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千古

北疆战场上打得一团乱,断子绝孙的加莱荧惑疯得厉害,打算宁可鱼死网破,也绝不给敌人留下一滴紫流金,每每对上玄铁营力有不逮的时候,就活生生地用紫流金烧出一条路。

借着业火开道,双方堪堪战了个平手,大梁方面又无可奈何又郁闷,就这样,你来我往间,转眼已经纠缠到了第三天。

曹春花也顾不上好看不好看了,将貂皮帽子摘下来拿在手里,不住地扇风,即便这样,热汗还是顺着鬓角往下淌,他羡慕地看了一眼赤膊的沈易:“我天,北疆二月什么时候这么暖和过——沈将军,你凉快吗?”

沈易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心道:“我凉快个屁!”

他后背上一大片烫伤,当时在阵前来不及处理,此时趁着何荣辉将他换下来,才得到一会工夫,卸甲到一边上药,那烫出来的水泡已经磨破了皮,后脊血肉模糊,看起来活像刚被扒皮抽筋过。

陈轻絮见他肩膀一直僵硬地吃着劲,忙问道:“将军,我手重吗?”

沈易面红耳赤地摇摇头,此时火辣辣的烫伤也及不上他心里的无地自容——在一个大姑娘面前袒胸露背,实在太不成体统了,太不雅观了,他都快没脸跟陈姑娘说话了。

陈轻絮只当他那通红的耳朵和脖子是热出来的,这会心情有点复杂。

她虽然无数次游刃有余地出入过各种江湖群架现场,还在伤兵营待过一阵子,却鲜少有这种直接的战场经历。

这一次和顾昀当年耍诈糊弄魏王叛军时是两码事,数万身经百战的正规军真正硬碰硬时,周遭人声、马声、炮火声全都乱成一团,人在其中稍微一走神,立刻不辨东西,能跟上主帅指令已经是多年严酷练兵的成果,更遑论指挥若定了。

这种场合下,一个人功夫再高、身手再凌厉,能起到的作用原来也是十分有限的,就算是顶天立地的石柱,也会被沧海似的人潮与火力墙淹没。

曾经一批一批的伤兵送到她手下,不是缺胳膊就是短腿,多凄惨的都有,如今她终于知道那些伤兵都是怎么来的了。

“像个吞肉嗜骨的妖洞一样。”陈轻絮默默地想道,利索地剥离沈易身上的烂肉,又给细致地清洗上药——两军短兵相接的时候,沈易得四方兼顾,忙乱中居然还照顾到了她,他拽住她的辔头,定定地看了她一眼后,有些生硬地撂下一句“跟在我身边”。

不知为什么,陈轻絮对那一眼印象比滔天的战火还要深刻。

“将军不能再穿轻甲了,”陈轻絮道,“轻甲太重,压在身上会一直摩擦你的伤口,万一化脓发热就不好办了。”

沈易浑身热汗,听了她低低的一句嘱咐,虽然理智上知道人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但还是活生生地被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一身的皮不知是该继续流汗还是该默默战栗,也跟着错乱了。

好在这时一个传令兵拯救了他,那传令兵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道:“沈将军!蔡老将军方才被蛮人的长炮扫了个边,从马上摔下来了,蛮人想以那边为突破口,破开我北疆防线!”

沈易猛地站起来,牵扯了背后的烫伤,真是疼得他恨不能对天哀嚎两嗓子——然而身为暂代主帅,又在心上人面前,他嚎不出来。

“报——将军!江南来了急件!”

想当年顾昀下江南抓离家出走的长庚时,玄鹰从西域古丝路飞过去要两三天之久,如今被灵枢院改良过的斥候金匣子已经大大提速,紧急情况下从江北飞往北疆只要不到一天。

这种混乱的情况下,顾昀好比沈易心头一根主心骨,沈易听了心神一松,整个人原地晃了晃,险些趴下,在半空中胡乱抓了一把,下意识地抓住个什么东西,回过神来,他才发现那是陈姑娘借给他一只手。

陈姑娘的手和她的人一样微微有点凉,手指非常细,瘦得微微有些露骨,细瘦的骨却很硬,带着高手的力度。

沈易:“……”

要尴尬死了……

沈易赶紧匆忙收回手,迫不及待地迎上了那信使:“大帅说什么?”

玄鹰信使一口气道:“江南西洋军突袭江北大营,大帅托我转告诸位将军,北疆战场防不住,诸位请做好去列祖列宗面前请罪的准备!”

沈易当场感觉泰山一样沉重的压力“咣当”一下迎面砸来,“列祖列宗”四个字快把他砸吐血了,真是欲哭无泪——他以前就从没有羡慕过顾昀统帅三军有什么威风的,眼下更是恨不能哭着喊着把顾昀从江南换回来替下自己。

说好了看一看就回来呢?

