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城破

因为一个西洋使者,早朝吵得人头昏脑涨,散朝后,长庚没搭理那一大帮各怀心事的想探他口风的人,扶着上了年纪的奉函公出了宫。

京城里人心惶惶,车马奇缺,平时顾昀都让霍郸在宫外牵马等他,这天霍郸却不知被什么事耽搁了,一时不见人。

长庚刚开始没在意,跟灵枢院的老院长并肩而行,缓缓往回走。

奉函公一天到晚住在灵枢院里,眼圈已经凹了进去,整个人像一棵抽干了水的萝卜,只剩下一双贼光四射的眼睛,看起来格外硌牙。

“难为殿下有耐性陪我们这种腿脚不好的老东西,”奉函公叹道,“援军有消息吗,到底什么时候能来?”

长庚:“四境之乱绊住了五大军区,地方驻军是什么样您也知道,这些年各州的军费和紫流金配额一再缩减,基本供不起几座重兵甲,全是轻裘,轻裘固然行军快,灵巧易调动,但也极易受阻,一旦敌军沿路设重甲或是战车拦截,倘若主将经验稍有不足,就很容易将队伍陷进敌人的重围中——洋人甚至都不用出多少人。”

“殿下真是让老朽无地自容,灵枢院已经接连几年没出过像样的东西了,”张奉函自嘲地摇摇头,“我这个没用的老不死也是尸位素餐,原想着过了年就跟皇上告老,不料遇上国难,恐怕要不得善终。”

长庚温声道:“奉函公功在千秋,不可妄自菲薄。”

“千秋……千秋过后还有大梁吗?”张奉函瘪瘪嘴,“我原以为进了灵枢院,就可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辈子跟火机钢甲打交道,专心做好自己的活,可原来这天下熙熙攘攘,君子小人哪怕各行其道,也总能撞在一起,你越是什么都不想搀和,越是想卓尔不群的做点事,就越是什么都做不成——哪怕只想当个满手机油的下九流。”

长庚知道奉函公只是自己发感慨,并没有想听他的回答,便笑了一下,没吭声。

大梁走到如今这一步,皇权与军权之间积压两代的矛盾固然是导火索,却也不是最根本的缘由——沉疴痼疾在国库一年比一年寒酸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这个惨淡收场的结局。

张奉函:“起鸢楼的禁空网暗桩每天都在调整,那些洋人们如今只敢行兵车,大批的鹰甲不敢上,但暗桩中的力量始终是有限的。我听说洋人每天用线绳拉着木鸢在城外‘放风筝’,只怕过不了几天,暗桩中储备的铁箭就难以为继了,到时候怎么办,顾帅有章程么?”

北大营现存的玄鹰,连缺胳膊短腿的一起算上,总共不到一百架,一旦禁空网失效,恐怕就是城破之时。

长庚:“嗯,他知道,正在想办法。”

满心忧虑的张奉函听了这话哭笑不得,不知该说这雁北王是“英雄出少年”,还是该说他少根筋,好像就算是天塌在他面前,那小王爷也是一句事不关己一般的“知道了”。

张奉函刻意压低声音道:“今天上朝不见了御林军的韩统领,王爷看见了吗?现在朝中有传言,说皇上表面上怒斥西洋使者,实际已经打算迁都了。”

长庚笑了笑,眉目不惊:“皇上不会的,咱们也没到走投无路的时候,我看见灵枢院的车了,扶您上去……唔,霍伯来了?”

霍郸步履匆匆,满脸心绪不宁,来到长庚面前:“老奴今天来迟了,王爷请恕罪。”

“不碍,”长庚摆摆手,“霍伯今天什么事耽搁了?”

“……”霍郸小心翼翼地觑了一眼他的神色,“侯爷昨天夜里被西洋人箭矢所伤,我也是清早才听说,刚去了……哎,王爷!”

