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无边

顾昀心里一紧,这一切比他想象中来得快,甚至比他想象中来得更混乱。

西域那一片就是坑浅蛤蟆多,小国家像一串羊粪蛋,东一堆西一坨,三天两头起摩擦,都想互相吞并。可是这几年玄铁营镇在古丝路入口,已经很久没有人敢炸刺了。

龟兹国那么个小破国家,砸锅卖铁也凑不出上百沙虎,此次异动,背后必有虎狼,这显而易见,根本不是问题。

问题是——龟兹国背后势力的目的是什么?

顾昀也不相信这一切是宫里那位策划好的,因为李丰控制欲浓厚,做什么事都喜欢稳妥可控,他不可能在这样短的时间内、甚至自己也没布置好的情况下贸然行动。

这会只怕李丰也是措手不及,一方面不知道西北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一方面又生怕玄铁营无召而动,搅乱朝廷的部署,这才用帅印被扣、击鼓令不行为名按捺住他们。

顾昀问道:“各国驻军大概多少人?”

玄鹰:“西洋万国使团驻地有约莫两三千,天竺稍远,只有一千兵力布防,剩下的是西域诸国。”

“不可能。”顾昀微微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堪堪将“再探”两个字咽了回去,这才想起自己此时没在军中。

他被困在这井盖大的四九城中,是不折不扣的鞭长莫及。

“上百条沙虎既然已经现身,对方必然想打一场硬仗,后面若无几万精兵,根本是白费紫流金,纵然明面上的兵力不多,也不代表没有暗藏的。”顾昀微微合了一下眼,手指微微地扣着桌案,“对付楼兰那帮饭桶骑兵,一队重甲与两三沙虎足矣,他们在我边境上集结大批沙虎与数万大军,绝不可能是为了西域小国之间那点三只耗子四只眼的小事。”

玄鹰愣了愣:“那……那要么属下这就赶回去……”

顾昀截口打断他道:“不必,也来不及。”

玄鹰从古丝路驻地赶往京城,耗时最快也要将近两天,已经是神速,而京城禁空,他只能先在北大营落脚,哪怕连夜入京,赶到顾昀面前也已经是第三天了,倘若再回去传令,一来一往就算把他活活跑死,也得耽搁五六天。

战场上瞬息万变,五六天的工夫都够亡国了——

顾昀咬了咬牙,偏偏这个时候他被扣在京城!

“你先下去休息。”顾昀轻声道,“让我想想。”

玄鹰不敢多嘴,领命而去。

顾昀转身给自己热了一壶酒,在房中踱了两步,方寸之间,他就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理出了一个头绪来,心想:“也未必就到了最坏的情况。”

他被扣住,沈易也不在,眼下西北玄铁营中以玄鹰总都尉何荣辉为首。

何荣辉的脾气顾昀是知道的,那是个声名狼藉的绝代刺头,除了顾昀本人,连沈易都未必降得住他,根本不会把西北都护所放在眼里,那都护孟鹏飞倘若敢仗着击鼓令在玄铁营撒野,何荣辉大概会率先发难,弄不好会把孟都护收拾了关起来。

那么下一步呢?

忽然,屋门被人从外面敲响了,顾昀一拉开门,就看见长庚站在门口。

顾昀手中拽着半扇门,一见长庚,刚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闹,只好胃疼地问道:“你怎么又过来了?”

长庚:“我觉得义父现在可能用得着我。”

顾昀:“……”

长庚规规矩矩地站在门口问道:“我能进去吗?”

他请示完,半侧过身,做出“整装待发”的姿态,预备着只要顾昀说个“滚”字,他立马就能应声灰飞烟灭。

顾昀心想:“我前世一定欠了这王八蛋很多钱。”

继而他无可奈何地让路,把王八蛋放进了门。

顾昀方才想事太入神,一不留神,小火炉上温的酒已经热过了头,咕嘟咕嘟地烧开了,满屋酒气,顾昀没话找话地拎起酒壶问长庚道:“喝吗?”

长庚没搭理他,自顾自地翻出了一壶凉透了的白开水,端端正正地坐在一块棋盘旁边——倘若剃光了头发,他那样子简直就像个飘渺出尘的高僧。

长庚问道:“玄鹰不会无缘无故地连夜从西北大营赶来,是边境有异动吗?”

