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幽梦

顾昀一路飞奔回驻地,后面一帮亲兵不明所以,只好也拉练似的跟着跑,一水玄铁轻骑不整队不换班,撒丫子狂奔,搞得驻地守卫如临大敌,还以为哪又来了一撮外敌,个个撑起千里眼四处观望。

嘉峪关的玄铁营驻地中,来自京城的车驾已经一字排开,管辎重的正忙得热火朝天,顾昀却突然毫无预兆地刹住脚步。

亲兵们也连忙跟着停下来,一个个面面相觑。

顾昀莫名其妙地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你们慌里慌张地跑什么?”

亲兵们:“……”

顾昀干咳一声,弹了弹玄铁轻裘上不存在的土,刚散完德行,一转脸又毫无障碍地换了一身不慌不忙、闲庭信步的做派,背着手,晃晃悠悠地溜达进帅帐。

除了当值的、巡防没回来的,顾昀手下几位大将都在里头陪着,中间围着个人。那人一身锦缎朝服正装,雪白狐裘下露着一截广袖,正是朝中新贵雁亲王。他听见动静回过头来,目光猝不及防地就和那没型没款倚门框的顾大帅在空中撞上了。

雁王似乎吃了一惊,随即眼睛一下就亮了,一路的风尘都被涤荡一空,他有点难以抑制地抬抬手,微微清了清嗓子,咳嗽声居然有点走调。

这一声咳嗽,众人都望向门口,纷纷起身道:“大帅。”

有些聚散如转瞬,有些聚散却如隔世。

中间隔着一条交织的怒火与冷战,那种就是转瞬。

中间隔着理不清数不明的重重真相、拿不起放不下的暧昧情愫,那种就像隔世。

反正顾昀是百感交集全都涌上心口,把他那跟长江入海口一边宽的心口堵了个严严实实、沙烁紧凑。

……良久,方才颤颤巍巍地从中间渗出一点灼灼逼人的热水,绵绵不绝地化入四肢百骸——顾昀背在身后的手心竟微微出了点汗。

他大尾巴狼似的伸手一压,示意众人不用多礼,溜达进去:“边关现在不安稳,怎么还亲自来了?”

长庚道:“赶着年关,我来给兄弟们送点年货。”

顾昀听了人五人六地“唔”了一声,神色淡淡地问道:“难为你了,这半年多大家不好过,朝廷挤出点口粮实在不容易——皇上有什么旨意吗?”

他这么说了,长庚只好先宣旨,煞风景的圣旨一露面,两侧的将军们立刻稀里哗啦地跪了一片,顾昀刚要跪下接旨,便被长庚阻止了。

长庚虚托了他一把:“皇上口谕,皇叔见圣旨听着就是,不必行礼。”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长庚说到“皇叔”两个字的时候,声音微微压低了一点。

李丰整日里“皇叔长皇叔短的”,叫得顾昀一听见“皇叔”俩字就烦得头大如斗,可此时忽然被长庚这样叫来,却好像有一把小钩子勾了他一下,涌到嘴边的“礼不可废”四个字愣是没派出个先后顺序。

深冬腊月天,西北苦寒地,一身的冷甲几乎要把顾昀捂出热汗来……连圣旨都听得有一搭无一搭的。

幸好李丰的正事一般都在军报批复中说,圣旨里写的都是犒军的废话,听不听两可。

直到周围一群将军们齐声谢了天恩,平身而起,顾昀都没来得及回过神来。

一般来说,这种场合应该由级别最高的那个人上前,代表众人顺着圣旨说几句报效国家的豪言壮语,这圣旨才算传达完了,大家可以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可顾昀突然诡异地这么一沉默,众人也都只好跟着他一起沉默,玄铁营的将军们集体大眼瞪小眼,不知道安定侯对这份颇为空泛的圣旨有什么意见。

周遭这么一静,顾昀这才意识到自己丢人了,他若无其事地端起高深莫测的脸,喜怒莫辨地说道:“唔,皇上言重了,都是应当应份的事,老何,叫人去准备准备,给雁王殿下接风洗尘……别弄那么复杂,都是自己人。大家手脚麻利点,天黑之前将辎重与战备清点好——看什么,还不散,都没事做了?”