在霍郸和张奉函目瞪口呆下,方才还在溜达的长庚脸色陡然变了,翻身跃上马背,一阵风似的不见了。

九门阵前的硝烟味还没有散,西洋大军天亮方才偃旗息鼓地撤走,顾昀也得以片刻喘息。

玄铁的肩甲凹进去一块,箭头已经拔出来了,两个军医围在顾昀身边,举着钳子和剪子,小心翼翼地将他变形的肩甲往下撬,内里的衣服和血肉已经混成了一团。

长庚匆忙闯进来,目光在顾昀身上落了一下,便忍不住别开了视线,脸色简直比受伤的那位还难看。

“嘶……”顾昀抽了口凉气,“我说二位能痛快点吗?绣花呢这是——怎么样?”

长庚不答,深吸一口气上前,将两个军医挥退,弯腰仔细观察了一下顾昀身上掰不下来的甲片,从怀中摸出一个指头长的小铁钳,搂紧顾昀的肩,从另一侧剪了下去,他的手极快,锋利的小钳子削铁如泥地将变形的肩甲豁开了一道口子,血立刻粘了他一手。

长庚的脸颊绷紧了,一时有点喘不上气来,低声道:“怎么伤成这样也不告诉我?”

方才还在呲牙咧嘴的顾昀生生将痛色忍了回去,咬牙切齿地说道:“小事——朝会上的西洋使者怎么说的?”

“能怎么说,在金殿上大放厥词来着,”长庚活动了一下有些不稳的手指,揭开被血黏在了顾昀身上的碎甲片,“说让我们解除对西域各国的‘迫害掠夺’,让出嘉峪关以外领土做万国商区,商区内法度依照他们国内法治而行,还有……”

变形的肩甲整个给揭了下来,长庚盯着顾昀的伤口狠狠地抽了口气,艰难地站直了身体缓了片刻。

“还有……什么?”顾昀打了个寒战,冷汗直流,“我说大夫,你老人家怎么还晕血?”

长庚整个人绷得像根铁棒:“我晕你的血。”

他一把抢过顾昀的酒壶,狠狠地灌了两口,头晕目眩得想吐,强自吐息片刻,长庚才拿起一边的剪子,划开看不出底色的衣服。

“还有将北疆三十六郡,西京到直隶幽州一线以北全部划给十八部落,大梁京城迁至中原东都——另将和宁公主送往十八部为质,从此我朝向十八部称臣,年年纳岁贡……”

和宁是李丰唯一的女儿,才七岁。

顾昀怒道:“放屁!”

他一挣动,血水一下涌出来了,长庚忍无可忍地吼道:“别动!”

两人相对沉默了片刻,顾昀神色阴晴不定,好一会,才道:“……你继续说。”

“此外,他们还逼李丰下令,让沈易将占领南洋诸岛的南疆驻军撤出,东海运河内外分河而治,江南水师退至河内,河外与东海一线划归西洋远东区。”长庚目色沉沉,手上却十分轻柔地擦拭着他的伤口,顿了顿,又道,“还有赔款……”

顾昀默不作声地绷紧了肌肉。

“早朝的时候李丰要斩来使,被群臣劝住了。”长庚握住顾昀没受伤的肩,“我要清洗伤口,义父,暂时封住你知觉好吗?”

顾昀摇摇头。

长庚好言劝道:“我只用一点药,你抗药性强,睡不了多久,倘若外城有变,我替你守……”

“洗就洗,”顾昀打断他道,“别废话。”

长庚看了他一眼,意识到跟此人讲道理是没用的。

就在这时,谭鸿飞跑来道:“大帅……”

顾昀刚一回头,便闻到一股诡异的香味,他毫无防备地吸进了一口,整个人顿时软了。

英明神武的安定侯万万没想到郡王殿下还会“袖里乾坤”这种不入流的江湖手段,而且还用在了自己身上!

