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呼吸都颤抖起来

“再后来, 这里的气候开始变得越来越恶劣,”汪徵在锅里加了一点水, “留在这里的人渐渐变少, 陆陆续续地开始往别的聚居地转移,后来大约是……嗯,我不大记得了,好像应该是中原的宋元年间吧, 这个地方出现过一场大灾, 那以后,这里的多民族聚居的文明就几乎断绝了, 除了一小撮瀚噶人想办法躲到了一个山洞里之外, 其他人不是死了,就是逃走后再也没回来。”

女班长问:“历史上有记录吗?”

汪徵摇摇头:“这里古时候不属于中原, 没有和汉文明融合过, 另外地处偏远, 人口也不多, 消息传不进来, 也传不出去, 最多是钦天监留下几笔关于地质或者天文的记载, 当时朝廷说不定根本不知道这里还有过人。据当地民间口口相传的传说, 当年大雪从山上变成张牙舞爪的妖怪滚下来, 白色的鬼怪从地缝里、水里伸出手, 抓住人和牲畜,撕烂他们的肚肠, 揪下他们的脑袋。”

女班长想了想,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就是说,应该是地震引起的雪崩一类的地质灾害。”

汪徵没点头也没摇头:“后来瀚噶族人干脆隐居进深山,位置大概就在现在距离清溪村不远的地方,你们考察清溪村多民族杂居的少数民族社会形态,其实当中有很大一部分瀚噶人的影子。古天葬台随着藏族人的迁走而逐渐被荒废,但天葬师住的小院子,在那次大灾之后,就成了瀚噶族人守山的地方,他们认为从高处能更早地看见灾难,所以每一个月,都要派一个强壮的小伙子上来守山,不过时间长了,这个习俗最后也变了,守山人成了族里最德高望重的人,守山屋成了他居住的地方。”

“这样一来,守山屋就成了瀚噶族里一个非常神圣的地方,而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有大型的祭祀仪式,瀚噶族就会全族一起上山,到守山屋里来参加。”

小眼镜问:“我以前为什么没听说过瀚噶族?”

“因为族人不多,一直也不和外族通婚,并且在建国前很久,这个民族就不存在了,早不为人知了。”

学生们恍然大悟,竹竿总结说:“哦,懂了,是长达百年的近亲繁殖造成的种族灭亡。”

对这个说法,汪徵没做什么评价,只是低低地笑了一声,离她最近的人无端打了个寒战。

任何一个正常人类都很难和汪徵聊下去,即使她不做诡异的动作,也不说诡异的话,可就是无端地让人觉得诡异。

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之后,大部分学生都被沈巍催着去睡了,只留下不需要睡眠的汪徵和昼伏夜出的大庆守夜。

沈巍是最后一个躺下的,他检查了门窗,又不知从哪找到一卷胶带,仔细地把屋里漏风的地方都给糊上了,低声把学生们挨个嘱咐了一遍,让他们夜里注意保暖,最后又低声询问了汪徵守夜要不要加件衣服,还随手捻小了火,以免锅里的热水沸腾后流出来。

全都照顾周全了,他才轻轻地钻回自己的睡袋。

赵云澜早在冷门历史知识讲座的时候,就自动屏蔽这种无聊的音频,跑去睡了,他耳朵里还塞着耳机,头微微偏着,蜷成一团,一只耳塞被蹭掉了一半,挂在他的耳朵上。

他五官轮廓深邃,睁开眼精神,闭上眼也好看,只是脸色冻得有些发白。

沈巍的目光缓缓地落在他脸上,赵云澜的睡颜又坦然又安宁,好像就算天塌下来,他也能找个旮旯倒头就睡一样,沈巍一时移不开眼,在旁边静静地盯着他看了一会,表情都柔和了些,然后小心翼翼地扯下他的耳机,卷好后放在一边,又把他丢在一边的外衣拉过来,给他搭在身上。

