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分道

这和期望的完全不一样,顾昀一愣,脱口问道:“为什么?”

长庚答得有理有据:“西域有义父的玄铁营坐镇,我去了也只是添乱,还要烦你费心思地给我添一些子虚乌有的军功,没什么意思。”

顾昀虽然大体上就是这么想的,但长庚这么当面点出来,他还是有被泼了冷水的感觉,勉强维持住脸色没变,顾昀说道:“那……也好吧,回京提前上朝听政也行,我老师有些门生,你提前去认识一下也……”

长庚:“那不是一样吗?”

说话间,他抬头看了一眼小长廊尽头,江南艳阳天倾斜而下,满园春花灼灼烈烈。可是听姚府的下人说起,虽然看着灿烂,但其实花期也就是十天半月的工夫,开不了多久就要败了,这还尚且是开在园子里的,倘若开在那人迹罕至的荒郊野岭之处,悄悄地绽放,再悄悄地凋零,生死如天地一瞬,身边不过几只野禽痴兽,又有谁知道呢?

花是这样,人心里诸多无谓的爱憎大抵也是这样。

长庚:“义父,了然大师身边有很多奇人,我想和他们一起云游四方,必不会耽误读书和练功……”

这不是扯呢吗?

他话没说完,顾昀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截口道:“不行。”

长庚侧过身,默默地看着他。

少年逆光处的眼神里含着某种说不清的东西,顾昀以前从未留意过,此时骤然遭遇,竟有一点心惊胆战。他随即意识到自己语气有点生硬,微微放缓了神色,说道:“你出去玩没问题,等回了京,叫王伯从侯府调几个侍卫陪着你四下走走,可有一点,不准去没有朝廷驿站的地方,每到一个驿站都得给我送封信报平安。”

长庚淡淡地说道:“一路锦衣玉食,到处现世吗?那我还不如没事去护国寺跟夫人小姐们烧烧香,还省得人吃马累费银子。”

顾昀:“……”

这小子居然会顶嘴了!

还顶得一派优雅从容暗含讥讽!

顾昀方才被江南春色浸染的好心情忽然间荡然无存,心想:“怎么还说不通了,我是把他宠得要上房了吗?”

他语气开始有点不耐烦起来:“江湖路远,人心险恶,有什么好玩的?那和尚肩不能挑手不能提,除了逃命就会讨饭,你跟着他万一路上出点什么事,我怎么和先帝交代?”

“啊,”长庚漠然想,“果然是因为要和先帝交代,先帝九泉之下要是听说我是秀娘不知从哪弄来的小杂种,专门混淆皇家血统用的,搞不好正气得打算还阳来掐死我呢。”

他每多看顾昀一眼,就觉得心如刀绞一次,罪孽深重一次,恨不能马上就畏罪潜逃。可是那个人居然扣着他不让走。

长庚对着一无所知的顾昀,有那么一会,心里平白无故生出一把缠绵的怨毒来,不过很快回过神来。

长庚收回落在顾昀身上的视线,平静地说道:“义父前几天还跟我说过,只要是我自己想好要选的路都可以,这么快就不算数了?”

顾昀心头火起:“我说让你自己想好,你这就算想好了吗?”

长庚正色:“我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不行,重新想!想好了再找我说。”顾昀不想在外面发作他,便没好气地一甩袖子,转身走了。

长庚目送着他的背影,拂去身上沾上的花瓣,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他不用回头就听得出来人是谁,说道:“了然大师见笑了。”

了然和尚刚开始没敢出来,探头探脑半天,见顾昀走了,才放心露面,比比划划和稀泥道:“侯爷是好意。”

长庚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手上已经磨出了细细的茧子,只是还没有经过伤痕的洗礼。

他冷漠地说道:“我不想在他的好意下做一个凡事仰仗他的废物。”

“和尚觉得殿下有几分偏激,”了然比划道,“就算是圣人们年幼时,大多也是在父母长者的庇佑下长大的,以殿下的标准,岂不是天下皆废物吗?大器晚成,须得戒骄戒躁。”

长庚没有回话,显然是没听进去。

了然和尚又道:“我见殿下神色郁郁,是毒已入骨。”

长庚悚然一惊,以为他知道了乌尔骨的事。

却见了然和尚又道:“人心中都有毒,有的深些,有的浅些,殿下这个年纪,本不该发作得这么彻底,您心思太重了。”

长庚苦笑道:“你知道什么?”