顾昀:“你……”

长庚眼都不眨,飞快地将细针刺入他穴道中,随后一把接住顾昀失去知觉的身体。

眼睁睁地看着主帅被放倒的谭鸿飞愣在门口,与郡王殿下大眼瞪小眼:“……”

长庚面不改色地冲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将顾昀抱起来放平,开始细细地清洗他的伤口。

谭鸿飞瞠目结舌:“这……那……”

长庚:“没事,让他睡一会,少受点罪。”

谭鸿飞眨眨眼——很早以前,他一直以为雁北王殿下像个和和气气的书生,后来发现他能打会算,心里十分佩服,起了一腔亲近之意……直到这一刻,谭统领才对他升起了熊熊的崇敬之情。

谭鸿飞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脸——脸上被顾昀抽的伤疤还没下去——心说:“王爷这胆子也忒大了。”

长庚:“对了,什么事?”

谭鸿飞这才回过味来,忙道:“殿下,皇上来了,车驾就在后面,你看……”

说话间,神色憔悴的李丰便装而至,身边只带了个祝小脚。

李丰低头看了看昏迷的顾昀,又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皇叔没事吧?”

“皮肉伤。”长庚包扎好伤口,将一层薄丝的外袍披在顾昀身上,收拾好自己的银针:“只是我给他用了点麻药,一时半会醒不过来,皇兄别见怪。”

长庚说完,便起身拿起顾昀的割风刃,甲胄也不穿,转身往外走去。

李丰忙问道:“怎么?”

“我替义父守一会城,”长庚道,“使者虽然在京,但恐怕是西洋人的迷阵,说不定会趁我们放松警惕的时候攻城,谨慎一点好。”

李丰木然地在原地站了片刻,突然抓起一把佩剑,也跟了出去,祝小脚大惊:“皇上!”

李丰没理会他,上了城墙。

借着手中千里眼,隆安皇帝看见不远处便是西洋军的营帐,京郊沃土,如今已经满目疮痍。往日车如流水马如龙的京城九门外萧条如许,塌了一角的城墙被报废的玄铁甲死死地撑住,摇摇欲坠,死硬不改。

北大营的普通兵将都认识长庚,纷纷上前见礼,但并不认识李丰,只是见他衣着考究、气度不凡,便当他是个文官,一概以“大人”含混称之。

李家貌合神离的两兄弟并肩站在城墙上,从长相到身形无一点相似,亲缘淡薄得仿佛一根手指就能捅破的窗户纸。

李丰忽然对长庚道:“韩骐应该下午就能回来,你给皇叔带个话,让他到时候找信得过的人接应一下。”

长庚也不打听,似乎一点也不好奇,只顺口应道:“是。”

李丰:“不问朕让韩骐去了什么地方?”

长庚微微垂下眼,看着城墙石砖,沉默片刻后说道:“这一阵子我调度户部紫流金与军需之物,发现几年中朝廷紫流金出入有些疑问……不过可能是皇兄自有安排吧。”

隆安皇帝一听就知道,自己私藏的那一点紫流金早被长庚察觉到了。

李丰有些尴尬地说道:“唔,德胜门内有一条通往景华园的密道,朕让韩骐领兵从此处出城,将景华园的私库打开,里面有……咳,朕尚未来得及下放的十六万斤紫流金——你且不要声张,眼下朝中人心不稳,倘若知道密道一事,恐怕有人心浮动。”

长庚点点头,并不怎么惊诧——李丰这是把家底拿出来了。

刚愎自用如隆安皇帝,是不可能丧权辱国地对谁称臣的,他宁可葬身于九门之下。

他一沉默,两人之间便没什么话好说了——其实一直也是,除了朝中政务与请安时客套的废话,李家兄弟之间确实没什么好说。

李丰:“你多大认识皇叔的?”

长庚:“……虚岁十二。”

李丰“唔”了一声道:“他没成家,又久在西北领兵,想必不大会照顾你吧?”

