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南洋

南疆匪首静虚原本并未怀疑,跟随前来报信的“南疆驻军”赶去给傅志诚救场,走着走着,这经验丰富的老山匪发现了问题——那领路人似乎正将他往山匪们时常“敲钟”的地方引去。

西南群山中时常有这种地方,地势极其复杂,天然地迷宫,非地头蛇进去根本找不着北,地下孔洞林立,山中人埋伏起来,可以神出鬼没。

山匪们一般先想方设法将人引入其中,再堵口劫杀,这种地方劫人,一劫一个准,是专门对付一些成名镖师和江湖帮派的,黑话叫“敲钟”。

静虚虽然跑得急,脑子却还没乱,临到近前,恍然一惊,意识到这是个“钟盖子”,他后背蹿起一层冷汗,骤然刹住脚步,质问那引路的“南疆驻军”。不过三言两语,已经漏洞百出,那领路的骤然暴起欲伤人,被众山匪七手八脚地制住之后,居然服毒自尽了。

静虚心里一阵惊疑,立刻令手下返回,途中遭遇两个一身血污的寨中兄弟,这才知道老巢让人掀了,等他们慌忙返回,所见只有断瓦残桓、满地焦尸。

十年积累,一夜成灰。

“大哥!”一个满脸狼狈的山匪踉跄着跑过来,拉住静虚的胳膊,“密道,别慌,咱们还有密道!”

西南多山,山匪们大多狡兔三窟,山中多留有密道,可以土遁。

倘若有敌人杀上山,山上的人虚晃一招就能顺着密道逃窜到十万大山中,就是天上的玄鹰也抓不住滚地鼠。

别的山匪一听说这话,眼睛都亮了起来。

静虚却晃了晃,神色木然,不见一点喜色。

他眼睁睁地看着手下们抱着侥幸,欢天喜地地去搜寻密道——心里清楚,密道没用。

如果对方只是真刀真枪地上山杀人,那么山上大部分人都能顺着密道脱逃,无论如何也撼动不了山寨的根本,可他们竟烧了山。

连蒯兰图都不知道自己一把火烧掉的是什么。

静虚僵立许久,不远处突然爆出一阵尖锐的哭喊,他听见去搜寻密道的人绝望地喊道:“密道都塌了!”

大匪首闭上眼——果然。

在这座貌不惊人的山下密室中,存放的不是杏子林那样的真金白银,而是紫流金。

朝廷下放给地方驻军的紫流金,连玄铁营都捉襟见肘,更不用提南疆驻军,傅志诚当然也有自己的门路。蒯兰图接到密报,得知傅志诚与大匪首静虚道人交往密切,他却并不知道其实静虚道人就是傅志诚走私紫流金的那个“掌柜的”。

山匪干的就是打家劫舍、雁过拔毛的生意,静虚替傅志诚出面接洽黑市,私运紫流金,自己也不可能一点便宜不占,但他自认不贪,每次只留下一成,此事傅志诚知道,也是一直默许的。

就在这之前,静虚刚刚把最近一批的紫流金送到南疆驻军手里,他山下的密室里也刚刚好剩下那么一成的紫流金,谁知却成了催命符,引燃后炸毁了山中密道,将整个山寨的人赶尽杀绝。

这是巧合么?这可能是巧合么?

静虚记得很久以前,就有人跟他说过“君子喻以义,小人喻以利,以利而聚者,必因利而散”,他和傅志诚因利而聚,如今东窗事发,傅志诚当然也可以轻易地舍弃他,漫山头的土匪,除掉一个静虚,还可以扶植无数个。

有手下上前带着哭腔道:“大哥,咱们把密道挖开,指不定还有活着的。”

静虚漠然站着,只是摇头。

“大哥!”

哭声四起,静虚突然一声爆喝:“够了!”

所有幸存的站在焦土上看着他。

“跟我走。”静虚的眼睛渐渐红了,像一头准备噬人的凶兽,他将声音压得极低,咬牙切齿道,“傅志诚不仁,不要怪我不义——这么多年了,真当我没办法对付他么?”

