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麦克白(七)

“我昨天在加拿大出差,知道出了事就赶紧往回赶,路上又听说怀瑾大哥……”杨波有点说不下去,双肘撑在膝盖上,用力在脸上抹了一把,接连喘了好几口大大气,“不好意思,太突然了,我有点……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坐在他对面的刑警用估量的目光在杨波身上扫描一遍,打开小本,也没跟他绕圈子,直接不客气地开口问:“杨先生,为了了解案情,我就不绕圈子了,有一些传闻说你和周老是父子关系,请问这是真的吗?”

杨波跟人虚以委蛇久了,一时不适应这种有点无礼的直球,脸颊倏地绷紧:“你说什么!”

随即,他又语速飞快地说:“那都是无稽之谈,是对我个人工作能力、我母亲和周老三个人的侮辱,我不知道这些流言蜚语您是从哪听来的。你们……”

他愤怒地瞪着对面的警察,用力咬了一下舌尖,才把“你们都是靠飞短流长”破案的一句咽了回去。

好不容易消停下来的周怀信听了这句话,登时又有火山大爆发的趋势,他气沉丹田,来了一声远程的啐:“我呸!”

然而他“呸”出的唾沫星子还没来得及落地,骆闻舟已经一视同仁地叫来了另外一个刑警,指着目瞪口呆的周怀信说:“把他们单独隔开询问,周怀瑾在燕城被绑架,有利害安息的都是嫌疑人,亲属也算。”

“什么?我是嫌疑人?你是不是有病!是不是瞎!”周怀信被两个刑警不由分说地“请”了起来,气得要上房,扭头转向一脸爱莫能助的费渡,“费爷,这个警察怎么回事?他叫什么,我要投诉他!我操你大爷,小心我让你混不下去,敢把老子当嫌疑人,我……你们别碰我!”

一边杨波充满克制与激愤地说:“我母亲和周老确实是旧识,我也是因为这层关系才有幸进入周氏工作,但是能走到这一步完全都是靠我个人努力,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些龌龊事。”

另一边周怀信彻底不顾素质:“真有脸说,你就是龌龊下的崽——”

杨波忍无可忍,反唇相讥:“我实在不知道小周先生你们这种酒驾、滥交抽大麻的人‘龌龊’的标准是什么。”

胡震宇眼看这两个少爷当着一屋子警察的面就这样撕将起来,拦住这个跑出那个,额角的青筋简直快要破皮而出,恨不能把他俩都栽进盆里。

费渡在旁边围观得津津有味,正打算重新去端他那杯红茶,被骆闻舟一巴掌打掉了手。

费渡:“……”

骆闻舟说:“你是专门上这喝茶来的是吧,把你那堆臭毛病收一收,刑侦队不是你们家,不管你是编外联络员还是什么玩意,来了就得服从调配,再游手好闲不干活就滚回去。”

费渡千方百计地混进市局,自然有他的目的,然而即使这一层身份可以让他名正言顺地出入各种现场,他还是理所当然地把自己当“外人”,突然遭到这天外一巴掌,整个人都有点回不过神来。

有生以来,费总还从未被人当成碎催小弟吆五喝六过,一时不知该用什么表情应对骆闻舟,他原地愣了好一会,才有点找不着北地说:“哦,那我应该干什么?”

然后费渡就被拎到了一堆技术人员里,骆闻舟让他一帧一帧放大绑匪的视频,一个像素一个像素地分析。

相对于在白沙河畔地毯式搜索的陶然、四处奔波的郎乔,坐着分析视频图像是一个相对轻松的工作,不过费渡还是没几分钟就烦了——再轻松也是体力活,通过蛛丝马迹得出漂亮的结论,这是优美的智力活动,但从大量重复且无用的信息里搜索蛛丝马迹,这就很无聊了。

费渡头天晚上刚在充满了罪恶的金钱海洋里遨游了一宿,才合眼没几分钟,又赶到周家看热闹,人本来就乏,没过多久,一双眼皮就开始打架。

费渡试了几次,发现自己实在不是个当小弟的料,站起来原地溜达了几步醒盹,听见旁边的骆闻舟正在向陆局请示要不要删视频。

不删,等于是让犯罪分子牵着鼻子走,影响实在太坏了。

可是眼下他们一点头绪也没有,万一视频删了,绑匪真的动刀,那等于把人质置于一个相当危险的境地,人命关天,肯定也不能干这样的事。

连陆有良都一时踟蹰。

费渡背过身,偷偷打了个哈欠,睡意浓重地对骆闻舟说:“如果是我,我就删。”