郭长城和另一个男生已经合唱似的打起了小呼噜,汪徵在收拾着小炉子,传来轻轻的撞击声。

沈巍呼了口气,背对着其他人侧身躺下去,片刻后,他的呼吸放得又慢又平稳,就好像是已经睡着了。

可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他的眼睛却一直睁着。

借着夜里不知哪里的微弱的光,他就这样一直看着赵云澜,似乎准备盯着他的睡颜看上一整宿。沈巍脑子里那根筋绷得太紧,此时终于忍不住放纵了片刻,他紧贴着赵云澜躺着,思绪一发不可收拾。

想象着自己伸出手,抱住那具温暖的身体,亲吻他的眼睛、头发和嘴唇,品尝过他全身,拥有他的一切。

沈巍觉得自己的呼吸都颤抖起来,他的渴望就像快要冻死的人渴望一壶热汤那样浓烈,可是他一动也没动,就好像……只是在心里想一想,他似乎已经非常满足了。

大庆在汪徵旁边缩成一团,尾巴一甩一甩的,等深更半夜,它认为所有人都睡着了的时候,才小声说:“院里埋的到底是尸骨还是人头?都是什么人?”

汪徵的塑料脸藏在兜帽里,好一会,才回答说:“是头,瀚噶族向来都有砍头的传统。”

大庆忍不住问:“瀚噶族究竟是怎么灭亡的?”

“那个小姑娘说是因为近亲繁殖。”汪徵说。

“别拿糊弄傻丫头那套糊弄我,连马群都能避免的问题,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时间长了会意识不到?”大庆不耐烦地颤了颤胡子,“而且少数民族很多都流行一夫多妻,所谓‘不与外人婚’,也不过就是女不外嫁,以及男人不娶外族做正妻而已,哪会那么严格?再说,一个民族又不是只有两三户,好歹就出五服了,也不能谁和谁都是近亲吧。”

汪徵低下头看了它一眼,伸出手摸了摸它的头,轻轻地说:“你只是一只猫,吃你的猫粮小鱼干就行了,想那么多人的事干什么?”

任何一个刚刚进入特别调查处的人见到汪徵,都怀疑她还不到二十岁,长了一副小丫头的模样,少女气很重,可是这时她遮住脸,说话的样子却那样的老气横秋,像个年纪很大的人了。

大庆趴在地上,受猫的本能驱使,它随着汪徵的动作舒服地眯起了眼,可并没有闭上,反而是盯着某个地方出了神。

夜色渐浓。

山上的小木屋里静谧一片,慢慢地只剩下轻缓的呼吸和高高低低的呼噜声。

就在刚过午夜的时候,赵云澜忽然毫无预兆地睁开了眼,正好撞上沈巍摘了眼镜之后愈显温柔的眼神,沈巍有一瞬间的慌乱,掩饰性地垂下了眼睛,好在赵云澜并没有在意,他无声无息地坐了起来,仔细地听了一会,然后回头把食指竖在嘴边,对沈巍比划了一个“别出声”的手势。

赵云澜从睡袋里钻了出去,捡起手电筒,往外走去。

大庆“喵”地一声蹿了出去,紧紧地跟上他,沈巍犹豫了一下,到底不放心,也跟着爬了起来。

一出门,赵云澜就发现了,手电是多余的。

因为远处的整个山谷都在燃烧,就像招来了来自天外的火种,一边是布满冰雪的寒山,一边是熊熊燃烧的烈火。

他们身处数千米外的山顶上,都仿佛能听到那烈火里传来的嘶声惨叫,能感觉到烈火灼烧过皮肤的尖锐的刺痛。

一片天都是橘红色的。

他们好像已经不在人间,那被烈火席卷的山谷在极度震撼中让人心生恍惚,简直能忘了这是什么时间,自己在什么地方。

整个院子都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地面跟着震颤,坚硬的冻土上裂开大大小小的口子,露出地面下埋葬的大大小小的骷髅,它们有大有小,有的年头长,有的年头短,颜色不一,渐渐地被震出了地面,一个个闪着空洞的眼睛,一阵细碎的骨头碰撞声之后,它们好像被人摆过,全都面向了同一个方向。

地面上的头骨越来越多,它们诡异地、以一种朝圣一般的姿态望向那大火的方向,随着地面的震颤发出让人齿寒的碰撞声。

赵云澜一伸手把跟出来的沈巍挡在身后,又一把捞起大庆:“胖子,别乱跑!”