“南疆山多,山寨多,这些山匪之间自成体系,并不是各自为政,就我们目前知道的,总共有三大匪首。”杏子林匪窝中,长庚取出一张俨然已经翻烂了的羊皮地图,指给顾昀看,上面标注极其复杂,地形、气候,什么样的路,能走什么样的车马等等,不一而足。

这样的图纸,顾昀在江南见过,认不错,肯定是临渊阁的手笔,他在油灯下若有所思地看了长庚一眼,没吭声,示意他继续。

顾昀将三千玄铁军混入了南下返乡的商队中,以狼烟为号,深夜潜行,在蒯兰图的护卫队将傅志诚围困杏子林山头时从天而降,二十几个空中杀手玄鹰就控制了狗咬狗的山头,玄甲与玄骑兵分两路,将山下数万南疆驻军截成几段。

主帅被擒,玄铁营亲至,南疆驻军人多势众,却愣是像一群不会反抗的绵羊一样,被顾昀收拾了。

当一个主帅带兵不是去杀人,而是去壮胆的时候,无论他身后跟着一支什么样的虎狼之师,都会变成一车绵羊。

然而杏子林上一场乱斗还没收拾完,长庚又带来一个消息。

长庚:“这三大匪首的势力将南疆瓜分成三块,平时相安无事,各自节制境内匪徒,都或多或少地和南疆驻军有联系,其中最特殊的一个,就是最北边的静虚道人。”

沈易问道:“为什么这个人特殊,是势力最大?还是和傅志诚关系最密切?”

长庚:“因为他替傅将军私运紫流金。”

顾昀眼皮一跳,蓦地抬起头:“你怎么知道?你这次到底来西南做什么?”

四年前,当了然和尚引他去江南时,顾昀心里就已经隐隐有了猜测,临渊阁处江湖之远,不可能全面监听朝中忠臣之间往来,他们之所以能发现东海的蛟祸,恐怕是在追踪民间的黑市紫流金。

长庚轻轻笑了一下,似乎不愿意多说,只道:“江湖人有江湖人的办法,义父不用担心。”

顾昀一抬手打住他话音,沉下脸色道:“你应该知道我朝私运紫流金是什么罪过——抓住就是必死,紫流金黑市上都是些亡命徒,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懂不懂?”

沈易在旁边听着尴尬得不行,恨不能替顾帅好好红红脸,教训别人的时候一套一套的,义正又言辞,好像私运紫流金没他什么事一样!

长庚不跟他争,也不跟他急,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脸上分明是一副“你那点事我都知道,有外人在,不好给你捅出来”的神色。

顾昀先是一愣,随后马上回过味来,心想:“什么?这小混蛋还查到过我头上?”

长庚一把按住顾昀的手:“义父,别急着生气,先听我说完。”

长庚将手搭在了顾昀手背上,他手心温热,骨节分明,用抓一只雏鸟的力度轻轻一握,一触即放,却不知为什么,带出一股异样的味道来。

顾昀突然觉得有点别扭,朋友兄弟之间感情亲密,搂搂抱抱、握手打闹,甚至抱着亲一口都没什么,武将间没有那么多虚礼,行伍间尤为这样,但这动作实在太“粘”了,顾昀的手指不由自主地微微挣动了一下,一时忘了方才想说什么。

长庚面不改色道:“方才葛晨用木鸟传信给我,说静虚的山头被人烧了。”

顾昀:“……葛晨?”

长庚:“就是葛胖小。”

顾昀瞥了一眼孙焦,自从蒯兰图身死,傅志诚被抓后,孙大人就成了一只柔弱可怜的小鹌鹑,除了瑟瑟发抖,什么都不会了,被顾昀找人看了起来。

此事稍一想就明白。

傅志诚早知道顾昀他们的行踪,要真想撇清和山匪的关系,怎么会赶着这个节骨眼动手?不是不打自招地杀人灭口么?

再想起孙焦那从头到尾“我和蒯巡抚已经串通好了”的蠢样子,实在一目了然——显然是兵部为了强行推广击鼓令,蒯兰图为了除掉傅志诚,两厢一拍即合,挑动山匪与傅志诚,让那两头当着安定侯的面狗咬狗,到时候顾昀再怎么私心想保傅志诚,也没法颠倒黑白。

放火烧山的缺德鬼多半就是蒯兰图。

但蒯兰图不可能知道静虚和傅志诚真正的关系,否则他不会用火烧山,因为即便蒯兰图勾结山匪的事实昭昭,这罪名也不一定能将西南总督南疆统帅置于死地,如果蒯兰图知道傅志诚通过静虚走私紫流金,万万不会这么草率地替他们烧毁证据——私运紫流金可是谋反,按死十个傅志诚都足够了。

“黑市紫流金大体有三个来源,”长庚条分缕析地说道,“第一来自官储,法令虽严,但总有硕鼠为私利铤而走险,盗取官储紫流金,掺杂质后倒卖入民间;第二来自黑淘客,就是那些不要命地去关外寻找紫流金矿,九死一生挖回来的;第三则来自海外,我们之所以专程来查这条线,是因为这条紫流金的最终来源地是南洋。”

顾昀蓦地坐直了:“你确定?”

