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终局(下)

小太子在兵荒马乱里被吓得魂不附体,全然找不着北,只能紧紧地攥着长庚的手。

两军一乱,文武百官四散奔逃,天子步辇乱七八糟地摊在地上,而这人一散,目标反而集中了——方才故意搅混水的刺客们一起向长庚和太子扑过来。

来之前方大人嘱咐的原话是“务必格杀雁王,如果有机会,也不要放过太子”。

刺客们一看,这两个目标居然凑在了一起,简直是专程给他们行方便的!

一支箭擦着太子头顶飞过,太子被长庚拎小狗似的拖着,叫都叫不出来,吓得默默抽噎。

忽然,有人伸手抹去了他脸上的泪痕,太子透过朦胧的眼,看见他那四皇叔给他擦完眼泪后,抬手露出一个玄铁腕扣,瞬间弹出的袖中丝利落地崩开了一个刺客的手腕,雁王一把夺过刺客的刀,刀柄一转,“叮当”一气呵成地撞出了一条通路。

“我像太子这么大的时候,曾在北大关外被一群饿狼围攻过。”长庚声音十分平稳地说道,“那时候冰天雪地、远近无人,我手上只有一把乡下孩子玩耍的小刀——追我的不是普通的野狼,是蛮人用他们自己的法子饲养出来,专门用来杀人的,个头很大,站起来比我还要高。”

雁王一直以风姿卓绝著称,无论敌人还是朋友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他与大部分自小长在京城的公卿家贵公子不同,身上少有浮华,但和寒门士子或是军功出身的将士也不同,并无清寒与匪气。他看起来非常沉静,但不是了然大师那种青灯古佛的沉静,他像一头摆进寺庙中的凶神石像——让人凛然生畏,又落满寂寂香灰。很多人偷偷学雁王那种从容优雅的腔调,别人无论如何都难以将他和塞外饿狼群联系在一起。

小太子听得呆住了。

这时,两个刺客一前一后地冲过来,一人砍向长庚手中的小太子,意图逼他后退,另一人从后面封死他的退路。

长庚低低地冷笑了一声。

从小跟侯府铁傀儡一起玩刀剑长大的孩子,岂会在这种程度的对手面前后退?

长庚横刀杠上那刺客手里的剑,对方惊骇之下来不及撤剑,手中利刃顿时崩了出去,他双手横在胸前胡乱一挡,被雁王“一刀两断”。

然后长庚脚步不停,飞身上前三步,借转身之力回手甩出刀锋,吓得那追兵自己连退两步,撞在了一个冲上来的御林军长枪枪尖上。

小太子连杀鸡都没见过,何况杀人?当即受到了莫大的惊吓,忙死死地闭上眼,可就算这样,还是被扑面而来的血腥气熏得一阵阵想吐,细声细气哀叫道:“四皇叔……”

“这没什么好怕的。”长庚淡淡地说道,“真有本事的人,现在不是在前线,就是已经马革裹尸了,剩下这一群窝囊废,没有上阵杀敌的本事,也就只能吓唬吓唬孩子了——你还是孩子么?”

太子委屈地想道:“我就是啊。”

长庚仿佛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嘴角微微弯了一下。

“还是孩子,”他心想,“很快就不是了。”

就在这时,那提着枪那冲过来的御林军大呼道:“王爷!太子殿下!这边来!”

小太子本能地要跟过去,被长庚用刀鞘扯住后衫拎了回来。

太子踉跄的脚步尚未来得及站稳,已经被血溅了一脸,只见那喊话的人转眼一分为二,一支重甲军不知从什么地方冲了出来——

这时,被挟持的李丰终于发现护送他的这些人行进方向不是往宫里,而是在往没人的地方跑,他心里狠狠一跳,升起一个难以置信的猜测,立刻扭头质问:“怎么回事?方卿,你们要带朕去哪里?”

方钦脚步不停,不跪不拜,朗声道:“启奏陛下,臣有本上奏。”

李丰难以置信道:“你说什么?停下!朕说让你们停下!”