将军们对宠辱不惊的顾帅肃然起敬,鱼贯而出。玄铁营各司其职,效率奇高,转眼人就走光了。

方才还人声鼎沸的帅帐一下安静了下来。顾昀轻轻地舒了口气,感觉长庚的目光一直黏在自己身上,黏得他几乎要用尽全力才能扭过头去。

不知是不是身上那狐裘的缘故,他总觉得长庚仿佛清瘦了些。

西北路上,火龙的话、陈姑娘的话交替着从他心里闪过,顾昀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面对一个人的时候不知从何说起,心里千般情绪,脸上不知该作何表情,反而显得又冷淡又镇定。

他好像头天刚离开家似的对长庚道:“过来,我看看。”

长庚一时弄不清他是个什么态度,短暂地收敛了自己肆无忌惮的视线,忽然忐忑起来。

他这半年来闹出了好大的动静,不知道边关听说了多少,更不知道倘若顾昀知道会是个什么态。顾昀离京时,两人的关系又那么不上不下的,中间隔了这么长的时间,像是一坛子酒,没来得及下完料,已经先给匆匆埋进了地下……

短短几步,长庚心里走马灯似的,滋味别提了。

谁知这时,顾昀却突然伸出手,一把将他揽了过去。

玄铁的轻裘甲从肩头到五指第二个关节全都包裹得严丝合缝,使顾昀的怀抱显得十分坚硬,那微微露出的一小截手指,被嘉峪关的寒风撩得同轻裘甲一般冰凉,冷意仿佛顷刻间便洞穿了雁王身上的狐裘,他狠狠地打了个寒战,一瞬间受宠若惊得手足无措起来。

顾昀微微闭上眼,双臂缓缓地收紧,松软的毛领扫过他的脸,安神散的味道如影随形,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那味道比之前还要重些。

二十多年的乌尔骨如一把锉刀,挫骨雕肉地给他磨出了一个这样的人,顾昀心疼得要命,可又一个字都不敢提,长庚骨子里有种不向任何人妥协的执拗,从那么小开始,每天夜里宁可睁眼等到天亮,也不肯跟他透露一点。

一个人如果捂着伤口不让谁看见,别人是不能强行上去掰开他的手的,那不是关照,是又捅了他一刀。

“子熹,”长庚不知他抽了什么风,只好有几分局促地低声道,“你再这样抱着我,我可就……”

顾昀勉强压住心绪,咽下酸涩,面无表情冲他地挑了挑眉:“嗯?”

长庚:“……”

愣是没敢说。

舌灿生花的雁王殿下难得哑口无言,顾昀看着他笑了起来,伸手将他的狐裘一拢:“走,带你出去转转。”

两人并肩走出帅帐,关外的朔风硬如刀戟,猎猎的旗子像在空中展翼的大鹏,天高地迥,远近无云,押送辎重的车队一眼望不到头,自四境战争爆发以来,哪里都仿佛在捉襟见肘,已经不知多久没有再现过这样近乎繁华的场面了。

顾昀驻足看了一会,暗叹道:“那么大的一个烂摊子,得敖多少心血才能收拾出一个头绪来?”

“先送来这么多,其他的我再想别的办法,”长庚道,“现在掌令法取消了,灵枢院那边这个月又添了几个直属的钢甲院,正向天下长臂师招贤纳士,在钢甲火机方面格外有建树的,不论出身,都有进灵枢院的机会,奉函公信誓旦旦说西洋海军的海怪也没什么可怕的,只要给他时间,他也能做得出。”

“奉函公这辈子没吃过饱饭,这是要吃一碗倒一碗吗?”顾昀笑了笑,“那海怪除了长得吓人和败家之外还有什么用,没钱没关系,就算用轻骑,我也迟早把那些到别人地盘上来撒野的东西踹回老家去,你……”

他本想说“你不要太逼迫自己”,可是微微一侧身,裹着一半钢甲的手刚好撞到了长庚手心,长庚下意识地一把攥住了他冻得发疼的手,这动作随即被他宽大的朝服掩住,袖中拢着人的体温。

长庚并不是一点气也沉不住,只是方才顾昀那个意想不到的拥抱实在像一把明火,一下把他心里所有难以置信的期待都点着了。

他直勾勾地看着顾昀,一语双关地问道:“什么?”

