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闹营

顾昀略微低了头,心里一转念,就知道这南下之行是做给谁看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深宫中长大的顾昀其实比长庚更了解李丰。

倘若一个人心气太高,自己又差点意思,很容易就落到李丰的境地里。隆安皇帝是懂权术之道的,可是再厉害的牧羊犬也只能放羊,哪怕它牙尖嘴利,单打独斗的时候能咬死狼,也当不得狼王——同样的道理。

顾昀根本不必打听朝中分几派,各持什么政见,徐令此来不管是什么目的,不管他是哪一门、哪一派,实际上他都是李丰的人。

李丰就喜欢这种不巴结、不结党、没身份没背景的棒槌,毕生都在追求“纯臣”俩字。

“纯臣”应该是个什么概念姑且不论,反正在隆安皇帝眼里,这俩字包含两层意思:首先要是皇上自己提拔上来的,背后没有什么世家权臣推波助澜,背景够清白,其次,要让皇帝觉得安全可控。

刚开始雁王李旻就是走的这条线路,那时他在朝中毫无根基,无依无靠无权无势,全身上下只有那一点皇家骨血——还是令人暗生疑虑的混血,近乎无知者无畏地挑起军机处大梁,俨然就是个李丰眼里的“纯臣”。

不过后来李丰发现雁王并非“无知者”,翻云覆雨的大小手段太多,皇上被他摆弄毛了,已经不再敢相信他的“纯”,所以隆安皇帝派了个更纯的来牵制他。

透过徐大人脸上的那双燕子似的眼,一个皇帝正在往外窥伺,只可惜这双“千里眼”里面居然还是一副赤子心性,想必雁王诸多招式还没来得及用老,他已经先自己上钩了。

如今大梁容不下真刚正不阿的纯良忠义之人,顾昀多年来虽然避嫌不掺合内政,但那些人是什么德行,他也心知肚明。

长庚入朝后的所作所为,纵然他远在边疆,也都略有耳闻,然而知道和听说是一回事,亲眼看见又是另一回事——其实直到此时,在顾昀心里,长庚也一直还是当年那个温良纯粹的少年人,或许才华横溢,但从不恃才傲物,或许也有一点小性子,但不怎么轻易发作,即便发作,也发作得很有分寸,只为告诉得罪他的人“我生气了”而已,被报复的多半只会觉得自己像是被个亲昵的小动物伸爪不轻不重地挠了一下,一条白印,不破皮。

能让人疼到骨子里。

那么真实又温暖……真实到顾昀即便心里有数,但感情上却始终无法将他跟那杀伐决断的雁亲王李旻联系在一起。

而今,在江南凄风苦雨下,这两个仿佛风马牛不相及的形象终于逐渐重合为一,一时间,哪一个都显得陌生起来。

顾昀方才就一直喘不上气来的胸口闷痛得更厉害了。

可是身在敌阵中,主帅不便没事伤春悲秋,他便只好擎着一脸近乎轻狂的轻松神色,默不作声地吃了这记闷痛。

一行人很快随着西洋俘虏摸到了最近的岗哨所,据那西洋俘虏说,他们岗哨所的人分两批,轮换着巡逻。无人区巡起来很简单,久而久之,这帮西洋骑兵也比较怠慢,乃至于被敌人混进来都毫无所觉。

“那毛子说岗哨所里只有两具重甲,”徐令小声道,“其他没什么趁手的,大帅,重甲能帮我们过江吗?”

“能,”顾昀回道,“下去就沉,比猪笼浸得还快,专治各种奸夫淫妇。”

徐令:“……”

亏方才他还以为安定侯正经了一会,现在看来果然是错觉。

顾昀抹了一把脸,将一脸的疲惫一把抹去了,装也装出一副很有精神的模样:“别忙,咱们先借这些岗哨毛子皮混到江边前线里,伺机弄一条他们那行进奇快的短蛟来,徐大人放心,方才我已经通知了钟老将军,到了江面,那边自有接应。”

徐令直眉楞眼道:“顾帅已经和钟将军接上头了?何时接的?”