没人理他,两个假禁卫一左一右地架起皇上的龙体,强行带着他走。

“臣要参的乃是当朝雁亲王李旻,”方钦兀自一字一顿道,“他勾结无良下商,借烽火票之名,卖官鬻爵至毫无廉耻地步,此大罪一。生为人子,对先帝无一丝孝顺供奉之心,反倒为了拉拢军心,时常夜宿侯府,至袭爵后仍以‘义父’称之,此乃包藏祸心,无父无君之大罪二……”

李丰倘若再不明白这是个什么情况,大概是脑子被撞傻了,他心声骇然,当即一声断喝道:“方钦,你要干什么!”

方钦朗声道:“陛下,如今我等已经设下重重埋伏,只等那逆臣贼子伏诛,臣等虽无能,亦愿效仿先贤,如奸臣难制,誓以死清君侧!”

话音未落,周遭一干党羽立刻附和道:“如奸臣难制,誓以死清君侧!!”

李丰瞠目结舌,当他环顾周遭,只见满目都是陌生面孔,披甲的伪禁军虎视耽耽地围着他,那些朝殿上看熟的面孔如今一个比一个陌生,个个都仿佛是披着人皮的鬼魅,青面獠牙地准备对他一拥而上。

这就是君臣。

武帝当政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元和先帝当政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李丰自知或许比不上武帝那开疆拓土的一生,难道连那位他一直在心里暗暗不满的父亲也比不上吗?

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一点。

可是再不能接受,似乎也是事实,因为元和先帝在位的时候,并没有外敌围京,也没有一波又一波的反贼想着要把他拉下金銮宝座。

这一刹那,李丰来不及有太多的愤怒或是恐惧,只觉得一个大巴掌当空扇在了他脸上,自继位以来已有三千多日夜,他未尝有一夕安寝,夙夜奔忙,如今看来,竟都是徒劳,反倒不如先帝那整天泡在女人堆里伤春悲秋的懦夫。

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自尊寸寸皲裂,在神色冷漠的叛军面前灰飞烟灭。

“好……”李丰浑身都在发抖,“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

方钦低下头,不去与他有目光接触,到了这种地步,方钦心知自己已经不再难装什么忠臣良将了:“皇上恕罪,那李旻一手遮天,目无法度,罔顾祖宗,臣等心忧社稷,别无他法,方才出此下策,实在罪该万死,然而眼下贼人横行,其党羽势力遍及全境,雁王一死,这些人必要作乱,还请皇上早下决断,清理彻查。”

李丰咬牙切齿道:“你还要挟朕?”

方钦利索地往地上一跪,面不改色道:“微臣不敢,微臣知道皇上受惊,心神不定,已将谕旨拟好,请陛下过目。”

说完,旁边立刻有人双手捧上一封圣旨,果然条分缕析、面面俱到,只差玉玺盖章了。

李丰发狠甩开架着他的两人,蓦地上前一步,探手抓住那手持圣旨之人的领子,继而狠狠一搡——

盛怒之下,李丰全然忘了自己那条一直没好利索的瘸腿,这一下没站稳,被他推搡的人纹丝不动,他自己先往一边倒去。

朗朗乾坤之下,周围一圈大梁子民,居然没有人扶他一把,真世家与假禁军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天子摔了个愤怒的屁股蹲,轻蔑地冷漠着。

就在这时,一个禁卫模样的人一路小跑过来,想必也是个冒牌货,此人先看了李丰一眼,随即又转头对方钦说道:“大人,乱臣贼子已经伏诛了!”

李丰的双腿完全失去了力气,他动作可笑地坐在地上,从牙缝中迸出几个字:“太子呢?”

假冒的禁卫先是看了方钦一眼,得了首肯,方才小心翼翼地对李丰道:“太子……太子被刺客……呃,请皇上先节哀。”

李丰脑子里“嗡”一声,炸了。

他胸口一阵冰凉,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口血已经呛咳出来,李丰坐在地上,看着粘稠发黑的血迹顺着指尖往下流,心里茫然地想道:“朕为什么会这么狼狈?”

方钦脸上犹豫的神色一闪而过,下意识地伸出手,似乎想去扶李丰一把,但到底还是没有碰他,手伸了一半,又缩了回来,脸上的犹豫与不忍海潮似的褪去,他冰冷地说道:“皇上膝下并非只有太子,哪怕三皇子年纪尚幼,还有大殿下勤恳好学,聪明良善,请您为江山社稷保重龙体,以眼前要事为重!”

