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俄罗斯套娃06

魏延卿招手让杨元一过来坐下:“看完孙老发给你的资料了?”

杨元一:“看完了。”

魏延卿:“再看一遍,找共同点。”

杨元一沉默的与他对视片刻,拿出手机点开之前整理好的文件查看。同时再次查看孙老发过来的文件,这才发现原来他早就将俄罗斯套娃的恐怖都市传说归纳进文件夹中。

“共同点是套娃和消失的心脏,今天打碎一只套娃然而还有一只,说明这款套娃属于批发同款,关键不在于套娃而在于里面的东西。异闻里提过,它会吃掉人类的心脏,但阿正的心脏没有被吃掉。”

“关于这点,我先提醒,这些异闻也挑嘴,不是什么都吃得下。”魏延卿倾身拿果盘里的水果刀和水果,边削皮边说:“那东西千方百计跑到推理社找你,目的是你的心脏。”话说到一半,他手中的水果刀指向杨元一的心脏,后者僵住身体不动。

魏延卿笑道:“你对于异闻来说,很有吸引力。”

杨元一皱眉:“什么意思?”他滑动手机文件的动作一顿,听魏延卿这话仿佛他是人参果。这玩意不是谁都能当,责任重大的活靶子。他摇摇头推辞:“我绝对担当不起这责任。”

魏延卿笑了笑:“继续说。”

杨元一眉头深锁,靠近魏延卿挨着他肩膀小心翼翼的问:“你真没开玩笑?”

魏延卿点头:“我是在开玩笑。”

听起来像是在安慰他,而且安慰得很蹩脚。大概是杨元一怀疑的表情太明显,魏延卿有些郁闷的说道:“不好笑吗?”

杨元一确定魏延卿是个笑话绝缘体,他默默转移话题说道:“阿正误买套娃被杀,异闻看中我的心脏。今天出现在推理社的套娃不是真正的异闻,何梅跟她妹妹都有问题,现在卧室里还有只诡异的套娃……真正的异闻不在那些俄罗斯套娃里,而是‘人’?”

魏延卿把削好的雪梨递给他,梨肉雪白干净,微量汁水渗在表面,看上去十分生津止渴。杨元一舔了舔唇上的干皮,他确实有些渴,于是接过雪梨并道谢。魏延卿把刀放回去,抽出张纸巾仔细的擦干净手。

他说道:“滑腻白皙的皮肤包裹在第一层,黄色的脂肪藏在第二层,鲜血化成刀片分割血肉……鲜血对于那东西而言是可怕的利器,所以它会把鲜血抽干。”

杨元一瞳孔紧缩:“何梅身上没有血。”割开皮肤,第二层就是脂肪,因为鲜血会割伤自己所以抽干血液。何梅被咬下一块肉,没有流血。“何梅就是异闻?”

魏延卿没有肯定的回答而是示意他先吃梨,见他咬了口便问道:“甜吗?”杨元一点头,魏延卿说道:“我猜也是,只有梨能吃。”

杨元一总觉得魏延卿话里有话,尽管听不懂但他好奇心不重,没有要问下去的意思。不过即使他问了,以魏延卿的性格应该也不会解释。反正案件完结的时候,所有谜题都会解开。

这时候何梅从房间里走出来,她被咬下块肉的手臂缠了几层纱布。何梅见到客厅大亮的灯光感到很不悦,她肥胖笨重的躯体艰难的向前挪动,在光亮处看得更为清晰。

杨元一看到她,脑海里全是套娃,皮肉肢体分开层层套住。眼前这具肥胖的身体表皮一剥开,不知道里面会露出多少断肢。

何梅的目光不时朝杨元一看过来,她问他们:“你们饿吗?冰箱里有很多生肉,我做给你们吃。”

杨元一直接拒绝。何梅又劝了几句,魏延卿抬头就说道:“我们点了外卖。”

何梅似乎才注意到魏延卿,看他的时候目光有了点波动,带了些许狐疑和审视。但何梅察觉不到魏延卿有何异样,只好悻悻的放弃说服他们,进入厨房起炉灶烹煮一锅生肉。很快一股奇异的肉香味从厨房中飘出来,钻进杨元一的鼻子里,他不由自主吞了吞口水。

魏延卿听到吞口水的声音,看了过去。杨元一淡定的表示:“太香了,控制不住。”

魏延卿提醒:“很可能是特殊的生肉。”

杨元一摆手:“让我冷静一下。”虽然知道那些肉的本质阻挡了他想要进食的**,但吃货的本能是不能抑制的。他一遍遍在脑海里对比后才让自己在闻到香气后只有平静,说道:“小的时候穷,经常饿肚子。所以对食物没有抵抗能力。”

魏延卿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漾起宠溺的笑。

何梅端出一锅煮熟的肉出来放到餐桌上,回头看了看两人,静伫半晌从厨房里端了一大碗进卧室给她妹妹。然后她再出来,坐在餐桌上狼吞虎咽。她似乎感觉不到食物的滚烫,甚至没有嚼,直接吞进去。有些肉还是生的,也被吞了进去。

杨元一小声说道:“何梅的妹妹应该还算正常吧,她吃那些肉没问题?”

