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演一场戏!

第80章-黄金眼出现了!

“若是门主不介意,我想让花棠等会过来看一下。”秦少宇道。

“自然。”吟无霜点头,“左护法医术过人,我求之不得。”

“大少爷。”日月山庄下属前来禀报,“各门派都知道了落雪公子中蛊之事,正在成群结队往这边赶。”

沈千枫皱眉,“他们赶来能有何用?”

秦少宇也冷笑,“做正事不行,添乱倒是一家强过一家。”

“出了这种事情,各门派自然人人自危,想赶来一探究竟也不算意外。”萧展道,“况且这江湖中仰慕吟门主的人绝不在少数,听闻消息后着急赶来关切问候,也是人之常情。”其实这句话他是尽量往委婉说,所谓仰慕实际上就是红果果的明恋暗恋各种恋。就算脾气再冰山,美人也还是美人,况且一般人也没有福分亲身体会吟门主性格到底有多烂,于是只能凭借街头传言再加上自己的想象,将他幻想成一朵冰雕玉琢的傲霜花,傲霜花什么的简直太值得采摘了好吗!所以男男女女喜欢他的人照样趋之若鹜,各种绞尽脑汁想与他来上一段,甚至还有富商每年为他举办一次赛诗会,简直让人忍不住想要落泪。

如果说秦宫主与沈小受是国民CP,那吟无霜便是大众情人,脑残粉前仆后继层出不穷,妥妥无压力。

“找些人拦住他们,就说这里没事。”沈千枫下命令。

“属下怕是拦不住。”暗卫很为难,“来了大大小小二三十个门派,我们一共只有十个人,七个还在客房保护小公子。”

“我亲自去。”吟无霜站起来往外走。

“我去吧。”萧展站起来,“有些话你不好说。”

“我与你一道。”沈千枫冷冷开口,“我倒要看看,谁要在这种关头无理取闹!”

秦少宇闻言心里立刻一苦逼。因为他若是跟着一起出去,估计下午便会有类似“秦宫主雷霆震怒为红颜,吟门主冰雪融化定终身”之类的谣言传出去,要让家里的小醋坛子知道那自己还不如死了的好;但若是不出去,就又变成了自己与他独处——吟落雪目前浑浑噩噩基本可以不计算在内。其实换做之前这倒也不算大事,但今时不同往日。秦少宇脑袋有些疼,只希望自家夫人不要知道。

吟无霜递给他一杯水。

“多谢。”秦少宇接过来。

吟无霜并未说话,坐回床边替弟弟整理衣服,吟落雪却如同被毒蛇咬,怒睁双目想要躲开他的手,被堵住的嘴呜呜出声,像是在遭受极大痛苦。

秦少宇皱眉,“方才萧展抱着他时,他似乎没这么抗拒。”

吟无霜愣了一下,然后叹气承认,“他的确从小一直便对我心存怨恨。”

无意中套出一件八卦,秦少宇淡定摸了摸鼻子,“我的意思是,他似乎很怕你的手。”

吟无霜:……

秦少宇继续道,“他现在根本就不认识你是谁,又怎会还记得往日怨恨。”

吟无霜用左手替吟落雪整了整头发,就见他只是双目无神靠在床头,似乎已经累瘫,却并没有太大反应。

“右手上有什么?”秦少宇问他。

吟无霜又换了右手,这次还没等接近吟落雪,他便又开始拼死挣扎,连额头都暴起青筋。

“难道是因为这个?”吟无霜从袖中拿出一枚金色珠子。

秦少宇见状一惊,“黄金眼?”

吟无霜点头。

“怎么会在你手里?”秦少宇不解。

“是江蛟龙送我的。”吟无霜淡淡道,“难得有样东西我看着喜欢,于是就向他买下来了。”

秦少宇:……

若是在千坞水寨里,倒还好要好偷,现在落在吟无霜手中,这要怎么才能拿到。

“可否给我看一下?”秦少宇严肃伸手。

吟无霜把黄金眼放在他手中。

掌心珠子发出柔和光线,细看之下,内里有一丝黑色纹路,刚好组成猫眼的图样。

秦宫主开始考虑拿着珠子掉头就跑,然后扛起小胖子一路狂奔去南海,将这里的烂摊子丢给沈千枫的可能性。

“你在想什么?”吟无霜问他。

“没什么。”秦少宇将珠子还给他,“门主可知这黄金眼的来历?”