说完,他一手拽过手下捧着的“圣旨”,托到李丰面前:“请皇上过目!”

李丰挥手将方钦手中的“假圣旨”打到一边:“你做梦!”

方钦沉默地抹了一把被假圣旨抽了一下的脸面,保持着跪地的姿势,上身微微前倾,轻叹了口气,用一种十分和缓的语气低声道:“皇上,您龙体在我们手里,外面哪怕成百上千……哪怕北大营来了,也照样谁也不敢动,今日这圣旨,您下也得下,不下也得下——皇长子有什么不好呢?臣听说他性情温和内敛,颇有皇家风范,和雁王那个来历不明的野种不一样,这才是我大梁皇室应有的气度,您不觉得吗?”

李丰胸口剧痛,整个人如堕冰窟,透心凉,他急喘几口气,冷笑道:“然后呢?诸位爱卿必然不会等着朕秋后算账,然后你们打算将朕怎样?软禁?还是直接杀了?皇后身体娇弱不理事,大皇子母家满门抄斩,无依无靠,天生就是个当傀儡的好料子……果然打得一手好算盘!”

方钦不置可否地摇摇头:“不然呢,皇上?太子不幸罹难,奸贼李旻也已经伏诛……哦,当然,您要是愿意,还可以下诏传位三殿下。可是三殿下太小了,都还没进学,您这样岂不是拿祖宗江山开玩笑吗?”

一个人身上,或许有千万条礼教约束,看似绑得固若金汤,其实并没有那么结实,只要将廉耻放下一回、就越雷池那么一步,往后便能无耻得海阔天空,再无禁忌。

至少方钦自己都没想到,有一天他会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种话。

就在他微微走神的时候,地面忽然震颤了起来,一时间众人都紧张起来——这种整齐的脚步声明显得训练有素的队伍才有,依照震颤来判断,当中至少有重甲!

莫非是北大营?

方钦心里“咯噔”一下,这一段节外生枝他们计划里没有,恐怕是生了变!他当机立断一摆手,几个爪牙扑上来架住李丰:“委屈皇上护送我们一程了。”

几个假禁卫前后左右地围拢住李丰,夹着他往另一方向撤退,谁知刚刚转过一个弯,开路的人就骤然停下——前方居然有一队久候的禁卫!

他们到底是怎么脱身的?

不……脱身倒没什么,虽然比想象中的快一点,但一旦宫里听到风声,禁卫立刻会倾巢而出,确实很容易压住局面。

问题是他们都怎么找过来的?

方钦一下懵了,蓦地回头,目光扫了一圈,发现方才那个跑来回报“雁王和太子都死了”的探子不见了。

有叛徒!

身后的脚步声逐渐逼近,再一看,原来逼得他们慌不择路的根本不是什么重甲,只是一堆不知从谁家里拉出来的铁傀儡!

方钦出了一身冷汗,蓦地回过神来,知道他们这是落到别人的圈套里了。

然而事已至此,容不得他仔细推敲,他一把抓住李丰,用利剑抵着皇上脆弱的龙脖子,喝道:“谁敢动!”

皇上是个金贵物件,谁也不想担个间接弑君的名声,禁卫军的脚步一时都停了。

方钦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会这样大逆不道,一时把自己吓呆了,他喉咙发干,剧烈地喘息了几下,还不等从那一团浆糊的脑子里想出什么对策来,乱七八糟的御林军也终于慢半拍地赶到了,与此同时,九门外传来一声鹰唳,是北大营的鹰在请求通过禁空网!

