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亨伯特·亨伯特 八

“失踪女孩曲桐,十一岁,当时本来在那辆车上,试图帮老师引开歹徒注意,曾经往窗外扔了个报警器,之后趁乱爬窗户逃走,现在不知道自己跑哪去了。”

“从西岭县里调几只警犬过来,”骆闻舟听完,反应倒是比较镇定,“没事,一个小孩,跑不远,找几个会说话的,好好安抚一下家长。说实话,她当时要是不跑,绑匪回过神来知道报警器是她扔的,后果不堪设想,我看这孩子还怪机灵的。”

费渡回过头去,远远地冲他的狐盆狗友们吹了一声口哨,他在这帮游手好闲的社会闲散人员里一呼百应。纨绔们先是在雨中飙机车,身上的水都还没甩干净,又参与了解救人质行动,虽说只是个道具,连绑匪是圆是扁都没瞧见,但也算是把下半年的刺激都攒一块嗑完了,闻声一拥而上:“费爷,还有什么事?”

“市局的,”费渡用了仨字,高度概括了他面前那位帅哥经天纬地的生平,随后说,“那车上丢了个十一岁大的小姑娘,一会我把照片发朋友圈,晚上没事的帮忙找找。”

“好嘞,没问题!”张东来难得能在骆闻舟面前直起腰来,嬉皮笑脸地冲他一点头,“骆队好,骆队有什么事吱一声,都是一家人!”

骆闻舟冷眼打量此人,听说张少爷上回闯了祸以后,被家里关了俩多月的小黑屋,眼下可能是刚刚“刑满释放”,他光膀子穿了个马甲,裤子上一边一个大窟窿,剃了个鸡冠子似的新发型,一排五颜六色的长毛在头顶支楞八叉,后脑勺上还剔出了一个什么字。

骆闻舟奇道:“你脑袋上是个什么玩意?”

张东来连忙立正,汇报说:“一个‘忍’。”

骆闻舟不由得有些肃然起敬——原来张少爷这幅尊容是忍过的结果。

“骆队,您放心,这边我熟,”张东来说,“咱们这里是资产阶级的大染缸,除了奢侈腐败,绝对没有别的洪水猛兽,方圆五十公里之内,最有攻击性的野生动物是小松鼠,肯定不会有什么危险!”

这倒确实也是,西岭这一代本来就高贵冷艳,那场大雨更是下得人迹罕至,一个小女孩惊慌之下,能跑多远呢?

刚听说这个消息,谁也没太慌神,所有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丧心病狂的韩诚正被装进裹尸袋拖走了,救护车拉走了重伤的胡老师与那还有一口气的绑匪韩疆,一帮受到了惊吓的学生在家长陪同下分批离开,集体去接受身体检查和心理辅导,抽调的警犬也很快就位。

几支搜救小队分头行动,张东来不知从哪弄来了一大堆五颜六色的敞篷车,里面集体播放着“喜羊羊与灰太狼”的主题曲,帮忙到附近的大小行车道上找人。

专业人员和水货们各行其是,谁也不影响谁,十分相得益彰……就是到处都是此起彼伏的“别看我只是一只羊”,听着有点闹心。

费渡伸手扶住车门,冲骆闻舟一点头:“走,去小孩跑了的地方看看。”

骆闻舟不客气地蹭车,顺手点了点他的前襟,用很“封建老大爷”的语气开了口:“把衣服穿好了——你们半夜三更在这边聚众鬼混什么呢?”

费渡懒洋洋地把衣襟一拢,也没看扣眼对不对,随便系了几颗——效果还不如敞着,因为湿透的前襟还没干:“飙车。”

骆闻舟:“开着敞篷飙?”

“机车,还翻了两辆,你们封路之前,刚有个救护车拉走个摔骨折的,”费渡轻轻地把车踩了出去,少见地用没带贬损的愉快语气调侃了一句,“当然,对中老年人来说可能确实是有点刺激。”

骆闻舟低头看了一眼他脚上沾满泥点的靴子,突然悲哀地发现,自己可能确实是奔着中年去了——因为已经不能理解这些小青年们究竟空虚到了什么地步。

“手怎么了?”费渡无意中瞥到他身上的“三道杠”,“谁这么火爆?”

