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冰淇淋play

“回去看电影啊!”

聂川装作没有事的样子向前走,心脏却跳动得厉害。

还好里斯没有继续那个话题了,而旁边那辆车也消停了。

里斯安静得看着远处的屏幕,脸上毫无表情,好几处恐怖画面,聂川都闭上眼睛不敢看,但里斯却毫无反应。

聂川都怀疑里斯的神经到底是什么做的。

终于,这场电影看完了,聂川如释重负呼出一口气来。

所有车都有序地离开了汽车影院。

一路上,路灯灯光一片一片略过里斯的侧脸,聂川下意识望向他的方向。

“如果我没阻止你,你是不是会跟她们走?”里斯缓缓开口问。

“怎么可能会?”

为什么话题又转回去了?聂川内心深处泪流满面!

“她们不是美女吗?你不是说没想到自己也会被美女搭讪吗?”

“我只是说说而已啊!怎么可能真的去!而且你还在等我啊!”

“那如果我没有在那里,是周斌或者毛线陪你来的呢?你是不是就会上那辆吉普车呢?”

“不会!当然不会!”

“那你为什么不推开她?”

“我……我不敢碰她!”聂川情急之下喊了出来。

里斯发出了一声轻笑,不是嘲讽的,是真的在笑。

“还好你没去,不然一定会得乱七八糟的病。”

“我当然不会去。”

“你要是去了,我会跟你绝交。”

“我知道了。我怎么可能会去!”

这个话题终于结束了,他们回到了里斯的公寓。

里斯将车停好,和聂川一起上楼。

他们才刚上到一半,楼梯上的灯光忽然暗了下来。

“啊呀!怎么了?”聂川正好撞在里斯的后背上。

“老公寓的电路不稳,一会儿就会来电了。”里斯回答。

“哦。”

“看得清吗?看不清我拉着你。”里斯向后伸出手。

聂川毫不犹豫地一把握住。

“每层楼有十二个台阶。”

里斯的手指正好扣着聂川的掌心。聂川能清楚地感觉到对方手指的温度。

这让他觉得很安心。

他们回到了公寓,时间已经很晚,到了睡觉的时候了。

聂川爬进了靠墙的位置,里斯侧坐在床边说:“你不是怕要起夜,要睡外面的吗?”

“不了!我今晚应该不会起夜,我睡里面就好了!”

他才不会告诉里斯,自己是在害怕。刚看完恐怖片,聂川满脑子都是那个穿着白色睡衣头发拖在地上幽灵。

睡在里面的话,一边靠着墙,一边靠着里斯,他就不用害怕了呀!

“你今天不是喝了两罐可乐了吗?还是睡外面吧。”

“我不会起夜的。”聂川赶紧躺下,面向墙。

里斯拉开被子,躺了下来,他的脚正好蹭过聂川的脚,聂川的背脊僵直,下意识想要留住那一瞬的触感,但它消失的太快。

“聂川,我小时候开过一部电影,讲的是一个丈夫谋杀了自己的妻子,将妻子砌入新装修的房子里。每天晚上他睡觉的时候,就靠着那面墙。”

聂川肩膀一颤,我好不容易想到了增强自己安全感的方法,你可不可以不要破坏啊!

“后来有一天这个男人死了。他的遗体被发现的时候,脖颈上是被掐住的痕迹。”

聂川咽下口水,脑海中开始幻想那个画面了。

“我不记得电影的结局到底是怎样。也许是有人为他的妻子复仇所以杀了他,又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但我一直认定,是他妻子的鬼魂从墙壁里出来把丈夫掐死了。”

聂川快要哭出来了,这是不让人好好睡觉的节奏了吗?

“我还是睡外面去好了……好像喝了那么多可乐是容易起夜。”

聂川从里斯的身上爬了过去,他能感觉到里斯曲起膝盖滑过她的腰侧。

聂川转过身,面向里斯的方向,可是空空的背让他总是幻想有什么东西站在床边看着他。他死死闭着眼睛,大脑里放着各种恐怖片的片段,根本不可能睡着。

“喂,你睡觉还皱着眉头?”里斯的手指在他的眉心摁了摁。

“都没有灯了!你还能看见我皱着眉头吗?”

“你睁开眼睛看一下,就知道是不是能看清楚我的眉头了。”

里斯的声音带着安抚和引诱的意味,聂川缓缓睁开了眼睛。对方的脸近在咫尺,明明光线微末,聂川却能清晰地描摹对方眼睛的轮廓,鼻骨的线条。一切好像都是从里斯的双眼中延伸而出的,就连整个世界都是里斯的一部分。

“你看得清我的眉头吗?”