只听旁边“噗通”一声,一个党羽竟吓得跪下了。

方钦狠狠地将牙一咬,对隆安皇帝道:“请皇上命他们撤开。”

李丰狼狈不堪,兀自在冷笑:“做梦。”

就在这时,身后一只羽箭突然从后面射了过来,正好擦过方钦的肩头,虽然并未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皮开肉绽的一瞬间那火辣辣的疼痛却一下崩断了方钦脑子里的那根弦。

微妙的平衡被打破了。

李丰看准机会,重重地推了他一把,立刻就要冲出去。

然而那条瘸腿再次拖住了他,李丰刚一迈步,脚下便一软,不受控制地踉跄着甩了出去,同时,方钦一惊之下提剑便追,本能地将手中剑往前一送——

李丰剧烈地抽搐,垂死之鱼似的打了个挺,方钦脸色惨白,下意识地松了持剑的手,连退三步,见了鬼似的瞪着李丰插在背后的那把剑。

原本投鼠忌器的禁卫一下炸了锅。

忽然,李丰听见一个哭得有些撕裂的童音穿过无数乱臣贼子扎进了他的耳朵,他艰难地抬起头,看见小太子一边叫着“父皇”一边冲他跑过来,而他身后不远的地方,雁王——他的四弟,正汗毛也不少一根地站在那里,对上他的目光,雁王停下了脚步,双手背在身后,用他那种特有的沉静目光,居高临下地回视着狼狈的皇帝。

禁卫和御林军乱哄哄地冲上来,很快收拾了呆若木鸡的乱臣贼子,李丰被人抬了出来,赶来的禁卫首领大呼小叫着跑去请太医,不过都心知肚明,请也是无济于事。

小太子伏在他身上哭得手足无措。

李丰很想摸摸他这娇嫩的小儿子,可还没等他积聚起力气,一只手便落在了太子肩上,雁王沉默不语地站在一边,安慰性地轻轻抚摸着太子的肩膀和颈侧,所有人看来,这都是一对又悲伤又温暖的叔侄,唯有李丰觉得自己看懂了雁王手势里隐含的威胁。

李丰死死地盯着雁王波澜不惊的眼睛,想起多年前他那早逝的母亲怨毒的话——那些蛮女都是妖孽,生出来的小野种也都是祸国殃民的不祥之物。

“不祥之物”雁王单膝跪下来,手却依然停在太子肩颈之间,低声问李丰道:“皇兄还有没有什么要吩咐的?”

李丰:“你……你……”

雁王将声音压得更低,一字一顿地在他耳边道:“您放心,臣弟会照顾好太子的。”

李丰的嘴唇剧烈地哆嗦了着,眼睛里似乎着了一团火,然后那火光随着他生命的流逝而缓缓熄灭,他颤颤巍巍地伸出一只手,被雁王当空握住。

……原来这样冰冷的手心里也能捏出一掌虚情假意的兄友弟恭。

这时,方才被乱军冲得七零八落的大臣们才连滚带爬地纷纷赶到,羊群似的撒丫子狂奔而至,雁王在别人都看不见的地方,冲李丰轻轻地笑了一下,声音却悲伤得很有诚意:“皇兄,您有什么话要说?”

小太子哭得站不起来,李丰看了看他,继而轻轻地闭了一下眼。

他一生从未对谁妥协过,始终强硬到底,谁知最后一程落到这种绝境……强梁环伺,阴谋重重,而幼子稚拙,身后无托。

“朕……一生碌碌,”他几不可闻地低声道,两院书生与起居内侍听了个话音便知他要说什么,一时都顾不上哭了,全都冲过来屏息凝神地听着,唯恐漏了皇上只言片语。

李丰眼角似有泪光闪烁,接着道:“俯仰愧于苍天黎民,十余年来,心……实难安,朕百年之后……太子……太子……太子年幼,难托重任……”

长庚轻轻地撇过脸,远远地与那人群之外的铁傀儡群对视,没有生命的铁甲怪物中,有一只正在温柔地注视着他,它陪他练过剑,替他拎过点心,无数次地跟着他敲响那个人的门。

此时,它眼睛里微微闪烁着紫色的光,像是有一个身在远方前线的人,透过这没有生命的大家伙,静静地看着自己。

“……传位雁亲王,继朕登基,莫负列祖列宗。”