吟无霜摇头,“你知道?”

“先前看过一本书,说黄金眼是九灵石之一。”秦少宇道,“上古时期洪灾肆虐民不聊生,天帝便派独眼镇水兽下界整治。等到洪水退却之后,镇水兽也就留在了凡界,千年之后身死魂灭,只留下了这一颗眼珠。”

“难怪会在千坞水寨。”吟无霜对着光看了看,“可是落雪为什么会怕它?”

“不清楚。”秦少宇摇头,“只能等花棠来之后,再与她商议。”

“你打算什么时候把雪琉璃还给我?”吟无霜抬眼看他。

秦少宇:……

“想要直接问我便是,一颗珠子不能吃不能穿,我还能舍不得给你?”吟无霜语气很淡,“何必做偷鸡摸狗之事。”

秦少宇叹气,“好吧,此事的确是我不对,珠子先借我一阵子,算是欠你一个人情。”

“借多久?”吟无霜问。

大概要等某人玩够为止。秦少宇冷静无比,“说不好。”

“罢了,送给你吧。”吟无霜坐在床边,“算是谢你当初拼死救我。”

“门主言重了。”秦少宇道,“当初追影宫既是与无雪门联手,我理应护你周全。”

吟无霜闻言沉默不语,一时之间屋内有些尴尬安静,幸好日月山庄暗卫及时来报告,“那些门派都不肯走。”

“什么叫不肯走?”秦少宇纳闷,“难不成他们还敢不听劝阻冲进来。”

“那倒是没有。”暗卫道,“只是大家为了安慰吟门主,都带了些稀罕礼物,大少爷让我回来问吟门主,可要收下?”

“让他们有多远滚多远!”吟无霜咬牙。

暗卫为难,“这么直白?”很伤感情的!

“罢了,我亲自去!”吟无霜气势汹汹冲出门。

秦少宇只好替他守着吟落雪。

暗卫在临出门前,很严肃的转头看了眼秦少宇。

秦宫主淡定道,“我没有爬墙。”

暗卫:……

“不过你若是敢把此事告诉凌儿。”秦少宇眯眼,“就死定了。”

暗卫大惊,“属下是日月山庄的人。”不归你管啊!

秦少宇嘴角一扬,“那是先前,现在你算凌儿的陪嫁。”

暗卫欲哭无泪,为什么追影宫从上到下都这么厚颜无耻?

我家小公子真是掉入了狼窝,非常可怜!

而在前院里,各门派正吵吵闹闹不愿走,沈千枫倒还好说,萧展作为一个暴脾气,忍耐早已倒了极限。

“我只想远远看吟门主一眼啊!”眉山派向来是走文艺路线,青衣掌门一脸文弱,正在抒发胸中不满。

“看个屁!”萧展不耐烦,“回去回去。”

“萧二当家怎么能如此说话?”人群中有人不满,“若不是为了帮吟门主救人,大家也不会千里迢迢赶来这千坞水寨,如今落雪公子中蛊发疯,难道不应该给我们一个说法?”

“是啊!”其余人也附和,“到底是什么蛊毒竟然如此厉害,起码也告诉大家好做防备。”

沈千枫闻言微微皱眉,其实众人提得要求并不算过分,甚至称得上是合情合理。但若是坦白说出实情,怕是又会引发新的不安,到时候只会让局势更乱。

“啊呀!”人群里突然传来一声惊呼,然后便是一阵清脆的碎裂声。

众人纷纷看过去,就见青城派与紫衣门已经扭打到了一起,地上满是琉璃碎渣。

“你赔我七彩琉璃瓶!”紫衣门气势汹汹。

“地方这么大,你偏要放在老子脚下!”青城派更加霸道,“谁知道是不是故意讹诈!”

“放屁!”紫衣门撸袖子便想干架,众人纷纷替他们闪开空地,显然都不想搅和进去。

沈千枫还未来得及说话,一个白色身影便从天而降,落在了众人面前。

“吟门主!”大家呼啦啦围上来。

吟无霜一语不发,冷冷看着众人。

各门派面面相觑,现场逐渐安静下来。

“想问什么?”吟无霜声音很淡,“问吧。”

“……落雪公子,他没事吧?”有人壮着胆子开口。

“没事。”吟无霜面无表情看着他,“还有没有别的问题?”

