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节

椅上,这时走过来,挨着小飞燕坐下,握了她的手,柔声说,“妹妹,姐姐在这楼子里讨生活,已经是不能清白的人了。我知道这不能清白的苦楚,所以我就怕你也吃这种苦楚。楼里的姐妹,都是苦命的人,论理,我和她们一样,没资格瞧不起她们。但是,我又怕你和她们交往多了,身上沾染了不好的习惯。譬如粉蝶,心肠是很好的,但她嘴里的话,别说姑娘家,有时候就算男人听了,也要脸红。有些话,我们是做这一行的,说了就说了罢,但你是不能说的。你以后还要找个好人家呢。”

小飞燕一边听着,一边低首不语,默默受教。

梨花说,“姐姐在这楼里待了几年,半红不红。这些天,我把手头积蓄清理了一下,再加上几件客人送的首饰,如果变卖了,也差不多够一笔使用的。我想着,用这笔钱供你上一个女学堂。”

小飞燕小声道,“姐姐,不用的。”

梨花不让她往下说,看着她道,“你先让我说完我的打算。如今的女学堂很进步,是可以供应住处的,女学生们住在一起,又干净,又没杂人,又可以学到学问,虽多要了几个钱,远比住我这里好。舒燕阁说到底,是做皮肉生意的地方,你一个女孩子长久地住下来,很不象话。”

小飞燕说,“我这个年纪了,难道还可以学成什么大学问不成?”

梨花说,“傻孩子,谁指望你当学问家了?送你到学堂,学问倒是其次,最重要是给你一个好身份。你长得原本就好,等进了学堂,把学生装一穿,剪一个新式的学生齐肩发,规规矩矩的一个女学生在路上走着,多好。姐姐有一个相识的旧客,身家也算清白,快五十岁了,膝下空虚,很愿意认一个干女儿。日后你当了女学生,有一个清清白白的干爹,自然有不错的人家愿意娶你进门。”

小飞燕心忖,自己是当过姨太太的人,就算当了女学生,不过是个样子罢了,难道新婚之夜还能变成处子之身?哪里又有不错的人家愿意娶?可见姐姐没有看透。

又一想,姐姐在楼里迎来送往,早看惯世情的,对自己的事,竟一时想得如此天真乐观,更可见姐姐是真的一心一意为自己着想了。

不由很是感动。

小飞燕不忍此时就扫了梨花的兴头,也不说什么,只默默点头应是。

梨花说,“论到交朋友,我坦白说,是不赞成你和我楼里这些姐妹们深交的。以后你进了女学生,倒不妨多结交一下同学。是了,你最近都闷在这里,为什么不出去走走?”

小飞燕说,“今天正打算出去呢,我得了消息,一个女朋友住了医院,很是孤寂,我想去看看她。不料还没出门,写意就拿了信来叫我念,于是耽搁住了。”

梨花说,“朋友住了院,你应该去探望的。你身上有钱吗?”

小飞燕说,“我看看就回来,又不在外头吃饭,不用钱。”

梨花说,“总不能空手去探病,买点东西去吧。“

便掏出一个小巧的织锦钱包打开,在里面拿了一张一块钱的钞票,塞在小飞燕手里。小飞燕推辞不过,只好拿了钞票,换了衣服出门。

其实天还早,小飞燕到了街上,还见到巷口里卖热包子和豆腐花的小摊子还开张着,不过梨花刚刚接过客人,把待客吃剩的几块点心带了回去让她吃,她现在也不饿,只琢磨着是直接去医院,还是买一点礼物好。

其实这个朋友,不是别人,而是送过她一块真丝帕子的绿芙蓉。

绿芙蓉因为流产住进了医院,她并不是首都本地人,认识的人不多,如今她妈妈和姐妹都在戒毒院里,除了年亮富,便没有旁人来看望,寂寞之中,竟想起小飞燕来。绿芙蓉就要年亮富找人打听,知道小飞燕住到了舒燕阁,便从医院里往舒燕阁打了一个电话。

小飞燕原想着到医院看看就是,不料梨花塞给她一块钱,倒给了她一个难题,

仔细一想,到医院探望病人,确实是不应该空手的,然而送什么好呢?论理,绿芙蓉送过她一块真丝帕子,如果她送还绿芙蓉一块真丝帕子,或是一条真丝围巾,那是顶顶好的礼物,但她手里只有一块钱,是绝买不起一块真丝帕子或者真丝围巾的。

不然,就买几个橘子?可现在这季节,橘子也不便宜了,花钱买几个橘子,太过小气,而且还花了钱。

要是有什么便宜又大体的,买上一点送绿芙蓉,不失体面,又能剩下几毛钱,带回去给姐姐,那就好了。

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站在街角,左顾右盼,那风情是很惹人注意的。小飞燕正在踌躇,忽然背后有人“喂”了一声,声音有些耳熟。她转过身去,一看,便认出是个熟人。

小飞燕说,“原来是你。”

张大胜喜道,“我远远瞅着就像是你,只是不敢认真叫。没想到,果然是你。你怎么在公馆里做得好好的,忽然就不见了?”