隆安十年三月初一,隆安帝李丰驾崩,死于乱臣贼子之手,临终时竟亲口跳过太子,传位雁亲王,也是一桩奇事。

雁王快刀斩乱麻地收拾了叛乱的世家,将涉事其中的京城几大姓氏连根拔起。

名正言顺地血洗朝堂,军机处一夜之间连推三道律令,重手稳住了京城局势。

可还不等江充等人表演完三拒三请,雁王——如今的准皇帝便毫无预兆地离开了京城。

要不是他在军机处那一干班底什么乱局都经历过,天塌下来也扛得住,大概早就又炸锅了。

长庚把江充叫来,条分缕析地交代了一堆事,随即将提前写好的谕令装盒子里一股脑地推给他,一看就是早已离心似箭,恨不能飞身就走的架势,江充只道因为江南战事,他近期可能要出行,可没料到走得这么猝不及防,乃至于第二天听到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惊了。

长庚连夜从北大营借调了一队鹰甲护卫,打算直接飞到南边。

他敢肯定两江前线绝不太平——无论是混在外事团里的两个临渊,还是他派到顾昀身边的曹春花,甚至顾昀本人……他们来信都显得前线形式一片大好,只待收复万里河山的架势,这不正常。

顾昀报喜不报忧就算了,但是临渊之所以名为“临渊”,就是要有“临深渊、履薄冰”的小心谨慎和明察秋毫,哪怕前线真的是压倒性的胜利,他们也会在其中找出一切可能发生的风险,事无巨细地分别提醒给顾昀和京城的临渊木牌主人。

可是没有,连一个字都没提,太不对劲了。

长庚在京城层层推进自己的部署,看似游刃有余,实际早就快坐不住了。

但他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去看顾昀,京城中变数太多,不到最后一刻,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顺利达成目的——一旦有一点意外,他最后说不定就得亲手拿起刀兵,担了“乱臣贼子”与“弑兄杀侄”的名头,所以整个过程中他不能跟顾昀有一点牵扯。

只能将他置于自己看不见的前线。

鹰飞南北,中途不可能不休息,就在长庚心神不宁地在一处军用驿站中等着鹰甲补充燃料时,一份红标加急正好经过,被北大营统领拦截下来,送到长庚手上。

西洋军自东瀛海域悍然出兵,疯狂反扑——

分享到:
赞(27)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话说杀破狼这本书想必所以喜欢中国历史的朋友们都能在里面找到共鸣吧,看差点国破那段有点晚清的感觉,特别是连巍让我马上联想到了在甲午中日战争中的北洋水师。然后临渊阁有种墨家的味道,还有我们的西北一枝花更是有无数历史中的将军的影子,算是我们这些看史书中的那些不得善终的将军寻一个慰藉了…….长庚改革也非常符合各种经济学,p大是真的博学多识,当初看杀破狼根本不相信她说理科生.太优秀了,谢谢你带给我们这么好的作品

    糖糖2018/09/29 00:13:58回复
    • 真的很好,那种落后于别人而来的屈辱史,将近百年。书中铁轨的建成,紫流金的使用,建成强大的水师,真的圆了我们的梦。

      匿名2018/12/08 10:33:06回复
      • 忘了ID

        小长2019/02/10 21:54:18回复
  2. 楼上正解,杀破狼这篇文写的真是好~

    匿名2018/11/06 18:45:11回复
    • 真的希望看p大文的都是楼上这样有思想,能找到共鸣的读者。看到自己喜欢的书和作者因为黑粉和无脑喷备受困扰真的很难受,虽然我也没有多高的精神境界,但是原本十分值得一看的书被一些人黑的一文不值,更有甚者言语不堪入耳,还有一些单纯想看糖的却在p大文下面各种吐槽说什么流水账说教太多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但是至少学会尊重……跑题了我的天

      陈栎媱2019/01/09 23:58:49回复
  3. 这学期学的近代史,感觉很有感觉。p大的文笔和剧情有条不紊,撑起了宏大的格局。长顾的情深在乱世中更显动人。表白皮皮,要回去听广播剧了,也表白729的神仙……咳咳跑题了。总而言之,杀破狼是我心尖上的白月光

    顾长卿2019/01/29 16:18:54回复
  4. priest的文应该都是剧情向的,办正事儿的时候插空谈恋爱,喜欢这样的风格。

    哈哈哈2019/02/13 00:40:17回复
  5. 你们都说完了……那我就冒泡吧

    沈葭白2019/02/20 16:04:5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