顾昀不太想跟他说,含糊道:“一点麻烦,没什么。”

他在军中的个人威信极高,这样的好处是说一不二,控制力与效率绝佳,然而物极必反,也并非没有坏处——比如顾昀会不由自主地维护这种威信,当遇到一些自己也想不明白的事时,他不会率先对别人开口。

久而久之,也就很容易固步自封。

长庚掀起眼皮看了看他,但很快又收回了视线,恢复眼观鼻鼻观口的状态,好像怕看多了会陷进去似的。他从旁边的棋盒里拈起一颗棋子在指尖把玩,棋子黑得发绿,被汽灯打出一点微微的荧光。

见顾昀不愿意多说,长庚便自己接道:“玄铁三大营的将军都能独当一面,边境些许小摩擦,他们不会大老远地来烦你——我猜至少是上万的异常兵力集结,要么也是差不多的麻烦,才会让那位玄鹰兄弟奔波这一场。”

顾昀反复转着热气腾腾的酒杯,在散漫的酒意中微微眯起眼:“钟老将军教了你很多。”

“还有钟老将军没教过我的,”长庚道,“义父在想什么?”

“玄铁营以护卫家国为永远的底线,”顾昀低声道,“在事发突然、情况未明的情况下,老何会自动将边境线视为前线阵地,关闭古丝路门户,截断所有道路,擅入擅出者一律正法。友邦倘若求援,主帅不在,玄铁营最多只会提供庇护,绝不擅离职守出兵。五万玄铁营,除非是大罗神仙落地,否则别管谁来,都没有轻易破开我西北屏障的道理——这我倒是暂时不操心,只是在想他们下一步会有什么动作。”

他的声音低沉和缓,似乎比满屋酒香更浓郁些,长庚耳根不由自主地一麻,只好不动声色地低下头,尽量摒除杂念:“如果是我,我不会趁这个时候对大梁下手。”

顾昀的目光在他黑白分明的指尖和棋子上停顿了一下:“为什么?”

长庚落子于棋盘上,“啪”的一声响,清越婉转。

“因为火候不够,”他说,“义父和陛下之间的矛盾还没有到势如水火的地步,他虽然暂时将你软禁在京城,但玄铁营未散,依然是铁板一块,万一此时外族进犯,皇上随时会启用你,这几年激化起来的政权与军权的矛盾一夜间就会重新修好,之前几年的布局都会毁于一旦。”

自从那天马车失态,长庚在顾昀面前就突然尖锐了起来,无论是家事是国事,从他嘴里吐出,都直指红心,不留余地。

顾昀被“政权与军权的矛盾”几个字狠狠地刺了一下,被酒杯烫红的手指停在了空中。

大梁有一个很致命的地方。

武帝膝下无子,太子只能从旁过继,无论传说中怎样英明神武、三头六臂,武帝也毕竟是个人,在临终的时候,这个老人起了一点私心,他将挟天子令诸侯的军权留给了自己钟爱的女儿,自此人为地分开了军权与朝中政权。

这大概成了武帝一生中最大的败笔——倘若统帅安分守己,天子胸怀宽广,那么君臣相得或可以终其一代,但是两代呢?三代呢?

此事顾昀心知肚明——

总有一天,玄铁虎符与天子玉玺之间的矛盾将无法调和,那么走到尽头,下场无外乎两种,要么“国贼篡位”,要么“鸟尽弓藏”。

“我倒觉得这是一次一箭双雕的测试,”长庚将几颗棋子分别布局在棋盘上,“倘若那些番邦人发现,一旦义父你不在营中,玄铁营就成了一盘被击鼓令指挥得东倒西歪的稻草,那么他们手中虎视眈眈的大军就是给我们准备的,不光西域,说不定还有北疆蠢蠢欲动的蛮人、东海沉寂多年的倭寇。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最可能出现的结果是,西北依然固若金汤,何将军会将手持击鼓令的西北都护强行扣押——”

顾昀看向他的目光终于带了几分震惊。

长庚迎着他的目光半酸不苦地笑了一下:“义父不用吃惊,和你有关的事,整个大梁也找不出第二个比我再清楚的了。”

顾昀:“……”

这种软硬不吃、格外难缠的少年郎实在不好对付,打不得骂不得,哄不得劝不得,然而顾昀噎了片刻后,突然灵机一动,果断发挥了他“没心没肺、没脸没皮”大法,侧过头来正色道:“怎么,你是在调戏你义父吗?”