骆闻舟用眼角瞥了他一眼,匆忙和陆局交代了两句,挂了电话。

“看这里。”费渡冲他招招手,点开绑匪发来的视频,一直跳到绑匪取血,在周怀瑾胸口上写字的部分。费渡一副没长骨头的样子,懒洋洋地靠着自己支在桌上的胳膊,对骆闻舟说,“绑匪先划了一刀,随后又拿出个刷子,蘸着血迹写字,你不觉得对于一个绑架犯来说,这个动作太讲究了吗?要是我,我就直接用刀在周怀瑾胸口上划。”

骆闻舟一手撑在椅背上,听了他这番说辞,面无表情地低头看着他。

费渡拿他当提神醒脑利器,带着几分恶劣的兴致勃勃回视着他:“一般的美人这样看我,我会默认为对方想让我亲他。”

骆闻舟没接话,十分淡定地追问:“没错,绑匪这个动作确实有点多此一举,所以呢?”

“所以我认为这个绑匪根本不想伤害周怀瑾,只是想用这个人质交换某种东西,并不想变成四处通缉的杀人犯,而且从他对人质的这个宝贝态度来看,对方很可能就只有周怀瑾这一个筹码,就算你们删了这个视频,也许他也未必会拿人质怎么样,不如大家掀开底牌试试。”

“哦,‘也许’,”骆闻舟看着他,轻轻地说,“到时候我打报告,就跟大家说,‘据我判断,绑匪也——许——不打算伤害受害人,所以我决定删除视频试试,看周怀瑾到底死不死’,费总,你是这个意思吗?”

费渡没来得及回话,骆闻舟就抬手按住了他的后颈,俯下身贴在费渡耳边说:“这位同学,我们干的这份工作,不是靠脑筋急转弯混日子的,做什么事需要‘有理有据合法合规’,这八个字你哪个不懂,可以随时向师兄提问——我是让你从视频里提炼信息,试着推断绑匪位置,没让你跟犯罪分子在线猜牌斗地主!”

没骨头的费渡猝不及防,被他一下按了下去,险些磕了下巴。

骆闻舟居高临下地抽回手,皮笑肉不笑地说:“你误会了,我不打算亲你,刚才那个眼神只是有点想揍你,下次看见记得躲远一点。”

费渡还没来得及对他的野蛮行径表达抗议,就听见旁边一片喧哗。

“老大,有一段新视频!”

骆闻舟短暂地放过费渡,接过耳机,整个周家别墅中,包括没洗脱嫌疑的几个人在内,全都屏息凝神地等着来自绑匪的消息。

视频里的周怀瑾已经清醒过来了,却远比方才狼狈得多,喷过定型的头发已经乱作一团,好似挣扎过又被镇压,他脸上身上多了几道淤青,一脸惊怒交加,绳子绑得更紧了,脖子上破口的血迹沾湿了衬衫,胸口不住地起伏。

画面外有个用变声器扭曲过的声音说:“念。”

周怀瑾的目光微微一凝,随后脖子上青筋暴跳:“你们……”

他刚说出这两个字,就连人带椅子被踹倒在地,接着,拿着镜头的人忙着殴打受害人,镜头一阵乱晃,只能听见拳脚打在人体上和闷哼痛呼声,随后,屏幕陡然一黑。

网警那边气氛凝重,依然一无所获。

周怀信看得两腿一软,也顾不上跟杨波对骂了,一把攥住旁边人的衣角:“我出钱,咱请几个黑客行吗?多少钱都成,只要能请来。我哥……我哥……”

录好的视频里,短暂的黑屏过后,再次有了画面,镜头对准了倒在地上的周怀瑾,那沙哑的声音依然只说一个字:“念。”

周怀瑾的嘴唇哆嗦了几下,这含着金勺出生的男人很知道保护自己,轻易就选择了屈从,吃力地看着不知竖在哪的提示板,磕磕绊绊地念:“我问你们的问题,你们要在……十、十分钟之内做出回答,要发在周氏官网首页上,答、答案我都已经知道,如……如果敢撒谎,我就……”