那人脖子一缩,自觉摇头。

“还有没有人想问?”吟无霜语气冰冷。

各门派不发一言,却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落雪中了蛊毒,若是救不好,即使是在无雪门地牢锁他一辈子,我也断然不会放出来危害武林。”吟无霜一字一句,“局势复杂,愿意留下继续追查凶手的,这份情我会记住,他日定当双倍奉还;怕危险想走的,我也不会有半分怨言。”

“……门主言重了。”半晌之后,终于有人开口。

吟无霜转身往回走,一袭白衣清丽素净,映着大片凌凌波光,倒真是有几分不食烟火的意思。

各门派讨个无趣,也分头各自回了住处。

“对抗魔教与羌骨帮,本就是全武林的事情,他们既身处江湖,自然该来这千坞水寨。”萧展追上吟无霜,“何必说得好像是无雪门私事,白白欠下这份人情。”

“不想解释。”吟无霜伸手推开院门。

秦少宇正在拎着吟落雪晒太阳。

“这是做什么?”吟无霜不解。

“他说冷。”秦少宇把人还给他。

“冷?”吟无霜皱眉,无雪门的人所练内功都极其阴寒,连冬天都是以冰玉为床,怎么会觉得冷。

“我试过他的脉相,没看出有什么异常。”秦少宇道,“不过手心温度时冷时热,应该也是蛊虫所致。”

“左护法何时能过来?”吟无霜问。毕竟是唯一的弟弟,心中难免着急担忧。

“我这就派人去找。”秦少宇往外走,“最多一个时辰。”

沈千枫追出去,“你要回去?”

“自然。”秦少宇点头,“有事?”

“你就这么回去?”沈千枫拎拎他的外袍。

秦少宇:……

“若是凌儿问起来——”

“把你的给我。”秦宫主机智打断他。

沈千枫:……

“我要赶回去派人找花棠。”秦少宇把他的腰带抽走,“而且你家里又没醋坛子,就算不穿衣服回去也不会有人问。”

沈千枫一掌拍向他胸口。

秦少宇闪身躲过,厚颜无耻轻功飞回客房,先是吩咐暗卫去找花棠,然后就翻墙跳进院中。

沈千凌正坐在小板凳上看书。

秦少宇从身后抱住他,“劫色!”

“啊!好怕!”沈小受很配合。

秦少宇笑出声,在他脸颊狠狠亲了一口。

“事情怎么样了?”沈千凌站起来。

“不算顺利。”秦少宇帮他整整头发,“不过不用担心。”

“我方才就听周围闹哄哄的。”沈千凌道,“还以为又出了事。”

“一些人想趁机讨好无雪门而已。”秦少宇道,“不用理,有没有吃饭?”

“还没有。”沈千凌打了个呵欠,“想等你一起吃。”

秦少宇笑笑,拉着他的手往外走。

“咦?”沈千凌突然觉察出不对,“为什么你的腰带换了?”

秦少宇:……

颜色根本就没多少区别,这也能发现?

“老实交代!”沈千凌揪住他的脸颊。

秦少宇赞叹,“夫人真是心细如发!”

“不要转移话题!”沈千凌很严肃,这个晚归老公换了内裤颜色是一种类型!

“给吟无霜了。”秦少宇老实交代。

沈小受顿时惊天动地!

“吟落雪中蛊毒之后变得力大无比,寻常绳子捆不住。”秦少宇道,“我的腰带是天蚕丝所制。”

“于是你就宽衣解带了?!”沈小受怨念,“无雪门就连条绳子都没有!”

秦少宇被他逗笑,“一条腰带而已啊。”

“腰带也不能随便给别人!”沈千凌很小心眼,“尤其是吟无霜!”对待情敌要像秋风扫落叶般的无情冷酷!

“嗯,下次不会了。”秦少宇亲亲他的嘴,“为了补偿,带你去吃西域大菜。”

沈千凌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头金黄酥脆全身洒满喷香孜然辣椒的烤全羊!还在滴油,真是非常生动。

然而还没等两人走出院子,赵五就一脸焦急冲了进来,“宫主!”