“嗯。”

他的眉骨有着利落而优雅的线条,让聂川有一种吻上去的冲动。

“刚才你是不是一直在幻想恐怖电影里的情节?”里斯向聂川的方向挪了挪,那种接近私语的感觉让聂川的心跳不受控制。

他的呼吸拂过他脸颊的每一个毛孔,温暖而湿润。

“是啊!所以你不要再吓我了!”

“与其幻想那些不存在的东西,你不如好好看着我。”里斯抬起手指,在聂川的额角轻轻点了一下。

“我要是看着你,幻想的东西更加不切实际……”聂川的话说完,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里斯笑了,尽管聂川看得不清楚,可正是因为在阴影之中,显得独特而富有神秘感,让人猜不透他真正在想些什么。

“那么你会想什么?”里斯的手指轻轻刮在聂川的耳廓上,他的动过很柔和,聂川下意识闭上眼睛。

“干嘛告诉你。让你自己猜!”

你不是老让我猜你喜欢什么或者在想什么吗?现在轮到你猜啊!

有本事你猜中啊!

我想亲你。

我想抱着你……

我还想……做这样或者那样过分的事情!

你猜的中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那你说啊。”聂川闭上眼睛,不去看里斯。

不看对方嘲笑自己的样子,就能眼不见心不烦了!

“我不告诉你。”

“不说就算了。我要睡觉了!”

聂川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因为再继续下去,他怕自己管不住自己,他怕聪明如里斯会看出更多的东西来。

我会努力满足你所有的期待,然后……只能这样了。

聂川原本满溢的心,莫名空了起来。

这时候,里斯的手忽然伸了过来,轻轻圈住了聂川。

“我抱着你,不要怕。睡觉吧。”里斯轻声道。

聂川的世界在里斯的怀抱里变得柔软曲折了起来。

“嗯……”聂川的神经缓缓放松,呼吸渐渐拉长。

里斯并没有闭上眼睛,他安静地看着聂川垂落下来的睫毛,他的嘴唇因为放松微微张开。

十几分钟过去,聂川睡得很熟了。

里斯靠了上去,嘴唇碰上聂川的下唇,舌尖轻缓地蹭过聂川的唇缝。

“嗯……”聂川轻轻呢喃了一声。

里斯躺回到枕头上,手指轻轻沿着聂川的耳廓抚过。聂川抿了抿嘴唇,舌尖舔过被里斯吻过的下唇。

他没有意识地转过身去,还不忘记拽着里斯的手腕,好像里斯的手臂也是被子的一部分一样。

里斯笑了,微微收紧自己的怀抱,聂川的后背贴进他的怀里。

当聂川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很亮了。

他动了动,发现自己十分霸道地抱着里斯的手臂,心里一颤,真的一整个晚上里斯都抱着他吗?

聂川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继续抱着里斯的手臂。虽然自己这样幼稚极了,可他就是不想松手。

感觉到背后里斯平稳的呼吸,聂川觉得这个早上实在太美好了!

但是这样的美好持续没有多久,聂川就想要去小解了。生物钟真是没有办法征服的东西啊!

聂川憋啊憋,一直憋到快不行了,终于忍痛放开了里斯的手,冲下床去,奔入洗手间。

里斯缓缓坐起身来,轻笑了一声。

当聂川走回来的时候,发现里斯就坐在床头,撑着下巴看着自己。

每次聂川醒来的时候,里斯早就穿戴整齐了,这还是聂川第一次看见刚睡醒的里斯。

他的头发有些乱,但却显得悠然惬意。更不用说他勾起的唇角,以及歪到一边去的衣领,性感到要爆炸了。

“嘿嘿……还是第一次我气的比你早。”

“你确定吗?”里斯歪了歪脑袋,连眼底都是浅笑,聂川的心绪真的要乱成麻了。

“难道你之前起来上过洗手间?”

里斯摇了摇头,取过放在床头的手表,看了一眼:“我在一个小时之前烤了蓝莓派,现在应该烤好了。”

“什么?你一个小时之前就起来了?”

“应该是一个半小时之前。”里斯掀开了被子,跨下了床。

聂川差一点就开口问“既然你连蓝莓派都烤好了,为什么还要睡回来”,但是他张了张嘴,里斯可能只是回来睡了一个回笼觉。

里斯已经走进了厨房,戴上手套将蓝莓派从烤箱里端了出来。

聂川在房间里都能闻到浓郁的香味。

里斯不喜欢吃甜的,蓝莓派几乎可以说是为了聂川专门做的。

“好想吃!什么时候可以吃?”聂川已经忍不住了。

“刷牙洗脸去。”里斯摁住聂川的脑袋,轻轻推了一下。

聂川赶紧去刷牙,身后传来里斯的声音:“刷够三分钟。”

“知道了!知道了!”