“那是业火。”汪徵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身后,她的兜帽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露出属于充气娃娃的那张毫无生气的脸,沈巍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面前这塑料玩意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汪徵”就猝不及防地软绵绵地往下一倒。

沈巍本能地伸手去扶她,结果一碰到娃娃的身体,那玩意立刻发出一声又长又假的低吟,受到了惊吓的正人君子沈老师手一哆嗦,直接把它给扔到了地上。

一个穿着白裙的女孩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面前,用沈巍听到过的、汪徵的声音说:“四门四道罪人入,门开业火出来迎,听说这是从地狱来的火,烧得都是有罪的人。”

赵云澜:“放屁,闭嘴。”

汪徵伸手一指:“不信你看。”

整个院子里的头骨不知什么时候,全都调转了头部,齐刷刷地往小木屋的门口望过来,黑洞洞的眼睛看得人一阵一阵地起鸡皮疙瘩,它们张着嘴,下颌骨一跳一跳,看起来就像是在笑一样。

连人再猫全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只有汪徵,无悲无喜地看着这些活像感染了跳骚的骷髅头,不咸不淡地说:“我的族人们,他们都恨不得扒我的皮、抽我的筋、喝我的血呢。”

赵云澜不动声色地从兜里摸出一把枪:“汪徵,回你的身体里,沈巍进屋去。”

汪徵充耳不闻地叹了口气。

“可是……”她只是这样茫然又带着苦意说,“我已经死了啊。”

“你更年期了吗?还他妈啰嗦,快给我滚进去!”赵云澜凌空一抓,一把抓住了汪徵半透明的魂魄,以一种极其粗鲁的手法,硬是把她给塞回了塑料娃娃的身体里,随后一只手把娃娃拎起来,往被惊动后爬起来的祝红怀里一扔。

院里的骷髅头突然张大嘴,向他们扑过来,赵云澜伸手拉住门闩,抬手连开三枪。

他的枪里装得似乎并不是子弹,扑过来的骷髅头被打中的一瞬间就发出一声类人的惨叫,随后化成了白烟。

赵云澜趁机猛地把门一合,一个正好扑过来的骷髅头被夹在门缝里,赵云澜一只手以快得不可思议的动作把枪塞了回去,从裤腿下面抽出一把短刀,就着刀鞘,从上往下地硬砸下去,一下把那个骷髅头给戳成了一个碎了壳的鸡蛋,咣当一下关上了门。

外面的骷髅头此起彼伏地撞在门板上,就像外面有无数只手在敲门一样,它们高高地跳起来,险恶地从窗户缝往里张望,骨头碰撞的声音就像是从最恐怖的噩梦里传来的。

几个学生突然被惊醒,眼还没揉开,就看见了这种画面,一时间反应几乎是淡定的——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连郭长城也很淡定——他们这小小的山间小屋里,有神通广大的赵处,有会说话的勇猛大猫,有一个小瓶就收复了饿死鬼的假和尚,会生吃羊肉片的大蛇女妖,以及那至今他不敢上去搭话的楚恕之,郭长城坦然地认为,这里只是看起来很惊险,其实非常安全。

……这倒霉孩子对他的同事们抱有盲目的信任。

分享到:
赞(479)

评论35

  • 您的称呼
  1. 1?

    匿名2018/08/05 12:47:20回复
  2. 这傻孩子

    匿名2018/08/13 07:17:48回复
  3. 想象着自己伸出手,抱住那具温暖的身体,亲吻他的眼睛、头发和嘴唇,品尝过他全身,拥有他的一切。

    沈巍觉得自己的呼吸都颤抖起来,他的渴望就像快要冻死的人渴望一壶热汤那样浓烈,可是他一动也没动,就好像……只是在心里想一想,他似乎已经非常满足了。

    匿名2018/08/14 05:56:04回复
    • 你……在说什么?……

      匿名2018/09/08 11:14:39回复
  4. 这次的标题真让人想歪

    萌新2018/08/16 14:16:29回复
  5. 长城啊长城你对你的同事太信任了

    镇魂女孩2018/08/18 09:25:49回复
  6. 沈美人真是好耐性

    匿名2018/08/22 15:49:58回复
  7. 让人想入非非的标题(〃ノωノ)