说好了只是暂代统帅呢?

沈易认为自己这辈子最大的问题恐怕就是交友不慎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自己不就是一个爱心过剩、胸无大志的庸常之人吗?从不想钻营高官厚禄,也一点也没期望过万古流芳,这北疆的千钧重担究竟是怎么莫名其妙落在他头上的?

何荣辉卷着一身热浪跑进来:“季平,蔡老那边顶不住了,我去支援!”

沈易倏地回过神来,用力掐了掐眉心,一边接过顾昀的令件一边神色凝重道:“现在这伙蛮人全靠玄鹰压着,你不能走,让我再想想……”

“沈将军,末将愿往!”

沈易循声一抬头,只见角落里站出了一个年轻人,此人不过弱冠的年纪,两颊还有点稚气未消的圆润,曹春花低声提示道:“那位小将军是蔡老将军的小儿子,一直为北疆驻军前锋,才刚十九,跟蛮人交手不下几十次了。”

“末将愿往,”那年轻人见沈易看过来,又上前一步,斩钉截铁道,“宁死不会让蛮人进犯一步!”

沈易一瞬间怔忡,突然觉得自己看见了当年的顾昀……那时西域叛乱的消息传入京城,泡在莺歌燕舞中的先帝与朝臣面面相觑,隔日的大朝会乱成一团,甚至有人提出要去民间挂寻人榜,找辞官下野的钟蝉老将军回来……顾家遗孤不慌不忙地从乌烟瘴气的争吵中横插一杠——

十七岁的顾昀还有几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狂妄:“臣愿往,西凉边陲,不过一群跳梁小丑,还真当玄铁的割风刃锈得砍不了鼠辈人头吗?”

而今,那蔡小将军吸了吸鼻子,眼皮也不眨地说道:“北蛮疯狗,不过是负隅顽抗,末将虽然年少无知,但还拿得动家父手中刀枪,定要他们有来无回!”

老一辈的名将们或死于战场,或身老刃断,而江山不改,依稀又有少年人披玄甲、拉白虹,不知天高地厚地越众而出。

十年过去,还有下一个十年,百年过去,还有下一个百年。

沈易原本乱麻似的心神忽然定住了,将令牌交到蔡小将军手里:“好兄弟,去吧。”

蔡小将军领命而去,沈易拆开了顾昀的急件。

顾昀让玄鹰口头传的口信杀气腾腾、不留余地,令件中写得却是理智分明:“蛮族殊死一搏,犹如困兽之斗,且十八部落之间先前已生嫌隙,实难长久,头三五天最难撑过。而一旦战线守住,只需遛他们几天,蛮人必定一盛二衰三竭,此时再停战遣使继续挑拨离间,日后北疆或许可以一劳永逸,谨慎小心,也不必畏惧。我虽身不能至,亦与玄铁三军同在。”

沈易一时间眼眶都有些发烫:“传令各部,拖住他们,坚守!”

而那游刃有余地吹牛说自己和玄铁营同在的顾昀,在写这封信的时候并不那么轻松,他好不容易才将手稳住,及至完成盖印,手边的战报摞起了一层。

长庚不知是为了让他安心还是怎样,专门指定了一队轻骑往返战场与帅帐中间,第一时间呈递战报。顾昀毕生少有不用亲自上阵的战役,这还真是个颇为新鲜的感受,帅帐中,没有多余的信息来打扰他的思路,不用躲避明枪暗箭,也不必受战场中激愤情绪的影响,以一种几乎是旁观者的视角居高临下地看这个战局。

刚开始的对战考验的是江北大营基础巡防是否严密、水军是否足够警醒,钟老将军和顾昀打了个很结实的基础,所以很容易就扛住了西洋军的狂轰滥炸。

然而把这点基础底子打光,两军在实力相仿时,剩下的就要看主帅的经验和水平了。

顾昀着实捏了把汗——玄鹰将战报念给他一听,他就听出对方主帅排兵布阵手法老辣,是个千真万确的水战高手,就算是他本人亲自上阵,恐怕也得谨慎行事。

玄鹰飞奔进来,回报最新动向:“西南方向有敌军落单舰队,雁王殿下调整了前锋路径,插刀而入。”

顾昀心里“咯噔”一声,猛地站起来——两军对阵时,主帅的血得热,心得冷,与那以勇为先的先锋不一样。

经验不足的人如果杀红了眼,很容易就跟着一起热过去了。

顾昀当机立断要毁约:“拿我的甲来,备马!”