顾昀一天里第二次忘了词。

在外人看来,两人像有病一样面面相觑了片刻,顾昀僵立了许久没做出反应,长庚的神色渐渐黯了下去,心里自嘲地想道:“果然还是我的错觉。”

就在他打算退开的时候,长庚的瞳孔忽然距离地收缩了一下,因为长袖掩映下,顾昀居然回握了他的手,冰冷干涩的手指带着钢甲的力度,没有一点躲闪游移。

顾昀微微叹了口气,心里知道,他方才半是冲动半是不忍地迈出这么一步,以后再也不能回头了——被乌尔骨折腾了这么多年的长庚承受不起,再者态度反反复复,也实在太不是东西。他并非没有说过逢场作戏的甜言蜜语,喝多了也会满嘴跑马地胡乱承诺,可是一生到此,方才知道所谓山盟海誓竟是沉重得难以出口,话到嘴边,也只剩一句:“我让你多保重,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必那么殚精竭虑,有我呢。”

长庚整个人有点傻了,顾昀一句话从他左耳进去,又从右耳原封不动的集体撤离,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顾昀被他盯得有些尴尬:“走了,那帮泥腿子都等着瞻仰雁王风采呢,傻站在这喝西北风算怎么回事?”

在玄铁营的地盘上,是不可能搞什么“葡萄美酒”、“美人歌舞”的,战时军中严令禁酒,敢偷喝一滴的一律军法处置,绝不姑息。而此地唯一跟“美人”沾点边的陈姑娘也在顾昀钢板撤下去之后,便自己领了军医的职,在嘉峪关以内的伤兵所忙得不可开交,十天半月没出现过了,眼下就剩下个“西北一枝花”,虽不会跳舞,但好在能随便看,不要钱。

所谓给雁亲王接风,也不过就是多做几个菜,暂时不负责布防的几位将军过来做个陪而已——还不能陪到太晚,因为要轮流顶班,一点休息时间弥足珍贵,他们片刻不敢放松,还未入夜,人就都散了。

只剩下一个顾昀领着始终有点恍惚的雁王去安顿。

“这边无聊得很吧?吃没好吃,喝没好喝,一天到晚最出格的娱乐项目就是几个人凑在一起掰腕子摔跤,输赢还不带彩头,”顾昀回头道,“你小时候是不是还因为我不肯带你来生过气?”

长庚虽然滴酒没沾,脚步却一直有些发飘,总觉着自己在做梦,梦话道:“怎么会无聊?”

顾昀想了想,从怀中摸出他的白玉短笛:“给你吹个新学的塞外曲听好不好?”

长庚注视着短笛的目光格外幽深,感觉这场梦他是醒不过来了。

正这时候,整顿防务的沈易归来,老远就听说雁王殿下亲临,本打算抱着复杂的心情过来一叙,不料还隔着百十来米,先眼尖地看见顾昀抽出了他的宝贝笛子,沈易顿时如临大敌地脚步一转,扭头就跑。

顾昀手中的乐器从竹笛换成了玉笛,又在苦寒无趣的边关修行半年之久,可是技艺却奇迹般地毫无进步,催人尿下功力还犹胜当年,一阕塞外小曲,吹得人肝胆俱裂,不远处一匹正等着重装辔头的战马吓得活像被一群大野狼包围,锥心泣血地嘶鸣起来,玄鹰斥候从天而降,踉跄了一步愣是没站稳,直接扑地,摔了个讨压岁钱的模样。

长庚:“……”

他总算找到了一点自己没在做梦的依据——这动静已然超出了他狭隘的想象力。

一曲终了,自以为隐晦地风花雪月了一把的顾昀有几分期待地问道:“好听吗?”

“……”长庚迟疑良久,只好诚恳道,“清心醒神,有那个……退敌之能。”

顾昀抬手用笛子敲了一下他的头,对自己丧心病狂的技艺毫不脸红:“就是为了让你醒醒,这几天跟我睡还是让人给你收拾个亲王帐?”

刚有几分清醒的雁王被这突如其来的调戏砸了个满脸花,一时愣在了原地。

顾昀眼睁睁地看着长庚自耳根下起了一片红,一路蔓延到了脸上,不由得想起当年自己发高烧,长庚替他换衣服时那个不自在的模样,当时只觉得无奈,这会心却痒了起来,心想:“你趁我骨头断了一堆只能躺尸的时候占便宜那会,怎么就没想到有今天呢?”