    居老师的小可爱2018/08/24 19:56:29回复
  8. 这他妈电视剧里也这么演,真的能开心到飞起来

    匿名2018/09/02 14:21:14回复
    • 引起强烈的共鸣

      匿名2018/09/08 19:51:41回复
    • 给你这么拍,然后广电不让播,你就知道什么叫伤心的能飞起来了

      匿名2018/10/16 18:06:18回复
      • 太真实了

        匿名2018/11/22 18:20:54回复
  9. “沈巍本能地伸手去扶她,结果一碰到娃娃的身体,那玩意立刻发出一声又长又假的低吟,受到了惊吓的正人君子沈老师手一哆嗦,直接把它给扔到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沈美人要被吓死了hhhh

    今天睡到朱一龙了吗2018/09/26 10:45:56回复
    • 正人君子沈老师hhhhhh

      匿名2018/12/31 00:20:33回复
    • 哈哈哈哈

      镇魂女孩2019/01/19 14:06:46回复
  10. 我只是想卖个萌

    骷髅2018/09/26 11:56:38回复
    • 很皮啊同学

      匿名2019/01/25 21:53:12回复
  11. 很心疼沈巍

    爱上了虚拟的爱情2018/10/31 00:46:22回复
  12. 听说重新上架的镇魂,大庆那句愚蠢的人类被删了?

    匿名2018/11/12 18:47:57回复
    • 没有

      匿名2018/12/13 18:28:42回复
  13. 自动脑补居老师和北宇哥哥…….

    镇魂女神2018/12/03 20:00:01回复
  14. 沈巍本能地伸手去扶她,结果一碰到娃娃的身体,那玩意立刻发出一声又长又假的低吟,受到了惊吓的正人君子沈老师手一哆嗦,直接把它给扔到了地上。

    笑死个人

    一只芒果猴2018/12/03 20:26:48回复
  15. 沈教授这是真真的yy!

    龙哥我已洗干净等你了2018/12/10 14:27:46回复
  16. 倒霉孩子,盲目信任不可取啊▄█▀█●

    故司2018/12/14 19:16:40回复
  17. 这个标题。。咳咳

    镇魂女鬼2018/12/18 21:13:04回复
  18. 巍巍隐忍得让我心疼,我的心真的疼了,连着前心后背地疼。

    匿名2019/01/06 09:10:38回复
  19. 心疼巍巍……小心翼翼地靠近,却只能远远的看着,生怕一不小心人就跑了,又留下自己一个人,陪着自己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思念……

    匿名2019/01/06 11:20:47回复
  20. 后来大约是……嗯,我不大记得了,好像应该是中原的宋元年间吧

    我敢说这个“不大记得”,不是看过文献后记不清内容,而是……自己经历但时间太久远而遗忘……

    匿名2019/01/08 21:11:59回复
  21. 正人君子沈老师居然深夜对着澜澜的肉体意淫QAQ

    朱一龙身上人2019/02/13 22:12:11回复
  22. 可他一动也没动,就好像……只是在心里想一想,他似乎已经非常满足了。

    匿名2019/02/17 00:17:52回复
  23. 正人君子沈美人爱得好心酸,郭长城此刻是来搞笑的……………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3/05 15:05:46回复
  24. 正好撞上沈巍摘了眼镜之后愈显温柔的眼神
    脑补沈老师温柔的眼神

    匿名2019/03/13 11:29:48回复
  25. 沈巍觉得自己的呼吸都颤抖起来,他的渴望就像快要冻死的人渴望一壶热汤那样浓烈,可是他一动也没动,就好像……只是在心里想一想,他似乎已经非常满足了。——现代语言叫:意淫

    祝红2019/03/19 10:23:27回复
  26. 这里盯着赵处的沈美人,和当年说想抱昆仑的小鬼王,如出一辙。

    甚嚣尘上2019/03/21 22:13:27回复
  27. 我对不起标题▄█▀█●

    匿名2019/04/01 22:24:4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