搞的好像刷牙成为人生的全部一样。

但是蓝莓派的味道实在太棒了,聂川一个人就吃下了一大半。

甜度和酸度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要不是里斯说聂川会撑到直接把盘子端走了,他确定自己可以将一整盘都吃下去。

整整一个星期,聂川都和里斯待在一起。白天他们一起打球,累了就休息,有时候聂川犯懒了,会直接躺在球场上睡过去。里斯不但由着聂川,甚至和他并排躺下。

“喂……地上很脏的。”聂川看着天空回答。

“很脏你还睡?”

“因为我对脏的耐受力比你强啊。”

这样一说,除了球技和智商,聂川发现自己终于有比里斯要强的地方了。

“傻瓜。这有什么好比的。”里斯枕着自己的后脑,安静地闭上眼睛。

十几分钟之后,里斯将聂川拽了起来,两人又开始了对决。

没有裁判,没有对比分的执着,篮球在他们之间交替,直到聂川一跃而起,“碰——”地一声将一球灌入篮内。

篮筐震动了起来,篮球架像是要被晃倒一样。

落地的时候,聂川睁大了眼睛,他转过身来看着里斯:“喂——你看到了没有?我刚才灌篮了啊!灌篮哦!”

里斯不紧不慢的将弹到场外的篮球捡了回来,轻笑了一声:“说的好像以你的弹跳力摸不到篮筐一样。”

“我的弹跳力很好吗?”聂川很激动地问。

“是很不错。从前你跳得就很高,但是看起来轻飘飘的。现在能够明显感觉到你的肌肉爆发力。”

“哈哈,我能灌篮了!能灌篮了!”

聂川还沉浸在那一刻的欣喜里,他拽了拽里斯,“你跳起来摸一下篮筐啊!让我看看是什么位置!”

里斯来到篮下,用力一跳,手指拍在超过球篮的地方。

聂川也用力起跳,他惊奇地发现自己手指能触到的竟然和里斯差不多。

“哇,我这么厉害了?”

“能碰到我碰到的位置就算厉害了?”里斯好笑地反问。

“是啊。”

下一秒,里斯来到聂川身旁的位置,再度起跳,爆发力十足,那气势就像从深海涌向天空的巨浪。他的手指拍到的地方起码比刚才多出了五公分。

里斯看向聂川,唇角勾了起来:“要不你试试看,还碰不碰的到?”

“好。”聂川仰起脸,十分认真地看着那个地方。

他想要碰到。

他想要去到和里斯一样的高度。

聂川瞬间发力,按照一直里斯教他的方法,他伸长了胳膊,拍在了篮筐上,那个位置似乎只比里斯的少了一两个公分而已。

“不错啊。”里斯拍了拍手。

哪里不错了?

聂川并不满意,再度用力跳了起来,但是高度还是差不多。

他又试了很多遍,但里斯的体能是这么多年累计下来的结果,并不是聂川这半年突击能媲美的。

“好了,一个人的球技并不仅仅是他在篮下能跳多高。”

“我再试一下!”

聂川再度起跳,就在那一刻有什么抱住了他的大腿,一把将他撑了起来,别说碰到里斯刚才的高度,他可以摸到的位置已经远远超过了。

聂川低下头来,看见里斯仰着脸,看着自己。

“里斯?”

“你看,如果只是一个人的话,到达的高度是有限的。但是如果我们两个人一起,就能做到其他人无法做到的事情。”

聂川曾经觉得是自己在满足里斯的期待。

而此刻,他终于明白,明明是里斯给了他一个可以去的地方,然后又将他高高托起。

“今年我们一定会拿到联赛的冠军。”

当里斯将聂川放下来的时候,聂川说。

“你怎么那么肯定?联赛里的强队有很多。”

“我就是这么觉得的。”聂川回答。

他有一种预感,这种预感强烈的要命。

“那如果没有拿到呢?”里斯问。

里斯一向是自信的,在他的世界里没有“如果”。他会这么问,纯粹又是要逗聂川了。

“如果没拿到……我以后就再也不吃巧克力了!”

这个世界,唯有里斯与巧克力不可辜负。

“这个有点严重啊。看来你是真的下定决心了。”

里斯笑了,将球扔回给聂川,勾了勾手指,意思是再战一轮!