长庚这一战打得极其耗神,与京城的城墙守卫战又不同,那时候他所需顾虑的不过城墙上下的一亩三分地,又抱了必死之心,这一次他身后却是漫漫无边北半个江山与数万江北水师。

两江水军以前不配鹰甲军种,鹰甲营成立时间比水军更短,动起手来不要说玄鹰,就是北大营的鹰都比他们容易指挥。而敌军以那近乎刀枪不入的海怪为中心,顶过了第一波高空袭击后,渐渐掌控了战场上的步调,长庚急于要找一个突破口,否则会被人一直压着打,他的前锋部队恰好就在这时撕开了敌军左翼,他本能地就将主力舰队压了上去——

长庚毕竟天性沉稳细心,追了一半已经觉出不妥,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西洋军的小舰群已经全速围拢过来,截断了他的后路。

“王爷怎么办,回航吗?”

长庚一手心冷汗,顾昀曾经说过的话在他耳畔响起——临到阵前,谁不想死谁先死。

“往哪里回?全速前进!”长庚冷冷地说道,“不就是后面跟着一群苍蝇么,不用管,原计划捅穿敌军左翼!”

他要把整条舰队都变成悍不畏死的先锋,对方不是要瓮中捉鳖吗?

那就打碎他的破罐子。

传令官从他一句话里听出了森严沙哑的杀意,一身汗毛倒竖:“是!”

海蛟战队像一把旋转的割风刃,转眼到了敌军腹地,短兵相接。

长庚知道,如果他不能在转瞬间击溃对方,身后追兵很快会到,那时候他就是背腹受敌。

所有的长炮与射程内的短炮全都上了膛,夜色中微微的火光从海蛟上星星点点的亮起——是火炮的金匣子,长庚将手心的汗抹在装满了安神散的荷包上,正要下令。

这时,突然发生了一件很诡异的事。

原本挡在他们面前的敌军莫名其妙地撤退了!

长庚:“……”

这又是哪门子的阴谋诡计?

然而全速的舰队已经刹不住了,大梁水军直接毫无阻力地从敌军中穿梭而出,透过夜视的千里眼,能看见敌军主舰上的一个旗官正玩命地向这边打旗语,命令他们不准后退。

后撤的西洋小舰队却完全不听主舰那一套,迅捷无比地临阵抗命,死也不肯当吸引大梁水军炮火的前锋。

长庚一时弄不清对方是怎么回事,然而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当即命令调转炮口,方才蓄势良久的迎头痛击转向身后,整个大江被炸开了一条缝隙,追在他们身后的西洋虎鲨群高速之下根本来不及躲闪,被轰了个正着,炸了的小舰会引爆高校运转的金匣子,火烧连营似的挨个传了下去,江面一片沸腾,大梁水军有惊无险地一剑刺出后平安收回。

西洋军主舰上,雅先生大怒:“混蛋,他居然敢临阵抗命!”

教皇的两颊绷如刀削。

方才那意外逃窜的舰队正是圣使负责的左翼。

此时圣使也在咬牙切齿——他本来是护航支援的,教皇那老东西居然几次变换阵型后让他当了变相的前锋!

方才直到大梁水军杀到面前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差点成了诱饵炮灰,如果他在战场上死于大梁人手里,就算国王陛下也挑不出一点毛病。

圣使才不肯吃这个亏,想都没想当即撤退,不惜破坏西洋水军的整体阵型。

长庚像一条毒蛇,一旦抓住时机翻盘,立刻一通狂轰滥炸,以报方才冷汗之仇,西洋人顿时落了下风。

而与此同时,阵前情势突变,岸边负责战报的轻骑立刻飞驰入帅帐报送顾昀。

已经披甲而出的顾昀闻言神色古怪了半晌,最后无奈了,他忽然觉得冥冥中“大梁的气运站在雁王身后”这话并不是狂妄,恐怕还真是那么回事。

他调转马头悄悄回到中军帅帐中,将甲胄卸下来藏好,严令周围所有人不准把他曾经出过帐子的事透露出去。

西洋军被长庚抓住时机废了一翼,相当于瘸了一条腿,纵横海上的教皇在硬件劣势的情况下,愣是跟初出茅庐的雁王谁也奈何不了谁,一战打到了天亮。

顾昀拧灭了汽灯,提笔接连写了三封信,一封紫流金借调令,一封推送最近的灵枢院分部,请求火机钢甲补给,最后一封拟了个简报折子,递送京城。

随后,他揉了揉自己有些僵硬的后颈,对玄鹰吩咐道:“告诉雁王,如果洋人撤军,不必穷追不舍。”

玄鹰一愣。

然而还没等他开口问顾昀怎么知道西洋人要撤军,一个传令官就飞奔进来:“大帅,洋人主舰开始南向撤军!”