骆闻舟凝神听了听各搜救队汇报进度,随口回答:“你弟弟。”

费渡莫名其妙。

“知道了,注意沟沟坎坎的地方,小孩经过这事多少会有点应激反应,没准会自己躲在什么地方。”骆闻舟说完,放下对讲机,转向费渡,“你看这像灵长类的爪印吗?没常识——陶然给你那垃圾杂毛猫,忘啦?你们这些小崽子,弄个什么都是两天半的新鲜,后边还得跟个收拾的。”

费渡先是一愣,随后,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原本半睁不睁的桃花眼倏地睁大了。

夜色在两侧车窗中呼啸而过,他好一会没接话,直到看见前方灯火通明,已经逼近女孩最初逃走的现场时,费渡才意味不明地开了口:“那么多年了,你还养着吗?”

“啊,不然呢,给你啊?你想要就赶紧抱走,就是千万别再给我送回来了,”骆闻舟想起骆一锅就手疼,不由自主地又伸手挠了挠,“车停远点,那孩子没准能留下脚印,别破坏了。”

费渡依言把车停在稍远些的地方:“你……咳,需要打疫苗吗?”

骆闻舟听了这句正常的询问,十分震惊——比骆一锅突然跑过来对他又亲又蹭还震惊,以至于舌头略微打了一下结:“不、不……不用,上次打的还没过期。”

一年十二个月,骆队有十一个半月都是“无敌状态”,给他开疫苗针的大夫建议他干脆办张“年卡”,从此零售该批发得了。

骆闻舟震惊过后,又忍不住脱口嘴贱了一句:“你突然这么孝顺,我有点慌。”

费渡敛去脸上异色,又拖起他那很讨人嫌的腔,似笑非笑地说:“关爱孤寡老人,人人有责。啧,漫漫长夜,跟猫作伴,想想都觉得凄凉。”

不知是费渡太衣冠不整了,还是骆闻舟自我感觉良好得有点走火入魔,他总觉得费渡嘴炮时飘过来的那个眼神有点勾引的味道,配合他那一声鼻子里哼出来的“漫漫长夜”,实在是十分引人遐想,以至于他嘴上一不小心有点过线。

“干嘛,”骆闻舟顺口耍了句流氓,“你就口头安慰啊?”

费渡:“……”

骆闻舟:“……”

这句过火的玩笑话音一落,两个人同时沉默下来,狭小的跑车里,气氛非常的难以描述。

骆闻舟恨不能把方才那句话怎么扔出去的再怎么叼回来,他哑然片刻,干咳了一声,不怎么高明地往回找补了一句:“以后逢年过节,别忘了拎个点心匣子看看爸爸。”

费渡勉强一笑:“还用顺便上三炷香吗?”

说完,两个人默契地同时下车,打算把方才的尴尬遗忘在无辜的跑车里。

骆闻舟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问费渡:“话说回来,我记得你当时挺喜欢那猫的,后来怎么说什么也不肯养了?”

费渡一手扶在车门上,动作一顿,远处的灯光倏地扫过他露出来的额头与眉目,那些弧度像是雕刻而成的,有精心设计的轮廓剪影。

“宠物?”费渡一顿之后,若无其事地说,“我不喜欢养宠物,麻烦得很,那时候当着陶然的面没好意思说,再说……”

他抬起头,一侧的眉梢轻轻地动了一下:“没准是我还有虐杀小动物的爱好呢?控制不了自己,又怕跟陶然没法控交代,只有敬而远之,骆队,你觉得这个说法合理吗?”

骆闻舟愣了愣,直觉费渡这句话不是一个恶劣的玩笑,可还没等他从字里行间分析出什么,耳机里就传来了搜救队员的声音:“骆队,找到了女孩扔出去的警报器和一些脚印。”

胡老师遇刺的时候,雨已经渐渐小了,中巴车停泊的车辙没有完全被水冲走——当时司机在车头,绑匪被胡老师扑出了车门外,女孩如果要逃走,只能是从车尾跳车,往某个能避开车灯的方向逃,依着这推断,搜救队员们很快找到了几个少女的小脚印。