长庚果然猝不及防地被他下了一城,素白广袖碰洒了桌上的一碗清水。

百战不殆的顾大帅对这一点小小的胜利没有什么得色,十分有风度地一挥手道:“继续说吧。”

长庚很快回过神来,虽然被顾昀吓了一跳,但同时又有点欣慰——哪怕天塌下来,那个人总能活蹦乱跳的。

“……如果是我,我会用重兵在古丝路边境持续加压,尤其重甲和战车,”长庚道,“杀气腾腾地直逼玄铁营,做出随时准备进犯之态,义父不在军中,何将军最多是吊桥高挂,断然不敢主动出兵,他会一方面派人给你送信,一方面就近求援——可能是北疆城防军,也可能是中原重兵的驻军。”

顾昀眉尖一跳。

“玄铁营发出求援,必是边关告急,没有人会等闲视之,击鼓令虽然已经自南疆通行,但短短几个月,其声威还不足以喝令全境,所以援兵很有可能会跳过兵部而出。”长庚目光沉沉地注视着斑驳的棋盘,“但如果我没记错,当年北蛮世子偷袭雁回小镇的时候,北疆城防军被义父出手清洗过——你大可以说自己并没有刻意往其中安插人手,只是恐怕那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人不会相信,还有……中原重兵统帅蔡玢蔡老将军的兄长是老侯爷的嫡系旧部。”

“这样一来,大梁五大军区中,西南已经不用说,沈将军曾是你的护甲师,西域是玄铁营驻地,无法无天,敢堂而皇之扣留西北都护,北疆与中原驻军无视兵部击鼓令,玄铁营一道求援,便私纵兵马。”长庚抓了一把棋子,一甩袖子扔在了棋盘上,稀里哗啦一通,嘈切错杂,声如珠玉。

后面的话已经不必多说——

李丰皇帝大概会更加恍然大悟地发现,顾昀在击鼓令上的让步完全就是个“骗局”,他会以己度人地认为半壁江山都在顾昀手里,会喘不上气来。

长庚目光幽深:“义父能听我一句吗?”

顾昀:“说。”

长庚:“第一,立刻派玄鹰给蔡将军送信,让他千万不得无令擅动,蔡将军即便决定出兵,也要整队、还要筹备辎重,现在很可能还赶得上。”

顾昀立刻反问道:“为何不是送信给北疆城防军?”

长庚面不改色地回道:“因为义父只有一个玄鹰,只能赌这么一次,鉴于北蛮人很有可能趁机浑水摸鱼的道理我都能想明白,何将军不可能忽视,所以他最有可能舍近求远——玄鹰回西北大营之后,务必告知何将军稍安勿躁,不必听击鼓令调配,但一定不要将西北都护所得罪得太狠。”

顾昀:“第三?”

“第三,”长庚缓缓地说道,“我想请义父在古丝路那边的消息还没来得及传到京城时,先给皇上呈一封折子,寻个理由彻底上交帅印,表明自己从此不涉军务,同时跟皇上交接清楚,只说西北安危事关重大,你临走时同下属们交代过,没有帅印,三大营统帅无论任何情况,不准轻举妄动,西北不可一日群龙无首,所以请皇上尽快找人接替。”

退一步,既能避其锋芒,甚至能保住以下犯上的何荣辉。

其实长庚还想说“这是下策,只能略作缓解拖延,治标不治本”,但是他直觉后面的话顾昀可能不爱听,于是到底咽回去了。

顾昀听完沉默良久。

忽然之间,他神思跑远了,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一年关外鹅毛大雪中,他从狼嘴里捡到的孩子。

当初沈易糊弄长庚说那是个巧合,其实不是的。

那会儿他们在北疆一线有自己的眼线,顾昀领了皇命后,其实是先找到了秀娘,只是发现她和蛮人有来往,便没有打草惊蛇。

那时候顾昀自己年纪也不大,多少有点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两只眼睛全盯在蛮人身上,早忘了先帝让他找到小皇子迅速回京的吩咐,一不留神,居然让长庚居然独自一人跑出了关,这才慌了神,赶紧带着沈易追了出去。

顾昀如今一闭眼,都能想起长庚那时的模样——浑身是伤,瘦骨嶙峋的那么一小团,在风雪中和狼吻下竟然奇迹般地撑到了他们赶到。

顾昀把他裹在大氅中,分量轻得一只手就能抱起来,他感觉自己像是搂着一只垂死的雏鸟,生怕手劲大了掐死他。

而一不留神,人都已经长这么大了。

长庚见他久不答话,忍不住问道:“义父?”