他们一直打球打到天黑,聂川跟着里斯去大吃一顿之后,两人走在路上。

“喂,我最近发现一个新游戏,挺好玩的,晚上一起玩?”里斯的手指勾了勾聂川的后衣领。

“诶?真的?”正在冰淇淋店前,脸都快贴在橱窗上的聂川回过神来。

他没有想到里斯竟然会主动约他去打游戏。

“好啊!好啊!”

和里斯组队,肯定所向披靡呀!

“冰淇淋呢?你又看中什么口味的了?”

“那个黑莓巧克力的!你吃什么的?我请你吃!”

虽然知道里斯不喜欢吃甜食,但是这几天被里斯照顾,聂川也想请里斯吃点什么。

“你买一个,我吃一口就好了。”

里斯说完,聂川有一点失落。

但是他还是进去买了一个甜筒,然后伸到里斯的面前:“给你吃第一口。”

里斯摇了摇头,他正看着手机上的新闻:“你先吃。”

看来里斯是不会吃了,聂川失望地去舔冰淇淋,谁知道里斯忽然低下头来,咬向冰淇淋的另一侧。

冰淇淋完全被蹭到了聂川的鼻尖和脸上,甚至于那一刻,他似乎感觉到里斯的舌尖蹭过了自己的嘴唇。

聂川瞪圆了眼睛看着里斯,而里斯的唇上却划出了一道弧线。

“下次你再向错误的对象表白,最后就这样蠢蠢的样子。估计对方不会忍心拒绝你。”

说完,里斯就揣着口袋走向前去。

聂川瞬间明白里斯说什么让他先吃,是早就预谋好了要来这么一下!

为什么要用这样暧昧的方式来作弄我呢?

我会有更多更不切实际的幻想啊!我会在脑袋里面把你这样还有那样!

聂川站在原地,手里的冰淇淋就快要化掉。

似乎是没有听见聂川跟上来的脚步,里斯转过身来,歪了歪脸:“怎么了?”

“……没什么。”

聂川忽然害怕起来,总有一次当里斯给自己开这样的玩笑时,他会忍不住。

那样的话,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变成怎样?

里斯还会和他这样毫无距离地相处吗?

“我说你可不可以不要总这样耍弄我!小心别人以为你是弯的!”聂川将手指伸到里斯的面前,弯了弯。

“哦?这样也挺有意思的。”里斯毫不在意。

聂川无言以对。

“啊,冰淇淋化到手上了,你可真浪费。”

“到底谁害的啊!”

最后冰淇淋只能扔掉了,聂川的肉很疼。

两人进了网吧,这里的网瘾少年不少。这还是聂川第一次进到这里的网吧,管理终端、自助售卡机什么的都看起来很规范。而且还有专门的打印和扫描区域。

里斯选择的游戏很有难度,聂川一直想玩。两人一个晚上就从最初级练到了中级。

每隔十几分钟,就能看见聂川用膝盖去撞里斯。

“快救我!快救我!”

“你先死一死吧。”里斯每次都会这么说。

但每到聂川真的还剩最后一刻的时候,里斯总能把他捞回来。

就在聂川深陷其中不可自拔的时候,里斯却果断地下线了。

“诶?怎么了?”聂川歪过头来问。

“九点多了,回家,喝牛奶,睡觉。”里斯的手指在聂川的桌面上轻轻敲了敲。

唉,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有自制力啊!

聂川只好下线,跟上里斯。

聂川一边走一边用手机和周斌聊着微信。

周斌:和里斯在一起还开心吗?

聂川:很好啊!每天都打球打到爽!

周斌:那么你是在嫌弃我和毛线的打球水平了?

聂川:是啊,很嫌弃。

这时候,聂川和里斯来到了十字路口,里斯按下了行人通过的绿灯。

就在聂川即将迈出脚步的时候,里斯勾住他的后衣领,将他拽了回来,顺带没收了他的手机。

“下次你再一边过马路一边玩手机,我就把你揍到周斌都认不出你是谁。”

里斯的目光冷冷的,聂川赶紧点头。

回到里斯的公寓,聂川接到了来自妈妈的电话。一转眼,他就和里斯待了快两周了,聂妈妈觉得放假了儿子都没在家里待多久。

聂川只好答应买这两天回去的机票。

“啊……我来这里这么久了,都没有去看过你爸爸呢!”聂川这才发觉自己和里斯待得太开心了,竟然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他盘腿坐在床上,看着正在折洗好的衣服的里斯说。

“他好得很。”里斯顺手将一份报纸递给聂川。

分享到:
赞(6)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小川川终于想起了他的未来岳父……

    月月2019/02/14 13:09:46回复
    • 咳咳…是未来的公公

      匿名2019/04/11 15:50:2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