顾昀正色道:“心有灵犀一点通。”

……又开始扯淡了。

一次又一次上当的徐副督察使终于学会了在顾昀面前闭嘴,并由此推断出了雁亲王一副天塌地陷也风轻云淡的稳重都是从哪里磨练出来的。

长庚却狠狠地一震——他确实已经知会了钟老将军,用的却是临渊阁的手段,实在不便说给徐令听,本来准备了另一套戏打算做给徐大人看,谁知顾昀却三言两语间默默替他背了这个锅。

顾昀手握玄铁虎符,战时调动四方,跟边境驻军之间有不为人道的联络方式不稀奇,再棒槌的人听他搪塞一句之后也会识趣地不再追问,倘若一会碰见援军,徐令也不会再起疑心。

长庚湿漉漉的手心一瞬间出了一层冷汗。

“他知道了。”长庚心里忽悠一下,冰冷地沉了下去。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再环环相扣的计划中途也未免会产生波折与意外,对于长庚来说,他遭遇的第一个意外就是那日朝堂上自请南下时一番慷慨陈词没来得及说,就被意外站出来的顾昀一锤定音。

箭在弦上不能不发,他只好硬着头皮往下走,将自己诸多布置做得越发隐蔽。

涉及到顾昀,算无遗策的雁王总是要糊上一时片刻——倒不是脑子不够用,是他实在分不清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打算。

一方面,他很想像瞒过徐令一样顺便瞒过顾昀,阴谋诡计毕竟失之磊落,到底落了下乘,他不想让顾昀见到自己是怎样机关算尽的,也一点也不敢去想顾昀会如何看待这件事。

另一方面,他心里又破罐子破摔地隐隐希望顾昀能明察秋毫,那近乎是一种对极亲近之人无理取闹一般的撒娇心态——想让那人知道,自己就是这样的货色。

他那么矛盾,既怕碰到顾昀那坚硬的底线,又总是忍不住想要试探。

大约世上最难测的并非敌人的险恶,而是心上人那再真挚也时时让人觉得飘忽的用心吧。

顾昀似有意似无意地回头看了他一眼,长庚的眼皮不受控制地掀动了一下,似乎想要躲闪,随即又直直地看进顾昀眼里,目光如钩地想从中扒拉出一点蛛丝马迹。

可是这时,葛晨偏偏不长眼色地凑过来,在顾昀耳边道:“大帅,我怀疑洋毛子的重甲有特殊工艺,比我们的省紫流金,要么你们先收拾人,我去把这重甲拆开看看,偷个师!”

葛晨这么一冒头,刚好转移开了顾昀的视线,仓促间长庚什么意味都没能从那一眼中咂摸出来,而周围尽是碍眼的外人,他不能上前问个清楚,只好兀自七上八下。

顾昀闻言,指了个亲卫跟着葛晨,拍板道:“偷不回来我可当你是偷懒,回去军法处置,走——”

他一声令下,二十几个黑乌鸦悄无声息地围了这小小的西洋岗哨所,悄无声息地就把里头那几个还在大梦春秋的西洋兵收拾了,从岗哨中搜罗出一套驻军防控图,几套轻甲,一行人各自将轻裘甲穿在身上,到时候只要将面罩往下一放,谁也看不出来里面的人不是原装的。

顾昀一指瑟瑟发抖的西洋兵俘虏:“给他穿上轻甲,金匣子里装一根引线,敢捣蛋就把他炸成饺子馅——对了,小葛呢?”

葛晨忙一路小跑地跟过来:“哎哎,大帅我在这!”

顾昀一看,这么一会工夫,此人不但将洋人的重甲拆了,还雁过拔毛地将那重甲中的整个核心动力拆了下来,守财奴似的绑在腰间不肯放下,一双眼亮得活似掉进了米缸里的耗子,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说道:“顾帅,我也要假扮西洋兵吗?我要把这个带走,有肚子大一点的轻甲吗?”

顾昀意味不明地打量了他片刻,指挥手下亲兵将葛灵枢五花大绑,忽然笑道:“穿什么轻甲?好几十斤那么沉,我这倒有个更合适的角色给你,你也不必便装,假扮成来敌阵偷鸡摸狗还被捉住的奸细怎么样,万一被人盘问,咱们也好有个托词——对了,正好你带着这玩意也像人赃并获,绑起来!”

