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重重

雁王不在的这段时间,朝中新贵与世家势力的矛盾更加尖锐了,这两派人马一方面自持清贵,一方面风头正劲,从根本上就互相不对付,有的时候,士农工商三教九流之间的隔阂,不比十八部落蛮人与梁人之间的隔阂小。

世家世代相传下来,家底都很厚实,几乎每姓都有大片的庄子和土地,自从元和年间粮价不断下跌后,为了往来进项,各大世家暗中从商,已经打武帝以前的偷偷摸摸变成了如今的蔚然成风。这一方面无形中使原本居末流的商户开始登堂入室,一方面也在不断伤害民间商户。

大梁自太祖皇帝伊始便有律令,功名之身、王公贵族等,不得与民争利,因为商一旦沾了“官”字,便并非是纯粹的商了,即便不是主动欺人,也必有小人仗势。

旧世家与新贵们之间的仇怨由来与久,不是一朝一代的事。

此时新贵上台,无异于咸鱼翻身,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旧世家当然要不遗余力地打压,新仇旧恨夹在一起,在家国动荡之时尚且能捏着鼻子万众一心,此时蛮族俯首,江南又能腾出手来,战局显得不那么紧迫了,立刻便阵痛似的爆发了出来。

雁王回朝后连个缓冲都没有,等着他的是大朝会上乌烟瘴气的吵架。

从要不要废除烽火票这个大麻烦,吵到新吏治种种弊端,最后干脆抨击起运河办。继而又从王权吵到民权,从民商条理又吵到祖宗家法,最后战火居然还不知怎么的引向了军中,从眼下四境驻军的开销开始,一路脱缰野马一样闹到了江南究竟应不应该继续打的问题——方钦一党算是抓住了雁王的根本,倘若不是这几年战争开销极大,国库每天都在声嘶力竭地叫穷,雁王也不会抓到机会一心向钱,把朝堂搞得这么乌烟瘴气。

有世家的人站出来挑事:“皇上,十八部落归降,我们未来会有大批充裕的紫流金,境内元气已经在缓缓恢复,三五年之内实在不宜再开战,我看西洋人近日呈上来的和谈条理就很有诚意,他们撤出长江,让出强占的土地,只在东海沿岸开辟西洋港口,将驻军分散到沿海专门开辟的几埠中,既能还百姓一个安宁,将来又能作为我们海上通商的中转之地,有何不可?顾帅不分青红皂白地一概挑刺,不断追加条件也未免有些太不近人情了。”

自然又有雁王党接招:“我东海沿岸沃土凭什么要让给一帮西洋猴子?我们自己不会开港口吗?自己没有商船商队吗?祖宗传下来的地方,您一句话划给了西洋人,满朝上下真是再没有比您更大方的了!”

方钦亲自上阵,将尖锐的“叛国通敌”话头别开,不慌不忙地说道:“西洋人远隔重洋而来,所用军需补给大部分需要从千里之外供应,所带之兵又是背井离乡的疲惫之师,依臣之见,实在不必太过如临大敌,先假意和谈又能怎样,用不了十年八年,他们自己就难以为继了,顾帅为我大梁鞠躬尽瘁,这些年也是伤病交接,从未过过几天舒坦的放心日子,哪怕是心疼我十万前线浴血将士,也该停战休整了——此事也可以容后再议,不知雁王殿下对烽火票……是怎么个章程?”

从头旁听到此时的雁王直接被他拖出来,抬头看了方钦一眼:“我看容后再议就不必了吧?烽火票以‘烽火’冠名,归根到底是与战事息息相关,既然诸位大人想割地饲虎狼,那第三批烽火票也确实没有发的理由了,朝廷以之后五年税收作保,总能再筹措仨瓜俩枣来,够还账了。”

方钦摇头笑道:“雁王这是赌气的话,此时停战岂是割地饲虎狼?西洋人已经在节节败退,这是变相请降,到了海上他们不过是一群无根之萍,实在构不成心腹大患。”

长庚也笑了,不温不火道:“方大人足不出户而知天下事,实在让人感佩,远在千里之外就知道西洋人已经是无根之萍,这等高瞻远瞩,我辈实难望其项背。”