“什么事?”秦少宇问。

“羌骨帮的人又暗中联系了洪飞煌,要他找借口前来拜会沈公子,并且想办法将此物放在公子房中。”赵五拿出来一个小瓷瓶。

“我?”沈千凌受惊。

秦少宇脸色很难看,接过瓶子摇了摇。

“你先别打开。”沈千凌紧张制止,“说不准是什么东西,万一有毒怎么办。”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秦少宇问。

“没有了,其余无非就是拿洪老帮主的生死威胁他。”赵五道,“不过洪飞煌现在已打定主意要与祝青岚合作,因此并未受到太大影响。”

秦少宇点点头,“辛苦了,也告诉祝青岚,让他万事小心。”

待到赵五离开后,秦少宇带着沈千凌回到前厅,将瓶子放在了桌上。

“会是什么?”沈千凌问。

秦少宇拿过一个白色磁盘,将瓶盖小心翼翼打开。

沈千凌紧张无比站在他身边。

一个蜡丸状的东西滚落出来,在盘子里转了个圈。

“不要用手碰!”沈千凌很严肃。

秦少宇失笑,“嗯,我不碰。”

“我找个锤子砸开看看。”沈小受非常暴力。

“不必了。”秦少宇道。

“为什么?”沈千凌不解。

秦少宇道,“已经出来了。”

“出来?”沈千凌低头认真看了一下,就见蜡丸已经开始慢慢化成水,里头正往外蠕动一些细细的虫子,若不是头上的小红点,几乎要看不出来。

“好恶心。”沈小受一脸嫌恶。

秦少宇往盘中倒了些酒,点火烧得干干净净。

“到底是什么?”沈千凌问。

“还记不记得我先前说过,你舅舅有问题?”秦少宇问。

“嗯。”沈千凌点头,“你还叫大哥去提醒娘亲要小心。”

“有一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秦少宇抱着他坐在椅子上,“担心你会害怕。”

“什么?”沈千凌好奇。

“当初你舅舅想方设法,在你脑中种下了蛊虫。”秦少宇道。

“我的脑袋里?”沈千凌脸色一白。

“已经在你上次昏迷时取出来了。”秦少宇拉住他的手,“别怕。”

沈千凌还是有些后背发麻。

“那些蛊虫的目的便是为了让你被人控制。”秦少宇道,“而今天这些蛊虫一旦放出,便会追随同类的气息,神不知鬼不觉钻进你身体里,加速你被他们控制的速度。”

“别说了。”沈千凌手心有些凉。

“不用怕。”秦少宇拍拍他的背,“有我在。”

沈千凌抱着他没说话。

“我不会让你有事。”秦少宇又轻声重复了一遍。

“那些人要控制我做什么?”沈千凌问。

“自然是对付我。”秦少宇捏捏他的肚子。

沈千凌把他抱得更紧。

“早知道便不告诉你了。”秦少宇无奈,“怎么吓成这样。”

“我不会伤害你。”沈千凌在他耳边道,“就算是中蛊也不会!”

“我知道。”秦少宇亲亲他的唇角,“我的凌儿最乖。”

“我能不能帮你做什么?”沈千凌看他。

“嗯?”秦少宇有些没懂。

“虽然我不会武功,可是还是想帮你。”沈千凌很认真。

秦少宇眼底有些笑意。

“笑什么。”沈千凌沮丧,“我的确是什么都不会,但你也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啊!”

“为什么突然想帮我做事?”秦少宇握住他的手。

“总不能一直都被你保护。”沈千凌有些憋屈,在前世老子真的能养得起非常多的人,特别值钱!

“你倒真能替我做一件事。”秦少宇道。

“什么?”沈千凌眼睛亮起来。

秦少宇道,“装病。”

咦咦,这个我擅长啊!沈小受兴致勃勃,“怎么装?”

“中了蛊虫,身子会比之前虚弱许多。”秦少宇道,“我会找机会让洪飞煌来看你,好让魔教以为他是来替你下蛊。”

“然后呢?”沈千凌问。

“然后你便在众目睽睽下装一次晕倒,以后的事情交给为夫就好。”秦少宇道,“行不行?”

那必须行!根本就毫无难度啊!沈小受严肃点头。

“我会尽早安排,不过现在我们要先吃饭。”秦少宇拉着他站起来,“不能把小肚子饿没了。”

沈千凌:……

在吃饭前说这个你是存心提醒要我减肥吗!

特别烦。

秦少宇淡定牵小手出了门。

因为吟落雪出了事,因此千坞水寨里并没有多少人,街上就更是萧条,一大半商铺都关着。

“这里的百姓也算是倒霉。”沈千凌叹气,“本来日子过得好好地,突然就来了一堆打打杀杀的人,搞得连生意也没法做。”

“等事情了结之后,千坞水寨与无雪门都会给百姓补偿。”秦少宇道,“这你倒不用担心,江湖中人不会让百姓吃亏。”

“真的呀?”沈千凌倒是第一次听这种事情,电视里的大侠都是在闯完祸后,就衣袖一甩施施然离去的,回头发钱这种事情一点都不高贵冷艳必须不能做!