顾昀道:“怎么又不吭声了?”

“不用麻烦……”长庚挣扎了半天,咬牙下定决心,“我……我正好要看看你的伤。”

顾昀忍不住接着逗他道:“只看伤?”

长庚:“……”

分享到:
赞(115)

评论25

  • 您的称呼
  1. 这几天每天抱着手机一气呵成地读完,心情真的难以平静啊啊啊啊啊一脚跳进p大深坑写得太好了呜呜呜呜

    匿名2018/10/14 00:12:19回复
  2. 楼上我一样,还有这吹笛子的功夫。。。我讲个笑话,天籁之音顾子熹

    沉迷甜甜文的沈韵2018/10/14 04:33:22回复
  3. 好甜啊!哈哈哈,话说这个笛声真的那么……吗?

    我是阴司哎2018/10/22 13:45:29回复
  4. 开始甜了!

    甜心小长庚2018/11/16 09:30:28回复
  5. 真不知道她看过了什么书,能有这么好的文笔

    匿名2018/11/28 11:39:30回复
  6. 啊啊啊糖

    小长准备叫阿长来着,但好像和长妈妈撞名字了2018/11/28 23:32:28回复
    • 呜呜呜这么多人都喜欢p大我好感动~大帅你就皮吧~广播剧的笛子不会是阿杰自己吹的吧→_→

      陈栎媱2019/01/27 19:21:19回复
      • 不知道,不过我看过杰大吹笛子的视频,神还原???哈哈哈哈嗝笑死o(≧v≦)o~~

        沈葭白2019/02/20 13:05:44回复
  7. 哈哈,大帅,你的期待是哪来的?对自己的演奏技巧一点底都没有吗?

    匿名2019/02/10 00:05:09回复
  8. 大帅的笛子有退敌之效
    ⊙▽⊙

    确认过眼神是甜甜的人2019/02/19 00:53:10回复
  9. hahaha哈哈哈哈哈。魏无羡:把死人吹活,顾昀:把活人吹死。

    沈千秋2019/02/19 23:39:52回复
  10. 噗,,,本来看文就笑得不行,一看评论,,,你们是魔鬼吗

    郎大眼2019/02/22 17:43:32回复
  11. 性感顾帅 在线调戏小甜心

    顾帅今天终于对小甜心好了2019/02/24 01:06:54回复
  12. 情定边疆 心花怒放

    忘羡2019/04/21 15:08:31回复
  13. 我每次一要放弃感情线,只把本文当家国情怀,政斗,战争小说时,P大肯定塞我一嘴糖,等这糖化了,没味儿了,我又要只看战争和政斗剧情的时候,再塞一嘴…….我就想问P大,你点儿咋掐的这么好呢……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9/04/23 02:33:40回复
  14. 坏蛋

    巍澜2019/04/28 09:01:16回复
  15. 我的天啊我到这儿终于记得我看的是一本言情/耽美小说了

    爱上顾昀2019/05/04 02:25:12回复
  16. 甜心,我都告诉过你,你会后悔的

    2019/05/25 18:55:39回复
  17. 我靠,我枯了,大半夜的被他俩感动哭

    深夜不睡的秃头高中少女2019/06/09 03:58:42回复
  18. 嗷嗷嗷嗷啊

    被葛大爷坑了的苦逼高考狗2019/06/18 11:50:58回复
  19. 阿杰大大吹笛子和顾帅差不多。。。emm本色出演了哈哈哈

    -沈-2019/06/24 13:00:41回复
  20. 好甜好甜啊!三刷了还是忍不住想嗷嗷嗷

    匿名2019/06/29 21:08:08回复
  21. 啊啊啊啊啊啊炸了!!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梦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
    在一起了啊!此生一大憾了了。

    想听顾帅吹笛的歇山[不知能否活着回来告诉你们]2019/07/02 16:23:29回复
  22. 本章一开篇看到顾帅带着不明所以的将士,撒丫子狂奔时,我就知道本章不用用脑子了,读完还能全程姨母笑的吃糖

    巍澜带我入坑2019/07/08 23:17:43回复
  23. P大笔下的感情总是那么深沉 内敛 克制…看得人心里痒痒的

    正版清明2019/07/09 15:16:4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