眼看着两人用互相拜年的语气尖酸刻薄起来,李丰不得不出面道:“军中事军中人说了算,朕召你们来,是让你们来议一议烽火票的当务之急,吵什么两江战场?一点账算了这么长时间都算不明白,操心得倒多——阿旻,你也少说两句。”

户部侍郎适时地顺着皇上的话音站出来道:“雁王殿下刚自江北归来,恐怕还没理清楚第三批烽火票受阻的因由,您也知道,我朝文武百官薪俸虽然比起前朝已算丰厚,但毕竟也有一家老小,靠这点俸禄维持一点面子而已,岂敢大富大贵……值此国家为难时,实在是爱莫能助,自从烽火票认购纳入吏治考察之后,多少人倾家荡产?眼下实在是分文也拿不出了。王爷素日是与商会巨贾杜万全等人私交甚笃,您看向可否由您出面,再向他们征一回?”

长庚才不肯落这个别有深意的陷阱,面不改色道:“回京路上我已经拜访过杜公等人,如今各地厂房初建,身为义商,有时候又不得不照管难民,开销很大,如今大半个身家都压在了运河办,就算有心毁家纾难,难不成连那许多好不容易安顿的难民也一起舍了?不瞒诸位,杜公跟我的原话是,他也实在是分文拿不出了。”

方钦不肯放过他:“难道殿下当年一力推动烽火票的时候,就没想到留一条退路?”

长庚凉凉地看了他一眼:“方大人,我当初说得很清楚,钱先借着,等两年到期,国库缓过这一口气来,自然能倒换开,实在一时腾不出手来,可以用尝试第三批烽火票解燃眉之急——当时掐算国库银钱流入时方大人已经接掌户部,并未提出异议,现在你来问我,本王倒是还想请教大人,这两年多流经户部进出的钱财都何去何从了,为什么会差这么多?”

方钦终于忍不住怒道:“账册笔笔都在,雁王若对下官有疑虑,大可以去查!”

长庚皮笑肉不笑道:“也对,户部诸位大人们总不会连区区账册都做不平,那想必当年方大人是鬼迷了心窍,算错了?”

李丰:“够了!”

方钦忙告罪,长庚微微一欠身,油盐不进地站在一边,他在朝会上多数时间都是十分沉默的,有话多半是下面的人说,很少这样和人针锋相对,方钦忍不住看了他一眼,总觉得很不对劲。

雁王一定对烽火票的尴尬局面早有准备,为什么他宁可在皇上面前吵架也不肯顺顺当当地说出来?他在铺垫什么?

大朝会不欢而散,雁王被留下,跟李丰一前一后沉默地走,李丰的断腿虽然恢复了,却始终是落下了病根,走得快了,会显得有点跛。

“陪朕去花园走走。”李丰道。

正巧,这天太子刚下了学,正带着三皇子在花园玩,见了父亲和小叔叔,忙规规矩矩地跑来见礼。太子大一年是一年,如今已经有点小少年的样子了,三皇子才五岁,正在换牙,说话有点漏风。

李丰见了太子,当然要将当爹的威风摆一摆,先是无中生有地找茬训斥了太子一番,又板着脸审问了一通学业。

太子先还答得好好的,到最后眼神老往弟弟那边瞟,李丰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顿时一阵啼笑皆非。

无齿的三皇子还不到遭到父亲逼问的年龄,本来噤若寒蝉地站在一边,后来被雁王招手叫走了,雁王带着他十分不讲究地席地而坐,随手抓了几根草茎,编了个草蚱蜢。宫禁中的孩子何曾见过这种乡间野区?三皇子眼都直了,傻乎乎地探头看着,不一会,那小东西左手拿着个草蚱蜢,右手拿着个草蝈蝈,乐得都没顾上掩饰自己缺了一颗的门牙。

李丰:“……玩物丧志,像什么话。”

他板着脸瞪了长庚一眼,又把两个恋恋不舍的小孩打发了,李丰远远地看见三皇子踮着脚把一只蝈蝈塞进了太子手里,太子便牵起他空出来的那只手,大孩子领着小孩子,看起来倒像是一对普通人家的小兄弟。

太子性情温顺,像他的祖父。

李丰难得有些动容,转向长庚的时候,神色也不觉柔和了不少,问道:“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是不想成家吗?”