“骗你做什么。”秦少宇带着他往酒楼上走,“若是不能有益于百姓,那还创什么门派,与土匪有何区别。”

沈小受欣慰,“这句话说得好,你终于有了那么一丢丢正派大侠的样子。”

秦少宇掐掐他的脸蛋,“那我之前像什么?”

沈小受严肃道,“像流氓!”

秦少宇:……

“吃饭啦!”赶在被他掐之前,沈千凌迅速转移话题!

“回去再收拾你。”秦少宇带着他坐下。

准备点菜的小二手抖了一下,艾玛这种话真是好鸡冻!

“一壶烧刀子,两碗牛肉面,再加一盘牛肉。”秦少宇道。

“好嘞!”小二颠颠往楼下跑,沈小受纳闷,“不是吃西北大菜吗?”

“嗯,这是家西北牛肉面馆。”秦少宇道。

沈千凌:……

牛肉面也叫大菜?!

分明就是垫肚子的点心!

“这家面很好吃的。”秦少宇把筷子递给他。

面好吃是一回事,但我分明是抱了一颗烤全羊的心啊!沈小受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不过等到两碗面端上来,沈千凌立刻就知道了为什么要叫“大”菜。

因为碗真的非常大!

沈千凌低头比了比,然后认真道,“比我的脸还要大!”

话音刚落,一大盆牛肉就哐当放在了桌子上。

……

沈千凌囧囧有神,“没食欲!”一看就干巴巴的,而且好歹切一切啊,这么一大坨要怎么啃!

秦少宇用匕首割了一块递到他嘴边。

沈千凌嫌弃的咬进嘴里,然后新世界的大门就被火辣辣的打开了!

“好辣!”沈千凌咻咻吸冷气。

秦少宇递给他一小杯酒。

沈千凌试探喝了一小口,觉得有一丝甜味,于是一饮而尽。

嗷嗷真是好爽!

“上好的高原牛加上十年陈酿,绝配。”秦少宇又切给他一块肉。

沈千凌吃吃肉喝喝酒,辣到眼泪都出来但是又很爽,简直就是酥麻忐忑!

秦少宇在对面看着他笑,“吃个饭都能有这么多表情。”

“好吃。”之前因为寒毒,已经许久没吃过有味道的东西,好不容易混上一顿肉,沈小受觉得人生简直太圆满。

于是这件事情的后果就是,沈小受惨烈喝醉了。

城里百姓亲眼目睹过“秦宫主抱着沈公子一起回客栈”这种恩爱场面后,纷纷表示真是感人到不行,连手帕都哭湿了。

“好端端的,带他去喝什么酒!”沈千枫闻讯后赶到客栈,看到醉醺醺的沈千凌,顿时又生了掐死秦少宇的念头。

“故意的。”秦少宇帮他擦脸,“凤九夜一直想下蛊害他,多吃些辛辣的东西,蛊虫多少也会离得远一些。”

“除了上次的药丸,还有什么?”沈千枫问。

秦少宇把沈千凌的手放进被子,大致将今天洪飞煌的事说了一遍。

沈千枫意料之中震怒,“混账!”

沈千凌在睡梦里迷迷糊糊被惊了一下。

秦少宇安慰拍拍他的胸口,然后扭头看沈千枫,“你在这骂得再凶,凤九夜也听不到。”

“有什么计划?”沈千枫问。

“我想让凌儿装作已经中蛊。”秦少宇道。

“然后呢?”沈千凌微微皱眉。

“然后便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秦少宇很坦白,“我也无法预料魔教下一步的举动。”

“你确定凌儿会演好?”沈千枫看了眼床上呼呼大睡的沈千凌,“若是失忆前的那个他,我倒还有几分把握,但现在——”不管怎么看都有点蠢!

“现在他比之前还要会演。”秦少宇笑笑,“这点我能保证。”

见他如此笃定,沈千枫也便没有多说,聊了几句后便回了自己房间。

秦少宇叫人准备了热水,淡定把人扒光。

白皙的身体上,还有些浅浅的吻痕未消,秦少宇眼神温柔,用热毛巾帮他擦身体。

沈千凌舒服的哼哼唧唧,主动摊开四肢晾小鸟,真是非常奔放!