警犬循着踪迹冲了出去。

所有人都觉得运气不错,劫匪挑的地方道路年久失修,很多泥土地,曲桐留下了不少痕迹,循着踪迹,女孩一定很快就能找到。

可是直到后半夜,曲桐依旧音讯全无。

曲桐的父母眼巴巴地看着来回过往的警察和自发帮忙寻人的车主们,每次有人经过,那位母亲的眼睛都会像声控的灯——稍有风吹草动就跟着亮起来,而后随着搜救人员来而复返,又一次一次熄灭。

“骆队,你过来看看这个。”

骆闻舟从人群中穿过去,几条搜救犬都停在了同一个地方,伸着舌头蹲在一边,他顺手撸了一下旁边的狗头,半蹲下来,尖锐的石子上还有隐约的血迹,一块皮制的凉鞋系带缠在了上面。

“给家长看过了,确认这根鞋带是曲桐凉鞋上的装饰品。”旁边的搜救人员说,“后面有孩子的脚印,这里有几条很长的擦痕,推测是不是那小女孩跑到了这,绊在石头上,摔了一跤?这里还有大人的脚印和车辙的痕迹,我大概估计一下,看着有四十一、四十二号,男性的可能性比较大。”

骆闻舟沉吟片刻:“你的意思是,有个开车的人恰好途径这里,把孩子带走了。”

“很有可能,狗已经闻不到什么了。”

骆闻舟借着同事手里的光源,目光在附近逡巡了一圈。

杂乱的脚印、女孩摔的那一跤,把雨后泥泞的地面弄得乱七八糟,乍一看很难推断出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骆队,我觉得这应该是个好消息,毕竟刚下过雨,这里又是山区,泥土松动,可能有安全隐患——有路人经过,把那女孩救走了,好歹她今天不用在荒郊野外过夜了。”

骆闻舟脸色依然很严峻,没吱声,好一会,他才缓缓地点点头:“行,注意保护现场,去通知技术人员来看一下,看能不能由痕迹判断出那孩子当时是不是自愿跟人走的。还有……准备发布寻人信息,密切关注附近有没有捡到孩子之后报警的。”

“是!”

“去联系一下学生们今天去过的博物馆,”骆闻舟心事重重地叼起根烟,仔细回忆自己是否有遗漏,又补充说,“查一下博物馆的访客,还有附近国道路口的监控。”

旁边的搜救队员不明所以:“啊?”

“看看有哪些车经过,”骆闻舟轻声说,“特别注意单身的男性车主,我突然觉得这事有点不太乐观。”

人迹罕至的荒郊野外,途中突然冲出来一个狼狈的小女孩,告诉你附近有歹徒劫了他们的车,正常人会是什么反应?

普通人大概没有勇斗持刀歹徒的胆子,或许都未必敢不经确认就让那孩子上车,毕竟,社会上经常会流传一些利用孩子犯罪的段子。所以要么是冷漠地假装没看见离开,要么会在仔细问明情况后,第一时间打电话报警。

警方确认中巴车在西岭县境内被劫持之后,整个县区里所有报警电话都会第一时间被转到他这,为什么从女孩独自逃走到现在,几个小时过去了,仍然没有消息?

失踪的女孩给整个营救行动蒙上了一层阴影。

一晃三天,警方一无所获,捡走了女孩的神秘人始终没有消息,而无论是对博物馆方面的调查,还是附近答应帮忙留意的几个商家,都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传来。

第三天傍晚,曲桐的父母来到了燕城市局,带来了一块U盘。

“不知道是谁放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的……就在牛奶箱里,孩子找不着了,这两天我们都没顾上取,”曲桐父亲红着眼说,“挤压了几天,今天早晨送牛奶的敲门来问,我们才想起打开牛奶箱……就掉出了这个东西。”

郎乔隔着手套接过那枚小小的U盘:“里面有什么?”

她话音刚落,曲桐的母亲就突然崩溃,失声痛哭起来。

“里面是……是一段录音。”

十五分钟以后,陆有良皱着眉听完了录音,录音只有不到一分钟,刚开始是一个女孩惊恐至极的尖叫,然后是剧烈的挣扎,几十秒后,尖叫和挣扎声渐渐微弱了下去,直至悄无声息,最后“呛”一声,好像是一个装满了小铃铛的铁盒子,被人用力晃响,震颤的蜂鸣声好像敲在人心口上,“嗡”一下被拉长——录音戛然而止。

陆有良眼角一跳,缓缓地点起一根烟。

“陆局,”骆闻舟率先开口,“现在我们手头线索太少,本来不应该胡思乱想,但是听老杨念叨莲花山念叨了大半辈子,印象实在太深刻了,必须得找您确认一下。二十多年前的案子,我们都只是道听途说,您是唯一一个亲身经历过的,您觉得这段录音像不像当时绑匪打给受害人家属的电话?会不会是当年那案子的模仿案?”