他总觉得自己周身的一切——王爵,虚名,都是秀娘偷来的,总有一天会有人看出他与这些东西的不般配,让他露出马脚来,让他失去一切。

这样惶惶不可终日惯了,长庚始终觉得自己在京城是个局外人。

顾昀站在四殿下的角度上为他筹谋前程,他心里一点真实感都没有。

每天照镜子都知道自己是条泥里滚的“地龙”,别人却偏偏要给他插犄角镶鳞,费尽心机地将他打扮成真龙,殊不知装饰再多,也是不伦不类,他始终是条上不得台面的蚯蚓。

既然这样,不如索性离远点,省得将来难堪。

唯有一个顾昀,带给他的喜怒哀乐都那么刻骨铭心,没有一丁点掺假,他没法自欺欺人地轻轻放下,只是时常觉得自己不配。

长庚没有自怨自艾很久,很快回过神来,问道:“对了,大师,我一直想向您打听,我小义父到底有什么病症?那次东海之行他很不对劲,却不肯告诉我。”

和尚慌忙摇头:“阿弥陀佛,和尚可不敢说。”

长庚皱了皱眉:“他自己逞强不算,你还帮他?”

“侯爷岂是那无谓逞强的人?”了然笑道,“此事他若是自己不愿提,不是怕别人知道他的弱点,大概因为此乃他身上逆鳞与心头的毒——谁敢碰安定侯的逆鳞?殿下绕了我的小命吧。”

长庚若有所思的皱起了眉。

顾昀好不容易从大漠黄沙里开小差出来两天,本想好好领略一下江南风光,出去遛个马、游个湖、看几个美人什么的,走之前玩够本,结果被长庚两句顶得没心情了,闷在屋里不肯出去,反正他看长庚也来气,看姚镇也来气,看了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姚家两个熊孩子还不肯消停,你一声我一声地吹竹笛子,十里八村都听得见,好像一对聒噪的八哥。

顾昀一听那没调的声音,就想起长庚把笛子从他手里抽出去的样子,更来气了——以前不是有什么东西都先给义父的么?怎么说变就变呢?

可怜天下父母与子女的缘分看起来血脉相连,却原来都不能长久。

何况不是亲的,连血脉相连都没有。

傍晚的时候,一个玄鹰落在院子里:“大帅,沈将军来信。”

顾昀将一口气憋回去,接过来一看,只见沈易那碎嘴子写信倒是颇为简洁,就仨字——急,速归。

沈易自从灵枢院中出去跟他出生入死,什么阵仗没见过?没事万万不会讨嫌写加急信催他。

玄鹰:“大帅,您看……”

顾昀:“知道了,不必回,我们明天就启程。”

长庚那边根本还没说好,顾昀本想晒他两天再说,可沈易催得急,没办法,只好在屋里走了两圈后,起身找了过去。

长庚正在院里练剑,顾昀旁观了片刻,忽然回手抽出玄鹰的佩剑,玄鹰身上甲未卸,重剑足有人成年人巴掌那么宽,被他拎鸡毛掸子似的轻飘飘地拎在手里:“小心了。”

话音未落,一剑已经横扫而出,长庚扎实地接住,竟一步没退。

“长进了,”顾昀心想,“手上也有些力气了。”

他猛地一掀,借着手中剑之力翻身而起,大开大阖一剑如满月。

长庚不敢硬接,脚下连错几步,却卸不下他这一剑之力,顾昀手中笨重的重剑如灵蛇吐信,眨眼间已经刺出三剑,长庚横剑而挡,人已退至角落,侧身蹿上梁柱,整个人在空中打了个旋,一脚踩上顾昀的重剑。

顾昀叫了声好,蓦地松开剑柄,长庚脚下骤然失去支撑,踉跄了一下,顾昀探手一抓,重新抓住剑柄,轻轻往下一压,正压在了还没站稳的少年肩膀上,玄铁剑光让他起了一脖子鸡皮疙瘩。

顾昀笑起来,用重剑拍了拍长庚的肩膀,回手将重剑扔给身后的玄鹰:“不错,功夫没懈怠过。”

长庚活动了一下隐隐发麻的手腕:“比义父还差得远。”

顾昀大言不惭道:“嗯,那是还差得远。”

长庚:“……”

正常情况下不应该先自谦再语重心长地教导两句吗?他怎么还顺杆爬了!有这么不谦虚的义父吗?

顾昀:“你要是到西北大营来,我可以亲自教你。”

果然还是为了这个,长庚忍不住失笑。

说起来也是奇怪,有的时候,一个人真想得到什么东西,汲汲渴求机关算尽也求不到,忽然觉得不想要了,那东西反而会纠缠着找上门来。

长庚婉拒道:“我在侯府的时候,曾问过师父,义父小时候练剑习武也是在侯府,为什么能那么厉害,师父告诉我,功夫扎实,主要看自己肯下多大工夫,功夫厉害,主要是战场上生死一线的情况多了,谁教都一样。”

顾昀笑容消失了。

长庚:“义父,我三思过了,还是想出去见见天地。”

顾昀皱眉道:“京城和边疆的天地不是天地吗?你还要见什么,大梁装不下你了?你还想游到西洋去吗?”