顾昀微微一偏头,灯下的神色有一瞬间近乎是温柔的,长庚心里狠狠地一跳。

也许是该惊怒交加的时候长庚呕出的那一口血,也许是之后几天里的焦头烂额,总之顾昀虽然觉得此事很荒谬、又无奈又闹心,却并没有想象中的火冒三丈。

顾昀:“我知道了,你早点休息吧。”

长庚听出他的逐客令,立刻识趣地站起来离开。

顾昀:“……等等。”

他垂下眼,好像微微迟疑了一下:“你那会跟我说,我希望你怎么样都可以,对吗?”

长庚原本去开门的手伸到半空,手指微微蜷缩了一下。

顾昀:“我不想让你走得远远的,也不希望你勉强自己怎么样,义父就想让你能好好的。”

长庚茫然地僵立了片刻,一声不吭地逃走了。

顾昀不慌不忙地端起方才剩下的半壶酒,试了试温度,优哉游哉地对着壶嘴喝了一口,心说:“小崽子,还治不了你?”

分享到:
赞(90)

评论24

  • 您的称呼
  1. 义父就是想让你好好的…

    潇湘2018/10/13 02:08:30回复
  2. 我怎么感觉能从这章里面抠出一点刀子

    沈韵2018/10/13 21:16:04回复
    • 我也觉得,希望是老子多心

      隔壁魔道爬墙来的2018/12/09 08:10:40回复
      • 我觉得你们没有多心……~>_<~

        沈葭白2019/02/20 12:11:24回复
  3. 玄铁虎符和天子玉玺马上就要成亲了啊哈哈哈

    匿名2018/12/04 23:21:07回复
  4.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这个局势有点熟悉

    长顾2019/01/05 14:12:16回复
    • 咳……被剧情气的不行还没有小糖糖吃(ಥ_ಥ)大帅以后有你心疼的,让你现在无视小甜心

      陈栎媱2019/01/26 23:09:52回复
  5. 我本来没看出来刀子,但是一看评论我有点慌……

    哈哈哈2019/02/09 17:37:01回复
  6. 心疼长庚

    匿名2019/02/10 17:19:51回复
  7. 这章看半天没看懂。。。。。。还有刀子在哪儿

    敢动阿洋劳资把你碎尸万段2019/02/19 11:35:37回复
  8. “怎么,你是在调戏你义父吗?”hahahaha…..桥豆麻袋,哪有刀….???

    沈千秋2019/02/19 16:16:51回复
    • 啊,又是一句自带配音的词啊……o(≧v≦)o~~

      沈葭白2019/02/20 12:12:39回复
  9. 顾子熹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吼?

    顾昀这辈子都不可能攻的2019/02/19 17:23:39回复
  10. 有刀吗?!看见评论我懵了

    匿名2019/03/27 12:29:01回复
    • 有就是顾昀对长庚说的最后那句话的其中一句:义父就想让你能好好的。。。
      大致意思就是:我还是那个最疼你的义父,你还是我的乖儿子,你对我的不敬我都可以原谅,所谓的那些非分之想你就不要再有了!

      匿名2019/03/28 17:52:51回复
  11. 皮蛋也是蛋啊我的顾帅,,,

    原味2019/04/09 23:45:21回复
  12. 暂时委婉拒绝?

    忘羡2019/04/18 20:41:36回复
  13. 治得了也是被压的呀,笨蛋

    巍澜2019/04/28 06:20:53回复
  14. 卧槽,温柔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

    爱上顾昀2019/05/03 00:48:49回复
  15. 顾帅这浓厚心机。。。放心,你会后悔的,会的。

    常卿2019/05/10 18:53:30回复
  16. 想起风起长林

    愉影桓桓2019/05/13 14:27:46回复
  17. “我不想让你走得远远的,也不希望你勉强自己怎么样,义父就想让你能好好的。” “……优哉游哉地对着壶嘴喝了一口,心说:“小崽子,还治不了你?”
    ~~顾帅,心战高手!!!童心未泯呀!有趣……

    入戏的过客2019/05/28 09:29:17回复
  18. 真是个有趣的人和有趣的灵魂

    同行客2019/06/06 22:51:40回复
  19. 嗷嗷嗷嗷嗷嗷嗷

    被葛大爷坑了的苦逼高考狗2019/06/17 01:59:1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