陆有良缓缓吐出一口烟圈,半天没吭声。

过了不知多久,他才一脸阴郁地开了口:“那事当时闹得很大,现在还能找到当时报纸上连篇累牍的报道,当时由于欠缺保密意识,一些诸如‘受害人家长收到恐怖电话’之类的细节,都曾经对外披露过,但是……”

众人鲜少在老局长脸上看见这么严峻的表情。

“我记得最早失踪的女孩——就是莲花山的那桩案子里,有一个细节,”陆有良说,“那案子中的受害人父亲在配合调查的时候提到过一个细节,他说他在电话里听见了铅笔盒的声音。过去时兴过一段时间的铁铅笔盒,失踪女孩家长说,小女孩攒了一把那种彩色的小圆铃铛,放在铁铅笔盒里,有时候会拿出来晃着听响,家里大人嫌烦,还呵斥过她……电话里传出来的绝对是晃铅笔盒的声音,他也是因为这个才肯定,里面女孩的声音肯定是他女儿。”

在一边做会议记录的郎乔轻轻打了个寒噤。

这是个太小的细节,而且由于当时没能留下音频证据,只是一段受害人家长的证词,家长在焦急和恐惧中,精神状态不稳定,误听的可能性很大,真实性实在不好说,因此只能作为参考。

杨正锋的笔记里没有提到过,连骆闻舟和陶然都不知道。

警方当然不会把这种不知真假的小细节公之于众,那么……

分享到:
赞(224)

评论43

  • 您的称呼
  1. 已经害怕到没有人评论了吗?毛骨悚然啊啊啊啊啊啊

    沈韵2018/11/12 22:17:12回复
    • 半夜三更看这个我真是疯了……

      匿名2018/12/25 23:53:20回复
    • 我只在关注舟渡的互动啊。。。

      黎w2019/03/02 21:39:13回复
      • 吓得说不出话,,,,,

        花开满城2019/08/07 11:28:38回复
  2. 还好吧,我觉得不是很可怕

    嘟嘟2018/11/14 00:31:14回复
    • +1我都看恐怖的东西看习惯了

      花楹2019/01/30 18:52:25回复
  3. 完了完了我估计都不敢穿碎花小裙子了。。
    (去去去,都老阿姨了还说啥

    夜北子2018/12/29 00:26:03回复
  4. 在这么紧张的气氛下,我评论个开心点的,在恋童癖这一部分,嘟嘟和闻舟有进展,hhhh鹅,我剧透了,开心不

    魂三三2019/01/13 18:30:39回复
  5. 一案套一案,P大真牛

    匿名2019/01/23 20:40:43回复
    • 最后套出来一个大案

      沈葭白2019/02/16 18:08:09回复
  6. 我的妈哎,有点可怕

    芒果椰子大甜筒2019/01/25 00:58:45回复
  7. 太吓人啦,大半夜的看这个我估计是不想活了……(呜呜呜,好吓人赶快摸摸枕头底下的钱)

    今天也是西北一枝花鸭2019/02/07 00:25:20回复
  8. 这就可怕?广播剧入坑的了解一下(偷笑)

    匿名2019/02/20 16:12:48回复
    • 广播剧真的!超级有感觉啊!!有种看大片的感觉哈哈哈,bjm特带感。看小说倒是没有感觉多恐怖,但是听觉的冲击力比文字更强啊,大热天的走在大街上都感觉凉嗖嗖的

      撒野女孩。默读女孩。2019/05/20 00:48:25回复
  9. 可怕啊,一边紧张的反复看找线索,一边竖着耳朵听有没有领导过来抓我玩手机,要分裂了惹

    匿名2019/03/02 16:27:07回复
  10. 可怕?死亡万花筒了解一下,当年半夜看它的时候我差点没吓死在床上

    朝俞2019/03/03 23:06:46回复
    • 我也觉得海阔以。
      其实那些鬼怪没有切合实际现实生活会发生的让人有惧怕性

      歇山2019/03/31 09:02:52回复
      • 看大撞阴阳路吓得我一星期没敢自己睡(我上得初三)