秦宫主很变态的伸手捏了捏,略猥琐。

“不要摸!”沈千凌一巴掌拍开他。

“那给不给吃?”秦少宇在他耳边暧昧低语。

沈千凌幸福愉悦道,“我要嘘嘘。”

秦少宇赶紧把他弄到屏风后,随手……又找了个花瓶。

没错他就是这么缺德!

花瓶口有点小,沈千凌嘘嘘了一半,然后含泪看向秦少宇,痛苦万分道,“瞄不准。”

秦少宇几乎笑到胃疼。

好不容易解决完问题,沈千凌趴在床上终于安静睡着。秦少宇靠在他身边,有一下没一下在他背上轻拍。

“你不要赶我走。”沈千凌迷糊糊抱住他。

“我怎么会赶你走。”秦少宇道,“不许乱说。”

“也不要生气。”沈千凌继续哼哼。

“为什么要生气?”秦少宇问。

“我骗了你。”沈千凌声音很含糊。

“骗了我什么?”秦少宇亲亲他的手。

沈千凌鼻头有些红,将他抱得更紧。

“不想说就不说了。”秦少宇对他很有耐心,“不用勉强自己。”

沈千凌靠在他胸前,睡得很香很甜。

第二天一早,花棠便来敲门,秦少宇将怀中之人小心翼翼放回被窝,下床替她开了门。

“宫主。”花棠看了眼床上的沈千凌,“可否借一步说话?”

秦少宇点头,小心翼翼掩上房门,与她去了隔壁房间。

“属下昨晚去看过落雪公子后,在药房研究了整整一夜。”花棠道,“他所中的蛊毒极其凶残,若是体内蛊虫死了,他的命数便也尽了。”

“蛊虫能活多久?”秦少宇皱眉。

“最多三个月。”花棠道,“所以要尽快替他解毒。”

“如何能解?”秦少宇问。

“我已经跟吟门主说过。”花棠道,“无药可解,只能依靠内力将蛊虫逼出,不过很有可能会被反蚀。”

“你对这种蛊毒了解多少?”秦少宇问。

“不多。”花棠摇头,“当初师父也只是跟我简单提过,原本以为已经灭绝于江湖,却没料到竟然会被魔教找到。”

“论起这些歪门邪道,还真没几个人能强过凤九夜。”秦少宇道,“我去千坞水寨看看,你好好休息吧。”

“属下多抽几个人来保护沈公子。”花棠道。

“不必了。”秦少宇还未说话,房门便吱呀打开,沈小受露出半个头,“我也一起去看吟落雪。”

真是特别识大体!

分享到:
赞(170)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欧~这里打破零评论

    是了了不是淼淼2019/11/22 23:06:11回复 举报
  2. 莫名被小胖子这个称呼萌到了

    隔壁村的王富贵2020/01/20 02:11:47回复 举报
  3. 3楼是我的啦哈哈哈

    墨an q2020/09/30 22:56:44回复 举报
  4. 打错字 墨安 楼上是我

    墨安2020/09/30 22:57:23回复 举报
  5. 瞄不准~哈哈哈哈哈哈~~

    太子殿下的白绫~2020/10/11 22:09:42回复 举报
  6. 秦宫主开始考虑拿着珠子掉头就跑,然后扛起小胖子一路狂奔去南海,将这里的烂摊子丢给沈千枫的可能性。

    …噗
    鴻圖計劃

    Wtk2020/10/31 22:06:51回复 举报
  7. 好喜欢无霜啊,感觉性子好洒脱啊,哈哈哈大众情人什么的我可以

    江湖第一美人x神秘家族继承者给我磕2021/02/04 22:26:15回复 举报
  8. 看着看着就捏起了自己的肚子,嗯,真厚实。

    一锅2021/02/17 12:40:33回复 举报
  9. 萧展人不坏 配江湖第一美人,也很可

    柠.萌茶2021/03/01 19:36:29回复 举报
    • 无霜是连城少主的~~~(是叫连城少主吧,记不清了)

      我叫什么2021/03/26 12:46:23回复 举报
  10. 瞄不准哈(ಡωಡ)hiahiahia

    匿名2021/06/05 07:12:46回复 举报
  11. 花瓶:我和我的族人做错了什么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2021/08/09 17:13:40回复 举报
  12. 花瓶:我和我族人的苦谁能懂?

    十八2021/11/10 13:39:2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