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翻天

顾昀伸手轻轻抚过长庚的侧腰,即不让人觉得有侵略感,又挑逗得恰到好处,手心的温度循序渐进地透过衣服,像是擦了一朵不烫人的火,不轻不重地贴在长庚身上。

长庚实在太想他了,在江北大营的时候就一直心心念念地想亲密一次,一直波折不断地拖到现在。不管心里装了多少春秋,长庚的身体毕竟才二十来岁,没尝过那种滋味的时候也就算了,才食髓知味就被陈姑娘横插一杠,要不是事务繁多,心里那根弦一直没敢松,早憋疯了,完全经不起撩拨。

此时被顾昀这么轻轻一碰,他半边身体都麻了,急喘了几口气,长庚几乎有点耳鸣地低声道:“义父,你想要我的命吗?”

顾昀:“伤口又不疼了?”

疼还是疼的,不过是此一时彼一时的疼法,雁王殿下的伤平时是正常的一般疼,撒娇讨吻的时候就是“疼得十分厉害”,及至当下,哪怕他伤口重新崩开血流成河,那也必须是一身铜皮铁骨,不知痛痒。

“不疼了就好,”顾昀不慌不忙地揪住长庚往他衣服里钻的手,拎出来扔到一边,微笑道,“那来跟我算算账吧。”

长庚:“……”

顾昀好整以暇地将自己一只手枕在脑后,十分放松地躺在床上,一只手还很温柔地扶着长庚的腰,话音也不怎么严厉,可是内容十分让人冒汗。

顾昀:“跟我说说,你带着徐大人这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书生勇闯土匪窝时,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长庚:“子熹……”

“不用子熹,”顾昀淡淡地道,“你可以继续叫‘义父’。”

长庚讪讪地笑了一下,讨好地亲了亲他——这是长庚最近发现的,顾昀很喜欢这种粘粘的亲吻,浅啄几下,再用那种小心翼翼的眼神盯着他看一会,基本上不管他说什么顾昀都答应。

不过这会这招好像不管用了。

顾昀微微扬了一下眉:“也不用那么客气,我伤口不疼。”

智计百出的雁王终于无计可施,只好老老实实地说人话:“我没想到他们真的会揭竿而起。”

顾昀十分纵容地笑了一下,用手背蹭着长庚的侧脸,继而毫不留情道:“扯淡,你肯定想到了。”

长庚的喉咙微微动了一下:“我……我和徐大人当时正在去总坛的路上,事先不知道他们会选这个时机……”

“哦,”顾昀点点头,“然后你一看,千载难逢的机会,好不容易能作一回死,赶忙就凑上去了。”

长庚听着话音,感觉这个趋势不太对,忙机灵地承认错误:“我错了。”

顾昀把手放下,脸上看不出喜怒,一双桃花眼半睁半闭着,长庚一时弄不清他怎么想的,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然而他等了半天,顾昀却没有把火气发出来,只是忽然问道:“是因为那天我问你‘何时可以安顿流民,何时可以收复江南’的话,给你压力了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眉心有一道若有若无的褶皱,而神色近乎是落寞的,这样的表情,长庚只在当年除夕夜的红头鸢上见过一次,顾昀当时三杯酒祭奠万千亡魂,脸上也是这种平淡的清寂,整个帝都的灯火通明都照不亮他一张侧脸。

长庚一时几乎有点慌了,有些语无伦次道:“我不是……我……子熹……”

顾昀年轻的时候,很不喜欢和别人说自己的感受——倒不为别的,他觉得把喜怒哀乐都挂在脸上,就好像随时掀开衣服给别人看自己的皮肉一样,十分不雅,人家也不见得爱看,不合时宜,这与为人爽不爽快没关系,纯粹是家教所至,白日里一众人坐在一起大块吃肉、大口喝酒,没什么不同,到酩酊大醉时才能显出区别——有人会肆意大哭大闹,有人最多不过击箸而歌。

不合时宜的话在顾昀舌尖滚了几回,浮上来又沉下去,终于,他略带尝试似的开口道:“我从京城赶过来的路上……”

长庚何其会察言观色,一瞬间感觉到了他要说什么,瞳孔难以抑制地微微一缩,又慌张又期待地看着顾昀。

顾昀大概一辈子没说过这么艰难的话,差点临阵退缩。

长庚:“你路上怎么样?”

顾昀:“……心急如焚。”

长庚愣愣地看着他。

当年江南水军全军覆没,玄铁营折损过半,而顾昀才匆匆被李丰从大牢里放出来的时候,曾经说过“心急如焚”四个字吗?

并没有。

顾昀好像永远笃定,永远不慌张,如果慌张了,那多半也是他装出来的。

他强大得有点虚假,让人总有种不踏实的感觉,怀疑哪天他就会像高大的皇城九门一样,突然就塌了。

顾昀好像被打开了一道禁闭已久的闸门,那四个字一出,后面的话就顺畅起来:“要是这一趟你真出了点什么事……让我怎么办?”