        喜欢芒果和毛猴2019/06/09 17:52:28回复
  11. 我觉得海星23333

    叶喻2019/03/05 20:00:36回复
  12. 评论吓得我不敢晚上看了,还关灯(눈_눈)

    。。。2019/03/13 14:21:20回复
  13. 妈鸭抱着我的被子瑟瑟发抖

    歇山2019/03/31 08:58:41回复
  14. 在夜半三更看默读,从来不敢仔细想。白日里是威风八面此时被窝里发抖~~

    隔壁镇魂来的快乐的小青筋2019/04/02 22:35:23回复
  15. 楼上们,半夜看弗兰肯斯坦看到一半瑟瑟发抖不敢看了解一下?

    喜新念旧2019/04/08 20:26:13回复
  16. 一阵一阵的,我要被吓死了

    匿名2019/04/18 00:16:47回复
  17. 谁能想象那种一边疯狂找线索一边竖着耳朵听自己老妈有没有回来的赶脚,简直了,超级嗨

    面面快到麻麻怀里来2019/05/02 11:51:16回复
  18. 已经三刷了,仍然觉得有一点毛毛的……为什么我总是三更半夜看默读……

    哈哈哈2019/05/04 00:20:10回复
  19. 我靠我是什么乌鸦嘴!真让我猜中了!真他娘该死。。。。朗读者?!

    投喂骆一锅的好心物业2019/06/10 08:21:42回复
    • hhh朗读者可还行

      川下穷河2019/07/10 19:22:08回复
  20. 我小时候也用铁铅笔盒 买过花花绿绿的小铃铛…

    匿名2019/06/30 20:37:35回复
  21. 还行阿……也可能我的关注点不在案情上

    滴滴2019/07/10 22:26:48回复
  22. 啊啊啊我一个人在家好慌

    江虞2019/07/13 18:47:15回复
  23. 看死亡万花筒我都没现在这么慌

    二九2019/07/13 20:06:18回复
  24. 我觉得你们说的这些都还行,因为我刚开始看就看的恐怖小说,摊手,现在看这本我居然觉得大半夜的气氛真好,我估计我应该是疯了

    一个常换网名的崽2019/07/17 23:36:26回复
  25. 我觉得死亡万花筒恐怖归恐怖,但是知道那是门内的世界,也就没什么了,这个一环扣一环的,还是比较有代入感的。。

    万花筒过来的小巍2019/07/21 11:20:41回复
  26. 还好长得比较安全。。。。不然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活下来还平安地长大的

    推理小分队兼敢死队队长2019/07/24 15:51:40回复
    • p大恐怖就恐怖在她写的是人性,是藏在我们身边,也许你放学,下班回家就会擦肩而过的披着人皮的变态

      逸远2019/07/30 10:26:12回复
  27. 不论一刷二刷看到这总是在大半夜

    匿名2019/07/30 21:35:34回复
  28. 你们可以试试一个人的时候,一边听花花的《癌》,一边看这个,那感觉

    2019/08/03 09:50:04回复
  29. 嘤嘤嘤QAQ饶了我吧,这……啊啊啊啊,想看但又害怕,只能硬着头皮去看了(⋟﹏⋞)

    匿名2019/08/06 19:51:00回复
  30. 我闻到了感情线的味道~

    长庚小甜心2019/08/11 11:08:48回复
  31. 我觉得细思极恐,看完这一章,我整个人都要僵硬了,我觉得怕,是真的怕,突然觉得鬼都没有那么可怕了,不信 你可以看看人心

    张倩倩2019/09/03 11:21:17回复
  32. 看完再看第二遍,总觉得骆队好累。每次紧要关头全都是找他的。他得把很多繁杂的事情解决清楚。也是够心累的。

    匿名2019/09/10 16:44:57回复
  33. 很恐怖吗??为什么我的内心毫无波澜呢?( ˙-˙ )

    风筝线2019/09/21 12:31:5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