长庚方才含笑的神色立刻淡了下去。

李丰看出他不爱提这话,便叹了口气,说道:“要么大哥做主,给你从族中过继个孩子吧,等将来上了年纪,总要有个承欢膝下的孝顺照应。”

长庚顿了一下,捻了捻手,手指上仿佛还残留着草汁,他看了一眼三皇子离开的方向,神色似乎颇有意动,然而过了一会,却依然没有点头。

长庚:“多谢皇兄,不必了。”

“孩子跟着你,将来承爵袭位,寸功不必有便起码是个郡王,大好的前途,有的是人愿意送。”李丰道,“你不必担心夺人子女有损阴德。”

长庚忽然一揖到地道:“皇上,臣愿效仿商君,无意拖累儿孙。”

李丰眼角微微抽动了一下,转过身沉默地看着他。

长庚弯着腰不肯起来,他看起来年轻有力,却又孤绝萧瑟。

愿效仿商君——要不择手段地变法维新,为世人所憎所鄙,车裂于市……成为这个时代轰轰烈烈烧过的煤渣。

那天所有的内侍都被远远支开,没有人知道李氏兄弟在花园中说了什么,从正午说到天黑,雁王才自行离宫。

只剩下那被拔下来编了草虫子的几株草,还自顾自地秃着。

隔日,江充接到了雁王的一条指示——不要让安定侯回京,仗可以不打,但一定要让他留在两江。

江南的大雨有些残酷,前几天还热得人睡不着觉,突然一场疾风骤雨变了天,那潮气能钻进人骨头里。

雅先生抹去脸上的水汽,快步拾级而上,顺着西洋海怪丑陋可怖的外壳上伸出的铁台阶爬到了顶部,有着一头刺眼白发的老人背对着他,正趴在什么东西上,猫起的腰像一片烧弯的竹篾。

雅先生轻咳了一声:“陛下,怎么这么晚还不休息。”

“人上了年纪就会被睡眠抛弃,”教皇摆摆手说,“过来,看看这个。”

海怪顶端有一个“千里眼”,不是那种可以夹在鼻梁上的小玩意,它足有三尺多长,铜质,外面有一圈一圈宛如竹节的痕迹,用一个三角的架子牢牢地固定在地上,铜制的长筒上有一圈一圈复杂的刻度,都是西洋文字。

这是真正的“千里眼”,能一目千里。

透过这条大长筒,他们能从飘在东海上的大海怪中望见对岸的大梁疆土。

短短几年的光景,对面沉寂的沃土千里开始在夜色中燃气了不灭的光——最亮最集中的是驻军的瞭望塔,再往后则柔和得多,是许多新建工厂夜间工作、守望的光,不算十分热火朝天,但分布在各处,像是一把细碎的星星。

雅先生奇怪地问道:“陛下在看什么?敌军有异动吗?”

“敌军一直在异动,”教皇低声道,“圣地那些人先是臣服于自己的贪婪,又寄不切实际的期望于和谈上,失去先机,只能一退再退,现在指挥舰退回海上,过一阵子大梁人很可能出兵断送我们与国内联系的补给线,到时候还不知道怎么收场。”

雅先生:“我们之所以退至海岸不是有考量的吗?到时候东瀛列岛能作为补给专用通道……我们可以从外海走,梁人虽然仿造了我们快速机动的虎鲨蛟,但整体舰队设计还并不能适应远海作战。”

“东瀛人就像一群野狗,当你占据优势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地贴上来索取腐肉,一旦你失势,别指望还能得到他们的忠诚。”教皇低低地叹了口气,“再说大梁水军不能适应远海作战的结论一定确准吗?几年前他们甚至还没有一支像样的水军——怎么能把自己的胜算建立在敌人软弱的假设下?”

雅先生沉默了片刻:“但是陛下,圣使……”

“我找你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教皇从怀中摸出一封信,手抖得像秋天的落叶,神色却是极冷酷坚硬的,一点也看不出平时的温和慈祥,“国内来的,看看。”

雅先生飞快地接过来,随后脸色变了:“这……这是真的?”

