,,,我忘了

    匿名2019/10/17 23:28:22回复 举报
  10. 楼上,是P大杀破狼里面的

    匿名2019/10/31 12:54:34回复 举报
  11. 太真实了!这就是我辞职几个月还不找工作的原因,改稿子能改的吐血还没处说理去!

    西瓜子2019/11/02 10:29:16回复 举报
  12. 我赌十碗大蒜泥,看了三章的我认为关泽在上

    蒋丞丞2019/11/08 00:24:04回复 举报
  13. 论球球对对大蒜泥的怨念

    江上2019/12/22 11:56:50回复 举报
  14. 我就超爱吃蒜泥啊,特别吃东北菜的时候………

    巍乱我心2019/12/24 18:33:52回复 举报
  15. 霸总加网游 ?

    球球2020/02/12 20:55:12回复 举报
  16. 大蒜泥?hhhc

    兔兔2020/03/01 19:07:25回复 举报
  17. 我对姓江的和名字里带菲(谐音也可)的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也许是看破云的后遗症吧

    白慕艾2020/03/10 16:56:08回复 举报
  18. 哈哈哈哈楼上我也是哈哈哈哈

    白银六卫2020/05/09 05:28:49回复 举报
  19. 同lss, 还有谐音为“停”和“鱼”的,我都挺有好感度的~~~

    2020/05/31 07:22:11回复 举报
  20. 横刀立马是关泽喽……

    苏轻2020/06/07 07:15:17回复 举报
  21. 看个文都能把我看饿,一碗大蒜泥加麻油香菜配火锅不香吗?

    苏澈2020/10/05 22:10:37回复 举报
  22. 唉 就我火锅不吃大蒜泥吗 我只吃麻油花生碎辣椒油醋再加一点芝麻 我们这边有个蜀里香火锅店 那麻辣锅贼辣 连我这种能吃辣的都受不了 但真香啊 做的可好吃了

    宋元辞2020/10/11 08:42:21回复 举报
  23. 这是一页充满大蒜味道的评论

    初一上初二2020/11/10 06:11:05回复 举报
  24. 看个评论把我给看饿了咋整o(≧口≦)o!

    湛无不盛是真的!2020/12/14 10:46:56回复 举报
  25. 苦丁茶很好喝啊~回甘的

    阿离/江江2020/12/21 06:49:39回复 举报
  26. 看了渣反才知道巫哲大大的文笔有多好,带入感有多强

    PP2020/12/21 14:13:45回复 举报
    • 每个人喜欢的都可能不同,你这么说实在不妥(请系统放行)

      2021/04/18 17:13:34回复 举报
  27. 楼上不要提渣反啦,一捧一踩不好,各有优点

    慕慕2021/01/01 00:59:50回复 举报
  28. 楼上的楼上这个真是……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宁这样贬低其他人心中的白月光,还会给给狗蛋儿招黑,何苦呢?

    三二个巴子2021/03/04 02:07:31回复 举报
  29. 楼上上上已举报不谢。

    生气的柒秋(又是想绿了贺朝夫斯基的一天呢)2021/03/12 13:20:23回复 举报
  30. 原來這里就是賭一碗大蒜泥的出處

    ih2021/03/22 11:50:52回复 举报
  31. 林耀应该将来是受吧,一个男人玩游戏用女性角色,其实骨子里有那个啥意识了,现在暂时现实中还像个男的而已

    尼名2021/04/03 05:37:17回复 举报
  32. 巫哲第三本!打卡!

    浮花逝2021/04/24 14:33:56回复 举报
  33. 巫哲第二本!打卡!

    suri2021/05/29 05:11:42回复 举报
  34. 哎,大蒜真的很好吃啊。。。

    沈洛忘羡花怜都是我老公2021/06/09 22:28:22回复 举报
  35. 所以这本分了攻受吗

    大林2021/06/19 23:33:59回复 举报
  36. …重点歪一下 为什么要赌蒜泥 你考虑过蒜泥的感受么!
    昨天剁了四头蒜份的蒜泥之后 果断下单了拉蒜器 解放双手 放过自己…

    Yu2021/08/29 09:04:35回复 举报
  37. 大蒜泥…这是什么神奇的赌注

    空空2021/09/02 13:02:14回复 举报
  38. 横刀立马绝壁是关泽

    燃晚绝配2021/10/15 11:09:25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