长庚的目光微微波动了一下:“没有,他很会疼人。”

李丰眯起眼望向渺茫的天光,想起自己也曾经有和顾昀一起长大的情分,小时候偶尔嫉妒自己的父皇待顾昀更好更温柔,但多数情况还是觉得这个小皇叔虽然不怎么和他们一起玩,但人很好。

他也曾经以为这点少年情分能持续一生。

可是才不过十几年,竟已经是这般光景。

“阿旻,”李丰开口道,“倘若城破,朕便传位于你,你带着后宫与百官从密道先行,迁都洛阳……再徐徐图之,总有卷土重来那么一天。”

长庚终于看了他一眼。

“倘若真有那么一天,”李丰目光平端,注视着远方,继续说道,“你也不必还位于太子,让你的侄子们有个容身之地就可以了。”

长庚没有应声,片刻后,他毫无触动地漠然道:“皇兄言重了,没到那种地步。”

李丰看着他的幼弟,依稀记得小时候从母后嘴里听过的话。

她说北蛮来的女人都是妖怪,最会玩弄毒物、蛊惑人心,将来生出的也是玷污了大梁的皇室血脉的怪物。

后来安定侯将这个流落民间多年的四皇子接回宫,为着先帝遗愿与自己仁德之名,李丰留下了他,内务府多一份份例而已,平时倒也眼不见心不烦。

而直到这一刻,隆安皇帝才发现他看不透这个年轻人。

国难与大敌面前不变色,九五之尊也难以触动他的心,身上的衣服仿佛还是去年的,袖口都磨薄了也不换。

他比护国寺的了痴大师还要难以捉摸,什么也不爱,仿佛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打动他。

李丰张了张嘴,这时,祝小脚在身边低声提醒道:“皇上,该回宫了。”

李丰回过神来,将佩剑交给一边的将士,无言地拍了拍长庚的肩,看了一眼那青年人挺拔的背影,转身走了。

李丰离开后,一个灰头土脸的和尚上了城楼——正是了然。

护国寺僧人已经全部撤入城中,他随主持一起,每天白天念经祈求国运,晚上偷偷用线人调查李丰身边的人。

长庚看了他一眼。

了然摇摇头,比划道:“我排查了一圈,皇上身边的人履历都很清白,当年没有同十八部巫女及其从属交往密切的。”

长庚:“皇上生性多疑,不是藏不住事的人,我们这边一再泄密,那个内应必定是他的心腹——你查过祝公公吗?”

了然神色凝重地摇摇头——查过,没问题。

长庚微微皱起眉。

这时,被长庚用针辅以药放倒的顾昀终于醒过来了,他睡得差点不知今夕何夕,直到肩头伤口的钝痛传来,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发生了什么事。

顾昀爬起来穿上衣服,准备去找长庚算账。

谁知他刚一出来,便听见远方传来一声巨响,整个京城都震荡起来,顾昀一把扶住城墙,心道:“地震?”

城楼上的长庚蓦地回过头,眉宇间阴鸷之色一闪而过——他一直以为皇城内奸是李丰身边的宫人,可以李丰的谨慎多疑,怎会将景华园的事透露给身边的奴才?

顾昀:“怎么了?”

“不知道,”长庚快步走下来,“李丰方才来过,说他让韩骐从密道出发,去景华园运紫流金了……那是西郊的方向吗?”