教皇压低声音道:“圣地变天了。”

保守党人坐了自由党的冷板凳,把跷跷板坐偏瘫了,借调了几个附属国家上万人以抗议的名义逼近圣地,制造骚乱,废黜了国王,处死包括顺位第一继承人在内的旧贵族三十多人,拥立了一个国王一表三千里的小可怜。

几天后,后知后觉的保皇派奋起反击,新国王只戴了七天的王冠,就被迫下台。

现在圣地的政坛极不明朗,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效忠老国王的圣使自然失去了权柄,而保皇派正在拼命向老国王冷落了半辈子的教廷示好,短时间之内不会来给他们添堵。

雅先生思维非常敏锐,一瞬间就想通了其中的关节。

教皇蓦地转身,鹰隼似的眼睛盯着他:“这是个机会,你明白吗?”

雅先生激动地压低了声音:“那圣使……”

教皇微微颔首,又谦和又冷酷地说道:“他不再是圣使了。”

雅先生深吸了一口气,在繁复的袖口下攥了攥拳:“我这就去准备。”

“雅克,”教皇苍老的双手拢在袖子里,临着夜风而立,“要是我们失去了这次机会,以后可能再也难以踏上这块土地了,它已经醒来了。”

雅先生回头看了一眼遥远的岸边,回想起方才看见的灯火,心里一凛,匆忙离开。

在梁人无知无觉的时候,西洋军内部发生了一场疾风骤雨一般的“叛乱”。

从圣使收到圣地来的消息到当机立断的逃亡,当中只相隔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不可谓不当机立断,可惜他不知道自己的消息被人拦截过,已经晚了。从他率领残部逃亡到被守株待兔的教皇亲卫军秘密逮捕,当中依然只相隔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圣使等一干人等被雅先生当场击毙,随即布置了一条航海舰,做出功成身退的样子,将圣地内乱的消息紧紧地瞒了下来,平静的西洋军港中,普通的士兵依然在例行巡视,他们只知道圣使被召唤回圣地,以后又只有一个老大了。

教皇没有改变与大梁人软弱的和谈态度,表面上依然一点一点地退却,直到隆安九年秋分那天——

一批西洋辎重补给自外海运抵达西洋军港,大批的军需与紫流金像一群黑压压鬼影,神不知鬼不觉地压上了焦土未消的江南岸。

分享到:
赞(79)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这些人好烦,又要搞事情,能不能让我的长顾有时间腻歪一下

    长顾2019/01/05 23:39:21回复
    • 咳……家国天下……太不容易了他们

      陈栎媱2019/02/03 11:07:47回复
      • 所以每次看到他们好好的在一起就觉得好甜啊~

        沈葭白2019/02/20 15:52:54回复
  2. 江南鱼米之乡成了一片焦土……
    又要搞事情,替顾昀长庚觉得累的慌……

    哈哈哈2019/02/12 20:25:25回复
  3. P大真的是太厉害了 政治历史经济都写得明明白白 (来自文科生的佩服)

    匿名2019/02/25 16:27:44回复
  4. 然而据说皮大是理科生(来自一个初三狗的佩服)

    喜新念旧2019/03/30 20:43:46回复
  5. 我觉得P大像是在重新写清朝史

    猫丞丞的兔飞飞2019/04/24 22:45:06回复
  6. 觉得p大这是重写了世界历史

    爱上顾昀和p大2019/05/05 16:09:09回复
  7. 对东瀛人的见解真是太透彻了

    愉影桓桓2019/05/14 20:33:27回复
  8. 好累啊感觉 能缓口气看看他们插科打诨的时间都没有一章的五分之一

    苦逼高考狗2019/06/20 16:17:42回复
  9. 在这里不用再背负屈辱踏破贼寇的是我华夏之子

    苦逼高考狗2019/06/20 16:19:34回复
    • 他已经醒来了,壮哉,我大中华

      逸远2019/07/11 10:24:09回复
  10. 这帮人,真是。。。

    鼎鼎龙2019/06/20 20:34:32回复
  11. 额,外国这段感觉有点像英国资本主义革命

    匿名2019/07/02 18:53:59回复
  12. 我是以三部电话一个听渣反,一个听天官,一个听杀破狼,电视上看魔道动漫,电脑上看渣反花絮,熬过来的三部小说三刷,魔道动漫四刷的,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连所有剧情都知道???

    忘机的无羡2019/07/06 12:21:40回复
  13. 雅克天天棒,天天被虐天天棒,天天被打天天棒,雅克天天棒快乐第一棒

    暮晞2019/07/22 19:47:1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