周怀瑾艰难地喘息了两下,喉咙里发出一声呜咽:“我就从……从周总身上割下一个部位。我们来扒开某个人的……人、人皮看看。”

“第一个问题,周……周峻茂是不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是不是明目张胆地把私生子接到了自己身边,还当继承人培养?这……这张亲子鉴定报告是不是真……你们居然偷我的……啊!”周怀瑾念到这里,陡然反应过来,神色激动了起来,被绑匪一脚踢中了后脑勺,他哽咽了一声,整个人轻轻一抽,随即不动了,不知道是不是晕过去了。

一团皱巴巴的亲子鉴定报告在屏幕前一闪。

绑匪用沙哑难听的声音说:“十分钟。”

他话音刚落,视频结束,后面弹出了一个十分钟倒数计时器。

有那么一瞬间,整个周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像盯着怪物一样盯着那倒计时器,与此同时,在光纤交叠的虚拟世界里,一颗炸弹当空落下,炸出了一大片山呼海啸——

“周峻茂私生子!”

“周氏继承人遭绑架!”

“现场版的豪门恩怨!”

一分钟之内,骆闻舟的手机、周家几个人还有宅子里的固话响成了一片,整个周宅成了一座活体热线,全世界都在想方设法弄到第一手消息。

骆闻舟低头一看,来自陆局的电话不能不接,他一个“喂”字还没出口,陆局那边已经急了:“怎么回事,这绑匪闹这么大动静,人还没找到吗?没线索吗?人手不够去各区调啊!掘地三尺也要把这孙子找出来,我办公室电话都快炸了!”

骆闻舟这边尚且来不及和领导汇报进度,周怀信已经跳了起来,一把揪住胡震宇的衣领:“回他回他!胡大哥,马上发公告回他,是!就是!那亲子鉴定是真的,姓杨的就是那个不要脸的私生子!”

杨波如遭雷击似的惨白着一张小白脸,僵在众目睽睽之下。

胡震宇:“怀信,你冷静一点。”

“亲子鉴定是我哥私下里偷偷找人做的,前一阵子还给我看过,错不了,那报告书肯定是他们从我大哥包里搜出来的,证据确凿,这没法狡辩啊胡大哥!他们不都说了吗,问之前就知道答案!我爸爸已经没了,死人不在乎这一点名誉,什么家丑不可外扬,我哥的安全才是最要紧的!”

骆闻舟左耳灌满了周怀信的尖叫,右耳是陆局斩钉截铁的命令:“这事必须马上控制住,不然你回来就等着给我写检查吧!”

周怀信一把推开跟在他身边的一个刑警,伸手去抢自己放在桌上的平板电脑:“你们不发我发!”

“怀信!”

“周先生别冲动!”

全场只有费渡一个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对周怀瑾的死活漠不关心,也不在乎哪位领导施压,他既没有压力也不受影响,十分镇定地抬起头对周怀信说:“周兄,我建议你不要问什么答什么,否则后面等着你的,就不会是这种无关痛痒的小问题了,你信不信?”

周怀信一脸茫然:“那……那怎么办?”

费渡没理他,低声对旁边的技术人员说:“把周怀瑾被踹到时的那段音频单独分离出来,我刚才听了一耳朵,觉得‘地板’像是空心的。”

骆闻舟听了这话,倏地一愣,招呼也没打地挂了陆局的电话,一步来到屏幕前:“从头到尾给我快进一遍!”

所有的画面飞快地重新闪过镜头。

费渡:“除了黑屏的那一段,镜头始终离受害人很近,一个拍了全身的画面都没有,可能是空间不够大,拍到其他地方,容易泄露受害人所在地的信息……唔,这个镜头左右活动的范围相当狭小啊。”

骆闻舟一伸手,再次让镜头停在周怀瑾被踹到的镜头上,就连周怀瑾倒下的方向都是仰面向后!

骆闻舟按住旁边技术员的肩:“能估算出来左右镜头活动的区间有多大吗?”

“一米五左右……最多不超过一米八。”

“骆队,你听这一段!”

周怀瑾连人再椅子砸在地上,“咚”一声,声音十分古怪,空荡荡的,似乎隐约还带着回音。

“地面”是空的,宽度只有一米多……

费渡一摊手:“有没有可能是一辆厢式卡车?”