又要吵,玄鹰在后面一声不敢吭——高大的天空杀手抱着自己的重剑,假装自己是一座忘了收的煤堆。

长庚不吭声了,只是深深地看着顾昀,有那么一瞬间,很想把自己心里压抑的事呕吐一样地倒出来,后来忍回去了——他设想了一下顾昀可能有的反应,感觉自己可能承受不了。

顾昀:“你不用说了,我不想知道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是哪来的,明天就让那和尚滚蛋,你老老实实回京城,既然不想去西北,那就待在家里,哪也不许去!”

长庚很想冲顾昀大吼一声:“侯府不是我的家。”

可这话已经到了嘴边,又被他一口咬成两半,咽下去了,他本能地怕说出来伤顾昀的心——尽管不知道顾昀有没有心可以伤。

“义父,”长庚静静地说,“这次累你从西北赶来,我心里很难过,但你要是不讲道理,我也只能任性以对。我能跑一次,就能跑两次,你不可能永远看着我,侯府的家将关不住我的。”

顾昀气懵了,侯府一直是他心之归处,无论多不想返京,一想到可以回家,总归还是有所期待的,他这时才知道,原来在长庚眼里,那里就像监狱一样。

顾昀:“你尽管试试。”

两人再一次不欢而散。

玄鹰连忙追上去,顾昀还没走远,根本不避讳长庚听见没听见,冷冷地吩咐道:“你明天不用跟着我了,跟着四殿下上京城,不能让他离开京城一步!”

玄鹰:“……是。”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就算了,连门口飞的黑鹰一块烧成了秃毛鸡,真是无妄之灾。

第二天清早,顾昀顶着火气就走了。

他没再见长庚,临走的时候,缺德的安定侯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了姚大人家五岁小孩的院中,将人家放在秋千上的竹笛摸走了,那小孩醒来以后发现笛子凭空消失,伤心得嗷嗷哭了一整天。

顾昀比来时还迅疾地赶了回去,落地后跟沈易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给我准备药。”

沈易神色凝重:“你现在还能听见吗?”

“能,”顾昀道,“快不能了,有话快说。”

沈易从怀中摸出几张纸:“这是沙蝎子的口供,没给别人看过,我亲自审的,等大帅回来定夺。”

顾昀一边走一边一目十行地翻看,突然,他脚步停住了,蓦地将手中的纸折了起来。

一瞬间,他的表情有点可怕。

沙蝎子进犯古丝路只是顺便,他的目标竟是楼兰,他手上有一张楼兰的藏宝图,所谓的“宝”,竟是千顷的紫流金矿。

沈易压低声音问道:“大帅,兹事体大,上报朝廷吗?”

顾昀脱口道:“不。”

他心下飞快地转念:“图在哪?”

沈易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耳语道:“沙蝎子纹在了自己肚皮上。”

顾昀:“没说哪里来的?”

“抢来的,”沈易说道,“这些沙匪横行无忌,中原人、西域人诸国、西洋人,碰见谁抢谁,自己都不知道是抢了谁的东西里面夹带的。”

顾昀“唔”了一声,眯起视野开始有些模糊的眼,望向远处万家灯火的繁华楼兰,一个楼兰小伙子远远地看见了他,人来疯似的坐在城墙上弹起了独弦琴,看着顾昀不停地笑。

顾昀无暇和这些吃饱了就知道喝酒玩的楼兰人逗,回手将那几张纸塞给沈易:“灭口。”

沈易瞳孔微微一缩。

“灭口,毁尸灭迹,”顾昀嘴唇几乎不动,话都含在了牙缝间,“连着那沙匪一帮,就说悍匪要越狱,我方将士迫不得已,只好将其斩杀——此事在你我之间,泄露出去唯你是问,立刻追查那张藏宝图的由来。”

沈易:“是。”

片刻后,他又问道:“大帅,我听人说,京城那边传来谣言,魏王被软禁了?”

顾昀看了他一眼:“你也说是谣言了,圣旨未下,不要胡乱猜测,办你的事去。”

沈易应了一声,顾昀脸色倦色未消,站在原地轻轻地按了按自己的眼角,希望自己对这来历不明的藏宝图反应过度了。

东海蛟祸未平,西北又出变故,他总觉得这些事不是巧合。

半个月后,两封江南奏表罗在了隆安皇帝李丰面前。

李丰敲了敲桌子,旁边一个四十来岁、留长须的男子立刻上前,替他调亮了汽灯,此人正是皇上的亲舅,名叫王裹,当今第一宠臣。

李丰打开上面的折子,正是姚镇当日与顾昀商量的说辞,隐去玄铁营和临渊阁,将江南大小官员马屁从上到下拍了个遍,最后歌功颂德一番,皇帝看完后没说什么,拿起第二封折子。

第二封却是一封密奏,说辞与上一篇截然不同,上书:“海上剿匪之日,安定侯及玄鹰、玄甲数十人现身东海,拿下贼首,据贼首招供,叛军海蛟上令有一女子,行踪诡秘,疑似临渊阁之人,似是顾昀旧识。”