小飞燕最不想听人问这个问题,闻言把头一扭,说,“你们这些人,干嘛总这么问。难道我就一定要一辈子在公馆里做帮佣?我就不能做点别的?我做得好好的,忽然不想做了,不行吗?”

张大胜人甚粗豪,却最受不了小飞燕这样小小的撒娇的态度,见她一扭头,心已微微发酥,连忙认输道,“我不说还不成?

小飞燕这才把头转回来,朝他上下一打量,抿着唇笑问,“公馆门户那么紧,你怎么到街上来了?我知道了,你今天是偷溜出来的。”

张大胜把胸脯一挺,说,“我可不是那种人。总长给我放假,叫我出来玩呢。”

小飞燕说,“我可不信,白总长会无缘无故对人这么好。”

张大胜嘿嘿笑道,“当然不是无缘无故的,我昨晚给总长立了大功呢。总长很高兴,夸我干得好,给我放假,还赏了我一笔钱。你猜猜,他赏了我多少钱?”

小飞燕哼道,“你有多少赏钱,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才不猜。你得了赏钱,很得意吗?在人家面前摆有钱人的嘴脸,也好意思。”

张大胜面对着小飞燕,竟是出奇地好态度,听了她的讥讽,也不着恼,反而说,“谁在你面前摆有钱人的嘴脸,我最恨有钱人摆脸子。不过,我得了赏钱,那是大实话。我们不是朋友吗?来,有福同享,我请你吃豆腐花。”

小飞燕见他如此和善,不禁又露了笑脸,说,“只请我吃豆腐花吗?你要是得了许多赏钱,该请我下馆子,喝羊肉汤呢。”

张大胜说,“好,那就请你下馆子,喝羊肉汤。听说这附近有一家南岭店,羊肉汤做得很不错,今天我请你尝尝。”

说着就要去。

小飞燕说,“你还真请我呀?对不住,我今天可不能去了。我一个朋友病了,要去医院里探望她。刚才我正在发愁,要带什么礼物过去。本来,我是想买一条真丝帕子,或是一条真丝围巾送给她的。”

张大胜问,“那你为什么不买呢?”

小飞燕欲言又止,默默了一会,笑着说,“我后来想想,算了吧。买几个橘子倒不错,只是橘子现在不是当季,怕也不好吃了。”

张大胜一向不是心思细腻之辈,只是他在公馆时,对这女孩子就很有好感,后来发现她不在公馆里做事里,心里着实愁闷过一阵,现在巧遇重逢,惊喜之下,人也变得机灵了许多,看小飞燕的神态,明白过来,大概是钱不够。

张大胜往四周看看,指着街尾说,“那里就有一家绸缎庄,应该有真丝帕子卖,我们过去瞧瞧。”

小飞燕说,“过去做什么?我又不买。”

张大胜说,“不买也瞧瞧。”

说着,抓了小飞燕的手腕,就朝绸缎庄那边去。进了绸缎庄,张大胜张口就对伙计说,“你们这里,上好的真丝帕子,真丝围巾,有没有?”

绸缎庄的伙计是最会从人衣服上看客人口袋里的钱包鼓瘪的,见两个进门的人穿着极普通,不像是有钱的主顾,而且张大胜说话的口音,又明显是外地人,不由就有些怠慢。

那伙计杵着不动,只是脸上笑着敷衍,问,“客人到底是想买真丝帕子呢,还是真丝围巾?那可是不同的东西,有讲究呢。”

张大胜有昨夜得的赏钱撑腰,存心想在小飞燕面前豪爽一回,对那伙计说,“真丝帕子要买一条,真丝围巾也要买一条。我可是真的要买,你都拿出来,让这位姑娘挑拣挑拣。”

伙计把手往下一指,说,“喏,都在玻璃匣子里呢。”