他话音没落,骆闻舟已经联系上了陶然:“绑匪可能在一辆走走停停的厢式卡车里,在白沙河附近监控里搜,所有进出城路口设路障,把可以卡车挨个拦下来。”

他这边电话没放,另一边又拨给了郎乔:“你那边怎么样了?”

郎乔飞快地说:“锁定了‘亨达’集团,‘亨达’跟周氏定位接近,本来是地头蛇,自从周峻茂强势回国入境之后两家冲突很多,唯一一次试着和解合作开发项目的时候,还被周峻茂中途踢出去了。‘亨达’旗下有一家基金,昨天晚上他们还没动静,就跟没反应过来似的,今天一大早突然开始在境外市场上放了一笔大空单,继续强势看跌周氏……”

郎乔那边还没汇报完,就听胡震宇大声说:“你干什么!”

骆闻舟蓦地一扭头,周怀信趁人不备抢过了胡震宇的手机,趁着他方才用过还没锁屏,飞快地用他的账号登陆了周氏官网。

等他被人按下的时候,一个“是”字已经发了上去。

分享到:
赞(223)

评论23

  • 您的称呼
  1. 啦啦啦~

    啦啦啦~2018/10/07 17:47:18回复
  2. 感觉,那个周大周二都不对劲啊……

    匿名2018/12/28 23:22:58回复
    • 匿名2019/01/08 18:08:57回复
  3. 性感小费,在线猜牌斗地主

    阿鲤2019/02/04 02:06:56回复
  4. P大你是学霸 也要我们都做学霸吗 回读莎翁作品 唉……本来只是休闲看个小说 没想到跟着作者还要重修长城 顺带看了一堆欧美老电影 哈哈哈

    山巍澜2019/03/29 10:32:03回复
  5. 啊啊啊啊啊啊啊P大我爱您。!!!

    似鞍2019/04/06 21:12:20回复
  6. 骆闻舟一手撑在椅背上,听了他这番说辞,面无表情地低头看着他。

    费渡拿他当提神醒脑利器,带着几分恶劣的兴致勃勃回视着他:“一般的美人这样看我,我会默认为对方想让我亲他。”
    啧啧啧

    匿名2019/04/20 22:47:03回复
  7. “骆闻舟左耳灌满了周怀信的尖叫,右耳是陆局斩钉截铁的命令”,咱骆队容易吗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2019/05/04 22:34:33回复
  8. 我只关注费总跟骆骆的爱情线

    巍澜2019/05/30 12:58:35回复
  9. 学到了好多

    匿名2019/07/02 00:53:40回复
  10. 骆闻舟居高临下地抽回手,皮笑肉不笑地说:“你误会了,我不打算亲你,刚才那个眼神只是有点想揍你,下次看见记得躲远一点。”

    哦,好的,我记住了,你不想。

    匿名2019/07/02 17:52:26回复
  11. 莫名想到了聂怀桑…

    夏天儿2019/07/17 21:43:17回复
    • 那个啥,你不是一个人

      姑苏蓝氏家训是雅正2019/07/29 14:56:19回复
  12. 那个有剧本的男人

    匿名2019/07/22 00:50:48回复
  13. 楼上想到聂导的,你不是一个人。。

    小巍2019/07/23 12:54:35回复
  14. 费渡刚刚不还是犯罪嫌疑人吗?现在怎么解除嫌疑了吗?跪求法律大神解释

    匿名2019/08/01 11:54:52回复
  15. 只有我注意到找不着北吗?哈哈哈

    居老师的小娇妻2019/08/03 17:55:59回复
  16. 因为看了大大的小说 我去看了97版的《红与黑》

    匿名2019/08/08 14:28:22回复
  17.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幼清2019/08/10 00:06:28回复
    • 好吧,为了唯一的哥哥,我原谅他

      幼清2019/08/10 00:09:12回复
  18. 周怀信跟周怀瑾的关系这么好的吗

    苏沐晚2019/08/13 19:07:04回复
  19. 想到聂导的,你不是一个人。

    闲庭看花落2019/08/16 23:28:18回复
  20. 真的很像聂导啊,不过幸好周怀信不玩扇子,,

    将洛2019/09/15 15:08:5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