李丰看完以后什么话也没说,顺手将两份奏折递给了王裹。

王国舅飞快地看完,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李丰阴晴不定的神色,揣度着他的意思开口道:“这……皇上,安定侯牵扯其中,虽然有功无过,但这擅离职守,也……”

李丰:“他有玄鹰可一日千里,纵横中原不过几天的事,虽擅离职守,但也不算特别有失分寸,只是朕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巧,安定侯在其中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

王裹眼皮一跳,意识到了什么。

李丰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案头:“还有临渊阁——临渊阁隐匿江湖多年,为什么突然现身?顾昀什么时候和这些人扯上联系的?”

临渊阁,盛世不出,出必逢乱。

王裹深吸一口气:“皇上是说那顾昀心怀不轨——”

李丰斜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国舅想哪去了,十六皇叔从小和朕一起长大,弹压叛逆立下大功,你这么想,岂不是要寒了忠臣的心?”

王裹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一时只敢附和,没敢接话。

李丰:“只是我大梁万里河山,南北四方全仗他一人,岂非要累死朕的小皇叔吗?朕想着,也是该找人替他分分忧了。”

分享到:
赞(85)

评论19

  • 您的称呼
  1. 有股不好的预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隔壁魔道爬墙来的2018/12/03 22:58:49回复
    • 如果要虐,麻烦提前告知,让我做好心理准备

      匿名2019/03/18 13:54:56回复
  2. 果然是因为要和先帝交代,先帝九泉之下要是听说我是秀娘不知从哪弄来的小杂种,专门混淆皇家血统用的,搞不好正气得打算还阳来掐死我呢
    哈哈哈哈哈哈

    忘了上个名字2018/12/28 00:58:34回复
  3. 原来顾大帅的笛子是偷来的

    长顾2019/01/05 10:43:03回复
    • 你丫早怎么不说替顾昀分忧,净会添乱→_→

      陈栎媱2019/01/26 17:33:03回复
  4. 顾大帅太皮了跟人小孩抢笛子无形中吃醋啊!

    匿名2019/02/11 16:16:32回复
  5. 高大的天空杀手抱着自己的重剑,假装自己是一座忘了收的煤堆。哈hahaha哈哈哈杀手太抢戏了

    沈千秋2019/02/18 21:35:16回复
  6. 楼上的楼上:就是啊,所以说这些位高权重的一天天脑子里就这么点东西了,狭隘的要死。多少英雄都被埋没了

    匿名2019/02/18 21:36:52回复
    • 笛子终于……偷来了哈@( ̄- ̄)@

      沈葭白2019/02/20 11:16:51回复
  7. 高大的天空杀手抱着自己的重剑,假装自己是一座忘了收的煤堆。
    好有画面感,,,,

    原味2019/04/08 01:25:36回复
  8. 猜忌,来源于骨子里的恐惧和技不如人的疯狂,所谓功高震主都不过是统治者的借口,你自己足够强大,又何来功高震主,不过是历代帝王的通病,杀破狼中,活得最惨最辛苦的怕就是这位隆安皇帝了吧!
    题外话:(啊啊啊,,,,刘邦你还我韩信,,,。。。!!!)

    原味2019/04/08 01:31:53回复
  9. 有卧底

    匿名2019/04/17 18:21:42回复
  10. 这小皇帝眼光太狭隘,这是寒了将士的心

    大爱巍澜2019/06/07 13:40:39回复
  1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都不知道是该嘲笑顾帅和煤堆还是担心顾帅 历代帝王都这样让人心寒 长庚快当皇帝吧 顾帅可怜死了
    当农民的时候都想反抗做了皇帝后又急着镇压农民

    被葛大爷坑了的苦逼高考狗2019/06/15 22:00:49回复
    • 楼上我也是今年高考诶

      不是匿名2019/06/15 22:32:02回复
  12. 楼上和楼上的楼上,我也是今年高考诶!
    这个假期一定要多补补小甜甜的文!

    迎着烈日而生的花2019/06/19 12:25:33回复
  13. 大梁装不下你了,你还想跑到第八星系去吗

    wifi已断2019/06/27 16:07:53回复
  14. 两面三刀,呸!破皇帝
    诶我和楼上时间头一次这么近欸

    歇山2019/06/29 11:46:05回复
  15. 皇帝说要为顾帅分忧,实则是要削权吧?真狠心

    智商不在服务区2019/07/04 11:00:32回复