长庚默默点点头。

沈易的脸色也严肃了下来。

他们都知道,南洋不产紫流金。

来自海外的紫流金流入大梁黑市,都是和洋人直接交易的,牵的是固定的线,接的是固定的人,不会横生枝节从别人那里转运,风险太高了。

倘若真有人用南洋为遮挡,隔着八丈远操控西南紫流金黑市,那么背后的人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藏得这么深,肯定不只是单纯买卖紫流金。

长庚:“南洋不在我国境内,我们能力有限,几次派人下南洋,都徒劳而返,这是一件事,还有那至今没露面的静虚道人,义父,我想当一个悍匪能接触到紫流金的时候,他想的绝不会是弄一山耕种傀儡开荒种地。”

顾昀听完,沉吟片刻,站起来吹了一声长哨,一个玄鹰悄无声息地从天而降,落到顾昀面前。

顾昀眉头微皱,转眼连下三道军令。

“两队玄鹰斥候带上这份地图,趁夜探知南疆三大匪首所在地,先拿匪首!”

“收押南中巡抚防卫队,彻查是哪个给蒯兰图出的主意,让他用这种方法挑唆傅志诚和群匪的。”

“提审傅志诚,季平,你去。”

众人各自领命,顾昀说完后却不由自主地眯了一下眼,连沈易还没察觉出不对,长庚已经一把拉住他:“义父,是不是……你的药带了吗?天快亮了,先休息一会吧?”

沈易听见“药”字才回过神来,同时,他心里一时觉得有点奇怪,长庚的眼睛好像总黏在顾昀身上似的,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能第一时间察觉到。

顾昀习惯性地想否认。

长庚却抢道:“陈姑娘上次给我的针灸法子还没试过呢,这事可能还没完,恐再生变,义父让我试试。”

顾昀这才想起来,长庚已经知道了,再瞒着也没什么用,撂下一句“我去后面躺一会”,便默认他跟了上来。

长庚的行囊里随身带着一套银针,一些常备的药物,不多的碎银子,几本书——顾昀早就发现了,这孩子乍一看人模狗样的,其实身边就那么两套换洗衣服,来回来去地倒换。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小时候要带他出门赶个集都要十八般武艺上阵的长庚,究竟为什么无论如何也不肯留在京城,非要吃遍江湖苦?

一个月两个月是新鲜,四年也新鲜吗?

长庚给很多人施过针,这时单独面对顾昀,却无来由的一阵紧张,连头一次跟陈姑娘学针灸往自己身上扎的时候也没有这样过。他不由自主地反复净手,险些把手洗掉了一层皮,直到顾昀忍不了了,催道:“陈姑娘教了你半天,就教会了你洗手?”

长庚咽了口口水,声音有点紧绷,小心翼翼地问道:“义父,躺在我腿上可以吗?”

顾昀没觉得有什么不可以,又不是大姑娘的腿,躺就躺了,不过他很想开口问一句“你到底行不行”,话要出口,又怕给长庚这个半吊子大夫增加压力,于是忍回去了,只是非常心宽地想:“豁出去了,反正扎不死。”

他做好了皮肉挨上几针的准备,不料长庚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蹩脚,细针入穴基本没什么感觉,过了一会,熟悉的头痛感翻了上来,不知是不是顾昀的心理作用,但感觉真的好了很多。

顾昀放松下来,又忍不住道:“你跟着临渊阁风里来雨里去的,图什么?”

真想报效家国,也该回京入朝当郡王,堂堂皇子,跟着临渊阁那些不要命的江湖人查什么紫流金?