魏延卿:“吃的羊肉,应该没事。”

杨元一猛地扭头瞪他:“羊肉?”随即眉头拧起:“你又是在开玩笑?”

眼睛圆溜溜瞪起来的样子像是炸毛的小麻雀,魏延卿垂在身侧的手指搓了搓,控制自己想要摸上去的冲动。他说道:“没开玩笑。那些生肉有些是羊肉,有些不是。”

“冰箱里全是一堆生肉,你能分辨出来?”杨元一感到好奇。

魏延卿:“看多了,经验丰富。”

听起来不是多好的经验。杨元一:“所以现在到底怎么办?异闻不是何梅就是她妹妹房中的套娃,现在已经知道了,那要怎么处理这只异闻?俄罗斯套娃的传说中提到过弱点是藏在第九层的心脏,那现在要怎么挖出这颗心脏?”

尽管知道杨元一很适合成为推理社的一员,但魏延卿还是惊讶于他对于处理这些异闻的敏感程度。他说道:“再等等,需要确定一件事。”

杨元一:“什么事?”话音刚落,魏延卿就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拉起来跑到阳台并关上落地窗。

杨元一刚想说话就被一根手指堵住嘴唇,魏延卿:“嘘。”

两个人现在是躲在阳台外面,蹲下来的时候靠得很近。杨元一的手腕还被紧紧拽住,呼吸都交缠在一起。当然他是没什么旖旎的想法,因为还来不及产生旖旎想法就被房间中传来的声音打断。

何梅不知何时吃完锅里所有的生肉,坐在原位盯着墙愣怔许久。起身挪动笨重肥胖的身体消失在餐厅,过了一会又出现。她似乎很讨厌光,再次出现的时候关掉灯。杨元一看到她出来的时候手里拖着把锋利猩红的斧头,斧头在地板上拖曳的声音格外响亮。

对楼的灯光透过窗帘照射进客厅,再加上何梅体积太庞大,因此杨元一能看到她在客厅转了一圈,应该是在找他们。何梅找不到人便又消失在客厅,魏延卿拉住杨元一朝角落的洗衣机那儿躲。

过来一会,何梅又出现。这时她手里还拿了把小手电筒,笨重的黑影在落地窗前逡巡。杨元一心脏紧缩,往里缩着身体,却不知道自己像是完全依偎在魏延卿怀里般。魏延卿垂眸看了眼,敞开怀抱让他缩进来。

何梅就停在两人头顶不动,他们之间只有薄薄的窗帘格挡。因为角度问题,何梅的视线被洗衣机挡住。她想打开落地窗到阳台外面搜查,但害怕对楼的灯光。

突然卧室里传来‘咯嘣、咯嘣’的闷响,何梅移动笨重的身体,拖着沾满干涸血迹的斧头朝卧室里走去。门一关上,不多时里头传来怒吼。那怒吼声不像是从人类口中发出来,怪异又恐怖。

杨元一从角落里钻出来,回头就问魏延卿:“怎么办?”

魏延卿腿长手也长,缩在角落里十分不舒服。此时站起身先伸个懒腰才拉开落地窗:“进去看看。”

杨元一:“何梅手里还有那把大斧头。”

魏延卿从客厅抓起水果刀:“我也有刀。”

杨元一:“……”

何梅进入她妹妹的卧室后,卧室里面不时发出沉闷的声响。斧头砍到笨重的东西卡在里面拔不出来的嘎吱声响和裂帛撕开的声音,还有从喉咙里发出来的咕隆声和愤怒的怒吼声。杨元一把侧脸贴在卧室门听,斧头突然砍破卧室门贴着他脸颊惊险而过。

杨元一默默后退,斧头拔|出去留下个巴掌长的洞。从洞里往里面看,何梅拖着肥胖的身体却异常灵活的跟活过来的俄罗斯套娃对峙。

俄罗斯套娃从腹部处被砍出一道大口子,露出里面一具漂亮白皙的女人躯干。何梅右腹处也被撕扯开一道大口子,黄色的脂肪流到腿根处,然而她的身体里除了脂肪再无其他。没有其他七层的手脚、躯干和头颅,是空的。

杨元一正看得仔细,门上面的洞陡然出现半张脸,目光冰冷的注视着他。杨元一被吓了一跳,再定睛一看发现这是何梅的妹妹,那个躺在床上沉迷于套娃的女孩。女孩是倒立过来注视杨元一,可以猜测出来她应该是四肢攀在门后面,就像一只壁虎。

杨元一愣怔的时候,魏延卿手起刀落插|进女孩的眼睛并快速拔了出来。女孩发出怒吼,如一只被激怒的怪物爆发出怒火。

分享到:
赞(181)

评论18

  • 您的称呼
  1. 我有个套娃……现在正对着我床头,而我现在在床上….掀开被子就能看到,我还有强迫症,所以娃娃头现在正对着我,它还是我小姨从俄罗斯带回来的!啊啊啊
    现在是0:55
    救命啊啊啊

    原耽爱好者 2023/11/21 00:55:05 回复
  2. 楼……楼上,你还好吗……

    离离 2023/11/30 18:45:5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