葛晨一脸震惊地取代了方才的洋人俘虏,被两个铁面无情的亲卫抓起来绑成一团,手脚吊在长杆上,晃晃悠悠的被人挑着走。葛晨又不傻,隐约觉得自己可能是哪里得罪大将军了,顾昀故意整他,忙将求助的目光投向长庚:“王……”

“王什么?”顾昀将铁面罩往下一放,声音从冰冷的面罩后面传出来,镀了一层寒霜似的,“堵上他的嘴,俘虏不许乱叫唤。”

自己还在七上八下的雁亲王根本不敢出声,在他的默许下,葛灵枢整个人变成了一团人字形的冤屈,被一根长杆挑走了。

一行人大摇大摆地扛着“俘虏”前往西洋人驻军所在,临近破晓时,他们已经穿过了江南大片的无人区,逼近敌阵。

此时,透过千里眼,顾昀等人已经能看见趴在江面上的那只骇的西洋水怪,那些虎鲨一般来去如风的西洋蛟横行,这还是他们头一次直面这些旋风似的西洋蛟,徐令一时看得有些眼晕,西洋人的防线太严密了,他双手都是冷汗,不知道这几个人究竟是怎么做到在敌阵中依然大摇大摆的。

还没来得及靠近驻地,几口短炮的炮口就移动过来,黑洞洞地对着他们。

徐令艰难地咽了口口水,这时,他一侧的肩膀被人按住了,徐令听见雁王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怕的时候,不要想被人发现我们就死定了,你要想,这些都是我们要料理的,今天不杀了他们,明天也要挨个清算,我们是来杀人的,不是被人杀的。”

徐令从雁王清清淡淡的话音里听出一股属于狩猎者的杀意,整个人微微打了个寒噤,那股杀意仿佛在战栗中传递到了他身上,徐令深吸一口气,想起祠堂中的累累白骨,狠狠地闭上眼,果然畏惧之情就少了。

雁王又道:“拉好那带路人的引线,我们都听不太懂番邦话,只能仰仗徐大人,倘若他有一点移动……徐大人敢杀人吗?”

徐副督察使自幼读书,连鸡也没杀过,牵着引线的手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他这一哆嗦不要紧,那位西洋俘虏感觉自己命悬一线,也跟着哆嗦了起来。雁王按在徐令肩上的那只手却往下一压,力透钢甲而来,像一副铁钳,以外力强行稳住了徐令。

徐令一咬牙:“敢,王爷放心,下官定不辱命。”

长庚缓缓撤回手,感觉顾昀在看他,藏在铁面罩后面没敢回视,悄然抹掉手心的冷汗。

他可以告诉每一个人应该怎么做,但是没有人来给他指点一下迷津。

这时,西洋守卫通过铜吼说了句番邦话,大意是询问他们干什么的。

徐令清了清嗓子,回道:“巡营的时候抓了个中原奸细,押过来看看怎么发落。”

驻地卫兵疑惑地探了个头,顾昀默不作声地用西洋剑柄敲了敲他们俘虏的后背:“识相点。”

徐令没有翻译,西洋俘虏已经明白了顾昀的意思,哆哆嗦嗦地将自己轻甲的头盔掀起来,一撮熟悉的黄毛打消了守卫的疑虑,守卫瞥了一眼被吊在杆子上的葛晨,做了个呲牙咧嘴的鬼脸,招了招手,几个炮口缓缓地移开了,驻地将他们放了进去。

“先等一会吧,”放他们进来的卫兵说,“教皇大人在接待重要客人,大人们都陪着,报上去也没人管,先去登记,把这头猪关起来,晚上再烤。”

其他人毫无反应,徐令知道这种时候就连雁王也没法给自己任何指导,连着咽了两口口水,他尽可能镇定地问道:“从哪里来的客人?”

“圣地,”守卫不耐烦地抓了抓脸,“不该你知道的事少问吧,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把我们放回去,这场仗打不完了——嘿,兄弟,这几个无人区里的废物抓住了一个奸细,给他们两口肉干吃,这辈子估计他们也立不了更大的功了。”

一帮西洋兵哄笑起来。

徐令提起的心稍微放下了一点,率先推着西洋俘虏往那守为指引的方向走去,谁知就在这时,那西洋俘虏突然动了一下,徐令牵着的那根特质的引线露了出来,还没走开的西洋守卫一眼看见了:“等等,你背后是什么东西?”