顾昀脸上毫无惊诧,理所当然地一挥手,玄鹰不敢耽搁,从帅帐中飞奔出去传话。

他不必分神去应付临场的各种紧急情况,能全心全意地琢磨整个战局,一目了然,早已经估算出了敌人这次出兵的紫流金储备,知道这一宿差不多打到对方的极致了。

敌军紫流金打空,徒劳无功而返,还伤亡颇为惨重,回去以后定有一番内斗,这种情况下,大梁水军与其威逼上前,反而不如远远地给敌军施加压力来得效果好。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后,西洋水军果然鸣金收兵,一宿偷袭宣告失败,连北岸都没登上去。

顾昀为了表现自己“严守承诺”,人没出帅帐,只是站在门口迎着长庚,也不在意他一身的血污,张手便抱住了他。

至此,长庚才感觉到一身的筋疲力尽,他摇摇欲坠地搂住顾昀的腰,喃喃地在他耳边道:“再也不想让你去打仗了。”

分享到:
赞(104)

评论26

  • 您的称呼
  1. 这么累难怪身体不好,以后别打了我们来养生啊babababababa

    长庚2018/10/15 20:59:47回复
    •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逸远2019/05/03 19:56:56回复
  2. 有人吗

    沈韵2018/10/15 21:00:18回复
  3. 炮火堆里捡舔肉沫吃到现在……我容易吗

    匿名2019/01/02 21:37:42回复
    • 匿名2019/02/24 18:31:46回复
    • 镇魂,让你在黄泉路上捡肉吃; 默读,让你在心理阴影中捡肉吃;杀破狼,让你在炮火中捡肉吃;残次品,让你在人类命运中捡肉吃;大哥,让你在现实中捡肉吃;山河表里,算了,肉都没了,三个世界的碰撞,却容不下我一块肉。
      p大虐我千百遍,我待p大如初恋

      逸远2019/07/11 10:03:33回复
  4. 顾昀心怀家国天下,长庚心里只装顾昀

    匿名2019/01/16 17:30:15回复
    • 精辟

      樱酒小殿下~~~2019/01/24 19:02:03回复
  5. 这话不对,长庚心里也是有天下的,不然怎么愿意为大梁江山谋划那么多,况且他这人仁义,对胡格尔那样的人他也愿意在她死后给她磕头。

    匿名2019/01/27 02:37:07回复
  6. w没人被陈姑娘和沈易的糖渣子给甜到嘛?

    顾长卿2019/01/29 14:53:02回复
    • 嘿嘿嘿我其实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是来刷个存在感……

      陈栎媱2019/02/02 00:04:36回复
    • 有的……吧⊙﹏⊙

      沈葭白2019/02/20 15:45:09回复
  7. 乌尔骨的尽头,犹有一个顾昀。

    山雨欲来2019/02/09 10:33:05回复
  8. 长庚心里也是有天下的,只是没像顾昀那样直接描写出来,不过也很明显的。
    陈轻絮和沈妈的感情线……

    哈哈哈2019/02/12 16:51:01回复
  9. 炮灰里找糖吃,真甜

    匿名2019/02/13 22:00:40回复
  10. 沈老妈子有春了≧﹏≦

    确认过眼神是甜甜的人2019/02/19 19:25:16回复
  11. 大梁的气运站在雁王身后

    沈千秋2019/02/20 21:27:05回复
  12. 点赞山雨欲来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9/04/24 18:14:51回复
  13. 不舍得看完……

    爱上顾昀2019/05/05 14:40:58回复
  14. 顾子熹好怂,哈哈哈

    匿名2019/05/16 08:42:36回复
  15. 真的。。。
    送西洋将领一句话,谁不想死,谁先死!
    我们为了国与家,无时无刻都能死战到底!
    但是。。。仗能不打就不打,铁甲虽然在,但还是以和为贵,全面发展
    一将功成万骨枯啊。。

    临渊阁丫鬟2019/06/15 12:20:51回复
  16. 得知己如沈易,得恩师如钟蝉,得挚爱如长庚,得无数共同浴血奋战的战友,顾帅也算是幸运了吧

    陈栎媱2019/06/19 10:04:11回复
  17. 我虽身不能至,亦与玄铁三军同在。
    感动啊
    主帅到底是主帅将军到底是将军不论陆战空战还是水战都在掌控之中依然能所向披靡

    苦逼高考狗2019/06/20 14:20:47回复
  18. 在玻璃渣里找糖吃,真不容易

    匿名2019/06/20 20:52:15回复
  19. 居然没有人觉得陈姑娘和沈老妈子的糖渣子甜么

    牙疼2019/06/22 00:42:55回复
  20. 发糖了……真甜

    忘机的无羡2019/07/06 09:58:2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