长庚大气也不敢出地看着他。

顾昀:“长庚,我真没力气再去把一个……别的什么人放在心上了。”

长庚一震。

顾昀还有平定南北的力气,还有山河未定死不瞑目的力气,还有夙夜不眠跟钟老将军死磕争吵江北水军编制的力气。

但唯独没有再爱一个人的力气了。

这些年来,顾昀身边除了沈易这么一个出生入死的朋友,好像也就只剩下一个地大人稀的侯府,一点挤出来的心血全都安放在了这个当年先帝交到他手上的敏感多虑的少年身上。

官场上人情往来,免不了互相吹捧,吹到顾帅身上,大抵都是一句“鞠躬尽瘁,大公无私”。但其实顾昀并不是纯粹的大公无私,只是细想起来,他实在没有什么好“私”的。

这种寂寞,顾昀少年时并没有很深的感触,那时他是玄铁三部的安定侯,纵有千般委屈万般愤慨,一壶热酒下去,隔日就能重新意气风发地爬起来忘个干净。而今他年纪渐长,思虑渐重,却发现早年的潇洒已经不知何时被消磨去了不少,尤其最近一段时日,他觉得自己格外容易疲惫,人身上累,心里也往往跟着没滋味起来。

如果不是还有个时而算无遗策、时而疯疯癫癫的雁王让他牵挂操心,那活着未免也太没意思了。

顾昀脸上的疲惫和落寞一闪而过,不过眨眼就被他收了起来,轻轻地把长庚放好。

他拉过一条摊在一边的薄毯搭在长庚身上,叹道:“躺好,腰都直不起来,还想那事,你有没有正经的?”

长庚一把握住他的手,顾昀的手永远也暖和不起来,永远像刚从割风刃上拿下来,干燥,冷硬:“子熹,陪我躺一会好吗?”

顾昀不置可否地除去外衣靠在旁边,隔着薄毯将长庚搂过来,没多长时间就睡着了。

长庚这才悄悄地睁开眼睛,只觉得浑身上下每一根汗毛都战栗着想把枕边的人拖过来狠狠缠绵,然而一时竟不忍心破坏这种静谧温馨的氛围,只好一动不动地被欲火烤着,又难耐又幸福地捱着。

从雁回小镇顾昀把他捡回来,到如今已经快十一年了,十一年间,顾昀的时间在边疆与沙场,与长庚聚少离多……但未曾有一日离开他的心魂。

长庚有时候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爱他,总觉得倾尽生命也难以报偿,而忽然之间,他意识到,与其说顾昀是他这一生中遇到的唯一一件值得期待的好事,不如说他自出生伊始所遭受的所有难处,都是为了攒够足够的运气遇见这个人。

这么一想,多年芥蒂,居然奇迹般地放开了。

雁王在江北受伤,大小事由徐令出面料理,徐大人是个软硬不吃的熊人,身边又不知从哪里挖来了杜财神的公子杜朗,杜公子话不多,但人很不好糊弄,打点难度也太高——他们家太有钱了,皇上都给打了好多欠条,仨瓜俩枣的好处根本不敢在这位面前拿。

当年九月底,徐令在雁王背后指点与江北大营的通力支持下,平定暴民叛乱,重新安置江北难民,而后由姚镇暂代两江总督一职,徐令回京复命,带走了雁王的折子。

至此,一场举国轰动的大案落下帷幕。

雁王本人还磨磨蹭蹭地一边养伤一边往京城溜达,未曾露面,而由他发起的一场轰轰烈烈的“运河长廊”运动已经落地生根,他的折子在讲宫里只压了两天,一场大朝会就过了,军机处主导力挺,两院难得悄无声息,几大世家忙着归拢内部势力,一时无暇他顾,方钦暂时蛰伏,隆安皇帝当天就批复了。

早已经心里有数的军机处表现出了不可思议的行动力,两天就出了一份完整的方案,让人几乎怀疑他们是有备而来的。

不到一个月,在六部外成立运河办,运河办全权代理朝廷与杜万全等商会人士接洽,那杜财神摇身一变,成了真正的大皇商,早已经私下调配好的各种资源、材料源源不断地送到厂地,满朝上下不眠不休整整一个月,累趴下一大批平日只会伏案的文官,整个大梁都被一把大火烧了起来,好像要把两朝的尸位素餐通通补回来。

终于,赶在隆冬之前,把两江流民归拢至初步建成的厂房窝棚下。

而雁王李旻方才回到京城。

分享到:
赞(41)

评论9

  • 您的称呼
  1. 这碗玻璃渣糖,本娃先干为敬

    居老师的娃2018/11/01 13:45:14回复
  2. 我的天啊 这章要甜哭我???

    长庚2018/11/19 17:30:41回复
  3. 发糖了发糖了,见者有份啊,慢点都别抢,吃多了要蛀牙的。什么?你不怕蛀牙?好巧啊我也是,这糖我牙齿掉光了都要吃。

    甜甜的小长2018/12/02 22:20:49回复
  4. 舔掉牙的糖渣

    匿名2018/12/22 22:40:07回复
  5. 又甜的牙疼,又虐的心疼

    匿名2018/12/29 21:01:15回复
    • 我他妈要哭死了对不起我不该说脏话我呜呜呜你们给我白头偕老呜呜呜

      陈栎媱2019/01/31 22:41:34回复
  6. 好甜啊

    匿名2019/02/12 19:06:59回复
  7. 真是的
    顾帅那句我没有力气再把一个人放在心上看哭我了
    我共粉了我要顾昀 我还要长庚

    确认过眼神是甜甜的人2019/02/19 05:20:19回复
  8. 顾昀:“长庚,我真没力气再去把一个……别的什么人放在心上了。”

    哭着舔糖是个什么情况……呜呜呜

    沈葭白~>_2019/02/20 15:27:1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