徐令的冷汗一下下来了。

那守卫狐疑地走到徐令近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忽然伸手按住自己腰间佩剑:“把你的面罩掀起来。”

徐令心口狂跳,僵直不能动。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警报,冲天的火光迎风而起,众多西洋兵从他们身侧跑过,那盘问他们的西洋守卫一走神,长庚蓦地上前一步,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根手臂长的细针,迅雷不及掩耳地刺入了那守卫脖颈。

西洋守卫吭都没吭一声,站着死了,一个亲兵一把摘下那守卫的头盔,回头割断葛晨的绳子,将头盔扣在了他头上。

徐令这一口气才喘上来,注意到顾昀的亲兵少了一个,下一刻,顾昀轻轻巧巧地夺过徐令手中的引线,撂下一句:“走。”

徐令还没反应过来,便见顾昀一把拽开那俘虏背后引线,手中割风刃不知挑开了那西洋人轻甲背后什么东西,飞起一脚将他踹了出去,那俘虏背后冒出一大团白气,借着顾昀那一脚之力,轻甲喷云吐雾地将他往前推去。

西洋俘虏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惨叫,与此同时,这边的异动不可避免地被人注意到了,玄铁营的亲兵训练极端有素,顾昀一个手势下去,便各司其职地举起手中弓弩长短炮,往四面八方扫射而去。

直到这时,那西洋俘虏的轻甲才炸了,巨震一时将周遭营帐与西洋兵都掀了开去,徐令一时没站稳,一只扣着轻甲的手却抓住了他,拉着他往前跑去。

一行人趁乱狂奔,行至一拐角,顾昀蓦地一伸手拦住了徐令和拽着他的长庚,飞快地低声问道:“‘往那边跑了,追’,怎么说?”

徐令来不及反应,依着本能地将此言翻译成了西洋人的番邦话。

他话音刚落,便有敌军追至,只见顾昀一抬手抽出西洋轻甲上的佩剑,一嗓子将徐令方才教他的话惟妙惟肖地模仿出来,并率先拎着西洋剑,理直气壮、杀气腾腾地“追”了出去。

都是一样的甲胄一样的面罩,也分不清谁是谁,顾昀执掌玄铁营多年,实在太有将军气质,一声令下,西洋兵也忍不住跟着他跑了。

徐令:“……”

他们莫名其妙地就从被围捕人员变成了追兵。

一直追到了江边,徐令只见一道黑影蓦地从远处越众而出,身上伪装用的西洋甲已经卸了,俨然就是顾昀那少了的亲卫,那玄铁营的将士发出一声悠长的啸声,而后一跃跳入江中,徐令急中生智,大声用番邦话吼道:“上船,追!”

顾昀没料到徐大人近墨者黑得这样快,忍不住冲他比了个大拇指。

徐令没来得及得意,就被顾昀隔着几十斤重的轻甲从江边扔了下去,咣当一下砸在了一艘西洋蛟上,蛟上水军也听见了岸上动静,正在莫名其妙,纷纷过来围观,就在这时,几道黑影纷纷落下,手起刀落将几个西洋水军料理了干净,一刀毙命,绝无拖泥带水,一丝声音也没有,尸体来不及倒下,已经被杀人者不动声色地扶走了,外人看来,仿佛只是好战友并肩走进了船舱。

片刻后,岸上混乱尚未结束,一艘西洋蛟已经风驰电掣地趁着尚未亮起来的晨曦冲出了西洋驻军港。

分享到:
赞(78)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一撮熟悉的黄毛hhh把葛猪关起来晚上再烤,能吃吗

    沈韵2018/10/14 17:16:59回复
  2. 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啊…

    2018/11/05 18:32:38回复
  3. 他可以告诉每个人该怎么做,但是从来没有人给他指点迷津……心疼长庚1秒

    匿名2018/12/20 10:20:32回复
    • 小长庚的心理描写到位太棒了

      陈栎媱2019/01/29 17:55:49回复
    • emm……心疼加一

      沈葭白2019/02/20 13:33:46回复
  4. 看评论才欢乐,就冲着有才的评论区,我看完得二刷

    小十六2019/03/13 11:31:22回复
  5. 哇 看的身心舒畅 顾大帅果然威风不减

    顾大帅的腰2019/04/21 18:45:13回复
  6. 跟林静恒从源异人那里逃出的方法有点异曲同工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9/04/23 22:07:38回复
  7. 番邦话…英语么?
    ps:楼上,难为你还记得残次品的情节,我刷完一脸懵

    巫女2019/06/02 15:40:04回复
  8. 一刷时看到这几章真是为长庚担心坏了。不晓得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好像风险极大,又不给大帅交底,这好吗?还不知道他的乌尔骨是不是在起作用,将他引至凄惨结局。或者现在没问题,以后会不会爆发

    匿名2019/07/02 11:48:3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