顾昀激灵一下就醒了。

五月初九这一天,景华园之秘泄露,西洋人的和谈果然是幌子,但他们却不是要趁机攻城,而是派兵迂回至京西,半路劫杀韩骐。

韩骐垂死挣扎后,终于不敌,当机立断,将十万紫流金一把火点着,直接炸了密道口,玉石俱焚。

那大火燎原似的吞噬了整个西郊,烧不尽的紫流金像是从地下带来的业火,将押送紫流金的御林军、猝不及防的西洋人,乃至于景华园的锦绣山水、亭台楼阁全部付之一炬,特殊的紫气如同祥瑞般映照了半边天,好像一笔浓墨重彩的霞光自天边飞流直下——

大地之心在燃烧,整个京华都在震颤。

热流绵延数十里,自西郊缓缓流入坚如磐石的九门之中,京城尚且称得上凉爽的初夏天一瞬间堪比南疆火炉。

紫流金本来清淡难分辨的气味逆着东风弥漫而来,所有人终于品尝到了那股特殊的味道——那竟然是一种难以描述的清香。

好像松香掺杂着一点草木之气。

所有尚存的重甲全部被顾昀调动起来,白虹之弦绷紧。

而不出他所料,西洋大军这时候果然也动了。

顾昀不知道那一把火烧去了多少西洋军,也不知道教皇在这样剧烈的损耗下还能撑多久。围城多日,双方都已经到了极限。

方才过了未时,第一波丧心病狂的攻势到了,重甲与战车交替而行,炮火与白虹此起彼伏,双方猛烈的炮火几乎没有一点缝隙。

分享到:
赞(38)

评论17

  • 您的称呼
  1. 啊?为什么这章没人讲话啊?
    看了半天都没搞懂紫流金到底是什么……悲伤……

    羡羡2018/12/05 00:19:45回复
    • 不知只你,我也不懂……

      匿名2018/12/07 00:23:47回复
    • 紫流金是石油,铁傀儡应该就是那种大炮之类的武器

      匿名2018/12/09 15:37:55回复
      • 楼上是我哦

        隔壁魔道爬墙来的2018/12/09 15:38:14回复
      • 练剑的铁傀儡,人形大炮怎么滴?听你这么说我好想笑啊⊙▽⊙

        沈葭白2019/02/20 12:43:07回复
  2. 何必纠结紫流金呢,就当它是稀少昂贵的燃料呗

    匿名2018/12/18 01:52:40回复
  3. 紫流金=石油 铁傀儡=自动式军事傀儡
    大概是这样

    匿名2019/01/07 19:32:22回复
    • 石油有香味吗?

      匿名2019/01/11 16:52:17回复
  4. 不是石油,紫流金是紫色的,最好不要带入现实的事物,不然会被本文的朝代特点带晕

    匿名2019/01/09 21:30:57回复
    • 这是架空文啊,实在搞不懂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直接代入的。觉得类似可以理解,这样直接等于是个什么情况,不会乱嘛……明明那么多不一样的地方你们是怎么忽略的?o(╯□╰)o

      沈葭白2019/02/20 12:45:09回复
  5. 不带入最好,不纠结紫流金是什么最好。但西郊这里的大火,让我想起了圆明园。

    匿名2019/01/17 14:25:57回复
  6. 长庚越来越攻了呢。

    樱酒小殿下~~~2019/01/22 17:40:42回复
    • 作大死的李丰…成天就知道惦记自己那一亩三分地…

      陈栎媱2019/01/27 13:11:11回复
  7. 塌了一角的城墙被报废的玄铁甲死死地撑住,摇摇欲坠,死硬不改……的皇帝,他也有血性,但过于刚愎自用了,还缺少谋略也有着皇帝通病:疑心病太重,不听劝,不知道换角度思考……

    哈哈哈2019/02/09 22:49:37回复
  8. 楼上竟然看懂了,厉害,像我这样的智商仿佛娘胎里被狗啃过的人,表示看个小说比解数学题还难

    敢动阿洋劳资把你碎尸万段2019/02/19 15:29:25回复
  9. 紫流金换到现代就是石油这东。我觉得代入了更好理解,这东西为什么这么重要了。

    莫得名字2019/02/20 00:56:34回复
    • 机甲燃料啊,打仗靠机甲,燃料都没了国家不就没了吗?国之命脉不是没有理由啊⊙﹏⊙

      沈葭白2019/02/20 12:46:5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