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节

  陶可问:“gān吗不说给我听?”

  “你啊,听了也是白听,”叶臻说:“下车吧,我去停车。燕杨,你自己先看着书,到晚上九点半上我办公室来。”

  燕杨点点头。

  两人下了车,站在教学楼的廊下。陶可轻轻说:“你师公今天心情不好。”

  燕杨说:“嗯,看起来有点累。”

  陶可叹口气:“可能案子太棘手了。我泡完图书馆直接回家,你也不许太晚。我的话他一向不听,到时你让他早点回来,别过十二点。”

  燕杨说:“行,我拖他一起走。”

  陶可往图书馆去,还不忘回头吩咐:“烟,今天别帮他买了,你看他闻起来像只烟缸。”

  胖子也在泡图书馆,正趴在桌上奋笔疾书。

  陶可眼睛好,远远看见他,便凑过去问:“写什么?”

  胖子抬头:“哦,小陶可啊。”他用笔敲敲面前的文稿:“也没什么,一篇文章,小生正在把流顺的语句改得佶屈聱牙,以显出学问的高深来。”

  陶可说:“你老板要揍你了。”

  胖子很得意:“NO,NO,我老板最近迷昆剧迷得不行了,天天想着自己是柳梦梅,路上逮着个稍微能看的他都能感慨出个情情爱爱生生死死来。外地有个研讨会正好和他的戏场子冲突,他死都不肯去,非要我去。所以我正在准备呢,反正也不重要,瞎写写。”

  陶可咯咯笑:“你老板是làng漫派。”

  “就是,”胖子说:“上回讲座,他不知从哪儿挖出来篇宋词非要唱,还要我装Fans,要特虔诚,可把我折磨死了,整整三天耳鸣就没停过。”

  陶可刚把书放下,胖子便牛皮哄哄说:“小孩子坐那边去,要看书自己看,别妨碍我做学问。”

  陶可从鼻腔里哧一声,施施然往角落里走,胖子也哧他一声,继续原地啃笔杆。

  凭心而论,马战辉最适合穿越。一个人,学了十年古典文献,还教过两年文学史,又能完美地诠释闷骚其中、败絮其外,不去借尸还魂,实在是委屈了人才。

  可惜就可惜在此人四平八稳,三十岁了,连窨井都没掉过一个。

  陶可从图书馆出来天色擦黑,陪着胖子一起吃了个饭,便回了家。

  晚上十一点多,燕杨回来了,却没有看见叶臻。燕杨摊摊手,无奈地笑,陶可只好裹着被子回去睡觉。

  谁知往后数天,叶臻都神龙见首不见尾,只知道他半夜回来,也不全是睡觉,而是常常整夜整夜写东西,咖啡当水一般喝,书房里烟雾弥漫。

  陶可有时去看他,他也只是说“陶可,来抱抱”,笑容疲惫到让人都不好意思再烦他。

  一直到了燕杨考试的前一天晚上。

  陶可说:“求仁得仁,求义得义,死得其所。你就放心的去吧。”

  燕杨哭笑不得,收拾好考试用品:“老师,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壮行啊。”

  陶可说:“就不夸你,心比天高者,必然命比纸薄,一夸你就不能过级。”

  燕杨说:“行行行,谢谢您。我先去睡了。”

  陶可点头:“早点睡吧,睡叶臻房间,反正他天天睡书房。笔准备了没有?收音机呢?橡皮呢?有铅笔吗?自己把门关好,调好闹钟,晚上冷被子盖好…”

  燕杨歪着头笑:“老师真罗嗦。”

  陶可恼怒,在他颈后猛拍:“混蛋!”

  时针指向十二点,门锁卡卡响,陶可从沙发上爬起来,揉着迷糊的眼睛去开门。叶臻站在门外,头发凌乱,微微一笑。

  陶可说:“今天挺早啊。”

  叶臻揉揉他的头:“准备工作基本完成,不出意外的话,我又要吵赢了,改天我去做块匾,找校长题上‘吵架王’三个字。”

  “什么时候开庭?”

  “大后天。”

  “哎?不就是圣诞节?”

  “多好,”叶臻往沙发上一坐:“多有意义。陶可你帮我倒杯水来,不要咖啡和茶,我要开始好好休整,养jīng蓄锐了,叶某人心中自有万千甲兵啊。”

  “哦,”陶可转身进厨房,洗洗杯子倒了点白开水,想了想,又调进一勺蜂蜜。

  这时客厅里却传来一声闷响。

  陶可慌忙跑出去看,叶臻竟从沙发上滑下来,一头栽在了地板上。

分享到:
赞(43)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啊啊啊啊啊啊叶老师是太累了吧,律师好辛苦的。

    稚木2019/08/30 16:38:52回复 举报
  2. 辛苦了!我就没有这么拼过,忏悔…

    费嘟嘟的小可爱2019/12/21 15:12:38回复 举报
  3. 其实陶可心里有叶臻的,他只是比较害怕而已

    匿名2020/01/04 23:21:10回复 举报
  4. 看到现在对两位男主都挺有好感的~

    凤非凰2020/01/16 14:11:22回复 举报
  5. 心疼叶臻啊啊难受(╯﹏╰)

    花开 满城2020/03/27 09:20:43回复 举报
  6. 心疼叶老师,休息一阵会好很多的

    白银六卫2020/05/07 22:51:15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