长庚顿了顿,手上动作没停,委婉地拒绝道:“我并没有追问过义父你耳目的毒伤是哪里来的。”

顾昀:“……”

长庚笑了一下,以为把他堵回去了,不料片刻后,顾昀忽然坦然道:“小时候老侯爷带我上北疆战场,被蛮人的毒箭擦伤的。”

长庚:“……”

顾昀:“我说完了,该你了。”

顾昀这个人,无论装狼装熊装孙子,都是一把好手,面无表情地说一句话,真假掺着来,全凭他心情,基本无迹可寻,长庚只能靠直觉认为他这句话里必有水分。

“我……我想看一看,”长庚道,“了然大师以前跟我说过,心有天地,山大的烦恼也不过一隅,山川河海,众生万物,经常看一看别人,低下头也就能看见自己。没经手照料过重病垂死之人,还以为自己身上蹭破的油皮是重伤,没灌一口黄沙砾砾,总觉得金戈铁马只是个威风凛凛的影子,没有吃糠咽菜过,‘民生多艰’不也是无病呻吟吗?”

顾昀睁眼看着他。

顾昀的目光在药物作用下渐渐找回焦距,长庚先是微微躲闪了一下,随即又定了定神,坦然迎上,但他依然不能长久地看顾昀的眼睛,看多了胸口好像多了个散不出热的金匣子,又灼又烤,后背发麻,下意识地并了并腿,差点坐不住了。

顾昀忽然道:“你的老师姓钟,钟蝉,对吗?”

长庚微微一愣。

“骠骑大将军,天下无双的骑射功夫,十几年前因为顶撞先帝,欺君罔上获罪,满朝文武为他求情,最后才只是罢官免职,未曾让老将军遭牢狱之灾,之后走得无影无踪,西域叛乱时先帝慌慌张张地想起复老将,却找不着人,”顾昀叹了口气,“你一箭出手,我就知道是他教的——怪不得我派去的人时常跟丢,他老人家身子骨还硬朗吗?”

长庚应了一声。

顾昀良久不语。

他没告诉长庚,其实很久以前,钟蝉也曾是自己的老师,临渊阁将长庚引荐给他,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他也不由得有些期待起来——他从十岁垂髫稚童时磕磕绊绊带大的小皇子,最后能长成一根栋梁吗?

顾昀胡思乱想中渐渐睡着了,迷迷糊糊的,感觉好像有人摸了他的脸。

再惊醒时,天已经大亮了,他推开身上不知谁给搭的薄毯,沉声道:“什么事?”

门口的玄鹰:“大帅,三大贼首连夜聚齐,在南渡江口附近结了一支暴民叛军……”

顾昀眉心一蹙。

“他们有十来架白虹,数十重甲,若属下没看错,这些暴民手中还有‘鹰’。”

分享到:
赞(47)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本章没有吐槽点(大概)

    沈韵2018/10/11 21:45:50回复
  2. 看的我头疼

    我是阴司哎2018/10/21 19:40:44回复
  3. 什么时候搞起来啊真替长庚着急

    羡羡2018/12/03 00:03:13回复
  4. 长庚和义父还在朦胧着呢

    着急2018/12/04 22:06:20回复
  5. 长庚都起反应了,顾昀你还能不能让人省点心啊!

    隔壁魔道爬墙来的2018/12/05 18:38:28回复
  6. 快了快了,顾帅感到不自在了

    匿名2018/12/18 18:55:38回复
  7. 唔看不懂啊啊啊

    从隔壁镇魂锦瑟魔道天官来的2018/12/24 20:47:39回复
  8. 还有点早,不急,暧昧着也挺好玩的

    匿名2018/12/26 22:35:50回复
    • 是啊……还有点早,顾帅好多事情还不知道呢⊙﹏⊙

      沈葭白2019/02/20 11:49:11回复
  9. 顾大帅终于有反应了啊

    长顾2019/01/05 12:54:45回复
    • 顾帅这心也够大的╮(╯▽╰)╭

      陈栎媱2019/01/26 20:51:46回复
  10. “即便蒯兰图勾结山匪的事实昭昭”错了,是“即便傅志诚勾结山匪的事实昭昭”。

    哈哈哈2019/02/09 13:50:24回复
  11. 顾帅在线断网……

    确认过眼神是甜甜的人2019/02/17 17:16:18回复
  12. 什么时候大帅才能起反应啊

    敢动阿洋劳资把你碎尸万段2019/02/19 09:06:36回复
  13. 遇到甜心这样的男人就嫁了吧!!义父

    隔壁食堂阿姨2019/02/19 15:12:20回复
  14. 睡梦中偷偷摸脸 嘻嘻嘻 小殿下

    顾山羊2019/04/17 22:42:0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