张大胜往下一看,果然透明玻璃匣子里面,放着好几块花花绿绿的帕子,只是并未展开,上面绣的花纹都看不真切。

张大胜说,“拿出来看看。”

伙计仍是懒懒的,笑着说,“真丝的东西矜贵,不耐脏。人人都要看,手指摸上去,几个回来货就不能卖了。我们店里都是洋机器做的绣花,这样一条最便宜的,也要七八块钱。不怕说句得罪客人的话,不是我不肯给你拿,可要是弄脏了两条,我一个月的活就白干了。”

小飞燕知道被伙计瞧不起,脸上一阵白一阵红,很懊悔跟了张大胜进来,便对张大胜低声说,“张大哥,算了,我们出去罢。别碍着人家做生意。”

她不说犹可,这一说,可把张大胜的脾气激出来了。

张大胜说,“出去干什么?我是来买东西的,七八块一条的破玩意儿,买不起吗?”

从口袋里掏出一迭钞票,啪地一下,拍在玻璃罩子上。

伙计吓了一跳,唯恐玻璃罩子给拍碎了。定睛一看,所幸玻璃罩子并未打碎,再一看,那一迭钞票里,有整钞有零钞,凌乱地错迭在一起,虽不知其数目,但从表面上看来,至少有五六张一百块的整钞。

不料这客人衣着虽普通,荷包倒也挺鼓。

伙计知道自己看走了眼,忙赔笑道,“客人,为什么生气呢?您是有涵养有气量的老爷,难道真和我这么个卖绸缎的,不懂说话的人计较?您看,这不就立即给您拿出来。”

一边说,一边拿钥匙开了玻璃匣子,把里面十来条真丝手帕和真丝围巾都取了出来,麻利地一条条展开。

张大胜板着脸不理他,转头对小飞燕说,“你挑。”

小飞燕抿唇微微笑着看了他一眼,才走过去,一件件打量,不一会,就看中了一条真丝帕子。

张大胜说,“你再挑一条真丝围巾。”

小飞燕说,“哎呦,我就只有一个朋友要探望,用不着两份礼物。”

张大胜说,“你再挑一条,管你送谁?反正我是送给你的。你叫我一声张大哥,你就是我的小妹子,难道不许我送你一点东西?”他唯恐小飞燕拒绝,故意瞪起眼睛,作出很生气的样子。

小飞燕心忖,看来他是诚心要送我东西的,不要反而拂了他的好意。我送一条真丝手帕给绿芙蓉,剩下一条真丝围巾,我自己不必用这样好东西,拿去送给姐姐倒不错。

如此一想,她就又挑了一条真丝围巾。

张大胜见她没拒绝,心里很高兴,爽快地付了帐,和小飞燕走出街上来。

小飞燕说,“张大哥,多谢你送我的东西。我可要去找我的女朋友去了。你回公馆,见到宣副官,请给我带一声好。”

张大胜说,“帮你带好那是小事,不过宣副官不在公馆,他生病了,在医院住了好些天。”

小飞燕惊讶道,“我出了公馆,就住在姐姐那里,竟是一点消息也不听见。宣副官得什么病?病得重不重?”

张大胜笑道,“开始是病得很厉害,不过现在不打紧了。”

小飞燕问,“你怎么知道,你是医生吗?”

张大胜说,“我不是医生,不过我们总长说的话,从没有不算数的,他说宣副官的病很快会好,必定很快就好。总长还说,过几天等宣副官的病好些,就带他回公馆养着。你要是不放心,等宣副官回公馆了,就去探望他罢。”

小飞燕想到要是去白公馆,就要见那厉害到极点的白总长,哪里有这个心思,嘴上敷衍道,“只要宣副官的病快点好起来就好。”

便和张大胜告别,拿着刚刚到手的两件礼物,往医院方向去了。

第二十三章

绿芙蓉在电话里,已把医院的名字说过了,小飞燕出门前问过人,知道那仁德医院离舒燕阁大概也就一刻锺多一点的路程。小飞燕如今吃穿都靠着梨花供应,梨花虽不言语,小飞燕确实很乖巧的,从不仗着姐姐疼爱她,多花一分钱。医院既然路不远,她自然连黄包车也不坐,一边问路一边走,果然就到了仁德医院门前。

她到了三楼,找到绿芙蓉的病房,敲了两下,却没听见回应,不由一怔,难道绿芙蓉巴巴的叫自己来看她,她反而出去逛了?

她在门前等了片刻,又敲了门,这次

分享到:
赞(3)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